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骆驼铃声

【长篇原创】龟山传奇(民间聊斋) 添加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5 17: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八回    风月笑谈

       上回讲到,黑美人巧施调包计,让县太爷郑汉顺夜伴老妪。

        闲话暂停,且说县太爷点灯发现与自己云雨居然是老妪,吃了哑巴亏,气得七窍生烟,哇哇大叫,大声呼喊黑美人,惊动了船家。县太爷气喘吁吁道:"好哇,你们居然合伙欺骗戏弄本官,做出龌龊之事,敢在太爷头上动土!难道不知道得罪本官的下场吗?“三更时分,游船靠岸,黑美人与县太爷不欢而散。
        黑美人回到翠香春楼,夜不能寐,知道县太爷不甘罢休,大祸必然临头。黑美人一大早就收拾包裹,敲门叫醒鸨婆:”妈妈,俺乡下有急事,回去几天便来。“鸨婆揉着双目,见黑美人已拎包裹,无奈只好答应,并从箱里取出十两碎银送到黑美人手里,叮嘱道:”早去早回,一路小心,俺给你叫轿子!“

        黑美人走后不久,南霸天郑汉顺带了八个差役,气势汹汹直奔翠香春楼,逼迫鸨婆交出黑美人,闹得鸡犬不宁。鸨婆像断头苍蝇,团团转!好话说了一大箩,低三下四,送钱被甩一地。南霸天吼道:”老妪婆,若交不出美人,就封你的翠香春楼,勿想开了!“鸨婆跪地哆嗦,不停求饶。南霸天甩手,狠狠道:”看在往日面上,限你三天,若再交不出黑美人,别怪本官无情!“差役在地上哄抢银子,青楼女子凸嘴摇头,南霸天臭骂几声后带着差役离开。

       且说黑美人回到龟山,早有兵卒通报,军师和飞鹰万分高兴,出来相迎,当晚大办筵席为泥鳅黑美人接风洗尘。

       筵席上,黑美人一边敬酒,一边怪声怪气讲述如何把县太爷拉下水,使县太爷与老妪同床共枕,惹得众人闭不住,哈哈大笑。

       正是:狗咬骨头尾巴摇,贪财贪色话风骚。
                 太爷老妪成笑料,色字头上一把刀!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5 17: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九回   义不容辞
       上回讲到,泥鳅黑美人逃过一劫,回到龟山山寨。

       闲话暂停,且说众人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回营休息,飞鹰和黑美人数日未见,如隔三秋,两人借着月光来到山亭,依偎畅谈,夜不能寐。

       第二天,军师在聚义厅,对飞鹰道:”大王,眼下大势已安稳,何不操办大王婚事?“飞鹰道:”甚好,不知黑美人意下如何?“军师道:”大王,包在俺身上,俺去问便是!“军师找到黑美人,说明来意,却遭拒绝。黑美人道:”军师,眼下不是时候,眼见赃官横行,百姓生于水火,哪有心事论婚嫁!“军师听后道:”与大王再议如何?“黑美人点头不语。

      飞鹰听说黑美人不就,闷闷不乐,三人在聚义厅六目相视无语。军师打破僵局,笑道:”好事多磨,商量后再夺日未迟!“飞鹰站起对黑美人怒道:”你真伟大,你能杀绝天下贪官么?“黑美人听后觉得不是滋味,大声道:”眼见赃官横行,百姓受苦,天理难容!哪有心事儿女情长,况且俺使命未完成,俺走后不知姐妹们至今如何?俺不想拖累他人!“军师见黑美人说得坚决,估计多讲无益,只好作罢,打趣道:”压寨夫人,就听你,打倒贪官再谈,赶紧讨伐准备,旗开得胜!“黑美人扑吓一笑:”军师,想得真美呀!“引得众人也跟着哈哈大笑。

      众人正在闲聊扯谈,忽见赤脚大仙风尘仆仆走进聚义厅,作揖道:”石井岩小和尚求助,说石井岩洞不出米了,原因被新来贪心和尚搞砸了,具体如何尚未知晓,石井岩寺已断粮,俺昨日已向神龟大人求救,神龟大人说运粮大船已改道,无能为力!“飞鹰道:”大仙,请放心,救苦救难乃在下本份,决不推辞,俺就去操办,恩仙请坐喝茶!“赤脚大仙作揖道:”大王,勿客气,俺代石井岩寺道谢,小和尚智星还在本寺等待回复,告辞留步!"

