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7|回复: 5

根儿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28 10: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常海云 于 2017-11-28 10:44 编辑

                                    根儿       小说
    安静的城,安静的夜,空气也安静的似乎停止了流动。多年的神经衰弱像一双大手紧紧箍着我的脑袋,浑浑噩噩,头疼欲裂,太阳穴突突乱跳。我又吃了两粒药片,披衣起床,脚步踉踉跄跄地向楼外走去。
    一阵凉风吹来,清爽的感觉立刻遍布全身,头脑也似乎清醒了许多。寂静的街道上,路灯用昏黄的眼神注视着我,槐树拖着长长的影子跟随着我的脚步在这静谧的凌晨游荡。突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伴随着一声声低沉沙哑的呼唤:“根儿啊,根儿啊……”
    我已无数次听到过这个声音,这声音是那么凄凉,那么痛苦,是那么悲恸欲绝。但是,当这个声音真真切切出现在我面前,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松弛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是两个步履蹒跚的老人,看年纪都在六十多岁。老汉上身穿一件露出棉花的破军袄,外面罩着环卫工黄白相间的马甲,在橘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醒目,布满沟壑的脸上充满着辛酸与无奈。声音是老妇人发出的。她佝偻着腰,发白的头发散布在惊恐的脸上,两手紧紧拽着老汉的胳膊,口中不停地呼喊着。老汉肩上扛着一把缠着布条的扫帚,右手紧紧掺扶着步履踉跄的老妇人,慢慢在街道上移动。
    我紧走几步,一边接过老人肩上的扫帚,一边试探着问道:“大哥,起这么早?”
    他瞅了瞅我:“不早啦,规定的就是三点钟,要检查呢。”他略微顿了顿,问我道:“你怎么不睡觉?”
    我苦笑了笑:“老毛病,神经衰弱。”
    “怎么不治治?”
    “治不好,要带到墓坑里啰。”
    他沉默一下,又说道:“一样的命,不公平,不公平啊……”。猛然,一旁的老妇人又呼唤道:“根儿啊,根儿啊……”
    “这是?”我不解地问:“大嫂这是怎么啦?”
    “唉,几年了,也是治不好哇。”老汉声音低沉地说着,一边用手擦着眼角。
    我的心中跳过一丝不详的预感,默默地跟随他们来到工作的地段。老汉松开牵着妇人的手,接过我手上的扫帚,用力地扫起大街。一旁的老妇人随即弯下腰,用手捡着地上的纸片,凑在眼前仔细地翻看着,一边喃喃自语:“相片,相片,根儿的相片……”
    秋风瑟瑟,暗夜寂寂。我反正睡不着,索性跟着他们,听老人讲诉他家的故事。
    邱家寨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前临白河水,后靠凤凰山。寨中四十多户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宛如世外桃源。改革开放以来,计划生育的春风也席卷着这个安逸恬静的小山村,人丁兴旺的邱家寨自然也卷进了独生子女的大潮。老邱夫妻只有一个儿子,虽然不是儿女齐全,但家里也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转瞬间,儿子根儿到了上学的年纪。报名时,老师给起了个大名,叫作邱鹏飞,意喻大鹏展翅,翱翔高飞。这小鹏飞很是给爹娘争光,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在学校一直名列前茅。人又本份,不高言,没恶语;见人不笑不开言,不尊称不说话,全村人都夸,老邱家出了个文曲星。老邱夫妻脸上笑出一朵花,十几年的辛辛苦苦,值啊。
     一恍忽,鹏飞大学毕业了。
     这天,秋风温柔柔地唱着歌,秋阳暖融融地抚摸着邱家寨的青树红墙,又是一个喜气洋洋的好日子。鹏飞从学校回家已经几天了,老邱夫妇看着儿子高高大大的身影,心中充满了自豪与希望。
     “ 爸,妈,”儿子笑眯眯地开口道:“给你们商量个事。”
     妈妈脸上洋溢着笑容,嗔怪道:“一家人,有什么商量不商量的,说唄。”
    “是这样,刚才我同学来了个信息,说是有一个发展的好机会。我想参加,你们同意不?”
    “根儿,只要是你看准的事情,爹娘都支持。说吧,什么条件。”老邱望着儿子,眼神中流露出关爱与信任。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条件,就是要五千块钱资金。”
    “不多。根儿妈,把卖猪的六千块都拿出来。穷家富路嘛。”
    第二天,太阳刚刚爬上东山,鹏飞走了。老邱夫妇看着儿子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忽然涌出说不尽的牵挂与担忧。
    一天,两天,三天…… “根儿怎么不来个电话呢?”根儿妈担忧地问老邱:“你给孩子打个电话吧,我不放心。”
    “刚刚打过了,联系不上。”
    根儿妈着急地说:“再打打,说不准能打通。”
    老邱急忙拨响了电话,电话里响起温柔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是空号,您拨打的是空号。”
