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8|回复: 1

[原创] “乌鞘岭”藏宝之谜(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16 16:04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1-9 19: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李孝贤

    ②马匪“抓壮丁”
       

    乌鞘岭

    乌鞘岭

        话说前一天,何冰雪遵照马团长的指示再次率部出山抓民工,何冰雪知道在天祝一带的村庄里已经抓不到年轻力壮的民工了,他带着四辆卡车出了乌鞘岭后,绕道向东二百公里古浪境内的干柴洼(今古浪干城)、中泉、下条、小山一带沿途村庄抓民工,何冰雪在青海待的时候就从他的好多长官嘴里知道古浪是马家军曾经“辉煌”过的地方。1936年,由五军、九军、三十军组成的红军西路军渡过黄河,踏上了西征的道路。初期,西路军进展较为顺利,在干柴洼第一仗,就击溃了“马家军”的精锐骑五师和马步芳的起家部队第一百师。但在攻克古浪后,九军遭到绝对优势的“马家军”的拼命反击,由于作战任务几经变迁,西路军时驻时走,不但没有完成战略任务,反而给了马步芳等人集中兵力的时间,他们先后调集17万大军,对西路军进行了疯狂的进攻,并在屡次吃亏后采取了新的战术:在进攻时驱赶民团冲在前面,精锐部队在后面积蓄力量;攻击时每人仅带两三排子弹,打完了乘马回去取;西路军一驻就打,不让其发动群众、安置伤员、整补力量;作战时采用人海战术、波浪战术,决不给西路军喘息时间。最终西路军在古浪战败,死伤数万之众。 u=955384922,2675140817&fm=27&gp=0.jpg

