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骆驼铃声

【长篇原创】龟山传奇(民间聊斋) 添加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2: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7-21 10:01 编辑

第六十一回    仇人相见

      上回讲到,陈客商吃了四十大板,醒来时已在黑暗大牢,绝处逢生。

       闲话暂停,且说陈立在大牢被牢头叫了出来,与牢头边走边聊,忽见牢门前站着一个浓眉凸眼大汉,身穿灰长衣正看着自己。牢头点头哈腰道:“郑大爷,俺把陈客商请来了。”南霸天从衣袋掏出一錠银子,牢头连连道谢!

      “你就是陈客商,久仰!久仰!昨夜本人在翠香春楼听歌,黑美人求俺为陈客商作保。若不嫌弃,今天俺在翠香春楼定席,为小老弟接风洗尘!以后望小老弟在黑美人面前多美言几句!哈哈!”南霸天一改往日习气,彬彬有礼作揖道。

       “谢谢郑大哥,承蒙厚爱,给你添麻烦了,小弟从命!”陈立急忙回礼作揖,心里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南霸天叫来两顶轿子,摇晃晃来到翠香春楼,进了客厅。陈立忽见贼子陈淡鹏和县太爷郑楚财在客厅,与一群青楼女子打情骂俏。陈淡鹏举着杯子干爹前干爹后,像只哈巴狗!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陈立咬牙切齿,猛握拳头,手心冒出冷汗,顿时恍若吱吱作响!

        正是:仇人相见眼最红,怒火万丈藏胸中。
                   红楼春梦百花笑,贼子狗官情若浓。
                   花猫白舌弄风骚,祸起萧墙风云涌。
                   挥金如土抱美娘,酒歌一曲始未终!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8-5 19: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二回   假情真唱

       上回讲到,南霸天保了陈客商之后,又到翠香春楼为陈客商接风洗尘,恰巧遇到陈淡鹏与县太爷在一起,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闲话暂停,且说陈立当时怒火万丈,正欲痛骂发作,却被南霸天阻止。南覇天道:“陈兄,别冲动!忍为先,好汉不吃眼前亏,等时机,明的只会吃亏,暗的才行!来,喝酒听歌,日后俺再为兄想办法!不过,要破点财,世道如此,要想得开!”

        酒过三巡,传来悦耳歌声。陈立歪着身子问郑汉顺道:“歌台是谁在唱?怪好听!”

       “哥不知道吗?那唱歌的美女是哥的老乡,名曰黑美人,艺冠群芳,真正万人迷!”南霸天怪声怪色不停唏嘘,眼睛在歌台滴溜溜转。陈立只顾摇头饮酒,不知所以然。忽然歌声停止,掌声四起,如雷鸣动!只见唱歌美人起身,款款欠腰作揖道:“各位大爷,各位客官,承蒙厚爱捧场!有请各位大爷客官点歌助兴!”黑美人话音刚落,南霸天第一个站了起来,递给服侍生十两银子道:“请点思君一片情!”南霸天是情场老手,这是他最喜欢听的小调情歌!顿时台下一片掌声,只见黑美人抱琵琶端坐弹唱。

          昨夜风雨君未来,害得奴家心儿歪。
          都说青楼无真情,左思右想声哀哀!
          打着雨伞四处觅,望断雨丝无人睬。
          垂头丧气回房息,翻翻覆覆眼欲开!

          昨夜风雨君未来,翻来覆去眼睁开。
          三更起床把君思,泪如断珠声声哀!
          君若变心奴咋办?从良愿望谁人睬?
          思前想后举杯喝,醉生梦死把心埋!