        正是:替天行道大旗举,义不容辞救苦去!
                道不相同也为谋,知恩必报话情趣!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6 09: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回    发兵讨伐

      上回讲到,军师有意捉合飞鹰和黑美人婚事,却弄巧成拙。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立即操办援助石井岩寺事务,忙得不也乐乎!不到半天功夫,钱粮齐备,装好几大马车。飞鹰命军士押运,马车插上 旗,队伍浩荡荡朝石井岩出发,行至半路,突然天色大变,黑云压压,大风迎而来,飞沙走石,押运军士正欲逃避,忽然杀声四起,遇山贼劫货,领头正是黑鬼大王。押运军士哪是对手,终于大败,束手就擒。飞鹰得知大怒,一面另备粮食送往石井岩寺,一面与军师商议对策,准备讨伐黑鬼大王。军师命探子前往柳岗山寨打探黑鬼大王。探子来报,黑鬼大王正在摆酒庆祝,防备森严。飞鹰在聚义厅踏着方步,叹道:“军师,如之奈何?”军师安慰道:“大王,勿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待俺慢慢思索再做打算,切勿操之过急!”

      入夜,聚义厅灯火辉煌,飞鹰心急火燎,又有探子来报,运往石井岩寺粮食顺利抵达。飞鹰转愁为喜,坐下缓了一口气,问军师道:“军师,何时发兵讨伐?”军师默默不语,算计着什么?反过神来问道:“大王,刚才说什么?俺观日历,明天子时大吉,即可发兵讨伐,旗开得胜!”

      飞鹰依了军师,提早埋锅做饭,子时出发,踏着夜露,借着月光,悄悄向柳岗山寨进发,一路鸡鸣狗吠,不见受阻,天亮时分到达柳岗山寨。突然锣鼓震天,山寨门大开,人群如蚁,手执长矛大刀,杀声吼叫似雷。飞鹰大惊,慌乱舞刀坐阵。不一会,双方乱成一团,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飞鹰正在慌乱之际,忽见一巨黑汉提棒迎面而来,吼声如雷:“叛贼,哪里跑,看棒!”飞鹰慌忙举刀相迎,顿时火光四射。双方大战几十回合,天昏地暗,尘土飞扬,仍不见胜负!

         正是:天昏地暗见血刀,尸横遍野鬼吼叫。
                    飞鹰黑鬼刀光闪,胜负未决互冷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6 16: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一回    胜败兵家

     上回讲到 ,飞鹰大怒,发兵讨伐黑鬼大王,岂料黑鬼大王早有备,双方刀光剑影,血流成河,未见胜负。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与黑鬼大王斗了几十回合,未分胜负,忽见后山火光冲天,喊杀声震耳欲聋,黑鬼大王见势不妙,慌乱顿地化成一缕乌烟回营,鸣金收兵。飞鹰正欲追杀,忽听背后有人哈哈大笑:“大王,别追,后山粮草已烧光。”飞鹰回头一看正是军师,作揖道:“军师,何故不让俺杀个痛快,放虎归山?”军师道:“穷寇莫追,恐有埋伏,安营扎寨再作谋划,以保万全!”军师说完,忙令鸣金收兵。

     离柳岗山寨五里处一山坡安营扎寨,探子进帐报道:“大王,离营三里处有异动,像有埋伏。”飞鹰挥手示意退下,忙问军师如何是好?军师笑道:“疑兵作态,恐夜劫寨也!将计就计,三更埋锅,五更先派一小队扮成回寨喽啰叫开寨门,然后发兵杀之!”飞鹰连赞军师妙计。

    飞鹰依军师之计而行,悄悄派一小队扮成柳岗山寨喽啰,大队人马随后,一路无阻。守寨门喽啰见是自己人,开门放行。柳岗山寨突然锣鼓喧天,火把无数,照亮半边天,先行小队人马,在喊杀声中血肉横飞,在喊爹叫娘中丧命!飞鹰大惊,停止前进,军师见状,慌忙命前队变后队,退回营寨。不一会黑鬼大王举着火把杀到,飞鹰命军士紧闭营寨,违令者杀。

     黑鬼大王吃一堑长一智,立马不敢硬攻,命喽啰列好阵势,大骂飞鹰是叛贼,见飞鹰坚守营寨,只好作罢,鸣金收兵回山寨。

      正是:败中长慧智,胜中作深思。
                 胜败兵家事,英雄血染诗!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评分

参与人数 1文币 +1 收起 理由
李听圃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6 16: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11-17 08:24 编辑

第八十二回   慈母孝子
           
    上回讲到,飞鹰依了军师之计,夜劫山寨,岂料黑鬼大王早有埋伏,大败而回。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坚守营寨,挂起免战牌,黑鬼大王天天来挑战谩骂。飞鹰气得面红耳赤,来找军师,掀帐见军师悠然玩弄古琴,大怒道:“军师好雅兴,如今咱们像乌龟,打不得退不得,如何是好?”军师头都不抬,继续拔动古琴,慢吞吞道:“骄兵必败,先钝其锐,劳其神,再作定夺,方能取胜!吾有一计,里应外合,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取胜!大王勿急,请坐下喝茶再作商议。”飞鹰急得团团转,不解道:“军师,与谁作里应外合?”

