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回复: 4

岔路口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3-6 16:44
  • 签到天数: 13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7-10-17 10: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写了一个剧本,希望大家斧正:
         《岔路口》的故事梗概:
          凌霄声是二十多年前本市出名的企业家,却因为当官的人和黑社会相互勾结,对他进行陷害,使他和他的家人被迫离开中国。因为是逃命的关系,所以,他和妻子不得不在岔路口放弃孩子。孩子一个人在凌霄声的叮嘱之下,要装笨,所以就回到了原来的城市,结果被孩子一直都是认为仇人的武方远所救,并且改了名字叫武小轩,和武方远等人成为了一家人。
        武小轩在装笨中长大,相当于是很多生活中的旁观者,没有了激情,却冷眼旁观地看着所发生的一切,很快就成人。和同学彭佳卉开始了恋爱;却并不知道彭佳卉就是逼得他几乎家破人亡的彭家雨的女儿。彭家雨知道自己没有好下场,所以让女儿彭佳卉出国以留学的名义在国外,不再回来,同时转移着家产。武小轩因为多疑,而且没有安全感,所以,在彭佳卉离开之后,和一个又一个女人谈着恋爱。后来,和他的同学同时追求着副省长的女儿,并和副省长的女儿结了婚。这个时候,他知道,副省长就是彭佳卉父亲彭家雨的保护伞。犹豫之下,想要报复彭家雨和副省长,却又不想让妻子失望。
        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却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被他的同学张扬知道,张扬获得了证据,进行实名举报。很快,副省长和彭家雨等人被逮捕,被判刑入狱。这个时候,武小轩才告诉副省长,张扬是他的儿子,这是副省长的报应。同时,凌霄声夫妇回来寻找儿子,很长时间都没有结果。武小轩并不想和父母相认,因为他的养父母武方远夫妇只有他一个儿子。而武方远夫妇则告诉了凌霄声,武小轩就是他们的儿子凌晨。
        武小轩(凌晨)再一次面临着选择。又一次来到了岔路口。因为童年的记忆,和他自己的经历,所以,他多疑,而且总是怀疑着别人对他不利。还有,他没有安全感,总是有着眼中的危机感,这个时候,是和妻子离婚?还是和父母相认?
    正文
    第一集         岔路口

    1、日   外      马路上
        茫茫的山野,在山野中间,有一条公路。
        第一台车的车轮在快速转动着,镜头有稍微抬起,可以看到是轿车轮廓。
        另一台车的车轮快速转动着,镜头稍微抬起,可以看到是一台商务车。
        镜头相互交换着。
    2、日   内    轿车车内
        四个人坐在车内。张开开着车,而凌霄声一脸紧张害怕相交织的神情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不时回头看着;而后座位上坐着是高灵敏,高灵敏的怀里抱着一个八九岁的凌晨,她的脸色煞白,也是不时回头地看着,同时不断地安慰着怀里的凌晨。
        凌霄声:他们还追着?
        高灵敏:他们还在追着。
        回头看了一下,同时,用手轻轻抚慰着凌晨。
        凌晨则是有些很镇静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好奇地打量着窗外。
        镜头从车内出来,逐渐的可以看到整个车子,这是一台很脏的轿车,正在快速奔驰的轿车。
    3、日   内    商务车车内
        萧山开着商务车,车内坐着七八个人。而一脸凶恶之相的武方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断地催促着萧山;车前面放着大哥大。
        武方远:你开快一点,再快一点,就快追上了。
        萧山:我知道,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
        镜头从车内掠出来,可以看到商务车也是泥泞不堪。
    4、日    外    马路上
        轿车的车轮不断的转动着。
        商务车的车轮也是不断地转动着。
    5、日     内     轿车车内
        张开依旧开着车,凌霄声不断地回头张望,而高灵敏依旧抱着凌晨;车前面放着大哥大。
        张开:他们跟的真紧。
        凌霄声:他们是想要我们的命。
        张开:没办法,形式比人强。
        高灵敏:这也不是办法。(手不自觉地搂了一下凌晨)我们出事就出事了,可是晨晨怎么办?