          黑美人歌罢,抹去眼泪欠腰频频作揖。台下人人起立,目送黑美人。

          正是:假情真唱声泪下,艺冠群芳一奇葩!
                     天籁妙曲流水绝,美轮美奂女人花!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8-29 17: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三回  官父贼子

       上回讲到,陈客商和南霸天在翠香春楼饮酒听歌,黑美人假情真唱,声泪俱下。

       闲话暂停,且说黑美人刚离开歌台,忽见服待伙计拿了一束鲜花朝她匆匆而来,黑美人停住脚步。伙计行礼道:“郑大爷有请!”黑美人正欲回绝,忽听背后有人叫她,回头一看,正是南霸天。南霸天作揖道:“美人,鲜花可合意,俺给你带老乡道谢来了。”陈立在一旁附声道:“多谢美人搭救!来日自当报答。”黑美人回礼道:“两位勿客气,这都是俺该做的。”正在交谈之际,忽有服务生作揖道:“县太爷有请美人赏脸。”黑美人转身道:“两位有空再聊,改天吧!”南霸天目看美人被叫走,心里顿时酸溜溜,把拳头砸在旁边木柱上,吱吱作响,发誓要把美人搞定,决不把香肉落入他人之口!

      且说黑美人好不容易才脱身,只见县太爷和一后生正在说着什么。县太爷见黑美人款款而来,高兴得堆起笑脸道:“美人,俺给你介绍:“这后生是在下新收义仔陈淡鹏,今晚赔俺来听歌,请以后多关照。”黑美人冷笑道:“莫不是霸占陈客商的财产那一位吧!”县太爷急忙打断话:“哪里,哪里?美人在哪里听到?谣传,谣传!”陈淡鹏听后脸上马上作色,阵青阵紫,吱喳喳!

      “太爷大人,找俺何事?”黑美人直截了当道。

      “这个,这个明天再说,本官明天请美人凤驾到西湖赏花,醉香楼聚餐,同时认个干儿子,敬请光临赏脸!”县太爷嬉皮笑脸,春风得意!

       “哪里来的干儿子?莫名其妙!”黑美人凸起红红小口。

       “这个,这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县太爷故弄玄虚。

       正是:几只母鸡不生蛋,结个义子认干娘!
                 设席摆酒作庆贺,官父贼子一家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8-29 17: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四回    先斩后奏   

      上回讲到,南霸天与县太爷貌合神离,各怀色胎,黑美人左右逢源。

       闲话暂停,且说第二天黑美人旅约坐花轿来到西湖醉香酒楼,只见县太爷和陈淡鹏正在招呼客人,南霸天在一旁喝茶聊天。县太爷一见黑美人,乖得像只哈巴狗。黑美人道:“郑大爷也来贺喜。”县太爷抢过话笑道:“这干儿子是郑兄牵线的,当然少不了介绍人的功劳!”

       入乡随俗,入港随弯。黑美人笑盈盈坐下,既来之则安之。一桌山珍海味即时摆齐,香烟袅袅升腾。县太爷端杯起立道:“俺的义仔陈淡鹏,今天就在此摆酒认干娘。来,义仔给干娘敬酒!”黑美人笑道:“俺还没思想准备,大人的几房妻妾难道休了?别先斩后奏!”

      “哈哈!俺早已把几只不会生蛋母鸡转手卖钱,就等待美人佳音,夺日凤驾,消除思念之苦啊!”县太爷转身把酒一饮而尽,命义仔向干娘敬酒。陈淡鹏跪下道:“干娘,受儿子一拜,请酒!”黑美人接过酒杯,哈哈大笑道:“今日收个比俺还大的儿子,快哉乐哉!好吧,大人等俺回去三思,讨夫一纸休书吧!”

       “来,各位,今日双喜临门,干杯!”县太爷连喝三杯,众人哄笑拍马道:“大人海量!”酒过三巡,县太爷已喝得酩酊大醉,摇晃晃瘫软在地,喃喃自语:美人真美,想死俺呀!