    军师喝退左右,胸有成竹道:“大王,听说柳岗山寨二把手名叫黑风,有将帅之才,是个有名孝子,老母八十有五,仍健在,为人正义,老实厚道,多次劝儿子改邪,因黑鬼大王阻拦,不得遂愿!今有一计,只要把黑风老母悄悄请来,黑风不见老母自然来寻,晓其理,道其义,真诚相待,必来投!”飞鹰听后叹道:“军师,可有人选?”军师笑道:“大王,不必焦急,静待佳音吧!”

    过了几天,飞鹰心急如焚,来找军师,掀开布帘,见军师正与一老妪相敬如宾。军师见飞鹰进帐,起身向老妪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大王,前来讨伐黑鬼大王。”飞鹰急忙行礼,作揖道:“有劳老人家,俺久闻黑风大哥威名,相见恨晚!”黑风老母道:“大王要俺作何事?”飞鹰跪下道:“老人家,俺只为勿生灵涂炭!请黑风大哥助俺一臂之力!”

     当天晚上,黑风四处不见老母,焦急万分,忽见八仙桌上有一布条,上面写着:黑风大哥如见,老母亲就在俺营寨,飞鹰字。黑风大惊失色,跑出屋外,不见来人踪影,正欲告知黑鬼大王,刚走几步,猛然想起,这岂不是害母亲性命!

     正是:猛然突想起,止步叹唏嘘。
               进屋细寻思,孝子取大义!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3 17: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三回    里应外合

       上回讲到,军师设计将黑风老母请到营寨。

      闲话暂停,且说黑风得知老母被劫,心急如焚,正欲告知黑鬼大王,刚跨出家门,猛然想起,这样岂不是害了老母性命?他立即止步回房独自寻思,无论如何先到飞鹰营寨打探消息再作打算。于是黑风扮成求医村夫,孤身星夜悄悄离开山寨,直奔飞鹰营寨。

      黑风在飞噟营寨转了几圈,早有喽啰告知军师。黑风正欲寻机入营,忽见营寨门大开,走出一队人马举着火把,领头正是飞鹰和军师。飞鹰和军师一齐笑吟吟道:“黑风兄弟,久闻大名,有失远迎,请出来相见,失敬失敬!”黑风听得亲切,料无害意,飕的一声出现在飞鹰和军师面前,飞鹰正欲搭理,岂知黑风拔出佩剑挡住。黑风怒道:“双方交战,何故拿吾老母当挡箭牌?快还吾老毌,不然踏平营寨!”军师听后呵呵大笑,作揖道:“黑风兄弟误会了,咱们是请老夫人到此作客,决无害意,请到帐中叙话,俺早知兄弟深明大义,只是相见恨晚!”黑风听了军师一席话,怒气顿消,作揖回礼,随众人入帳,见了老母,跪下拜泪,声音嘶哑,泣不成声!众人见状,也跟着流泪。

    军师擦去眼泪,扶起黑风道:“俺用这种方式见兄弟,无奈之举,请多多原谅!只为不想再生灵涂炭,请兄弟作里应外合,赶走黑鬼大王,救百姓于水火!”黑风早已痛恨黑鬼大王之所作所为,早已“身在曹营心在汉”,当下听了军师肺腑之言,转身作揖道:“听了军师之言,如云见日,言语冲撞请不要在意!”军师听后哈哈大笑,挥手吩咐为黑风兄弟接风洗尘!

     不一会儿,便摆了一桌热气腾腾酒肉,众人举杯为黑风劝酒,黑风连喝三杯,对军师道:“俺星夜来此,黑鬼大王未曾知晓,恐怕走漏风声有失,俺先告辞,军师明日列兵讨战,吾和心腹烧山寨,里应外合!”黑风说完拱手,轻功顿地,一阵风消失在夜幕中。

      正是:相见恨晚正义扬,里应外合战歌唱。
                三天大火烧不尽,狼号鬼哭泪汪汪!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3 17: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四回    得胜班师

      上回讲到 ,黑风救母心切,星夜寻母,受到飞鹰和军师热情款待,密谋里应外合。
       闲话暂停,且说黒风连喝三杯,作揖谢别飞鹰和军师,回到柳岗山寨天还未亮,害怕走漏风声,急忙唤醒几个要好兄弟,商量反水。众人听了黑风之言,早已恨透黑鬼大王,个个磨拳擦掌,听由黒风吩咐指挥。黑风指挥从伙房搬干柴入聚义厅,执火把点燃,顿时浓烟滚滚,大火冲天。黑风扮成救火,大声呼唤:“贼兵偷营,快快救火。”柳岗山寨顿时乱成一团,喊爹叫娘,各自奔命!