        凌霄声(叹口气,看了凌晨一眼):没有办法。
        张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凌霄声:我也知道。
        张开:这样会拖累孩子的。
        凌霄声:我知道。他们这是想要斩草除根。
        张开:找个机会,把孩子放下,让孩子离开我们。
        高灵敏:不行。
        凌霄声(想了一下):好。
        高灵敏:我说不行。
        凌霄声:如果你不想孩子死,就必须这样做。(对张开)找一个机会。
        张开:好。
        凌霄声:高灵敏,如果你不想孩子跟我们死,就必须放下孩子。
        高灵敏:他只有八岁,应该怎么活?
        凌霄声:跟着我们肯定是活不了的;如果是他自己走,很有可能会活着。
        张开:嫂子,跟着你们,很有可能就是死路一条的。而他自己走,虽然是小,却有可能会活下去,而且活下去的机会很大。
        高灵敏:可是,他太小了。
        凌霄声:正因为小,他才有可能会活着。
        张开:凌晨是小,很有可能的是没有人会注意到他。而跟在我们身边,因为我们的目标太大,很有可能会死掉的。
        凌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张开很震惊地看着凌晨。凌霄声和高灵敏也看着凌晨。
    6、日    内    卧室
        胡来德和杨美凤正躺在床上交谈。
        胡来德:这样来往,你迟早会被你的丈夫发现的。
        杨美凤:他能发现才怪。
        胡来德:什么意思?
        杨美凤:他现在在帮助他的朋友,怎么可能会有功夫在意我?
        胡来德:帮助他的朋友?
        杨美凤:就是那个凌霄声。
    7.日   外     马路上
        轿车的车轮在快速转动着;商务车的车轮也在快速转动着。
        轿车的车速依旧,而商务车的车速有着缓慢的迹象。
    8、日    内     商务车内
        萧山一阵手忙脚乱,武方远冷冷地看着轿车的远去,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武方远:怎么回事?
        萧山:车没油了。
        武方远:临走的时候,你就不知道加满油?
        萧山:我也想加满,可是时间来不及了。你太着急了。
        武方远:这是我的错?
        萧山:是我的错。
    9、日     内     轿车内
        张开和凌霄声、高灵敏等人正在交谈。
        张开:凌晨真的很聪明,就连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句话也知道?
        凌霄声:他就是太聪明,所以我才会很担心的。
        张开:聪明不好吗?
        凌霄声:如果在我们的羽翼下生活,他的聪明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他必须是靠自己而生活,这个聪明就很有可能会成为他生命之中的弱点。
        张开:我还是没有听懂。
        凌霄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你应该懂得。
        张开:我知道了。(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凌晨)我觉得你的担心有道理。
        凌霄声(回头对凌晨很严肃地说):记住,凌晨,你是笨蛋。以后,你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显示着你的聪明。
        凌晨:我知道了,爸。
        凌霄声:还有,你没有亲人。如果是去亲戚那里,就很容易暴露的。
        凌晨:奶奶家也不可能去?
        凌霄声(脸上现出了痛苦的表情):奶奶家更危险。谁的家都不能去。
        高灵敏(回头看了眼):他们不见了?
    10、日    外    马路上
        轿车的影子,快速地消逝而去。
        商务车的速度越来越慢。
    11、日    内    商务车内
        萧山继续开着车,武方远依旧脸色冷漠着,重重地捶了一下手。
        武方远:让他们跑了。(对萧山)哪里有加油站?
        萧山:前面不远的地方。
    12、日    外    马路上
        商务车外,可以看到商务车内。
        武方远:都下车,快点,耽误事饶不了你们。
        说着,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其余的人,也先后下了车。
        龚菊成:大哥,就不追他们了?
        武方远:你想追?
        龚菊成:是老板让我们追的。
        武方远:你拿老板来压我?
        龚菊成:我不是那个意思。
        武方远(看着轿车的方向)你自己追。
        龚菊成:我自己?