     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先斩后奏美人归!
               石榴裙下无英雄,处心积虑心灰灰!
              千金难买博一笑,愿做花下风流鬼!
              红楼美梦谁能醒?俊才倩女长相随?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8-29 17: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五回    官匪一家

      上回讲到,县太爷到西湖醉香楼摆酒庆贺义仔认干娘。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喝了县太爷庆贺酒,一路闷闷不乐,忽听身有人喊他,回头一看,正是陈客商。陈立打趣道:“郑兄,今天找你好难,哪里风流快乐去了?”南霸天答道:“喝闷酒,那会快乐!小老弟,找俺有事吗?”陈立拿着沉甸甸道:“郑兄,我回家变卖了田地,只得伍佰两银子,拜托你帮俺打点,把被那贼子霸占财产夺回来!”南霸天见了银子,笑道:“老弟太客气了,这都是为兄该做的!你就放心吧。”

     陈立一连十几天等不到消息,心情十分沉重,在街道漫无目标低头走着,忽听有人喊他,抬头一看,正是南霸天。南霸天叹道:“小老弟,你说的与俺亲自调查出入太大,有水份,干脆你回家叫亲戚来劝说。”陈立听后,如同当头一棒,天啊!费力费钱白白流!难道要把俺逼绝路,同归于尽!这个吃人社会,官匪一家!包青天你在哪里?公正你在哪里?黒暗何时清明?陈立百无聊赖,顿时泪珠哗哗往肚流!

      且说黑美人一觉醒来,忽听走廊有人叽叽喳喳,嘀里嘟噜说着:昨夜一把大火把县太爷府烧了,还有一处民宅也烧了,大火还未灭,不知死了多少人!是谁干的?听说原因是县太爷的义仔霸占他亲戚财产,可能是他亲戚干的。黑美人起身洗脸,走出大门,望着余烟未灭的县太爷府,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罪过,罪过!

正是:余烟未灭府成灰,官匪一家是罪魁。
          借问包公何处有?长使百姓无泪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8-29 17: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六回    嫁祸于人

      上回讲到,官匪一家,逼迫陈客商走上同归于尽绝路。

       闲话暂停,且说陈立被官匪搞得钱财两空,心情沉甸甸,喝了一瓶白酒,买了一车稻草,浇上油,午夜时分把陈淡鹏住的木屋烧了,陈淡鹏一家还来不及喊爹叫娘,噼里啪啦便成骨灰。陈立大笑道:“他妈的,见鬼去吧!”陈立转身正欲去烧官府,刚到半路,忽见官府已火光四起,烧红了半边天,这是谁干的呢?

     陈立正在疑惑之际,忽见前面来了一队人马把陈立团团围住。陈立大惊,手忙脚乱,忽然有人大喊一声:“把这放火早死仔绑起来,快,别让他跑了!”陈立抬头一看,说话的人正是南霸天。陈立挣扎道:“郑大哥,是俺,别误会!”

     “谁是你下大哥,是误会吗?人证物证俱在,你杀人放火,罪大恶极!”南霸天哈哈大笑,笑声震天动地。天空突然黑云滚滚,闪电划破长空,雷声大作,下起倾盆大雨。

     原来县太爷几房妻妾在南霸天的郑府避难,与南霸天不谋而合。于是她们与南霸天密谋,导演这一出嫁祸于人把戏,斩草除根!

    大雨继续噼里啪啦下个不停,陈立被五花大绑押行,陈客商咬牙切齿痛骂南霸天是小人。

    “小老弟,谢谢你的帮忙,成就俺的做官美梦,忍着点吧,你是俺向上爬的好梯子,好礼物啊!等俺做官后再救你吧!”南霸天阴阳怪气,说完又哈哈大笑,突然雷声震天,南霸天吓得掉下马。

     正是:雷声震天掉下马,众人大惊突然傻。
                恶霸落地手脚折,嫁祸于人罪恶大!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8-29 17: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七回   美梦成真

     上回讲到,陈客商火烧贼子陈淡鹏木屋,南霸天火烧县太爷府,欲嫁祸陈客商。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正在得意之际,突然天空变脸,雷雨交加,南霸天大惊,慌乱中掉下马,众打手唏嘘,上前一看,南霸天血淋淋,手脚折断,昏迷不醒。众打手大惊失色,急忙把南霸天送回家。

     南霸天在疼痛中醒来,大声嚷叫:“那放火的早死仔在哪里?带上来让俺瞧瞧!千万不可闪失,要好些照料,他是俺做官见面礼!”南霸天说完痛得哇哇大叫,又昏过去,郎中摇头叹气。南霸天一面治病,一面差人向上司献媚,以钱铺路。日子真快,转眼三个月已过,南霸天已痊愈。

