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骆驼铃声

【长篇原创】龟山传奇(民间聊斋) 添加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6 20:47 编辑

第十八回     建功立业

       上回讲到,飞鹰血染龟山后,赤脚大仙设案超度亡灵,重金买通官府,山城落成之际,黑鬼大王又来捣乱!

         闲话暂停,且说山城落成,黑鬼大王不请自来,变成黑巨汉,飞鹰大惊,脸色沧白。天空突然变黑,所有贺客唏嘘,惊慌失措,夺路逃避!赤脚大仙觉得不妙,急进帐蓬看飞鹰。黑鬼大王见有人进来,口吐火龙,顿时帐蓬内变成火海。飞鹰与赤脚大仙两人难敌,觉得不妙,急忙腾空跳出,转眼工夫,帐蓬已成灰烬!随着一声哈哈大笑,黑鬼大王已无影无踪!接着大雨倾盆,天空如洗!贺客个个面如土灰,一场虚惊,抹掉额头冷汗,作揖道别飞鹰和赤脚大仙而回!

         且说,过了几天平静之后,飞鹰又命手下喽啰筑高城墙,重建会客大厅。泥鳅黑美人和飞鹰正在监督工地进展,忽有喽啰报道:“大王,山下大门口有一位自称名叫阿丘,说是你好友,请求见!怎办?”飞鹰沉默片刻之后点头应允。

         阿丘进入山下大门,感叹万分,他一步三叹,悔恨当初一时贪念,离最好的兄弟飞鹰而去,如今落难又来找飞鹰相助,他不敢想象飞鹰会忘却前嫌?阿丘不敢相信眼前变化,巍巍高大城墙,一面巨大黑七星旗随风飘扬,十分醒目!他不知不觉来到飞鹰跟前,跪下求道:“大哥,不,大王,请收留我吧!”飞鹰见阿丘的狼狈像,于心不忍,只好答应。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已两月,城墙加固已毕,飞鹰大量招兵买马。一天中午,飞鹰正在喝茶闲聊,忽有一喽啰进厅报道:“大王,山下有个怪人,手握一面布旗,上面写着‘未卜先知,本号李半仙’,小的觉得奇怪,他不说不问,就在山下门口已转悠三天三夜。”飞鹰听后觉得奇怪,奇才必有奇状,随喽啰看个究竟?
         
             正是:魔鬼捣乱声声哀,雨过天晴飘云 。
                        建功立业壮志怀,毛遂自荐怪才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6 21:57 编辑

第十九回     官逼民反

    上回讲到,黑鬼大王乘机捣乱,贺客有惊无险,山城加固完成,阿丘落难来投,山下来一怪才。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随喽啰下山,远远有一道士模样的人坐在山边草地,双手合十,念念有词。飞鹰悄悄来到这道士身边,这道士闭着目,忽然说道:“来者可是大王,失敬!”随后道士起身作揖。飞鹰作揖回敬道:“请贵仙移步山寨喝茶叙话!”李半仙道:“大王,客气了!”随后,在飞鹰的真诚打动下,收拾行礼跟飞鹰一行人上山。

     且说飞鹰热情招待李半仙,命手下喽啰设宴为李半仙接风洗尘。席间,李半仙头头是道,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寸不烂之舌说得飞鹰相见恨晚,飞鹰连连点头称是!李半仙酒兴正浓,起身道:“本仙愿为阁下效犬马之劳,现官府腐败,民不聊生,正是揭竿而起好时机!”飞鹰喜道:“正合本意!来,干杯!”两人酒杯相碰,酩酊大醉而睡。

      第二天,飞鹰举行隆重行礼,拜李半仙为军师,统领大小事务。飞鹰又命阿丘为教官,训练士兵。山城顿时生气勃勃, 旗飘扬。飞鹰看在眼里,喜上心头,他决心大干一番,救苦救难,为民请命,杀富剂贫!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已过一月有余,飞鹰正与军师议谈,忽有喽啰进厅报道:“山下来了一队官兵,正在拦路抢夺百姓财物。”飞鹰问军师道:“该怎办?”军师答道:“把官兵捉来再说!”

      正是:   官逼民反乃天意,揭竿而起是时机.
                  救苦救难大旗树,兵贵神速计出奇!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回     战旗飘飘

        上回讲到,飞鹰拜李半仙为军师,统领大小事务,任命阿丘为教官,训练兵士,山下发生官兵拦路,抢夺百姓财物。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命喽啰下山围捕官兵,喽啰飞奔下山而去。飞鹰和军师抓紧议谈如何处置官兵,飞鹰对军师道:“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反了!”军师道:“大王,不可操之过急!俺必须先做好一切准备方可,然后见机行事!”正在此时,忽有探子进厅报道:“大王,官兵已拿下,如何处置?”飞鹰用手指道:“先囚于木棚,严加看护!”

          时光飞逝,过了两天,忽有探子慌张进厅报道:“大王,不好了,山下来了大批官兵,扬言要捉拿大王问罪,如不束手就擒,将欲放火烧龟山!”飞鹰听后火冒三丈,急问军师如何是好?军师道:“大王,不要动怒,随我上城墙楼观之!”话音刚落,又有探子报道:“大王,不好了,官兵个个手握家伙,杀气腾腾,在山下大门前叫骂不断!”飞鹰听后忍无可忍,怒发冲冠道:“小的们,给我下山杀敌!”军师急忙阻止道:“大王,万万不可冲动!否则吃大亏!”

          军师和飞鹰急忙登上城墙楼,只见山下人头黑压压一片,旗帜随风飘扬,官兵正在安营扎寨!

         正是:大祸临头战旗飘,迎敌小心不可骄!
                    胜败瞬间兵家事,有备无患欢颜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7 09:00 编辑

第二十一回    逢凶化吉

       上回讲到,拦路抢夺的官兵已被带上山寨拘禁,却引来大批官兵围剿。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听说山下官兵在谩骂自己,大怒,正要发威,却被军师阻止,你道为何?听我慢慢说来。军师语重心长道:“大王,时下不是硬拼斗勇的时候,必须智取,不要操之过急,现在敌强我弱,况且新兵没有实战经验,贸然起兵迎战,会吃大亏,必须先派人打探虚实,然后再做计谋。”飞鹰终于被军师说通,他急切问道:“军师,派谁合适?”军师叹道:“大王,时下人才奇缺,如之奈何?”在一旁的阿丘毛遂自荐道:“军师,我去如何?”军师摇头道:“不行,必须具备能说会道,有三寸不烂之舌工夫的人才可。”飞鹰道:“军师,吾去如何?”军师摇头道:“大王,不可,你乃鲁是山寨之主,万一差池,前功尽弃!”
      