    怎么会是空号,老邱不安地和老伴商量:“再等等?”
    又是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过去了,鹏飞还是没有消息。在村长的陪同下,老两口来到派出所。
    派出所黄所长问了情况,又拨了几遍鹏飞的电话,得到的回答都是空号。黄所长沉吟着说:“有可能是误入了传销组织。这样吧,我把你们的情况向上级汇报,再放在互联网上通报,说不定有希望找到。你们先回去等消息吧。”
    听了所长的话,根儿妈‘卟通’跪在黄所长面前,老泪纵横,苦苦哀求着:“帮帮我,帮帮我们找回儿子,我给你磕头了。”
    黄所长慌忙掺扶着根儿妈:“老人家,我们会尽力的,这是我们的职责。”
    从镇上回来以后,夫妻俩陷入极度的痛苦与思念之中。根儿妈整天以泪洗面,神情恍惚,拿着根儿的相片一遍又一遍地念叨:“根儿回家,根儿回家……”
    不长时间,根儿妈的头发全白了,两眼充满血丝,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老邱喂她饭,勉强咽几口就嚷嚷着要给根儿留着,根儿的一件上衣她紧紧抱在怀里,根儿的相片她紧紧拿在手中,嘴里不停呼喊着:“根儿啊,根儿啊……”
     根儿妈神经出了问题,医生建议住院治疗。于是,在村委会的协作下,根儿妈住进了医院。经过两个月的 治疗,根儿妈病情得到了控制。但是,对儿子的极度思念,却使老人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没有办法了?”我问道:“这几年还是没有消息?”
    “没有,唉,”老邱长叹了一口气,望着深邃的天空,声音凄凉地说:“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是命啊。”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两眼漫无目的地飘移着:“我把儿子的相片和衣物全部藏了起来,来到县城打工,一边给老婆子治病,一边等着孩子回家。”他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手中的扫帚滑落在地上。
    忽然,一旁的根儿妈面朝东方,大声呼喊着:“根儿,根儿回来啦!”   
    我和老邱一起向东方望去——一道道晨曦从天边升起,像似一个个金色的身影扑面而来。我心中默默祝福:会回来的,这漫天朝霞,不就是希望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1-28 20: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通过一对老人寻子的故事,揭露了“传销”给社会造成的危害。小说情节设计巧妙,语言有特色,全文运用语言、动作、心里、神态等多种描写方法,来展现故事情节,增强了文章的感染力。根儿妈的呼唤在文中反复出现,并贯穿始终,增添了悲剧色彩。亮起!建议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15: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鹿城首版的点评,望共同进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6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2-6 13:41: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开篇便以寂静的城,寂静的夜开始,便给这篇小说烘托了背景。随后小说便以一人称“我”的角度向读者缓缓道出:一位年老的清洁工携带自己的老伴清洁大街,而老伴因为儿子的失踪而患病,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随后经过“我”与他的交谈,得知事情的原委,这引起了我们读者继续阅读下去的兴趣。小说一波三折,“根儿”的呼唤是一折,“我心中跳过一丝不详的预感”这一句话便又引起一折,随后回忆“根儿”失踪,又是一折。小说的最后“根儿啊,根儿啊……”读起来更让人心酸。小说读起来让人哽咽,希望“根儿”真的是进了传销,至少他还活着……

    结尾修改了一下,果然好多了!更是留下了不少悬念。让读者意犹未尽,期盼能有续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7: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冬风版主的点评。因为参赛的字数限制,小说留白多了一些,正准备写续篇。谢谢留评,祝您佳作连连。再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2-14 10: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这篇小说写得很是到位,用倒序的手法把两位老人期盼根儿归的悲剧性动态、情态细节描写很是精彩,控诉了传销这种社会现象的丑陋和对人们生活的极度摧残,不失为一篇精致的小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4 14:15 , Processed in 0.08614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