     这天早晨,南霸天踏地试步,高兴得哈哈大笑,命家人大办宴席请客,同时祭拜祖先。

     猪头大粿,香烟缭绕,南霸天跪地祭祖,密语祈祷,做着当官美梦,忽听远处传来锣鼓声,越来越近。南霸天起身暗自高兴,拂去灰尘,步出大门,却是邻居迎新娘花轿。

     南覇天回屋刚坐下,忽有飞马来报:“老爷,贺喜,圣旨已下,几天后准备迎接圣旨吧!”南霸天转愁为喜,高兴得合不拢嘴!

     正是:美梦成真飞马报,兴高采烈百花笑。
               交椅变换轮流坐,钱银落地瓜瓜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68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3-8-29 21: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捧读,关注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9-9 07: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八回   迎接圣旨

         上回讲到,南覇天病已痊愈,做官美梦成真。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听到圣旨几天后送达,即时高兴得手舞足蹈,在府內客厅转个不停,命丫环摆上好酒,买来鲜鱼大肉,独自喝得酩酊大醉,倒头便睡。忽然在睡梦中大喊大叫:“原谅我吧!大人,你究竞是人是鬼,火,火,不是俺放的!请饶恕俺吧!”南霸天醒来时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原来县太爷郑楚财的脸烧去一半,手举着火把向他讨命。

         南霸天惊醒之后再也不能入睡,他哆嗦着,忽听狗吠不停,他慌忙把头钻进被窝,他想难道神鬼要抓他去治罪。

         日上三竿,丫环推门进屋收洗,忽见南霸天口吐白沫。丫环大惊失色,忙报老爷的大夫人。一家人乱成一团,忙请来郎中看病,郑大夫手摸南霸天,火辣辣,开了几济草药,劝道:“别慌,发高烧退热便好!”一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三天后,南霸天高烧已退,身子渐渐好转,落地散步,忽听外面传来铜锣声,接着丫环跑进屋报道:“老爷,外面来了两个差役,还有一公公,赶快迎接!”南霸天在慌乱中来不及整衣,在天井伏地跪迎,听公公宣读圣旨:“爱卿捉贼有功,特赐七品官服,即日上任,钦此。”南霸天伏地连呼:“万岁,万万岁!”

         南霸天接过圣旨,设席款待公公,并送金银珠宝。
             
          正是:大病初愈圣旨到,欢天喜地官帽摇。
                    车水马龙贵客来,拍马之音声声高!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9-9 07: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九回   原形毕露

           上回讲到,南霸天丧尽天良,买通上司,做了七品芝麻官,一时贵客拍马,车水马龙。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穿上官服接任县太爷,任命张疑为师爷。一时间奉承献殷勤者,络绎不绝,车水马龙。南霸天开始笑脸相迎,继而对拍马者渐渐厌烦。这天他闲得无聊,正伸着懒腰,忽听有人击鼓鸣冤。南霸天立即升堂审问,拍案道:“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姓名来!”两旁差役杀威棒顿地齐鸣,那击鼓妇人扑通一声,低头跪下哭诉道:“大老爷,要为奴家做主,俺是死者陈淡鹏小姨子,做了他的小妾,现生有一女,只因那日回娘家才逃过一劫!俺叫小丽。”她抹泪哽咽,继续道:“听说放火者现在还逍遥法外!青天大老爷要为俺报仇啊!”

         南霸天搖着官帽,见小妇人贵妇打扮,小巧玲珑,娇滴滴,顿时心痒痒,前言不搭后语笑道:“本官一定为你作主,左右请回避!”众衙役顿时唏嘘,张师爷小声道:“大人,还未审完就回避?”南霸天诧异道:“还用审吗?已经明白了。”

        “左右,还不快快回避!”南霸天拍案吼叫,接着走下案台,皮笑肉不笑扶起小妇人,劝道:“本官一定为你做主,为你报仇,只要小娘子依了本官之愿,小事一桩!”