        武方远:你告诉告诉我,我现在也想追,可我们用什么追?靠两条腿追?(指了一下周围)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告诉我,我们拿什么追?(冷冷地看着其余的人)动作快点。
        说着,伸手推着车。
        其余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推着车。而龚菊成看看武方远,又看看萧山;看看前方的公路,又看看后面的公路,才开始推着车。
        武方远看来龚菊成一眼,一脸的冷漠。
    13、日    内   卧室
        胡来德依旧躺在床上,而杨美凤则穿戴整齐地看着胡来德。
        杨美凤(吻了一下胡来德,深情款款地):我走了。
        转身离开,走路两步,又回头看看。
        胡来德挥挥手。
        杨美凤推门而出,胡来德一直看着杨美凤,直到杨美凤关上了门;胡来德连忙起来,来到门口,听了一下,杨美凤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连忙回来,到了床边,手立即伸向了床头的电话,迅速地安动着号码,然后把电话靠在耳边。
        胡来德一直都没有再说话,直到电话连通的声音传出来。
    14、日    内     窗边
        公安局长办公室。
        姜明极正站在窗边,听到了电话的声音,不慌不忙地过去拿起了电话。
        姜明极:你好。
    15、日    内    卧室
        胡来德:你不知道张开是凌霄声的朋友?
    16、日   内   窗边
        姜明极:张开?
    17、日    内    卧室
        胡来德:对。
    18、日    内   窗边
        姜明极:我不可能会知道凌霄声的每一个朋友的。
    19、日   内   卧室
        胡来德:你是干什么吃的?你知不知道这是你捅的篓子?你知不知道这是一件大事情?我们本来是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的。可是,现在,却漏了一个张开。
    20、日    内    窗边
        姜明极:领导,这是我的的错。
    21、日    内    卧室
        胡来德:我不想听你说错误。算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让彭家雨接手。
    22、日    内    窗边
        姜明极:一直都是彭老板负责的。
    23、日     内     卧室
        胡来德:彭家雨?我不是让你负责的吗?
    24、日   内    窗边
        姜明极:彭老板一直都没有允许我们插手。
    25、日    内  卧室
        胡来德:我不是让你处理吗?如果他彭家雨能够处理,我还会吩咐你吗?
    26、日    内    窗边
        姜明极:可是,你一直都让我听彭老板的。
    27、日    内    卧室
        胡来德: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算了,我来处理。啊,对了,你以你是一个警察的出身来看看,这件事情还有什么地方有漏洞?
    28、日    内   窗边
        姜明极:彭老板用他的人,本身就是一个漏洞。这个漏洞很大,根本就没有办法来补的。
    29、日    内   卧室
        胡来德:就真的一点没有办法?
    30、日    内    窗边
        姜明极:除非是我们出手。我们公安机关可以名正言顺,还有老百姓进行配合我们的行动。
    31、日   内    卧室
        胡来德:你们已经发出了通缉令了?
    32、日   内    窗边
        姜明极:发出了,只是没有行动。否则,凌霄声是不可能会逃出去的。
    33、日    内    卧室
        胡来德:这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马上下达命令,我找彭家雨。
    34、 日    外    马路上
        车轮在快速转动着。镜头上移,可以看到张开在开车。
    35、日   内     轿车内   
        张开和凌霄声、高灵敏等人正在交谈。
        凌霄声(扭过头来):他们没有追上来。
        高灵敏:他们放弃了?
        张开:他们是不可能会放弃的。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张开拿起了大哥大,开始接听。
        张开:你好。我是张开。······我知道了。  
        脸色难看地放下了大哥大。
        凌霄声:怎么了?
        张开:警察出动了。
        凌霄声:他们知道这个大哥大的号码?
        张开:我告诉他们,在紧急情况下,就联系你的大哥大。
        凌霄声:这是怎么一回事?
        张开:我判断,很有可能的是因为彭家雨并没有抓住我们的原因。
        凌霄声:有没有可能是姜明极下的命令?
        张开:姜明极管不着彭家雨的,是彭家雨上面有人。从一开始,姜明极就想利用警察的力量来抓你们的;可是,彭家雨更想折磨你们,让你们把钱吐出来,还要不得好死,还要斩草除根的。凌晨就没有可能会侥幸地活着。如果是姜明极,他还没有残忍到这种程度。
        高灵敏:难道中国就没有法律了?
        张开: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要整你们的人,他们的权利太大,你们没有反抗的机会。
        凌霄声:我们有性命活着再说。
        张开:不错。他们是为了不让你们有申辩的机会,才会这样对付你们的。
        凌霄声:我只是一个正常的买卖人而已。却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
        张开:我也没有想到。
        凌晨:叔叔,你不是警察吗?