       再说飞鹰早已集结在山寨门外,见山寨大火燃起,擂鼓呐喊:“活捉黑鬼大王,赏金百两!”军士排山倒海涌向山寨。黑鬼大王如梦初醒,来不及更衣,跑出屋外,大吃一惊,见大火烧红了聚义厅,又听要活捉自己,且又见喽啰四散逃命,急忙腾空而起,一走了之。

      飞鹰破开山寨大门,山寨喽啰弃兵器举手投降。飞鹰见状,望着大火,黯然失色,潸然泪下,命兵士不得滥杀无辜!飞鹰正在茫然之际,忽见黑风领着一队人马朝他走来,飞鹰和军师笑脸作揖相迎。

       战场打扫完毕,却不见黑鬼大王。飞鹰命兵士再仔细搜查,仍不见踪影。军师劝道:“大王,班师如何?降兵让黑风带领,不愿跟者发放路费。”飞鹰点头应允。黑风站在山坪上,举臂高呼:“谁愿留下者前往龟山,不愿意者取路费!”众降兵纷纷跪下,齐声道:“听从黑风大哥吩咐!”黑风大喜道:“请众兄弟起身!”黑风淸点人马,足有壹仟,与飞鹰人马班师回龟山,一路旗鼓开路,队伍浩浩荡荡。

      队伍行至半路,忽然天空大变,黑云压压,雷电交加,狂风怒号,有一巨汉挡道怒骂:“还俺兵士,拿命来!”飞鹰大惊,提棒相迎,队伍大乱!

      正是:班师队伍声势浩,黑鬼临死欲挡道。
                暗无天日滚狼烟,飞鹰执棒声声高!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4 15: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12-22 07:05 编辑

第八十五回   色胆包天
      
       上回讲到,飞鹰得胜班师,行至半路,黑鬼大王挡道。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执棒迎战黑鬼大王,双方又打又对骂,对打了几十回合,天昏地黑,仍不见胜负。黑风见状拍马前来相助,黑鬼大王见不妙,难敌两将,于是顿地腾空,化成一卷黑云,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军师终于甩了一把汗,重整旗鼓,列好队伍继续向龟山山城前进,回到龟山之后论功行赏且不细谈。

        且说黑美人自飞鹰攻打讨伐柳岗山寨之日,无心恋留山城,担心连累翠香春楼姐妹,于是租了一条小船悄悄来到县城,又上轿子至翠香春楼。刚刚十几天,翠香春楼今非昔比,大门紧闭,几只麻雀楼上叽叽喳喳!黑美人落轿敲门,一老妪开门,见是黑美人,喜出望外,笑容可掬道:“美人金安万福,来了就好!”黑美人点头问道:“妈妈可好?”老妪声泪俱下道:“天啊!你走后,她被县太爷派衙役抓走,现关在大牢,早上俺去探牢,见她痴痴呆呆!口里念着美人,唠唠叨叨!其他姐妹已去乡下避难。”   黑美人听后跟着落泪,对老妪道:“俺即去看她!”

        黑美人乘轿来到县衙大牢,已是傍晚,给了看门牢头几两碎银,说明来意,接着道:“请老人家好好照料,请带俺进去看望!”牢头接过银子,点头哈腰,黑美人跟后,一股难闻咸臭味扑鼻而来,黑美人急忙取手巾捂鼻,一群人不人鬼不鬼囚犯瞪眼歪脖。

         “妈妈,俺来看你,让你受罪了!”鸨母听见有人唤她,立即从地上坐起,瞪了一眼,哇哇大哭起来,愤愤不平道:“你好狠心,自个儿逃走,不顾老娘死活!”牢头开了牢门,黑美人走了进去,安慰道:“妈妈,都是俺不好,让妈妈受罪!”鸨婆转悲为喜,如获至宝道:“来了就好,俺的宝贝,俺有救了!”黑美人劝道:“妈妈暂且委屈,俺准备到县衙讨理!”