        “大人,待俺思虑,别拉扯俺,光天化日,怪不好意思。”小妇人忸怩作态,见南霸天三大两粗,满脸胡须,不寒而栗。

        “勿惊怕,俺最怜香惜玉,温柔体贴,来嘛,到后堂叙话。”小妇人不由自主进了后堂,南霸天心痒难忍,早已垂涎三尺!

        正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原形毕露把心掏!
                  石榴裙下哈巴狗,垂涎三尺老花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9-9 07: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回    情场花猫

         上回讲到,南霸天对死鬼陈淡鹏的小姨子起了色心,借着为她报仇,动手动脚。

          闲话暂停,且说那小妇人不由自主进了后堂,南霸天见四下无人,兽性大作,强吻小妇人,把她抱在怀里,喃喃自语:“真香真美,让人爱不释手,小冤家!”小妇人半推半就,挡不住狂风浪蝶,顿时喘着短促香气,身子软绵绵,微闭凤眼。南霸天像只饿狼,狂舔小妇人白白乳峰,一拉两扯,把小妇人剥得精光,白条条像条美人鱼。

        “大人真坏,胡须刺得俺好痛呀!坏了奴家名声,不要忘了你的承诺誓言!”南霸天贪婪看着小妇人,笑道:“哪敢,哪敢,你就是俺的圣旨!”小妇人娇滴滴,脸上荡起红晕小酒窝儿。南霸天云雨过后,对小妇人依然爱不释手,不停抚摸小妇人身子,像只乖乖哈巴狗!正在这时,忽听有人敲门。

         “大人,大人,翠香春楼有人找你。”南霸天一听张师爷说翠香春楼,急忙掀开被子,穿好官服,对小妇人道:“本官公务在身,身不由己,等俺去去便来!”

         黑美人一身素袍,打扮得温文尔雅,她第一次来衙门,环顾衙门四周,四个大字映入眼帘,明镜高悬。

        “呀!这不是美人吗?今天咋有雅兴光临,有失远迎,请谅请谅!”南霸天见来者正是黑美人,满心欢喜,高兴得有些失了方寸,继续笑道:“美人大驾光临,令本县衙蓬荜增辉!来,香茶侍候!”

        黑美人接过服侍丫环香茶,呷了一口笑道:“好茶,好茶,香喷喷!俺今天是来看老乡陈客商,关在哪里?请大人高抬贵手,给予方便方便!”

        “是!本官就带你去,俺早知陈客商是美人老乡,侍候得白胖胖!”南霸天点头哈腰,自言自语。

        正是:美人面前尾巴摇,点头哈腰哈哈笑。
                  色迷心窍乱法纪,情场老手老花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9-9 07: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十一回   人间地狱

          上回讲到,南霸天奸污了死鬼陈淡鹏的小姨子,黑美人突然来县衙。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带黑美人来到县衙牢房,一群蓬头垢面囚徒好奇看着黑美人,他们啧啧称美。一阵咸臭味扑鼻而来,黑美人顿感恶心,她急忙用手绢捂住鼻孔。

        “这就是陈客商,牢头快打开牢门,陈兄,老乡来看你啦!”南霸天继续笑道:“老哥真有艳福,临死还有美人来看,你们聊吧,本官就不打扰了,再见!美人,俺外面等候!”黑美人狠狠瞪了南霸天一眼。

        “感谢美人来看俺,三生有幸啊!”陈立作揖道谢。

        “陈客商,勿客气,这是俺应该的,来迟了,让你受苦!”黑美人含泪继续道:“听说秋后要问斩,俺尽力营救吧!”

        “美人,时间已过,回去吧!”牢头催促道:“不好意思,这是牢规。”黑美人拿出一锭银子递给牢头,对牢头道:“请好好照顾陈客商吧!”

