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回复: 1

流水孤村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8 15: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绿艾 于 2017-12-17 15:42 编辑

      花不可以无蝶,石不可以无苔,没有雪的冬天是寂寞的。
      村居任雪花数点,一片片房顶,屋瓦铺展着线谱似的曲线,声声慢的填词,青键,红键上游走的风,朝朝奏成暮暮。一侧耳的温柔,无弦处听到古琴;一顾首的怀念里,雪温柔地覆盖着村庄,村庄与天地合一,藏匿于自然的大美之中。
      为什么,胸中的丘壑,要凭借一场雪来填平?那一封尚未拆阅的素笺里,水在,林在,鸟在,冥漠大化,万里江山中托起一个孤村还在。
      村里有水,水盈绿了池塘。一古柳卧波其上,垂落钓丝长长,想来只为直中取,不向曲中求吧!春去秋来,零落了几许柳眉儿,小鱼似的点破垂纶的寂寞。烟雾之中,星点之下,月影之侧,它是传说里一杆烟雨任平生的老仙翁吧!
      一场透雨过后,村东,村西,村前,好几处水塘,沟满池平,似泱泱泽国一般。家门前三面环水,一池绿苘,一池红麻。苘叶田田,雨珠滚动玉盘,红麻袅婷,绿掌擎几茎粉面黄蕊的花枝,欹斜于湿滑的路面。清新的雨气里氤氲着坑池里的腥气,鱼儿游来游去的腥气,或是青蛙跳荡的腥气。蛙声喧闹如鼓,“老天爷别下了,坑里蛤蟆长大了••••••”孩子们的哼唱与蛙鸣此起彼伏。
      流水冲洗着童蒙的歌谣,是谁映倒在水中湿漓漓的照影,清凌凌的小人儿一脸痴醉,定格在葱绿的苘与紫红的麻交缠的底片上。
      清风散晓霞,太阳从胭脂河里浴水而出。为答谢雄鸡一唱天下白,特意抹了些胭脂在它的冠羽,洒了金粉在它的锦缎。雄鸡如赳赳武夫,踱步间唤上鸡鸭,唤上鹅一起到野外去。走着走着,善于草丛觅食的鸡径自散去,大白鹅成了头领,逐水的伙伴跟从着,向着池塘摇摆挺进,扑扑通通碎了一池萍藻。呼朋引伴,白鹅的姿影从骆宾王童稚的笔底游来。大呼小叫里,那幅挂轴于天地的“家禽戏水图”,传达着鹅鸭深知的欢实自在。
      黄昏后,落日从西天的牡丹丛,芍药园尽兴而去。月亮悄悄爬上柳梢,池塘敞开清凉的怀抱,吸纳了白日劳作的疲惫与喧嚣。一把团扇轻遮面,嫦娥玩赏在人们朗然的笑声里。谁一个猛子扎的最远,谁在池底摸到一个大鸭蛋,第二天,便会闪烁在老人们茶余饭后的说词里。
      也许是风里遗落的一粒种子,或者从鸟的指爪抖落的一叶榆荚,只要在院子里生了根,发了芽,就留有它所属的领空。春去秋来,枝繁叶茂。东家好大的一株槐,五月槐花白,家家都闻的到槐花的香甜。西家的枣子熟了,墙里打枣墙外笑,即便吃不饱,也解了馋。
      千指万掌为房屋托住风,托住雨,叶缝里偶尔泄落的碎汞,在人们一蔬一饭里洒下香泽,饭蔬里除了五谷香,人们还咀嚼了阳光的味道。天长日久,相投着荫郁,相报着孺慕,树见证了一个家族的烟火,俨然成了家里的一员。老树下长辈们谈天论古,听着听着,孩童穿天猴似的眼睛向树顶飘去,任无尽的想象在云天里御风漫游。
      城市中人,常以画幅当山水,以盆景当花圃,怎比得庭中那一树桐花出墙来,自成别具风姿的花圃;竹篾匾里的青菜哪里攀得起篱笆墙上摇曳的青翠;壁上挂轴里的尺寸之树,哪里会临水把臂,与野老村夫对弈。