          黑美人别了鸨婆,直奔太爷府,下轿敲门。看门老头开门问道:“找俺太爷何事?”黑美人毫不留情道:“别啰唆,快通知太爷滚出来,俺有要事!”老头见状,不敢怠慢道:“那好,请等,就来!”

         “哈哈!美人,多日不见,口齿伶俐,长进了!老夫刮目相看!”南霸天皮笑肉不笑,来到黑美人跟前,上下打量,眼珠滴溜溜转!

         正是:上下打量脖子歪,见了美人不自在!
                    狗吃人屎改不了,色胆包天埋鬼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9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3-12-14 23: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集连着看下来,故事的衔接的很紧凑。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7 16: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7 16: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六回   金蝉脱壳

            上回讲到,黑美人回到龟山避难后,回到翠香春楼已是面目全非,被县太爷查封,鸨母下大牢,她孤身到县衙讨说法。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见黑美人来访,堆起笑脸相迎,可是说话酸溜溜,黑美人觉得不是滋味,只得强忍!她欠身行礼道:“大人万福金安,受奴家一拜,请勿记仇往日恩怨,放过妈妈,自当报答!”南霸天笑道:“美人请起,如何报答本官?”黑美人起身婉尔笑道:“好说,只要依小女子三件事,便成全大人美事!”南霸天迫不及待道:“哪三件?”黑美人道:“第一件放过妈妈,让她重返翠香春楼。第二件把大牢囚犯放了。第三件明媒正娶,大红花轿迎娶!”南霸天听后迟缓了一下,歪着脑袋道:“第二件把大牢囚犯放了,确实难倒本官,容本官细思,其余二件即刻答应如何?”黑美人沉吟了一下笑道:“先放妈妈再说。”南霸天拍胸道:“好说,不过美人请勿食言,玩花招!”黑美人道:“大人,奴家岂敢!”南霸天见黑美人说话真切,笑道:“就依美人之话,为表诚意,先放鸨婆吧!今晚为美人接风洗尘!”
            黑美人半推半就,不一会一桌酒肉热气腾腾摆在眼前。南霸天吃一堑长一智,一想起被骗与老妪云雨历历在目,心想今晚借此机会岂可放过?他喝退服侍丫环,与黑美人单独对饮。黑美人早已心照不宣,顺水推舟,柔情似水百媚生,嗲声嗲气频频南霸天敬酒,把南霸天捧得开怀畅饮。酒过三巡,南霸天已烂醉如泥,醉语连篇:“美人,心肝宝贝,一见俺就不自在,脚就软,想死俺了,日思夜想!”黑美人捧道:“多谢大人垂怜抬爱,俺乃青楼女子,承蒙错爱!大人今晚若把妈妈放了,俺就依你。”

              南霸天一听,歪着身子摇晃晃站了起来,拍着胸脯大声道:“本官说一不二,不信俺今晚亲自到大牢把鸨婆放了,来,丫环备轿!”黑美人作揖道:“俺代妈妈多谢了!俺与大人前往。”

              黑美人与南霸天同轿,离开太爷府,来到县衙大牢下轿。看门牢头慌忙来迎,问道:“大人有何吩咐?为何这么晚到此?”南霸天酒气冲天道:“勿多问,快把鸨婆放了。”牢头点头哈腰,开了牢门,把鸨婆带到南霸天跟前道:“大人,还有何吩咐?”南霸天道:“罢了,没你事!”

           鸨婆见了黑美人声泪俱下,抱成一团说不出话。黑美人推开鸨母道:“妈妈,请谢谢大人。”鸨母慌忙跪地向南霸天道谢。黑美人扶起鸨婆,千恩万谢道:"大人晚安,俺先陪妈妈回翠香春楼。"南霸天一听即刻瘫坐在地上连声哭笑,轿夫见状慌忙把他扶上轿。

         正是:金蝉脱壳好妙招,太爷无奈作苦笑!
                 酒不醉人人自醉,风月闲谈当茶聊!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7 16: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七回    弱肉强食

           上回讲到,黑美人色诱县太爷,救出鸨母,并金蝉脱壳。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偷鸡不成蚀把米,听黑美人要陪鸨婆回翠香春楼,顿时火上头,天昏地黑瘫软在地上说不出话,轿夫见状大惊,慌忙把他扶上轿。南霸天在轿帘内才缓过气,狠抓头发定神,呼叫轿夫停下,问道:“美人怎未同上轿就走?”轿夫听后摸不着头脑。南霸天下轿,望着黑美人和鸨婆的背影,不一会消失在夜幕中。轿夫问道:“大人咋办?是否要追?”南霸天骂道:“奴才,追什么?想看本官笑话么!快走!”