         黑美人看着一群饥肠辘辘,人不人,鬼不鬼,衣不蔽体囚徒,一阵心酸,她回头阔步离开人间地狱。

         正是:冤冤相报何时了?人间地獄鬼嚎叫!
                   浑浊世道何时清?长使百姓泪滔滔!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9-9 07: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二回   冒充郎中

          上回讲到,黑美人到县衙囚牢看望陈客商。

          闲话暂停,且说黑美人离开囚牢,回到翠香春楼,一连几天头痛高烧不退,鸨婆急得坐立不安,团团转,自言自语:俺的妈呀,病拆散俺的台,可是白花花银子溜走呀,俺的妈!鸨婆请来郎中不行,又烧香求神拜佛,弄得翠香春楼上下忙忙碌碌。

         鸨婆正在烧香祈祷之际,忽听大门外有人高声叫喊:“治百病,不灵不好勿收费呀!”鸨母命丫环去看究竟。丫环跑步到大门外一看,原来是野医。

         “妈妈,是野郎中,说能治百病,俺把他请来了。”丫环说道。鸨婆回头细细打量行医郎中,英俊年轻,灰色长衣,浓眉小眼,马脸鹰鼻,手提招牌药箱。鸨婆正看倒看,上下打量,怀疑道:“先生这么年轻就能治百病?”郎中笑道:“行医是俺是祖传,远近无人不知晓,试试便知,不灵验不收费,请放心!”

         “是吗?灵验便好,不然打破招牌,勿怪老娘!”郎中见鸨婆说话刻薄尖酸,欲言又止,摇头跟在鸨婆身后。

         “女儿,俺的心肝宝贝,你得病身上,痛在娘心上,娘给你请来郎中,能治百病。”鸨婆人未到声先行,嗲声嗲气,听后令人生鸡皮疙瘩!

        “妈妈,都是女儿不好,害得你老人家操劳,实在不敢当!”黑美人拖着病体慢慢坐起,睁眼大吃一惊,来人正是飞鹰大哥!

        正是:冒充郎中见美人,又惊又喜露笑容。
                  情人相见默无声,心心相印若情浓!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9-9 07: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三回   食色男女

        上回讲到,飞鹰冒充郎中到翠香春楼看望黑美人。

         闲话暂停,且说黑美人隔着蚊帐睁眼一看,大吃一惊,来人正是飞鹰大哥,正欲出口又吞回,害怕露相!飞鹰放下药箱,开始给黑美人看病。飞鹰摇头对鸨婆道:“妈妈,若再延误,生命恐怕难保!俺开几济退热草药,快快去抓,每日三剂,饭后服下。”鸨婆连连称是,如获至宝,命丫环速到药店抓药,转身对郎中作揖道谢,笑道:“先生落脚在哪里?日后俺好拜访答谢。”飞鹰笑道:“俺居无定处,现无去处。”鸨婆道:“先生既无去处,何不俺收拾柴房让先生委屈将就,可乐意否?”飞鹰求之不得,一听鸨婆留宿,立即喜形于色,作揖道:“有劳妈妈了,看病也就方便!”

          入夜,翠香春楼灯火辉煌,大门外,几个青楼女子打扮得花枝招展,她们正在拉客,打情骂俏。大厅内人声鼎沸,嫖客们东张西望,眼睛在妓女身上打转,鸨婆忙得不亦乐乎!飞鹰路过大厅,被一群青楼女围着戏闹,鸨母见状,急解围道:“姑娘们,他是俺请来给黑美人看病的,不要胡闹,不是嫖客!”飞鹰好不容易脫离纠缠,来到黑美人厢房,用几两碎银打发丫环离开。飞鹰见四下无人,正欲说话,忽听厢房外鸨婆在责怪丫环:“养你们这些死丫头有何用,只顾贪玩,无好好侍候美人!”鸨母接着煽了两丫环几个耳光。

          “妈妈,都是俺不好,刚才是俺叫她们在外面侍候的,俺与郎中拉家常!”黑美人见丫环哭啼啼,于心不忍跑了出来。

          “啊!美人居然能下地,俺的妈呀!谢天谢地,新任县太爷正等你啊!俺这几天让人踏破门了!”鸨婆大大咧咧,似乎忘了郎中的存在。

          “妈妈,要不得,俺病未痊愈,改天吧!”黑美人哀求道。

         “美人,你就将就吧,勿打破俺饭碗,县太爷俺得罪不起!行行好,俺的姑奶奶!”黑美人见鸨母低三下四有些不忍,只好点头,忽听有人哈哈大笑:“不要为难美人,让她好好养病!”来人正是南霸天,他拿出十两银甩在鸨婆跟前,继续道:“请小心好好照料美人。”