        正在你一言我一句,没有结局之际,忽有喽啰报道:“大王,山下官兵又在讨战,叫骂声四起,实在难听,忍无可忍!怎么办?”飞鹰眼朝军师,欲言又止,军师道:“万万不能鲁莽,必须听我号令,坚守山下大门,传令下去:如私自出战者,立斩不饶!”飞鹰怒道:“军师,这急死人了!”军师默默无语,屈指暗算,接着道:“大王,如今之计,只有吾亲自前往。”在一旁的阿丘道:“军师,吾陪你前往如何?”军师道:“也可,阿丘,你去准备一担金银,一同下山。”
      
        且说军师扮成商人模样,阿丘化装成挑夫,绕小路悄悄下山,未遇官兵阻拦。军师一面走路,一面打听官兵领头是谁。得知领头的是县太爷的小舅子,此人是个贪婪小人,正合军师之意。军师来到官兵大营,笑着拿十两银子打赏看门官兵,看门官兵拿着银子笑成米字,个个眉飞色舞,又得知是县太爷的老相识,便带路指引,像哈巴狗一般,点头哈腰。

        正是:钱银好使路路通,逢凶化吉忙匆匆。
                   知己知彼百战胜,军师此举万人颂。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4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7 09:38 编辑

第二十二回    风云莫测

        上回讲到,兵临城下,危机四伏之际,军师挺身而出,亲自和阿丘下山。

         闲话暂停,且说军师用钱打点看门官兵,骗称与县太爷是老相识,是老朋友。看门官兵见钱眼开,像哈巴狗一般,把军师带进军营帐篷,找到官兵头目郑有勇。看门官兵见了统领,急忙报道:“报告,外面有商人说有要事求见。”统领郑有勇正要说不见,军师已跨进帐篷内,小心翼翼自我介绍道:“吾乃是县太爷老相识,路过贵处前来讨茶打扰!”郑有勇头都没抬便道:“有屁便放,非常时期,俺军务繁忙!”军师急忙点头作揖道:“俺是带礼物前来孝敬你老人家的,同时慰劳慰劳贵官兵。”郑有勇听说有礼物,抬起头来,细细打量军师,然后使眼色用手势让手下退下。
        
        军师慢慢打开礼箱,金光闪闪元宝立即展现眼前,郑有勇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金银,顿时傻了眼,张口说不出话,惊呆之后,一双浓眉顿时变成一横,麻脸堆起鸡皮,似笑非笑,露出龇牙咧齿。军师见状,急忙打破瞬间寂静,笑道:“军老爷,这箱是给你的,这箱是慰劳官兵的,不过,我是受托山大王之托的......”未等军师说完,郑有勇只听到“山大王”三个字,立即变脸,反面如仇,大声喝道:“吩咐左右,给我绑了,把这个奸细绑了。”军师大惊,急忙堆起笑脸道:“军爷,误会,误会!吾乃是商人,并非草寇,是受人之托,莫气,别伤身子!”

        官兵正要动手绑架军师,阿丘嗖的一声,拿起扁担,怒目圆睁,大声喝道:“谁敢动手,拿命来!”军师急中生智道:“何必动怒,有话好说,军爷怀疑吾是奸细,理所应当,切不可动武!”郑有勇万万没有想到身后杀出“程咬金”,惊呆之后,觉得好汉不能吃眼前亏,用手示意官兵退下,断断续续道:“失礼,失礼!息怒,息怒!”郑有勇见用硬的不行,便用软的,转口道:“你们非法拘禁官兵,是违法的, 赶快放回,饶你们不死。”军师上前打圆场道:“是,是!军爷说的极是!看在吾与县太爷老相识的面上,吾回去赶快叫山大王放人,可否?”

       郑有勇火气暂消,觉得这商人说得有理,自己既得财,有可邀功得赏,这岂不是两全其美,不动干戈,不费吹灰之力,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岂不快哉!于是道:“好吧,看在你们跟县太爷的面上,你们回去,把被扣留的官兵放了,俺便退兵!”

       军师和阿丘立即跨出帐篷,正要抹掉头上冷汗,天空突然黑压压,乱云翻滚,狂风大作,身后突然有人大声喝道:“走不得,不得走,不能走!”军师和阿丘大惊,转头见是一黑不溜秋巨汉。
   
       正是:冷汗未抹险又来,前途渺茫实难猜。
                 重陷虎穴谁能料?风云莫测鬼怀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7 09:48 编辑

第二十三回  军师被擒

       上回讲到军师与官兵统领郑有勇斗智斗勇,阿丘临危不惧。

        闲话暂停,且说军师庆幸自己大功告成,刚跨出官兵大营,万万没想到黑鬼大王挡住去路,军师和阿丘都大吃一惊,不知如何应付。阿丘正要与黑鬼大王对抗,但只有两个回合,就被黑鬼大王刮掉一只耳朵。黑鬼大王大声骂道:“你这反骨仔,贼胆真大,敢与飞鹰联合起来与我对抗,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自不量力!留下记号,反省反省,暂留狗命!”军师被吓得魂不附体,顿时倒在地上不停发抖。

       官兵统领郑有勇在帐篷内听到外面有叫骂声,急忙跑出来,见到此情景,强颜装笑道:“多亏好汉帮助,不然...”没等郑有勇说完,黑鬼大王毫不领情道:“军爷,你连这两个小子是奸细都认不出来,告诉你,他们是山贼王派来的奸细!”郑有勇点头哈腰道:“教训得好,俺有眼无珠,吩咐左右,把这两个奸细绑了。”郑有勇要再道谢时,黑鬼大王转身变成一缕黑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且说飞鹰在山寨大厅,来回踏着方步,左等右等,坐立不安。像热锅的蚂蚁,点灯时分,仍不见军师和阿丘的影子。不祥的预感,立即浮现眼前,不能再等了,急忙与泥鳅黑美人商议,黑美人道:“何不请来赤脚大仙出出主意。”飞鹰点头,黑美人朝经山古寺飞奔而去。
     