        张开: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并没有多少作用的小人物而已。
        凌霄声:如果你张叔叔不是警察,我们可能都死了。好在你张叔是警察,他事先得到了消息,我们才会侥幸活着。
        张开:他们事情做得太过分了。
        凌霄声:找一个路口,把凌晨放下去。
        高灵敏下意识地搂紧了凌晨。
        张开:好。
        高灵敏:不行。
        凌霄声:我也舍不得孩子。可是,跟着我们,很有可能会死的。
        高灵敏:不。
        凌霄声:我们的目标太大,跟我们在一起,他们是不可能放过我们的。你想看着孩子死?
        高灵敏:不。
        张开:嫂子,你还是听他的。
        高灵敏:好吧。
        伸手掏出一张银行卡放进凌晨的口袋里。
        凌晨看着高灵敏。
        高灵敏(低声):密码是六个六。
    36、日      外      公安局大院
        警察陆陆续续地上车,警车呼啸着,陆陆续续地开出去。
        而姜明极正站在窗前,看着警车奔驰而去。
    37、日      外      马路上
        龚菊成和武方远等人推着商务车,萧山开着车,在路上走着。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萧山拿起了手机开始接听,武方远看了一下萧山,而龚菊成紧紧地盯着萧山。
    38、日    内     岔路口
        张开继续开车,凌霄声坐在副驾驶上;而高灵敏和凌晨在后面坐着,高灵敏紧紧地抱着凌晨。
        凌霄声:停车。
        张开减速,开到道边停下车来。
        凌霄声:就这里吧。
        高灵敏:就这里?
        凌霄声:就这里。
        张开:这是一个岔路口。
        凌霄声:我知道是一个岔路口。
        张开: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想了一下)你想要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同时,回头看了一下凌晨。
        凌霄声:对。
        高灵敏:就这样把他放下?
    39、日    外      马路上
        龚菊成和武方远等人依旧推着商务车继续前进。
        萧山(从商务车里面伸出头来,对龚菊成):龚菊成,你的电话。
        武方远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寒色,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示。
        龚菊成看了武方远一眼,才走了过去,从萧山手里接过大哥大。
        龚菊成:谁?
    40、日   内     办公室
        这是一间简陋的办公室,只是有些不配套的是桌子和椅子,显得豪华了很多。
        彭家雨斜斜地坐在了老板椅里面,懒散地拿着电话,脸上却没有任何的高兴的迹象。
        彭家雨:好个屁?你是怎么做事情的?
    41、日    外    马路上
        龚菊成(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武方远,才小心翼翼地低声说):车没油了。
    42、日   内    办公室
        彭家雨:没油?怎么会那么巧?你确定武方远没有搞鬼?
    43、日   外    马路上
        龚菊成:真的没有搞鬼,他现在是很想要钱的,比我们上心多了。因为这钱等着救命,他老婆还在医院。
    44、日   内    办公室
        彭家雨(想了一下):这事情等回来再说。你把大哥大给武方远。
    45、日   外   马路上
        龚菊成(把手机递给武方远):武哥,你的电话。
    46、日   外    岔路口
        张开、凌霄声、凌晨、高灵敏等人下了车;而高灵敏的怀里依旧抱着凌晨。
        凌霄声:放下。
        高灵敏抱紧了孩子。
        凌霄声:放下。
        高灵敏:我······我舍不得。
        凌霄声:我也舍不得。但是,和我们在一起,很容易就被别人斩草除根。你不想看到孩子和我们一起死吧?
        高灵敏:好。
        依依不舍地放下凌晨。
        凌霄声(蹲下身子,对凌晨):儿子,记住,你很笨的。还有,你躲起来,等到后面的车过去,你再出来。
        凌晨:我到哪里?
        凌霄声:你愿意到哪里?
        凌晨:我不知道。
        凌霄声:我也不知道,这以后,我和你妈妈都不可能会在你身边的。所以,一切都必须是靠你自己。
        凌晨:好。
        高灵敏(蹲了下来):你要活着,好好地活着。
        凌晨(懂事地):你放心吧,妈妈。
        高灵敏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下来。
        凌晨(抹着高灵敏的眼泪):妈妈不哭。
        高灵敏再也忍不住,抱住凌晨,大声哭了起来。
    47、日    外     马路上
        龚菊成、萧山等人看着武方远接过大哥大。
        武方远:老板。
    48、日   内    办公室
        彭家雨:我不想听到你解释。记住,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如果你杀了凌霄声他们一家人,我就会付钱,你的老婆就可以活着;否则,你就不可能会拿到钱救你老婆的。
    49、日    外   马路上
        武方远并没有言语,这是脸色不好看地收起了大哥大。
        萧山:武哥,前面就是加油站。
        武方远:你说什么?