           南霸天 回到府邸,丫环忙来侍候。南霸天愈想愈气,命丫环摆酒,独喝起闷酒。酒助火旺,南霸天在西湖游船被黑美人偷梁换柱,与老妪云雨那一幕历历在目,他突然用力掀翻食桌,乱砸家具。丫环见状来劝,被南霸天臭骂得狗血喷头,终无济于事。南霸天大闹至三更方始醉倒,呼呼大睡。

          黑美人陪鸨母回到翠香春楼,因太累倒头便睡,梦中被几只鸟儿打闹叫醒,见日上三竿,下床梳洗,对镜描眉,忽听房外有人叫她,开门见是鸨母,问道:“妈妈大早有何要事?”鸨婆道:“美人,你好些代俺看管,俺到乡下叫回女儿们,争取早日重开张。”黑美人点头称是,叫来轿子送走鸨母,又叫来杂工打扫楼房,张灯结 。

          傍晚鸨母带一群姐妹回来,见翠香春楼焕然一新,甚喜,大夸黑美人有能耐。黑美人道:“妈妈过奖,都是俺份内之事!”鸨婆听后大喜道:“女儿们,要好好向美人学习。”一阵嘻嘻哈哈,迎来一桌热气腾腾丰餐,姐妹们一起用餐,饶有风趣,诉说避难日子虽短,却如隔三秋!

           翠香春楼终于又开张了,鸨婆迎新送旧,喜上眉梢,忙得不亦乐乎,忽见南霸天带两个差役走进大厅,鸨婆不寒而栗,慌忙迎了上去,笑道:“大人光临,蓬荜增辉!来,姑娘们,快来侍候县太爷!”姑娘们应声而来,南霸天面无血色,阴沉沉免强坐下,阴阳怪气道:“叫美人前来相陪!”鸨婆不敢怠慢!

          正是:是祸是福谁能料?不可一世腐官僚!
                    弱肉强食兽界中,美人对付有高招!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8-9 16:15
  • 签到天数: 293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3-12-18 12: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8 18: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12-19 09:29 编辑

    第八十八回   春楼飞花

           上回讲到,翠香春楼重新开张,南霸天带两个差役进入大厅寻事。

           闲话暂停,且说鸨婆见县太爷带两个差役进大厅,顿时心惊脉超,慌忙陪笑脸并唤来姑娘们陪伴侍候,却被南霸天摇手而拒。鸨婆见南霸天来势不妙,冒出一头冷汗,唤来黑美人。黑美人应声飘然而来,作揖行礼道:“大人光临,有失远迎,奴家赔礼了。”黑美人边说边献上香茶,接着唤来一群姐妹。南霸天应接不暇,绑紧的脸终有笑容。

            鸨婆低声叫走黑美人,把伍拾两银子交给她,吩咐道:“多说好话,切切!”黑美人自然领会,悄悄来到南霸天身边坐下,把袋子放在桌上,笑道:“小小不成敬意,请大人笑纳,俺要上台表演,改天再陪大人。”南霸天正欲凸嘴,但黑美人已飘然离开。姑娘们你来我往在县太爷脸上留下桃红吻印,逗得南霸天乐开了花。

           忽听歌台传来温雅乐曲,黑美人端坐古筝前,玉指轻点,如行云流水。须臾,七大美人身穿衫衣,飘飘若仙好像从天而降,个个笑口盈盈,手提花篮,身姿款款,腰肢纤纤,舞步翩翩。黑美人边弹边歌,大厅内顿时鸟雀无声!

               冬去春来乐融融,花开花落影匆匆。
               及时行乐花堪折,蝴蝶追逐花丛中。
               人间美景春常在,七女恋董情浓浓。
               春楼无处不飞花,入梦瑶台架 虹。

               万绿丛中一点红,千金入梦惜娇容。
               载歌载舞轻飘飘,乐坛雅曲响长空。
               春宵恨短别时难,踏歌一曲忘西东。
               长夜漫漫夜来香,枕边娇儿在梦中。

              黑美人歌罢,众人起身鼓掌,依依不舍。南霸天歪歪斜斜登上歌台献花,黑美人见了忙上前施礼道:“多谢大人献花,俺太累了,不能相陪,恕罪!”南霸天听后凉了半截,目送黑美人飘然离去。

              正是:唧唧歪歪把头摇,美人离去轻飘飘。
                        欲速不达长相思,春楼飞花独自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9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3-12-18 23: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9 09: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听圃 发表于 2013-12-18 23:26
    继续关注。