       黑美人走后,飞鹰如坐针毯,像十五脚吊桶,七上八下。忽有喽啰跑进大厅报道:“大王,山下发现官兵带着家伙,举着火把。”飞鹰大声骂道:“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这么小的事也来烦我,加强防备就是。”飞鹰走出大厅,忽见赤脚大仙和黑美人匆匆而来,他喜出望外,顿时烦恼已抛九霄云外。

       赤脚大仙跨进大厅,服侍喽啰送来热茶,赤脚大仙喝了一口,沉吟片刻之后,叹道:“如今之计只有冒险,才能救出军师。”飞鹰道:“大仙,请教如何救之?”赤脚大仙道:“大王,你调集喽啰与官兵正面打斗,然后你趁乱杀出一条血路去劫囚牢,我去请神龟搬救兵,以防万一。”飞鹰点头连连称是,送走赤脚大仙后,立即击鼓鸣锣,动员喽啰准备迎战。

       正是:锣鼓震天战旗飘,战士出征威武傲。
                 血流成河神鬼嚎,火光四起冲云霄。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回    军师获救

      上回讲到,军师和阿丘遭遇黑鬼大王堵截,陷身囹圄,飞鹰大惊设法营救。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依照赤脚大仙之谋,佯装正面进攻官兵,锣鼓喧天,打乱官兵阵脚。飞鹰立马飞刀,官兵头颅如切菜一般,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飞鹰杀出一条血路之后,直奔官兵大营,寻找囚禁军师的牢棚。正在这时,天空突然变黑,雷声震天,黑云压压,飞鹰大惊,知道不妙。瞬间空中跳下一个巨汉,挡住飞鹰去路,狂笑道:“你这个反骨仔,往哪里逃,拿命来!”随着一声巨啸,黑巨汉手提长棒,向飞鹰劈来,飞鹰急忙逃避并举刀相迎。只见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双方斗了几十个回合仍不见胜负,都喘着粗气,精疲力竭,在一旁抹汗暂停。

      忽然天空霹雳一声,随着闪电跳下一巨型怪兽,声如洪钟,飞鹰大喜,原来是神龟。飞鹰见救兵已到,立即追杀黑鬼大王,黑鬼大王见势不妙,虚打了几个回合之后,立即化作一缕黑烟,袅袅升空,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飞鹰杀性大作,转马朝官兵军营喊杀,只见官兵血肉横飞,丢盔弃甲,唯恐头颅不保,乱成一团,喊爹叫娘,慌忙逃窜。飞鹰忽见一统领骑骏马逃窜,前去堵截,不一会将他生擒。

      官兵大败,飞鹰大获全胜,救出军师和阿丘。军师认出生擒的人是官兵统领郑有勇,两人相见分外眼红。飞鹰命喽啰把所获财物搬回山寨,把官兵尸体就地掩埋,自己和军师押着官兵统领郑有勇回归山城,一路谈笑风生。

      正是:得胜回营扬眉聊,欢喜若狂锣鼓闹。
                论功行赏凯歌奏,举杯庆祝仰空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五回    欢天喜地

      上回讲到,飞鹰战胜黑鬼大王和官兵,生擒官兵统领郑有勇,救出军师。

       闲话暂停,且说飞鹰得胜,和军师一路谈笑风生,回到山寨,与军师商议,为扩大影响,做好招兵买马,准备揭竿而起,论功行赏之后,决定庆祝七天,同时请来民间潮剧团做大戏。
         
       山顶山下 旗飘扬,锣鼓喧天,龟山一片热气腾腾。四乡六里,闻讯而来,一睹风采。做小生意者纷至沓来,江湖浪子也来凑热闹,顿时经山古寺香客盈门,信男信女络绎不绝,车水马龙。看伍形算命弄魔术,设滩摆点,人声叫卖声合成交响曲,热闹非凡!通宵达旦,灯火辉煌,好似银河星星坠落人间,让人流连忘返。好戏更是连场爆满,人头涌涌掌声迭起,潮剧霸王别姬,鸿门宴,十面埋伏,武松打虎,陈世美,秦香莲,桃花姐过渡,场场掌声四起,喝 震天。

       且说官兵大败,残兵败将在官衙内叫苦连天,惨不忍睹。县太爷孙世才被上司责骂,限他十天内围剿破敌,不然乌纱帽就不保,他在县衙内大发雷霆责骂手下无能,尽是废物。他如猴咬断绳,内外交困,坐立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孙世才喝退左右,愁眉苦脸与师爷密谋对策。正在这时,忽有黑衣探子来报:“报告孙大人,飞鹰山贼在龟山山寨举行七天庆祝。”孙世才听后如坐针毡,咬牙切齿,与师爷通宵达旦对策拍板,夜不能寐。

       正是:欢天喜地忙匆匆,锣鼓喧天乐融融。
                 残兵败将声哀哀,一喜一悲两不同。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回    毛遂自荐

       上回讲到飞鹰得胜,庆祝七天,县太爷孙世才被上司责骂,限他十日内围剿龟山山贼。

       闲话暂停,且说县太爷孙四才得知飞鹰在龟山敲锣打鼓,庆祝七天,咬牙切齿,与师爷通宵达旦密谋。师爷献计道:“太爷大人,何不将计就计,用重礼派个能说会道之人,前往柳岗山寨求援,招安黑鬼大王。”孙世才答道:“此计甚妙,但我们是官,黑鬼大王是贼,此路若不成,岂不是被人当成笑料乎!”师爷叹道:“如今按我们之力,无法与山贼飞鹰抗衡!如今我有三计,分上中下。请太爷定夺!”师爷低头作揖,面向县太爷。孙世才急问:“哪三计?快呈递上来!”

       孙世才看了师爷的三计之后,大喜,笑道:“古人云,士不见三日,刮目相待,三计都妙,但我选中头计,用重金收买黑鬼大王,让他们自相残杀,我不费吹灰之力,坐山观虎斗,岂不快哉!”

       孙世才大喜过后,脸色突然转阴,抓头挠腮,急问师爷道:“派谁做说客方可?”师爷被孙世才这一问,默不作声,哑口无言。他实在找不到适合人选,如今县衙之人,都是裙带关系,都是无能之辈,别说做说客,就是斗大的字也不识几个,说客必须靠三寸不烂之舌方可,师爷摇头如同摇风铃。实在想找不出人选,如今只有自己毛遂自荐,他叹道:“太爷大人,吾愿前往试之。”孙世才转愁为喜,赞叹道:“还是师爷好,大难临头,毛遂自荐,堪赞!赞!此计若成,赏金百两!”