        眼睛就像是喷火一样,看着萧山。
        萧山惊惧地看着武方远,而龚菊成等人都看着武方远。
    50、日   外    岔路口   
        张开看看后面的路,不时地看着凌霄声和高灵敏,几次欲言又止之后,还是忍不住叹口气。
        张开:上车,快走吧,否则就来不及了。
        凌霄声:走。
        说着,就想拉起高灵敏。
        高灵敏:让我再看一眼他。
        凌霄声:我们不能再耽误下去,否则会连累张开的。
        高灵敏: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51、日    内     办公室
        彭家雨正在看着办公室,双脚搁在桌子上。
        彭家雨(自言自语):这里就是太简陋了。
        就在这时,大哥大的铃声响起;他看了一下,有些懒洋洋地伸手拿起了大哥大开始接听。
        彭家雨:谁啊,不知道老子现在······
        胡来德(大哥大里面传出来不客气的声音):你是谁的老子?
        彭家雨:啊?胡哥?(不自觉地把脚收了起来)胡哥,我不知道是你老人家。
        胡来德:你到我这里来,注意一点,不要让别人看到。
        彭家雨:好。
        胡来德:你应该知道我在什么地方?
        彭家雨:老地方?
    52、日     外    马路上
        轿车的车轮滚滚而动。
    53、日   外    轿车内
        张开开着车,而凌霄声和高灵敏坐在后面;凌霄声伸手搂着高灵敏;而高灵敏不断流着眼泪,回头看着凌晨。
    54、日    外      岔路口
        凌晨看着轿车奔驰出去,才看了一下周围,然后就向旁边的侧面的高处走去。
    55、日    内    轿车内
        高灵敏(依旧看着):他这是要做什么?
        凌霄声(回头看了一下):他想躲起来。(对高灵敏)你不要看了。
        高灵敏:我不放心。
        凌霄声:现在无论你放不放心,都是无能为力的。
        张开:你们还是想着你们自己吧。如果你们活着,而凌晨受点苦,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高灵敏:这不是你的孩子,你当然可以这么说了。
        凌霄声:你胡说什么?(对张开)对不起,张开。
        张开:你不用道歉的,我理解嫂子的感受;如果有可能,我会尽量照顾他的。
        高灵敏:我们还能见到凌晨?
        凌霄声:一定会见到的。
        张开:不可能会总是阴天的,总是会有晴天的。
        高灵敏:什么时候会有晴天?
        凌霄声:不要这样。
        高灵敏:你是应该警察,可是,对这件事情还是无能为力的。像这样的事情,你都是无能为力,让我们这些平民怎么办?你们警察不是保护老百姓平安的吗?可是,现在,你们警察却要抓着我们这些没有犯罪的人;而且是钩织罪名,还要把我们的财产抢夺而去。
        张开:这是我们警察的耻辱。
        凌霄声:如果没有你,我们就连活着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56、日    外     加油站
        萧山坐在驾驶室上,而武方远上了车。
        武方远:都快点,都加完了油了,你们还要磨蹭什么?
        龚菊成等人都上了车。
        萧山立即启动商务车,商务车马上离开加油站。
    57、日    内     轿车内
        轿车向前驶去,车内张开、凌霄声、高灵敏等三人正在交谈。
        张开:这件事情我发现不对头,想要扭转这里面的局面。可是,却发现这是一个针对你们的阴谋;虽然我大小也是一个官,可是却无法扭转这个局面。所以,就立即通知你们,因为这是三方面同时行动的结果。
        凌霄声:同时行动?
        张开:我们警察是负责构陷的,就是负责给你们按一个罪名的;可是,我们警察不可能会说了算的。
        凌霄声:你们警察没有说了算?换句话说,这件事情并不是你们警察的行为,只是你们警察不得不听从命令而已。
        张开:对。
        高灵敏:你也不知道是谁做的?
        张开:我的级别不够,只是知道是上面的命令而已。
        凌霄声:还有什么?