      村庄坐拥田野的如花美眷,面朝村庄,春华秋实;田野以村庄为中心辐射开去,衔连小路其间。丰收时节,人们碾出最大的一片场地,接一地庄稼回家。牛儿,马儿吃饱鲜嫩的青草就去赶场,马夫立于中场,指挥若定,时不时凌空甩出漂亮的长鞭,鞭声脆响若擦燃空气的炮竹。牛儿身后滚动的碌碡,一圈一圈地丈量着日升日落,人们自足的欣喜,缓慢而踏实。
      村庄不是永远的土著,渐渐迷失在异质文明的侵入里,新异的城市文明消了它的颜色,工业文明散了它原生态的芬芳。齐着房檐的高墙里,再也寻不到你纠我缠的树冠,光滑的水泥路,唯苔痕绿意侵阶。
      一座不知何故,夹在新厦间的老屋苟延残喘,寒伧的叫人凄酸。有时,宁愿它赶快也被拆掉,可是,又庆幸它的存在,像一部黑白默片:满院黄昏,一截矮的短墙,野草相与荣枯,泥地上的辙痕若老妇的皱脸,坯墙上的泥迹若隐若现,斑驳着一个老人独念的旧事。从忙着吃奶长牙时就知道,头顶的一片天是天爷爷,脚踏的一方土叫地母奶奶,阳光黝黑的发肤,泥土濡养的性情,融融亲情的牵系,恍若要从漫漫的太空里去找长逝的祖母一般,明知这是痴想,却由不得自己这样抬头一望,直教人把过去爱成一段佳话,宠成梦里的胜迹。
      穿街走巷,水泥路面铺过来,高压线一里一里地架过来,高楼一座座排过来。圈在青纱帐里的工厂像吞噬土地的怪兽一片片扩建开来。高楼的地基便掘在一片稻花香里,秋虫的唧唧沉默在机器的轰鸣里,高楼以拔离大地的新姿摩挲着飞鸟的羽翼。常以为,流逝的是一辈辈人烟,村庄依旧,以它昄附大地的深情,守住盘根错节的地脉,守住几百年的根基,流逝的何止是人烟?
      争渡,争渡!尘沙飞扬,一个拣尽寒枝无所栖的鸟巢,竟搭建在高高的信号塔上,瑟瑟缩缩,极像朱耷墨迹下,天地为之一寒的白眼。
      云天低沉,一个形影相吊的鸟巢,孤伶伶地,似无所依托,在一个酿雪的黄昏。
      低头默念之间,一生只够爱一个村庄,一个霓虹取代了桃花的村庄,纠结成罗大佑的《鹿港小镇》。也许有一天,村庄成了一个边缘化的名词,它的影难以挂足于树木,草地,清溪,永挂眉间心上的那一缕萦念会是什么呢?是大雪过后,千家万户一开门,映在雪地上的欣悦么;是清健的白杨仰望着太阳,泛起幽幽的象牙白么;是我们一起堆塑的那个雪人,复活的那一片纯真么?还是一个顽皮的孩子重重摔在地上,那位叫地母的老奶奶,轻轻接住他的匍匐••••••
      目断依依墟里之烟,挥袖杂花生树,蓦然回首的古村止于探手之情。
      流水绕孤村,从唐朝流向经典,流向经典还在欢乐着起身,一路延伸,百般地叮咛,执意把乡愁植进精神的原乡。
      常听老人们讲,老家就在山西大槐树,大槐树上有个老鸹窝••••••


来源: 流水孤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18:08
  • 签到天数: 93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2-31 18: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品佳作,景情交融;附议雅评,感受情怀,学习赞赏佳句隽文!尤赞赏温馨的倾心交流!佳作已选刊《四季风华》公众号、2017第23期期刊编辑采用。遥握,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问好“绿艾”兄!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19 15:04 , Processed in 0.08958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