       次日,天刚蒙蒙亮,师爷扮成商人模样,,用两个挑夫各挑一担礼物,踏着朝露,向柳岗山寨而去。

       正是:大难临头鸟各飞,毛遂自荐往身推。
                 师爷义胆受人敬,成功与否心灰灰。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7 10:17 编辑

第二十七回    半路遇贼

      上回讲到,大难临头时刻,师爷挺身而出,毛遂自荐,前往柳岗山寨招安。

      闲话暂停,且说师爷扮成商人模样,叫两个挑夫挑了两担沉甸甸礼物,迎晨雾,踏朝露,心事重重,匆匆向柳岗山寨而去。

     且说, 师爷小时候,家道中落,曾流浪做过乞丐,因此周围城乡道路比较熟悉。为避开山贼拦路抢劫,他命挑夫抄小道而行,眼见晌午已过,日已西斜,师爷焦急万分,催促挑夫快赶路。挑夫挥汗如雨,叫嚷道:“已经够快了,担子又重,还要快什么?怎么快?”两挑夫气喘吁吁,干脆停下来休息。师爷更加焦急,猛然醒悟,不是重赏之下就有勇夫吗?于是对两挑夫劝道:“若能赶快到达目的地,赏金十两!”两挑夫一听有赏金,即时忘记劳累,向柳岗山寨大步像飞。可是刚到一片芭蕉园,半路却杀出程咬金。突然跳出两条大汉,挥刀挡住去路,大声吼道:“留下买路钱!”师爷被惊得魂不附体,这下遭了,自言自语:天要灭我呀?两黑大汉齐声嚎道:“留下买路钱,不然小命难保。”话音刚落,两把大刀叉在师爷脖子上,师爷被惊得脚丝鬼软软,哆嗦作揖道:“小的明白,小的明白,两位好汉,刀下留情。”接着师爷又灵机一动,继续道:“我是来给大王拜寿的,不信你看我们还挑两担礼物。”两大汉顿时傻了眼,心想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得自家人。两大汉佯装听不明白,继续盘问道:“穷鬼,别骗俺,给谁拜寿送礼?”师爷毕竟已是老江湖,装作老实人,堆着笑脸道:“给你们大王啊,不信你带我们前往不就知道了吗?”接着师爷急从衣袋里抽出信函,求道:“请两位好汉看看。”一黑大汉道:“俺斗大的字也看不懂,何用!”师爷继续堆着笑脸,连声道是。另一大汉道:“不管真假,跟俺上山。”师爷急忙称可以。

      师爷暗暗高兴,转惊为喜,幸好是碰到柳岗山寨喽啰,要不然......他不敢想象。师爷暗自庆幸,省得减少麻烦自我介绍,便可进山寨。师爷打着如意算盘,真快,远远望去,山寨隐隐就在眼前,师爷为讨好两个黑大汉,笑道:“两位好汉带路辛苦,大王一定有赏。”一黑汉怒道:“别来这一套,俺见多了,别啰嗦,赶快赶路!”师爷抹着汗,连连称是。转眼已到柳岗山寨大门,一黑汉道:“你们在这里站着等,俺去通报大王一声,这是我们的山规。”师爷顺从称是,和两个挑夫站在一旁等待。

      且说黑大汉来到聚义厅,跪下抱拳道:“大王,有客说要给你拜寿,是否把他们带进来?”黑鬼大王怒道:“拜什么寿,俺生日还有几个月,分明是奸细,你们被他骗了,把他绑来见我。”黑汉低首称是。奔跑来到山寨门,把师爷数落了一番,怒骂道:“俺差点被你这个奸细骗了,害了,左右,把他们绑了。于是押着师爷和两个挑夫一同到聚义厅。

      正是:大路遇贼愁眉急,自投罗网辩无益。
                是祸是福谁能料?竹篮打水空欢喜!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7 10:26 编辑

第二十八回    官匪勾结

       上回讲到,师爷半路遇贼,幸好是柳冈山寨喽啰,要不然命将休也!

       闲话暂停,转入正题,且说师爷遇险,谎称说给黑大王拜寿,来到柳岗山寨,花言巧语不攻自破。两个在路上碰到的黑大汉报告黑大王时得知拜寿是假,非常生气,把师爷痛骂了一顿,然后五花大绑,押送到聚义厅给黑大王发落。

       且说黑鬼大王坐在虎皮交椅上,怒容满面,见师爷已押进来,挥手往长桌一拍,怒道:“何方妖人?胆敢欺骗本王,抬起头来。”师爷被吓得浑身颤抖,哆嗦道:“大王,大王,误会,误会!”黑鬼大王没等师爷说完,继续道:“你这个妖人,胆大包天,居然跟本王唱对台戏,行骗到山寨来,快报上名来,不然小命难保!”
      
       师爷环顾四周,眼睛滴溜溜转,壮起胆子道:“大王,真的误会了,吾乃是受县太爷孙世才之托,挑了两担礼物,真的是来孝敬你老人家的,不信你打开礼箱便知。”黑鬼大王命左右打开礼箱了,突然惊呆了,白的银光灿灿,黄的金光闪闪。这是不是真的?好像横财从天上掉下来的。黑鬼大王抓起一条黄鱼,咬了一口,然后呵呵大笑道:“左右,快给这位客人松绑!”黑鬼大王接着竖起大拇指对师爷道:“哎呀,得罪,得罪!你们县衙真的有钱,好气派!一定是有求于本王?快说吧!本王历来最讲江湖义气,无功不受禄,要本王做何事?有何交易?”

       师爷喝了一口香茶,沉吟片刻,然后作揖道:“久闻大王威名,只恨无缘相见,今日失敬,失敬!在下是县衙师爷,受县太爷孙世才之托,先向你老人家问安,吾家老爷要与大王合作破敌,借兵围剿飞鹰山贼,以安民心,若得胜,报朝廷封官,不知大王意下如何?”黑鬼大王答道:“谁喜欢你们鸟官,本王现在逍遥自在。只是那飞鹰与老子有仇,是黑心叛逆者,以前是本王的手下,你们不说我也要报仇雪恨!”师爷笑道:“大王,那就对路了,咱们是同条船,齐心协力。”黑鬼大王喝了一口香茶,心想:何不再敲他一笔钱财,于是接着道:“你们别高兴得太早,本王是有条件的!若要本王出兵,必须答应本王的条件,必须供应大量粮草。”师爷连连点头,弯着三节腰道:“小的回去立即报告县太爷照办,粮草之事,理所当然,一定效劳!”