          正是:翠香春楼话世道,食色男女弄风骚。
                    百姓辛苦几年粮,花猫腐官博一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7-2 07:11
  • 签到天数: 365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3-9-9 08: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欣赏!
    顺致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4 12: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四回   花黄人瘦

         上回讲到,飞鹰正欲与黑美人说话谈心,却被南霸天这只老花猫打断。

         闲话暂停,且说南霸天走后,飞鹰闷闷不乐,觉得不是滋味!他思前想后,决不能再迁就情人在翠香春楼冒险。黑美人见飞鹰大哥沉默不语,已猜几分,于是笑道:“飞鹰大哥,你不必担心俺,县太爷郑楚财虽亡,但新任县太爷郑汉顺更加可恶,罪恶滔天,不可放过!等俺替天行道!”飞鹰沉吟了一下道:“俺是担心你身处险境,俺在山寨日夜担惊受怕,怕出意外,这藏垢纳污地方不是你该留恋的。俗话说,近金赤,近墨黑!”黑美人听后觉得飞鹰语中有话,如针刺痛自己,半晌默不作声。飞鹰见状打趣道:“俺说话该罚,压寨夫人,山寨兄弟们正在等俺喜酒呢!”

        “想得美!”黑美人扑吓一笑,瞪起圆眼,一本正经继续道:“眼下不是时候,俺不忍心百姓受苦,饥寒交迫,恶人无除残害生灵!你安心先回去吧!”飞鹰正欲回话,忽听厢房外有脚步声。飞鹰立即藏在门后,嗖的一声把门打开,偷听者突然扑空倒地,原来是鸨婆在偷听。鸨婆痛得哇哇大叫,骂个不停。

        “妈妈,这么晚还有事吗?”黑美人将鸨母扶起,解围道。

       “好啊,你们暗地里偷腥!怪俺有眼无珠,相信你这贼医,来人,将这贼医绑起来,送官府治罪!”鸨母摸着血淋淋伤疤,越说越来劲,像只母老虎。几条大汉闻声冲进厢房,把飞鹰团团围住,飞鹰来不及反应就被五花大绑。

        “妈妈,别误会!”黑美人大惊,跪地抹泪向鸨婆哭诉。

        “俺的美人,乖女儿,俺在门外已听得一淸二楚,什么压寨夫人呀!原来是龟山贼王!女儿,起来吧!不是俺不讲情面!”鸨母忍痛哭丧着脸,示意大汉们把贼医送县衙。

         正是:无端祸临头,有意惹情愁。
                   夜半声声哀,花黄人儿瘦!
                   蜡烛始成泪,踏步觅计救。
                   晨鸟叽喳喳,心如乱琴奏!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4 12: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五回   毒如蛇蝎

         上回讲到,飞鹰与黑美人谈话被鸨母偷听,飞鹰被五花大绑,大祸临头。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连夜被几条大汉押往衙门囚禁。南霸天知道飞鹰是山贼大王之后,得意忘形,如获至宝,他命牢头好好看管,不得有误,没有他批准不得他人探牢。飞鹰在牢房依然被五花大绑,逃走无计可施。

         第二天大早,黑美人抱病乘轿来到县衙,差役通报县太爷。南霸天急忙出来相迎,故弄玄虚道:“美人,什么风把你吹来,本官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大人,有劳大驾,咋敢当!”黑美人针锋相对,以牙还牙,继续笑道:“俺来看师兄,可否方便?”南霸天故作惊讶,问道:“美人,谁是你师兄?”黑美人道:“昨夜刚被抓来的,实在是误会冤枉!”南霸天笑道:“本官审问便知晓,看在交情份上,俺带你进牢房就是。”黑美人作揖道:“有劳大人,多谢了!”