        干柴洼村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子,当时人口一千多,有藏汉族组成,村民自在1936年经历了红军奋战马家军后,村民们警惕性相当高,加之村里还遗留了十几个受伤后无法跟随部队的红军常住村里,所以村民们在村边靠山根一处避背处挖了一个地道,可容纳一百多人,地道口用的石门遮掩,只留一个人进出的小洞,一旦人进去后老者们立即将洞口堵住,同时用山草、猫儿刺盖住伪装很难发现。流置干柴洼的受伤红军中,有一位四川人叫文德武,他是红军的排长且是中共党员,自住在干柴洼后他十多年里已在村里培养和发展了十几个党员,组成了村里的党支部,他任党支部书记,十几个党员也是村里唯一的民兵组织,仅有的武器就是红军留下的那几条破枪,应付几个土匪还凑活,但遇到军队万不可抵抗,党员各个分工明确,政治思想觉悟相当高,常常派三五个村民以放牧、打柴为名,在村外的山上放哨,一旦发现有土匪或是国民党部队,便点燃“烽火”报警,同时在山顶上还栽了一个木桩,木桩四周拉着数条细细的绳子,绳子上系着各色的布条、三角旗,这叫“风马旗”,风马旗是西藏高原上一道独特的风景,在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的藏族聚居区人们随处都能见到一串串、一丛丛、一片片以经咒图像木版印于布、麻纱、丝绸和土纸上的各色风幡。这些方形、角形、条形的小旗被有秩序地固定在木桩上,在大地与苍穹之间飘荡摇曳,构成了一种连地接天的境界。他们规定遇到强敌在点燃烽火的同时将“风马旗”推倒,以便村民迅速躲藏。村民们发现后那些年轻人便藏于地窖或是跑到外边避难,因为那时十有八九就是抓兵,这日在山上放哨的村民张狗娃等发现有四辆卡车从老远的山路上开来,其中两辆卡车上有明晃晃的钢盔,车厢里兵在嬉笑打闹,一看就知道是国民党兵,立马点燃“烽火”,并将山上的一个木桩推翻,示意来得是强敌,文德武立即组织党员分头行动,将村里的年轻小伙、姑娘媳妇、红军全部安排藏于地道中,部分村民赶着牛马驴骡急忙进入村西山口里躲避。何冰雪从天祝进入古浪境内的干城村,立即命令部分士兵在外围,一部分挨家挨户搜人,鸡叫犬吠折腾了几个小时只抓了一个村民叫何政德的,将何政德用绳索绑了后丢在卡车上,派了一名士兵看守。何政德是大鱼沟人来干柴洼串亲戚正好碰在了这个节骨眼儿上才被抓得,何冰雪气急败坏,觉得肚子也饿了。
        “黑巴子,带两个人搜腾点牙祭”。
        “是”!黑巴子叫了两个士兵直接到了村民尤天明老人家。因尤天明已是70多岁的人了,加之又是个瘸子,膝下两个儿子都参加了红军,那两只羊也是村民积攒的钱给老人买的,老两口住在两间茅屋里,国军来时他也没准备躲避,前一阵子国军抓人,来得正是这个“黑巴子”,他没发现其他人确看见了老人圈着的两只山羊。
        这个叫“黑巴子”的士兵是一个排长,只因从娘肚子出来时,天灵盖上就有一块黑色的巴子,所以都叫他“黑巴子”,“黑巴子”一伙一会儿就牵着两只山羊来了,找了几个村妇和老人,在一个靠路边的农户家宰羊剁肉,生火煮肉,填饱了肚子趁车向北的村子一路驶去。国军出了村后,文德武立马从地道出来,安排两名党员骑马向干柴洼下游的几个村报信,报信的人去了后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几个村子里到处是老汉妇女孩子的哭声,不是儿子被抓就是丈夫被抓,家里人哭喊着都在路上要追赶驶去的卡车,村里的老人们抱住他(她)们一个经儿地劝着回家:“别追了,追得不好他们要杀人的啊......”亲人的突然离去给被抓的家人们带给了极大地痛苦,这一去不知死活,整个村子陷入了黑色的悲伤之中......
        何冰雪知道干柴洼村里为何抓不到民工,一定是村民们发现了他们,所以他途径陆家台、上条、石峡子、中泉子时,将卡车藏于山道暗处,让士兵悄悄地进村,果然他们确实抓了不少人。
        “巴子,数一数有多少人了?”
        “报告营长,抓了39人”
        “嗯,不错,回营”。
        “营长从哪边走啊?”“黑巴子”请示营长。
        “干脆从古浪那边走吧,路平车好走,或许弟兄们还能在古浪玩玩呢”。“黑巴子”一脸的奸笑。何冰雪看着这个得力干将,笑了笑说:
        “嗯,可以,走吧”。车上的士兵们听见后一阵骚动......
        “黑巴子”高兴地过了头,拔出盒子枪朝天连开几枪,他这一开枪惹得那些士兵们也兴奋地举起手中的枪一个个朝天鸣枪,并大声地喊道:“走啦......”,何冰雪本想骂几句,一想反正要走了,任务也超额完成了,拉开驾驶室门一脚踏上踩板坐了进去,四辆卡车卷着尘土向北驶去。
        的确如此,走乌鞘岭可原路返回且难走,亦可经过下条村顺红沟直奔古浪穿过古浪峡至乌鞘岭,此路宽敞平展......
        下条村坐落于大靖峡上游,全村一百多人口,水浇地200多亩,山旱地也很多,农民主要以种地为生,该村以李姓为大户,其中李文篑弟兄五个他是最小儿子,按当时来说他家也算是丰盈之家,其父李育瑞是“骆驼客”出身,十八岁娶了媳妇后,就给大靖商贾赶骆驼贩卖粮食、鸦片、布匹等,此地气候适应鸦片(罂粟)种植,每逢夏季山沟里从南到北鳞次栉比的田野里,盛开着白的、红的罂粟花甚是好看,远远望去就是花的海洋,到了秋季罂粟成熟后,村民们早早起来到地里割壳取汁,然后熬成鸦片膏用于出售,虽说种植鸦片,但村民中吸食鸦片者少之又少,李育瑞便将村民们熬制的鸦片膏集中收好,顺便带去销售,给村民们带来了较高的收入,因此全村人都很尊敬他,他身材高大,力壮如牛,走南闯北十几年挣了些银子。1944年李育瑞通过他多年来往云南当“骆驼客”和贩卖鸦片的关系,加之那个动乱年代,于是他将已娶了媳妇的小儿子李文篑送到了“云南陆军讲武堂”“工兵科”学习,想自家出一个军官,免得受人欺负,没想到1945年9月该分校奉命停办,李文篑得知国民党节节败退,便跑回了老家。30多岁的李育瑞回家后便买了土地、牲口,膝下五个儿子各个身体力壮,五个儿子身后算起来也有十多个子女,最小的孙子就是小儿子李文篑的孩子也已三岁,李育瑞的老婆子也最喜欢这个小孙子,走哪儿都要领着他。
        中泉村距下条村仅仅3公里,这日下午,下条村民们突然听到从中泉子传来一阵枪响,知道大事不妙,村民们慌慌张张赶紧相互喊着:“快跑啊,土匪来了......”那时下条村民们在民国25年经历了红军与马匪在干柴洼、横梁山的激战后,再也没遇到过军队之间在眼前发生的战争,有时空中有战机飞过也从来没丢过一颗炸弹,倒是盘踞在昌灵山一带的土匪时不时到周边村里骚扰抢劫过,所以听见枪响的村民们都认为是土匪来了,死命地往村西边的后沟里跑,因为进了后沟那儿沟叉、石洞较多可以藏人,这日恰恰是李育瑞小儿子李文篑两口子领着孩子去了他岳母家,李文篑岳母家住在煤炭沟,离下条村有30多公里,说好的下午就返回,李育瑞老两口听到村民大喊着“土匪来了”,又担心小儿子一家,急的跑出去在村外通往煤炭沟的那条山路上张望,人的命运就是这样,你怕啥它来啥,恰恰此时李文篑一家就到了进村的那条道路,偏偏就碰上了这个“喝兵血”的何营长,李文篑发现车上坐着的全是国军,急忙将孩子给了媳妇撒腿就往山上跑,何冰雪看见他跑的飞快,身体又壮,立刻命令停车让士兵们抓住他,两卡车上的士兵立马下车追赶着李文篑,眼看他就要翻过山了,“叭叭叭”三声枪响,接着传来了几声喊叫:
        “再跑就打死你......”,李文篑只好站住,此时李育瑞夫妻俩已赶到现场,他赶忙给何冰雪下话求情:
        “长官,你饶了他吧,他孩子才三岁啊......”
        何冰雪端详了李文篑一会儿,愈加舍不得这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不行,你快回去吧,不然连你也抓走......”
        李育瑞死缠着何冰雪,没想到“黑巴子”向前走来,“啪啪”给李育瑞脸上两个巴掌,李文篑看见父亲被打,三下五除二将抓着他的两个士兵打翻在地,一下子朝何冰雪奔来,何冰雪立刻拔出手枪对准了他,他父亲急忙说:
        “儿子,别别别......”
        李文篑止住了脚步,此时几个士兵将李文篑绑起来,将他抬入车厢里,他母亲哭喊着死死抓住何冰雪的裤脚就是不放他走,何冰雪气急败坏,对准李文篑母亲头部“叭”地一枪将其击毙,李育瑞顿觉眼冒金花昏死过去,四辆卡车扬长而去......(待续)
    下载 (1).jpg
    (文中人物除马步芳父子,其他均为化名,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8-1-12 08: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题材的传奇性令人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0 22:10 , Processed in 0.08680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