       黑鬼大王暗自欢喜,对师爷道:“如若按你所说,本王一定履行誓约,请师爷放心,现天色已晚,就在本王山寨暂宿。”师爷连连点头,作揖道:“那就打扰大王了,过意不去。”接着黑鬼大王又命服侍喽啰安排酒席,为师爷接风洗尘,压压惊。

      正是:额头冷汗已抹掉,官匪勾结对杯聊。
                东倒西歪见恨晚,醉梦浮云春风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7 11:15 编辑

第二十九回    师爷软禁

       上回讲到,师爷用金钱行贿黑鬼大王,达成协约,官匪对杯笑!

       闲话暂停,且说黑鬼大王热情宴请师爷,在聚义厅举杯为师爷接风洗尘。黑鬼大王举杯站起,笑道:“此杯先敬师爷大人,压压惊,干杯吧!”师爷受宠若惊,应付道:“大王,小的多谢!请,请,干!”随着一声口哨,古筝和乐,七个轻盈美女飘然而至,霓裳 衣,飞眼含情,轻歌曼舞,飘飘若仙,师爷被戏弄得神魂颠倒,喝得酩酊大醉,在席中醉倒。黑鬼大王命两个美女扶师爷进雅阁休息,好些侍候。

      两美女把师爷扶进雅阁,帮他解衣。师爷倒床就睡,睡梦中好似与两位娇艳欲滴美女欢娱,云雨交欢,仙游半空。半夜时分,师爷胸口顿觉重压,气喘吁吁,惊醒而坐,热汗满头,身边有两美女和自己睡在一起,这是真的吗?难道是做梦?

      师爷起身穿衣,把灯点亮,叫醒两位美女。两美女擦着眼睛,抱怨道:“干吗?三更半夜,吵什么?累死人呀!”师爷问道:“你们是何人,怎么与俺睡在一块?”两美女齐声道:“咱俩是奉大王之命,来服侍官爷的,不好吗?”师爷欲言又止,灯光下,两赤身裸体美少女揭被而起,盘坐如莲,笑容可掬。师爷细细端详,两美女脸蛋儿若桃花,身子雪白如兔,滑溜溜,美艳绝色,此时,师爷顿觉身体苏软,花香扑鼻而来,面对两含情脉脉美女,他实在按捺不住了,扑通一声投身抱紧两美女,狂吻起来,左亲右抱,长舌尖疯狂舔食两美少女乳峰,如痴似狂,时而翻江倒海,时而游龙戏凤,欲欲升天,真是销魂一刻值千金,千金难买一销魂啊!师爷沉醉在长夜欢乐中。

       忽听晨鸟欢歌,柔阳穿窗,日上三竿,师爷从被窝慢条斯理爬起来,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缓缓穿衣。窗外阳光普照,鸟语花香,好似世外桃源!师爷迈出雅阁,猛吸新鲜空气,活动筋骨。忽然有两喽啰挡住师爷去路,喽啰道:“官太爷,请止步,勿乱走,小的是奉大王之命,看管侍候大人,请见谅!”师爷听后,如遇迷雾,傻呆呆站着,如断头苍蝇,不知所向,张口自语,难道俺被软禁?于是对喽啰道:“吾要见你们大王,讨个说法?”

      两个喽啰听后捂着肚皮,哈哈大笑,指着师爷道:“大傻瓜,亏你这把年纪,被人卖了还不知,你简直是送肉上刀砧,不过,大王已把挑夫放了,前去取赎金!”师爷听后如雷贯耳,金星乱坠,顿时天旋地转,晕倒在草地上!

       正是:春梦一场静悄悄,销魂升天夜萧萧。
                  出阁迈步挡去路,顿惊地转即晕倒!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07: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7 11:48 编辑

第三十回    押运赎金

       上回讲到,师爷当晚留宿柳岗山寨,黑鬼大王利用美色,对师爷实施软禁。

       闲话暂停,且说师爷知道自己已被软禁,顿时晕倒在草地上。看守喽啰大惊,急忙报知黑鬼大王。黑鬼大王生怕肥肉在口中滑走,急命喽啰请来郎中把脉,郎中对黑鬼大王道:“大王,这位客官是受刺激昏晕,现已脱离危险,休息几天就没事。”

       且说县太爷当晚,左等右等不见师爷回来,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正在焦急万分之时,忽见两挑夫慌张张走进客厅,脸色铁青,上气不接下气道:“大人,不好了,师爷被扣留,山大王命我们前来取赎金,要伍万两。”县太爷听后耳朵嗡嗡作响,呆坐椅子上一言不发,半天说不出话。挑夫见状道:“大人,小的工钱呢?”孙世才听后似懂非懂,苦笑道:“什么工钱,还要工钱么?”挑夫道:“大人,我们一家还在等米下锅!还有师爷要不要救?赶快准备伍万两吧!”县太爷若梦初醒,师爷的头就这么值钱?是的,县太爷离不开师爷!他急忙把工钱交还给挑夫,并叮嘱道:“你们明天一定要来帮忙!我去找钱。”

       县太爷整夜翻来覆去不能入睡,天未亮就起床,在屋内迈方步,心急如焚,师爷遇难,上司限他十天破敌,真是福无双全,祸不单行!他长吁短叹,身边连个得力助手都无,都是酒囊饭袋,当下只有赶快准备赎金,钱在哪?他陷入迷惘中!师爷忽听身后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挑夫,挑夫道:“大人,赎金准备好了吗?”孙世才答道:“你们真早,钱还未着落!正在想办法!”孙世才忽然眼睛一亮,为今之计,只有忍痛刮爱,打几个老婆私房钱主意!他转身进内屋,召集几个老婆开紧急家庭会议,几位老婆一听要她们的私房钱,立即都愁眉苦睑,拿出私房钱如刮自己的肉,哭哭啼啼!孙世才怒道:“吵死人啦!吾若乌纱帽飞了,看你们怎办?”孙世才几个老婆无可奈何,只好拿出私房钱,凑齐伍万两。孙世才望着金银首饰,又在苦思,叫谁去?正在无计可施时,忽有探子进厅报道:“大人,现龟山山贼正忙于搞庆祝,正好出其不意伏击,别错过时机!”