         牢头带路,黑美人尾随南霸天,一阵咸臭味扑鼻而来,黑美人闭气强忍。牢头开牢门,黑美人一看飞鹰,心如绞痛,怒道:“这是人住的地方吗?他患何罪,还要五花大绑?”南霸天指着牢头,骂道:“狗奴才,快给好汉松绑,好些侍候!”南霸天接着从口袋拿出几两碎银递给牢头,大声道:“快买好酒好肉,为好汉赔礼!”

         正是:美人面前扮清高,实则皮笑肉不笑。
                   反面如仇耍把戏,毒如蛇蝎老花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4 12: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六回   权色交易

          上回讲到,黑美人到囚牢看望飞鹰。

           闲话暂停,且说黑美人在囚牢看了飞鹰之后,心如刀割,夜不能寐,一大早便坐轿来到县衙,看门老头报知县太爷。县太爷命丫环敬茶,自己照了镜子,整了衣衫,出来相迎道:“美人,一大早见本官,有何贵干?”黑美人道:“大人明知故问,什么时候把俺师兄放出来?还有陈客商!”县太爷双目直勾勾看着黑美人,慢吞吞道:“难办,难办啊!那陈客商杀人放火更难啊!不可办!”

          黑美人打开带来的箱子道:“请大人收下,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有劳大人费心打点,以后再重谢!”县太爷看着金光闪闪珠宝,惊讶道:“美人,咋可破费,说一声便可,何必如此重礼!”县太爷沉吟了一下,摇头道:“这个俺不缺,美人若能解俺相思之苦,幸好未报上司,俺想办法放人,包在本官身上。”县太爷见黑美人犹豫未答,拍着胸脯道:“本官说一不二,放心吧,若能成就好事,与俺相好,俺速办!”黑美人婉转笑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大人先放人,俺答应便是!”县太爷听后心花怒放,笑道:“明天你即来领人!”黑美人怕夜长梦多,作揖笑道:“大人,不可食言,明天俺来接师兄。”

         第二天大早,黑美人来到县衙囚牢,飞鹰走出牢门,两人相见含泪,依依不舍作揖道别。黑美人转身正欲上轿,忽见县太爷皮笑肉不笑来到身旁,笑道:“美人多情,让人吃醋!今晚俺在西湖宴请美人,听美人妙曲!”

         正是:权色交易春风笑,知法违法手段高。
                   西湖美景唱不尽,美人舞姿千般娇。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4 12: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七回     美人调包

          上回讲到,黑美人以权色交易救出飞鹰。

          闲话暂停,且说黑美人带老妈子依约来到西湖。县太爷早在游船等候,见黑美人即笑脸相迎,诱人美食热气腾腾。游船离岸缓缓朝湖心而行,清凉晚风习习,游船 灯闪闪,笑声掀风涌浪,涟漪荡漾,一轮弯月挂柳枝,远处传来几声莺歌。黑美人笑脸盈盈,频频向县太爷敬酒。酒过三巡,黑美人舞动长袖,载歌载舞助兴。县太爷两眼迷离,直勾勾瞪着黑美人,仿佛仙女下凡来到身旁,他情不自禁站起来,抱住黑美人,喃喃自语:“仙女真美!”

           黑美人挣脱县太爷,来到船头,拔动古筝,一曲长相思脱口而出:

               思君倚栏夜萧萧,举杯仰空伴月聊。
               忆昔如梦泪千行,与君别后万里遥。
               身在青楼不由己,忍气吞声博客笑。
               人间悲酸弹不尽,泪如泉涌浪滔滔。

           黑美人歌罢,来到县太爷身旁,擦泪强笑道:“大人,来,干杯!早点休息,别累坏身子。”黑美人接着命老妈子到船舱包厢侍候,自己扶着醉醺醺县太爷进了厢房,帮县太爷脱去衣衫,悄悄抽身走出包厢。

           县太爷三更醒来,点灯发现自己赤条条与老妈子睡在一起,顿时大怒,呼唤黑美人,破口大骂船家。

           正是:吻抱老妈声声好,翻云盖雨乐逍遥。
                     美人暗中巧调换,偷鸡不成惹人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7-2 07:11
  • 签到天数: 365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3-10-14 15: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一下子贴出来4个回合,不简单!
    赞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20 13:32 , Processed in 0.08334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