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无数山楼

[原创] 【维特根斯坦的山村】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79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7 18: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17: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69
          沿着夜的边缘往家走,如从一个梦返回到另一个梦里。我可不认为有什么一种巨大的力量强大到整个世界都是梦幻的,且让我以梦幻的方式行走,白天、黑夜,梦就在我耳旁诉说着,列国王土没有本质意义上的不同。我清楚记得一座座城池挂在地图上,每走过一个地方,地图上就多了一个标记,像是梦用图像的方式说出自己。

          但假如我们每走一步皆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那支撑梦产生的力量还能抗住吗?维特根斯坦山村的人没有梦,也不做梦,他们每走一步都像是在操练,练习一种整齐的阵式,一种“我”退缩到方阵的整体展示。他们带着相同的眼光机警地守卫着虚无的神圣,同时窥探着他人,仿佛身旁随时都可能找出一个间谍似的,夸大了他们拥戴的以某人某物为标志的共同神圣的价值,以等级的形式将人与人之间信任区分着,换句话说,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人之为人的基本的信任可言。“人们只能看到整体;相反,绝不会看到部分表面”,维特根斯坦,是的,人们真的不知道其他人是否疼痛。

          想啊!YL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那种怪异气氛让人感觉不真实,即:我们不是活在这个网络信息高度发达的社会。于他们,电脑仅仅是作为一个简单手工编辑呓语的储存器而存在。比如:早仪式、中午吃饭的仪式,究竟想表达个什么意思?他们口中提到的最多的几个词:钱、专利、项目、论文、创新等,可由他们说出来,就像盗墓挖出的几具僵尸一样,你感觉不到一点时代气息。

          我得赶快入梦,如果梦能通过自由联想得到,由潜在的想贯通昨日的经验,或许明天我会收到一份梦境报告,它能告诉我支持一个梦形成的原因,那种简单粗暴地引向生命本源的譬如性的解释,显然不是我前行的目的,亦非动机。这会让我看到那种有序地将人们引向单调相同的危险,为行为、习惯、犯罪、恶等找到惯性似的成因,这种解释在合理处设置了另一个更可怕的噩梦,将一个自由的我的理性部分的作用减弱,反而成为这种解释下必然的一部分,这是可悲的;同时也将可能向环境的更深广处挖掘的可能也给排除。

          较之因果论所揭示的深刻,我猛然发现在信仰中,既有梦想,也有理性,甚至更多东西均可自如地存在。相反,信仰的缺失对人这种生物是多么大的灾难啊。

          夜阑人静处,一切都睡着了,连着我们的明天,明天是怎样一个词啊!这拉动着梦的引擎,轰鸣着、轰鸣着……

          注:2017.4.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22: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70
         “成工,去告密啊?!祝你告密成功(成工)!”

          按计划我该去高密(航天材料部)熟悉情况了,遂向座位对面的NL2先了解一下,无非是该部门位置、组织结构、管理人员名字等情况,不能指望这些艺术中心的办事员懂技术,于是NL2习惯性地用上高密(告密)这个典故,顺带连我的名字也加进去。尽管知道是开玩笑,可仍感到有些别扭,我怀疑她/她们/他们是否真的理解告密一词所指的意义,尤其在维特根斯坦的山村之外,在历史档案中的重。保密和告密,多么奇怪的一组词儿啊!保密越多,告密也就越多,这世界上保密和告密维持着一种奇特的平衡。

         “告密告密,我们都去告密”NL1也打趣高密,“增强保密意识,唯有天天告密。”

         “告密是年轻的标志,积极告密,青春常在!”NL3也不落后。

         “告密也是本事,告密也是一套学问。在YL集团,就要养成告密的好习惯!”

         “告密是检验一个人警惕性的好方法,也是检验员工对企业忠诚度的标准,是反泄密的重要手段!”

           ……

         “不,我要去的是航天材料部!”我故意严肃地强调航天材料部,随即采用他们的项目申报材料中惯用的句式,“去中国航天材料……生产基地”

          高密(航天材料部)其实就与安溪(技术中心)相连,而安溪现在使用的办公室正是原高密的污水处理系统的现场办公室,刺鼻气味挺大的。高密按工艺流程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原料初加工部分,一部分是深加工部分。当然,即便是其深加工部分,出来的产品在整个行业产业链中仍属于基础加工,处于产业链起始部分。看不出有什么高度机密的高新技术的存在,无论是材料、设备、工艺、配方等,而这些简陋在摄像头监视下生产着所谓机密与告密,我得仔细看看,以体会他们内心的机密。

          维特根斯坦,他们行走在他们的句法规则,我遵循我内心的神明,各各走着。是的,维特根斯坦,“我自己与我的语言的关系全然不同于别人与他们自己的言语的关系”,当我用眼睛阅读、描绘着你的山村时,我想起你的句子。高密或者告密,他们眼中一片浑浊,把警惕挂在脸上,扛在肩头,他们的形体语言使我怀疑我的言语中意义的缺失。

          勒内•夏尔,我得平衡一下语言之间的质量,倘使孤独不在,我或将不是这么痛苦,看看你的词语:理解、痛苦、知道、撕裂、痛苦、对称、清澈、绝望、均衡、坚韧。我走在自己对维特根斯坦的山村的认识、理解的路上,竭力从他们的高密中找出其行为间接达到的对YL集团的告密来,我仿佛是来接受他们的告密的,我为孤独寻来一套可以直面解释。