     孙世才见探子,喜出望外,计上心头,这不是最好人选吗?于是如获至宝,笑道:“黑风老弟,你来得正好,先帮我做件最要紧的事再说吧!”黑风道:“大人,何事,这般急?”孙世才含泪道:“师爷被柳岗山寨山贼软禁,如今火烧眉毛,命你和两挑夫一同押送赎金救师爷!”黑风作揖道:“听从大人吩咐!”孙世才命立即起程,千叮咛万嘱咐要小心行事!

       正是:押送赎金即起程,满口心慌叮咛声。
                  此去渺茫谁能料?点香跪拜求顺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13: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8 08:00 编辑

第三十一回    英雄相惜

       上回讲到县太爷孙世才逼迫几个老婆拿出私房钱凑齐五万两银子,用手下探子和两个挑夫带赎金及礼物去救师爷。

       闲话暂停,且说孙世才在万般无奈之下,利用探子前往柳岗山寨搭救师爷,总觉得眼角皮乱跳,放心不下,他只能长叹摇头,千叮咛万嘱咐,吩咐要要特别小心行事,见风使舵,黑风作揖道:“大人,请放心,小的一定完成任务。”于是探子和挑夫立即起程。一路顺利,来到柳岗山寨被看门喽啰挡在大门口。看门喽啰道:“你们在这里稍候,待小的前去禀报大王。”

       看门喽啰飞快跑进聚义厅,跪下报道:“大王,官府带赎金已到,咋办?”黑鬼大王道:“传他们进见。”官兵探子和两挑夫带着赎金礼物进了聚义厅。黑风作揖道:“大王,小的是受县太爷孙世才之托,前来拜见你老人家,请你按江湖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人。”黑鬼大王本要发怒,细细打量这小子,为何胆子这般大。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于是转怒为笑道:“兄弟,就依你所说吧,请问江湖别号。”黑风作揖答道:“小的混迹江湖不久,众人戏称俺黑风。”黑鬼大王立即从虎皮椅子起身,肃然起敬,笑道:“你莫非是来去无踪的黑风么?”探子道:“正是,承蒙大王抬爱。”黑鬼大王走下台阶,手拉着探子手臂,拍着探子肩膀道:“黑风兄弟,久闻英名,只是无缘相见,今日幸会!”
  
       黑鬼大王转身道:“吩咐左右,今晚宴请黑风兄弟,为黑风接风洗尘。”接着又吩咐喽啰献茶,好像相见恨晚。黑风听后又惊又喜,害怕耽误正事,一边喝茶一边思索,愁眉不展。黑鬼大王看在眼里,笑道:“黑风兄弟,请你放心,你若担心误事,请挑夫和师爷先回去交命,你我兄弟一醉方休!”黑风受宠若惊,顺水推舟,作揖笑道:“有劳大王了,相见不如从命,”大王听后呵呵大笑:“爽快,左右,把师爷放了。”接着堆起笑脸与黑风对立而坐,美女献茶。不一会酒肉已齐备,黑鬼大王与黑风滔滔不绝话江湖。不一会儿,酒肉齐备,两人频频举杯,相敬如宾!

       正是:英雄相惜语滔滔,举杯相碰乐淘淘。
                 相见恨晚千杯少,古筝伴奏声声高。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13: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二回    黑风救母

      上回讲到,探子黑风完成使命,救出师爷,黑鬼大王宴请黑风。
   
      闲话暂停,且说黑鬼大王为黑风接风洗尘,两人说话甚是投机,无话不谈,一边喝酒一边聊江湖奇闻。黑风眼见天色已晚,起身作揖道:“大王,承蒙不弃,热情招待,俺家还有八十老母,得赶快去侍候,免得老人家担忧,就此告辞。”黑鬼大王道:“黑风兄弟,今晚在此留宿吧!是不是俺怠慢你了?”黑风解释道:“大王,否也,俺是担心老母,别无他意。”黑鬼大王见劝也无益,于是笑道:“如不嫌弃,俺第二把交椅等着兄弟,如何?”黑风答道:“岂敢!多谢大王厚爱,小的无功不敢受禄,有缘一定能在一起!”黑鬼大王依依不舍,笑道:“既如此,俺备薄礼相送兄弟,管家,给俺拿来一百两银子。”黑风见推辞不得只好接受,千恩万谢,作揖道别黑鬼大王,飞奔赶路回家。

      第二天一早,黑风到县衙交差,见县太爷已在客厅迈着方步。黑风作揖道:“大人,小的特来交差,还有什么吩咐?”孙世才见是探子,怒道:“昨晚为何不与师爷一同回来?怕是有玄机吧?”黑风见县太爷不高兴,于是解释道:“只因黑鬼大王宴请小的,小的推辞不得,只因贪杯,便耽误了。”孙世才沉吟了一下,酸溜溜道:“你们又不认识,为何厚敬你,对你这般热情?怕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黑风见辩也无益,于是默不作声。正在这时,师爷悄悄进来,他已在外面听到一清二楚,解围道:“大人,如今不是争吵时候,请不要说谁是谁非,如今时间紧逼,时不我待,为今这计,必须尽快想办法。黑鬼已背信弃义,眼下不知如何是好?”孙世才怒道:“一听这个狗杂种,俺一定要将这个黑鬼五马分尸,方解心头之恨!”师爷道:“大人,生气无益,只会气坏自己身体,如今只有让黑风前去打探龟山山贼动静,俺先拟一道求救文书,将实情向上司禀报,方能解燃眉之急。”孙世才点头道:“如今也只能如此了,硬着头皮行事,别无他计。”

       黑风领命,辞别县太爷和师爷,立即起程,一路闷闷不乐,思绪万千,他想:该不该继续为县太爷卖命?忽然有一大汉挡住去路,黑风吓了一跳,却是邻居阿牛。阿牛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道:“黑大哥,不好了,你母亲下地不小心折断了手骨,你得赶快回家救人。”黑风半信半疑道:“阿牛,你是不是跟俺开玩笑吧?母亲早上还好好的,是怎么了?”阿牛摇头道:“黑大哥,俺哪有时间跟你开玩笑!”黑风是村里有名的孝子,只因为生计,无奈在外奔波,他顿时流泪满面,心急如焚,顾不得多想,和阿牛一同奔跑回家。

       正是:闻娘遇险阔步迈,是真是假无需猜。
                 心急如焚影匆匆,天不作美声哀哀。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13: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8 08:18 编辑