        张开:还有,这件事情有彭家雨的影子。
        凌霄声:彭家雨?他就是一个黑社会头子。
        张开: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他出面解决的。
        凌霄声:政府官员和黑社会相勾结?
        张开:每一个黑社会的身后都有政府官员的影子,否则,黑社会就不可能会存在那么久的。
        高灵敏:如果没有政府官员做影子,他们就很有可能会被消灭?
        张开:警察可不是吃醋的。
    58、日     外     岔路口旁边的高地
        凌晨小心翼翼地向外看着。
    59、日    外    马路上
        轿车的车轮快速转动着。
    60、日   外    马路上
        商务车的车轮快速转动着。
    61、日    内    商务车内
        萧山依旧开着车,武方远坐在副驾驶上;龚菊成等人坐在车内。
        武方远:都给我瞪起眼睛,看着。
    62、日     内    轿车内
        张开依旧开着车,凌霄声和高灵敏依旧坐在后座上。
        凌霄声:我们这是去哪里?
        张开:你们去国外。
        高灵敏:国外?
        张开:我们警察插手了,这件事情就完全变了味道。
        凌霄声:我还是不懂。
        张开:现在,我们公安局对你们进行通缉,你觉得能够跑到哪里去?
        高灵敏:坐火车。
        凌霄声:坐火车很容易就会成为瓮中之鳖的。
        张开:即使坐飞机,他们也会很容易就抓住你们的。而且,你们也没有可能会有机会坐飞机的。
        凌霄声:没有机会?
        张开:层层布控,就没有脱逃的可能。
        凌霄声:那我们就只有等死了?
        张开:还有一条路。
        凌霄声:什么路?
        张开:偷渡。
        凌霄声:偷渡?
        张开:偷渡。他们没有想到你们会偷渡的。
        凌霄声:好,我听你的。
    63、日    外    岔路口旁边的高地
        凌晨依旧看着前方,可是他的脸色有些不耐烦了。
    64、日     内    轿车内
        张开依旧开着车,凌霄声和高灵敏依旧坐在后座上。
        高灵敏:先偷渡到哪里?
        张开:他们只能是先送你们到韩国。
        凌霄声:我们到了韩国再想办法。(看着张开)你就不要回去了,和我们一起走吧。
        张开:我去哪里?韩国?
        凌霄声:对。
        张开: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不会被他们发现的。还有,我的家在那里,孩子也在那里的。我离不开那里。
        凌霄声:我觉得很有可能的是你并没有侥幸的可能。他们不可能会不加以追究的。
        张开:我知道。但是,我和你们的关系是很隐秘的,不太可能会被发觉的。
        凌霄声:这没有侥幸的可能。我只是一个正当的商人,就被他们任意地剥夺了我所有的财产,何况是你?
        张开:你放心吧,我没有问题的,他们是不可能会知道我们自己的关系的。
        凌霄声:你真的没有问题?他们罗织罪名是很容易的。
    65、日   外     岔路口旁边的高地
        凌晨忍耐不住,从躲藏的地方爬起来,走了出来,来到了岔路口,看了一下方向;恋恋不舍的目光中,看着轿车离开的方向。然后,又看看来路的方向,随后就迈步向来路的方向走去。
    66、日     内    轿车内
        张开依旧开着车,凌霄声和高灵敏依旧坐在后座上。
        高灵敏:不知道现在凌晨怎么样了。
        凌霄声:你应该想到的是,我们到了韩国,怎么离开。到了美国,或者是其它国家,我们应该怎么生存下去。
        张开:一定会活下去的。
        凌霄声:世上无难事只怕肯登攀。
        张开:对。
    67、日   内     商务车内
        萧山开车,武方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龚菊成等人坐在后面,都向外张看着。
        这时,武方远看到从路边从对面而来的凌晨,他的眼睛不自觉地跳动了一下,又看了一下,旋即不动声色。
        龚菊成:这是谁?
        萧山:好像是凌霄声的儿子。
        武方远:你开好你的车。
        龚菊成:我觉得也是。
        武方远:你们还不如说是我的儿子可信。
        龚菊成不服气地看着武方远。
        武方远:你不服气?我问你,现在凌霄声是到了穷途末路?
        龚菊成:没有。
        武方远:那他有没有扔下儿子的道理?