          人群围起来的高密展现出人群自身告密者的形象,既无密而又悲哀,把他们围起来的高密袒露无遗。专门展示给我看一样,这专门其实已经成为他们习惯的一部分,和他们的生命紧紧结合在一起。

          注:2017.6.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22: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71
          突破重重标语的封锁,我一步步走进YL集团的中心地——高密。我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却说不出,我是来告密的吗?或,我是来接受你昨天不经意留下的伏笔,使我可以跨过一种类似语法去感受荒谬、可笑以及悲伤,这些严肃面孔的语法阴冷而生硬。

          蚂蚁似的,那些不停穿梭的YL人,他们的移动即为机器转动的一部分,其速度被机器计数。彼此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他们的声音淹没在机器的噪音中。是的,是噪音,我看见他们眼睛避开看见,视野之内被醒目地标识着“看不见”。很难将此场景与航天材料部联系起来,在我或我们的认识里,航天代表着高科技,至少不是一片由彩钢瓦和几根钢梁搭成的简易厂房的形象吧!尽管之前从他们的项目申报资料中了解了一部分,不过仍挺吃惊的,我吃惊或许是我这个反应迟钝的人还未及时地适应环境,也许在此环境下,这样的存在可以理所当然地以某种方式醒目地出现。就像在一场梦里面,里面的人们分享着梦——由幻觉而产生的幸福。我承认,我不想倒退入这样的幸福中。

         “世界是独立于我的意志的”,维特根斯坦,套用于眼前的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或者曾经对你来说,那样逼真地展现出来,或者说眼前这一幕幕本就是真,而无需从另一个文本中去寻找,它比其它任何文本都真实。比如:这些具有上个世纪中后期时代特色的标语,它们本身真实地存在,而它们所对应的现实意义的真实是什么呢?在他们的世界之外,换句话说我能走入他们的世界吗?我在我的意志中,悄悄捧着一颗无所住的心,我可不想让心成为监视镜头下的显然。

         “高密”二字给人以身处特殊时期的感觉,像走进某个禁地,保密等级仿佛一下子提高不少,事实上我就是走在YL的禁地,看他们将自己的秘藏得严严的,同时也将他们自身藏得严严的,虽然他们有时故意把自己暴露于镜头下,那不过是跟自己的灵魂演戏,为了更好地掩藏自己罢了,即:所有故意的显露只是一种更深地遮掩。

          有一天,我会成为这些蚂蚁中的一只吗?他们仿佛已经麻木在生活的常态中,特别在墙上那些标语的映衬下,眼里尽是YL的常态,你会说:“那只是YL特色的惯有表情罢”。当常态成为一群人的习惯,不可避免催生麻木。我们说习惯麻木的环境比麻木的环境本身还要糟糕,它让维特根斯坦的山村的一切保持现状,以合理性地延续着,这是预判么?我感觉维特根斯坦的山村语法的围墙高高的,无端生出森森的感觉,我心里的语法已经编辑出词语的围墙,并圈出一块禁地。

          注:2017.11.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1: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72
          既然维特根斯坦曾经来过,那么而今在我眼前坦露地呈现的一切,仿佛是维特根斯坦故意摆在多年后我这个到来者面前,是哲学吗?我不知道,只是山村内这些打开的事态像是等候一个我的到来似的,不能确定我是否是以一种“陷入”形式深入到他们面向自己制定的规则之中。但最终维特根斯坦以“不适”或说“不得体”的方式离开,那么,我感受到的维特根斯坦向我打开的困惑,而此刻这一切于我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噪音是一种提示,蚂蚁似的穿梭的YL人也是一种提示,作为名称的“高密”、“航天材料部”也是一种提示,对到场的我来说是突破想象力的好时机,一直以来,我都在为自己贫乏的想象力而难过。比如现在,我想象不出一个群体的封闭性是怎样产生的,尤其面对近距离的城市何以能如此决绝地隔离、封闭起来,欣欣然接受事实并保持自身成为其中一部分的现实。我们习惯于用生存来解释一切,使得原本的问题被规则抹平。

          我打量着为他们打量的我自己,也打量着他们近乎套路的过于袒露行为,是啊!对一个处处、时时都有监视的环境中,个体行为是无遮的,也必须以无遮显示于无秘和窃密,并以此构筑群体的忠诚。想想午餐前广播固定播放的音乐,人们真的需要绝对化的东西吗?比方权力,将凡庸推向极致的同时也显出其推动力的可笑,当然也有无奈的成分——那种为更大范围的规则束缚的无奈。

          难道维特根斯坦是想把山村规则背后更宏大的游戏,在质朴、简洁、生活化的语法下给展示,这倒是与原来我们学过的语法、句式及含义全然不同。问题的镜头一下子拉近到生活,准确说是生活被规则所规定了的人们的生活场景。我还真不能确定,小心翼翼地提取着现场片段,那些可能成为标本的场景,说是生活场景,感觉是被定义了的维特根斯坦的山村的生活场景吧!在我进入YL之前,毕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想想:假如被问出幸福与否的话题,YL人或会答之以维特根斯坦的山村的幸福模式。

          我的步子是按计划好的方案前行,也是按他们的目光丈量的尺寸前行的,每走一步,我都在问自己,这高密是真的么?外报项目的材料中YL前的一长串定语,仿佛随着我的步子一个个给拿掉,露出处于主语位置的YL的真面孔来。

          注:2017.11.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21 18:34 , Processed in 0.07518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