第三十三回     恍然大悟

     上回讲到,黑鬼大王对黑风相敬如宾,有意拉黑风入伙落草,于是派探子跟踪,黑风回家心切蒙在鼓里。

      闲话暂停,且说黑风在前往龟山路上突遇邻居阿牛,得知老母有险,急忙掉头跑回家。黑风来到家里见母亲躺卧在床,正在痛苦呻吟,黑风心急如焚,痛在自己心上,责怪自己没有好好照顾老母,黑风含泪问道:“娘亲,您怎么这般不小心,都是我不孝。”黑风老母忍痛道:“儿啊,你早晨走后,俺发现好像有贼进屋,于是不小心跌倒!害儿耽误正事!”黑风正欲背母亲求医,忽听小巷有行医叫唤:“专治疑难杂症,手折脚骨断,治百病。”黑风跨出屋,见是个陌生游医,于是作揖道:“在下有礼,请老先生给俺娘瞧瞧!”游医随黑风进屋,见老太太痛苦呻吟,摸一下老人手臂,惊叹道:“俺现无带治骨折草药,这位大哥只能背你娘到俺家方可,赶紧吧!”游医连连摇头作态。

       黑风心乱如麻,没多想背起老娘跟在游医后面疾走,挥汗如雨。黑风问游医道:“老先生,你家为何哪么远?”游医答道:“快了,勿急!就在眼前。”又走一个时辰,黑风很不耐烦,皱眉道:“这么远,老先生,走错路了吧!”游医用手指着,沉默不语。黑风抬头一看,怒道:“那不是柳岗山寨吗?”游医答道:“正是,俺家就住山寨,专门为兄弟们诊病!”黑风一听火冒三丈,放下老娘,指手画脚大声道:“原来你是在耍弄俺!”黑风正欲动手,只见游医彬彬有礼,作揖道:“黑风兄弟,请原谅,小医没有骗你,大王因赏识你,命俺跟踪你,得知你的住居后,谁知你娘叫唤抓贼,后跌倒在地,俺逃嫌,后来听说骨折,俺会医骨折,俺在村等候!”

     黑风听后沉默一下,摇头道:“错怪老先生了,抱歉!”之后,游医争背黑风老母亲,来到山寨大门,喽啰飞报黑鬼大王。黑鬼大王闻迅出来相迎,如获至宝!黑风只顾背母亲,似乎忘掉黑鬼大王的存在。

      正是:救母忧愁心焦焦,脚下飞跑路遥遥。
                恍然大悟已太迟,错对定局随风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13: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驼铃声 于 2013-8-18 09:54 编辑

第三十四回    祸国殃民

       上回讲到,黑风救母心切,被游医骗上柳岗山寨。

       闲话暂停,且说黑风背母上柳岗山寨的消息,很快传到县太爷孙世才的耳朵,他听后大惊失色,冷汗直流,急忙命差役传令师爷到县衙商议。师爷急匆匆来到县衙,见县太爷坐立不安,在大厅迈着方步,师爷作揖道:“大人,有何要事?这般急?”孙世才答道:“坏了,坏了,这下坏了,黑风这小子被黑鬼骗上贼船落寇!如之奈何?”师爷摸着头叹气道:“大人,急也没用,如今只能修书一封,派黑风以前的朋友前往打探消息。

       孙世才沉默不语,半天说不出话,他长呼短叹,自言自语:天要灭吾也!他连连摇头道:“罪孽!只能如此,有劳师爷代写一封劝告信,给黑风这小子吧!”师爷立即行动,写好书信,用十两银子收买黑风的朋友阿九,并吩咐如何应付山贼,命阿九赶快前往柳岗山寨。

       师爷送走阿九,回县衙汇报孙世才,见孙世才仍闷闷不乐,瘫在椅上一动不动,两手抱头。师爷作揖道:“大人,已派阿九前往柳岗山寨了。”孙世才似乎没有听到,半天才点点头道:“坏了,现已无钱可花!俗话说,未行军要先行粮草,如之奈何?难道要等死么?师爷你有办法否?”师爷沉吟了一下,无可奈何,慢条斯理叹道:“大人,办法不是没有,只是可行不可行。”未等师爷说完,孙世才听说有办法,突然眼睛一亮,像捡到一根救命稻草,迫不及待道:“师爷,有何办法快说,俺心里焦急啊!”师爷道:“别急,待吾慢慢想,只是此计伤天害理!”师爷喝了一口茶,继续道:“大人,石井岩寺院,现富得流油,香客功德钱听说现在大量存放在地下仓库,如今大人是否有胆量去取?”孙世才听后倒吸一口冷气,有些失望,叹道:“师爷,如何去取?”师爷答道:“大人,难道要坐以待毙吗?”接着师爷跟县太爷耳语:“以县衙丢失金银为借口,说盗贼就藏在石井岩!发兵捉贼!天经地义!”孙世才不知所措,叹道:“兵在哪里?没钱军令难行!”师爷答道:“大人,你真糊涂,现且以口头应纳,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县太爷孙世才听了师爷一席话,似乎懂得了很多,他高兴得像小孩一样,跳了起来,竖起拇指笑道:“师爷,还是你行!还是你有办法!不愧是吾肚里的爬虫啊!”

       正是:落难凤凰变山鸡,丧尽天良费心机。
                 祸国殃民腐官僚,官逼民反揭竿起。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13: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五回   贼喊捉贼

       上回讲到,师爷给县太爷生出毒计,以县衙丢失钱财为借口,发兵石井岩。

       闲话暂停,且说孙世才三更时分,命伙夫埋锅做饭,召集兵勇两百多人进行训话。吃完早饭之后,孙世才自己亲自挂帅出征,委任师爷为军师,秘密领兵悄悄向石井岩进发。孙世才和师爷各骑赤马,官兵们尾随跑步,踏着朝露,迎着烈阳,累了一天,眼见太阳已下山,天色已黑,孙世才只好命官兵在山边安营扎寨。军士个个累得叫苦连天,吃完晚饭后倒头就睡,鼾声与原野百虫声,瞬间合奏成春梦曲。

       日上三竿,周围的农民早已在田间干活。师爷早已起床,在县太爷的帐篷外来回走动,想叫醒县太爷,又害怕打扰被责骂。孙世才像死猪一样鼾睡做着美梦,在朦胧中听到帐篷外好像有人在说:“太爷醒了吗?”原来师爷等得不耐烦了,正在询问守门官兵。孙世才在床上翻动着身子,哎哟,哎哟,忍着周身酸痛,无可奈何缓缓起床,伸着懒腰,手捶后背。师爷听到帐篷内有动静,立即冲进去,作揖道:“大人,可安好?我们下一步该咋办?”孙世才道:“师爷为何这般早?吵死人了,吾还未洗脸,莫急!”师爷只好叹气摇头,命守门官兵端来洗漱水。