    感谢支持:handshak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9 18: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九回    官匪同船

           上回讲到 ,南霸天听完歌后,借献花讨好黑美人,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十分恼火。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当夜闷闷不乐坐轿回到府邸,喝了几杯酒后倒头便睡,三更时分忽见黑美人款款飘来,他迫不及待抱上床强行云雨,事后又美滋滋抱美人自言语,接着又抱美人云雨来回折腾。

           南霸天睡至五更,忽听有人呼唤救火,慌乱喘气起床,却见丫环阿花以泪洗面,泣不成声坐在床头。这是咋的?南霸天抓头定神,原来梦中与美人云雨交欢的美人,却是丑丫环!南霸天无名火顿生,起身团团转。丫环阿花端来洗脸水,哭丧着脸道:“老爷,洗脸。”南霸天一听,歪着脸道:“死丫头,怎么这么快就改口称呼?死不要脸!”丫环阿花听后哇的一声连哭带泪道:“俺身子已破,生是老爷的人,死是老爷的鬼!”阿花未说完就往门外跑。南霸天大惊,生怕出事端,慌忙追去,见丫环阿花呆在井边,泪流满面。南霸天哑人死仔,无可奈何劝道:“阿花,容本官与大夫人细细商量,同时告知几房妾,夺日迎娶!给你名份。”丫环阿花听后,即刻转悲为喜,擦去泪珠,暗自得意道:“老爷,妾听凭安排!”

           南霸天来到县衙,坐立不安,在厅堂急得团团转,该怎么措办丫环阿花?本想娶黑美人做七姨太,成就伴七仙女美梦!谁知事与原违,处处碰壁,碰到硬骨头!如娶丑丫环阿花做七姨太岂不被人笑掉大牙!思前想后,如何见人!南霸天正想入非非,忽听有男人击鼓鸣冤。南霸天道:“左右把他带他带进来!”来人黑不溜秋,手提沉甸甸袋子,身健伟巨,手臂肉爆露,像天神。南霸天倒吸了一股寒气,吱吱唔唔道:“来,来人报上姓名,所告何人?”

           “俺乃柳岗山寨大王,外号黑鬼,要告太爷私藏朝廷要犯!罪征在此!”南霸天听后哈哈大笑,起身拍案道:“好家伙,上公堂告县太爷,头一回听到,真让人笑破肚皮!好!好!把证物呈上来!”师爷吃力把袋子提到桌案,南霸天打开一看傻了眼,白的发银光,黄的发金光,还有五颜六色珠宝不计其数!南霸天急忙喝退左右,笑吟吟道:“好汉,有何需要帮忙尽管吩咐?何必如此大礼!”

           “哈哈!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下开门见山,求大人合作,出兵讨伐龟山山贼!”南霸天一听,冒出冷汗,县衙这些兵都是酒囊饭袋,何如讨伐征战?吃人钱财,代人消灾!沉甸甸袋子太诱人呀!南霸天转身哈哈大笑道:“好汉,容俺思虑,再做定夺!来,今天到俺府上细叙,为好汉接风洗尘!”
        黑鬼大王随南霸天坐上轿子,直奔县太爷府邸。

        正是:官匪同船举杯笑,太爷玩弄有高招。
                  相见恨晚财源滚,称兄道弟千杯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9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3-12-20 01: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捧读,{:soso_e18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1 16: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回    花香狂蝶

         上回讲到,黑鬼大王重金贿赂县太爷,官匪同船合作讨伐龟山山寨。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与黑鬼大王同轿说说笑笑来到太爷府下轿,四个轿夫累得满头大汗。南霸天唤来丫环备酒肉侍候,真快,热气腾腾酒肉摆满八仙桌。南霸天笑哈哈邀黑鬼大王入坐,举起酒杯道:“好汉,今天恰好是个好日子,俺与好汉有缘,借为好汉接风洗尘之际,何不结为异姓兄弟!岂不快哉!”黑鬼大王笑道:“高攀了!”南霸天道:“俺肯定比好汉年少?先受小弟一拜!”南霸天接着命丫环在天井摆上淸酒香案,两人跪地互拜,然后齐声对天明誓:“苍天在上,不为同日生,宁为同日死,同甘共苦结为异姓兄弟。”然后杀鸡饮血,两人大醉而睡,各做美梦。

           次日,日上三竿两人方醒,南覇天送走黑鬼大王,自个儿来到县衙大堂,刚坐下,忽听有女人击鼓鸣冤。南霸天呼唤升堂,命差役把击鼓女人带进来。那女人进堂后跪地低头道:“青天大人,请为奴家作主雪冤。”南霸天拍案道:“所告何人?”那女人环顾左右道:“奴家难以齿起。”南霸天斥道:“可有状词?何方人,姓氏名谁?快快报上来!”击鼓女人哆嗦着双手捧状纸道:“奴家现住夫家西城,姓陈名春花。”
          师爷取过状纸递给南霸天,南霸天一看,那女人要告却是公爹,说夫君病故后,公爹多次调戏并强奸于她。南霸天看后笑道:“抬起头来,淸官难断家中事,你可有人证?”春花吱吱唔唔道:“东城张生可作证。”南霸觉得奇怪,这张生是本县有名花花公子,却来凑热闹!其父张富是个大商人。南霸天走下案台,细细打量那女人,柳眉丹眼,肤肌雪白,玉指纤纤,却是个美人丕!南霸天正想入非非,回到案台刚坐下,师爷咬着南霸天耳仔低声道:“张生带礼物后门求见。”南霸天小声道:“先把他领到后厢房。”

          南霸天走进后厢房,张生上前作揖道:“有劳大人,在下打扰了。”南霸天明知故问道:“找本官何事?”张生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那婆娘与俺有一面之缘,硬求俺相帮!”张生不敢明说,但南霸天已心领神会,于是他对张生道:“容本官细细审问再说。”

        南霸天回到案台拍案道:“左右,先到城西捉拿奸夫,打入大牢,明日再审!退堂!陈氏暂留下本官有话要问。”

        众人应声退去,南霸天扶起春花,一阵体香味扑鼻而来,令他按捺不住,身子突热,于是对春花道:“跟本官到后厢房问话。”

        正是:花香狂蝶挡不住,甜言蜜语轻轻诉!
                  魂不守舍两相悦,生死许愿是何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6 21: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一回   色欲风潮

          上回讲到,陈氏春花击鼓鸣冤,引出一卷风流案。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在审案过程中觉得离奇,又见陈氏有几分姿色,顿生色念,于是喝退众人,然后带陈氏来到后厢房问话。南霸天即改堂上威严,和颜悦色道:“请坐喝茶,俺有话要问,刚才堂上不方便,请把案情细细说来,你说的证人张生早有所闻,已来过。”春花听后心里格登一下,低头说道:“大人,那日公爹欲与俺干出轨之事,俺不从,将俺打出门外,恰好张生路过见了,为奴家打抱不平,公爹却不分青红皂白,说不干净难听之话,说俺与张生原来是相好,骂俺是骚货祸水,俺命苦啊!大人要为奴家做主啊!”南霸天见陈氏言词闪烁,欲哭无泪,面若桃花,对自己暗送秋波,心里似乎明白了几分,于是顺水推舟道:“要让本官咋办?你才满意!”陈氏一听喜上眉梢,知道花猫离不开腥味,于是起身笑嘻嘻贴近县太爷,柔情似水道:“奴家听从大人判决!”南霸天那里经得住美人香喷喷的攻击,身子早已按捺不住,抱起春花狂吻。春花半推半就道:“大人,大白天,不要嘛!门还未关。”

         原来陈氏夫君得重病,求医无效,那日到三王庙求神保佑安康,遭遇歹徒调戏,巧遇张生骑马路过,导演了英雄救美,自此两人卿卿我我,坠入爱河。陈氏以身报答,张生发现陈氏居然是处女身,得知原因,越发怜爱,一发不可收拾,正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陈氏公爹自从失去独生爱子,痛不欲生,本想抱一男婴延续香火,却见媳妇终日花枝招展,早出晩归,顿觉得不对头,暗中跟踪,原来与媳妇有染的却是花花公子张生!老头觉得手臂敌不过大腿,又无捉奸在床,只能忍气吞声。那日老头喝了酒,见儿媳又要外出,于是无名火顿生,扯住儿媳并关门,大骂儿媳是破鞋,说出与张生狗合之事,并要告官。陈氏大惊,说与张生。张生思虑良久,决定先行一歩,恶人先告状!于是出现前幕。

        且说南霸天关了厢房门后,迫不及待又吻着春花雪白香喷喷肌肤,早已欲欲仙飘,抱起春花往眠床一放,正欲解衣宽带,忽听有人敲门:“大人,张生求见,说要见陈氏,已在书房等候!”南霸天听师爷说张生求见,火辣辣身子即时涼了半截,急忙穿好衣衫,接着示意春花急躲门后,才开房门。

        正是:色欲起风潮,浪打即拋锚!
                  冷汗丧气垂,好事却遭扰!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16 14:53 , Processed in 0.09051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