       忽有探子带来一个像猴一样的野和尚,探子慌里慌张跑进帐篷,报道:“大人,小的已了解到藏宝地方,您盘问这和尚便知。”孙世才一听,精神立即抖擞,兴高采烈,吩咐师爷给探子重金嘉奖,记下功劳。

       孙世才和师爷即时合谋,生下毒计,决定重金收买野和尚,放他回去寺院以做里应外合。孙世才于是对野和尚进行软硬兼施,笑道:“师傅,你若能助一臂之力,包你今后衣食无忧,赏金百两,若不配合,决不轻饶,把你宰了。”这野和尚本是饿晕在石井岩寺院前,长老见他无依无靠,留在寺院打杂。这时他听了县太爷说有重金奖赏,于是连连答应:“听从县太爷安排,明晚三更,举火为号,小的打开寺门。”

       正是:里应外合毒计生,三更半夜悄无声。
                  贼喊捉贼火把举,愤怒和尚铁骨铮。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13: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六回   血染寺院

      上回讲到,探子捉来一野和尚,县太爷软硬兼施,重金相许收买,里应外合,举火为号!

       闲话暂停,且说第二天吃完晚饭,孙世才传令全部官兵集中做出发前训话,举着火把朝石井岩进发。官兵到达石井岩刚好半夜,石井岩寺一片寂静,忽见寺内有一火把闪了三下,孙世才命一官兵也跟着闪三下回应,寺门即时敞开,官兵举着火把潮水般涌入寺院。两佰多官一手举火把,一手执大刀,同声呼喊捉贼,口号叫破夜空。

       寺院内两佰多名和尚在睡梦中惊醒,长老智空慌恐万分起床出来看个究竞,见-群如狼似虎,穷凶极恶官兵,哆嗦问道:“官爷,究竞发生什么事?三更半夜要干啥?”孙世才道:“老和尚,还装模作样,快把贼人及贼赃交出来,不然性命难保!”长老智空听后如雷霹雳,呆若木鸡,半天说不出话!正在这时,寺院和尚慌里慌张,纷纷攘攘来到跟前,目睹一切,个个咬牙切齿!孙世才高声道:“师傅们,给俺听着,俺是本县太爷,县衙丢失官银,追踪至此,发现贼人逃在寺院内,快交出来,不然你等性命难保!”和尚们听后如雷封顶,怒不可遏!个个握紧拳头,这分明强盗!

    孙世才见状,无可奈何,他哆嗦着嘴角,高声吼道:“给俺搜,若有贼赃,决不轻饶!”孙世才早已胸有成竹,只装腔作势,威吓和尚,急使眼色。过了一会儿,官兵跑来报道:“大人,发现贼赃!咋办?”孙世才对和尚们冷笑道:“原来你们勾结贼寇,给俺看好这伙秃驴,待俺去核实!”县太爷话音刚落,官兵把和尚们团团围住。长老智空面对贼兵,叫破喉咙!众和尚磨拳擦掌,骚动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从暗藏室拉出两车金银,孙世才大声冷笑道:“官兵们,给俺把这帮贼秃驴宰了!”孙世才话音刚落,寺院顿时乱成一团,杀声四起,头颅落地,鲜血溅飞!

     正是:罪恶累累难掩盖,鬼神哀哀仇恨怀。
               可怜和尚鼓里埋,血染寺院却为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13: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七回    为财亡命

     上回讲到,官兵从石井岩寺搜出大量金银,足足装满两车,县太爷把这莫须有罪名栽赃寺院和尚,杀人灭口。

      闲话暂停,且说孙世才与师爷密谋后,为掩盖罪恶,命官兵杀人灭口,顿时寺院大乱,官兵对手无寸铁实施血腥屠杀,和尚们那是官兵对手,不一会儿寺院变成人间地狱,尸横遍地,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和尚借着黑夜,四处逃命!

     孙世才和师爷押着两车金银快速逃走,刚走不远,回头一看,石井岩寺已燃起熊熊大火,烈火烧红了半边天!孙世才心神慌乱,突然跌落马背。师爷大惊,慌张下马,命官兵拿来火把,见县太爷不省人事。师爷急忙给孙世才把脉,叹道:“幸甚!还未断气!快扶太爷上马,赶路要紧!”县太爷刚扶上马背,突然有一马飞奔而过,吓得师爷发抖哆嗦,眼角皮抖颤乱跳,像惊弓之鸟,乱喊道:“快保护太爷,快保护马车!”师爷冷汗直流,原来是一场虚惊!师爷抹掉额头冷汗,叮嘱官兵要提高警惕,继续快速赶路。

      话分两头,且说龟山经山古寺,赤脚大仙刚吃完午饭,正要午休,忽然跑进来一个血迹斑斑和尚,进寺门便昏倒在地,赤脚大仙被这突如其来惊呆了,半天才认出是以前救过的小和尚,急忙端来杯水让和尚喝。赤脚大仙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慢慢说!”小和尚气喘吁吁,一五一十向赤脚大仙诉说,泪如雨下,请求赤脚大仙想办法营救!赤脚大仙听后即时顿地腾空,到龟山山城请飞鹰协助解救石井岩和尚,飞鹰立即点拔人马随后,自己和赤脚大仙腾空踏云向石井岩寺飞去!

    飞鹰和赤脚大仙 刚飞半个时辰,忽见远处有一队官兵迎面而来。飞鹰和赤脚大仙降下云朵,飘下着地,挡住官兵,核实查问,被问的官兵却气急败坏,骂道:“短命仔,胆大包天,敢挡官爷执行公务,找死!”飞鹰忍无可忍,从身上抽出飞刀,瞪了被问官兵一眼,刀落人头飞,连杀五人。飞鹰杀红了眼,此时,官兵们见状弃车落荒而逃!飞鹰正要追杀,却被赤脚大仙阻止。飞鹰检查车辆,大吃一惊,全部是金银。

       正是:金银害人哀哀诉,钱财乃是身外物!
                 人间为何都姓贪?生死亡命走老路!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8-16 03:07 , Processed in 0.08713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