        龚菊成:没有。啊,不错,他是不可能扔下儿子。如果是没有地方可去,也不太可能会扔下他自己的孩子的。
        萧山:为什么?
        龚菊成:这么小的孩子,谁放心?
        武方远:你说的不错。这个孩子太小了,做父母的是没有任何理由放弃的;尤其是现在做父母的更不可能会放弃孩子而独自逃跑的。
    68、日    内    轿车内
        张开依旧开着车,凌霄声和高灵敏依旧坐在后座上。
        凌霄声回头看着,看着四周。
        高灵敏:你看什么?
        凌霄声:真是不想离开中国的。
        高灵敏:我也不想离开。
        张开: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也明白你们的心思。但是,你们只是暂时地离开。
        高灵敏:暂时地离开?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张开:暂时不可能会回来的。
        高灵敏:还有可能会回来吗?
        凌霄声:我们是很有可能会回不来的。
        张开:怎么可能?
        凌霄声:如果中国一直都是这样的形式,是没有可能会回来的。即使是回来了,我们也必须改变名字,而且也不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否则就很有可能会被他们抓起来的。
        张开:中国一定不会永远都是这样的。
        凌霄声:难说。
        张开:你对中国没有信心?
        凌霄声:不是我没有信心,而是现在谁都不可能会有没有足够的信心。
        高灵敏:我们只是买卖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想对我们下手。
        张开:这是极个别的现象。
        凌霄声:如果不是个别现象,是普通现象,中国还能待下去吗?说实话,中国即使是现在的治安,也比象征着自由的美国人好多了,更不要说那些欧美国家的治安了。他们看上去像是治安很好,其实都乱成一团。
        张开(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凌霄声:我是一个商人。
        张开:这和你是不是商人有什么关系吗?
        凌霄声:商人,并不是只看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的;否则,即使是有着再好的东西,也没有多少用处的。
        张开:看外面需要什么?
        凌霄声:对。只有睁开眼睛看着整个世界,看看别人需要什么,我们制造什么,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张开:看来世界上的成功就没有任何的侥幸。
    69、日    外     马路边上
        凌晨看着远去的商务车,“呸”了一声,拳头握紧了。
    70、日    内     雅间
        姜明极和胡来德二人坐着,每个人的面前放着茶碗;旁边的服务员忙碌着。
        胡来德:你出去,我们自己来。
        服务员:好的先生。
        转身出去。
        姜明极(打量着着周围):这里的环境真不错。
        胡来德:很雅静。
        拿起茶壶,替姜明极斟上茶。
        姜明极(惶恐地伸手):书记,我来。
        胡来德:我们很难得抽出时间,也很难得地坐在一起。还有,你对茶的了解,不可能会有我多的。还是我来吧。
        姜明极:是。
        胡来德有条不紊地替姜明极斟上茶,然后又给自己斟上茶;放下茶壶,端起茶杯,饮了一口,闭着眼睛,细细回味着,然后睁开眼睛,点点头。
        胡来德:好茶。
        姜明极按照胡来德的样子,学了一遍,最后睁开眼睛,却并没有点头。
        胡来德:这茶怎么样?
        姜明极:我还是喝不出来这茶的好坏。
        胡来德:你很不错,没有糊弄我。
        姜明极:我真的不会品茶。
        胡来德:你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和很多人都喝过茶,很多人都知道我喜欢茶,所以,他们也为了讨我的喜欢,就用很多好听的话来夸耀着这茶。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茶只是普通的种类而已。(看着姜明极)就冲这一点,那也是值得我信任的。
        姜明极:谢谢。
        胡来德:我今天让你过来,就是想要知道,我们有没有可能会抓住凌霄声夫妇。
        姜明极:我也不知道。
        胡来德:你也不知道?
        姜明极:这件事情充满了不定性。
        胡来德:说下去。
        姜明极:如果从一开始我们就插手,而不是彭家雨他们插手,很有可能的是,凭着凌霄声夫妇对警察的信心,他们会被我们一举成擒的。
        胡来德:那不是有张开吗?他很有可能会破坏我们的计划的。
        姜明极:张开这个时候并不重要。
        胡来德:继续说,为什么张开并不重要?
        姜明极:张开本身就是警察,对我们警察是很有信心的。可是,却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这些人会趁机让他们进来就出不去了。
        胡来德:你的意思是说,一旦抓到了凌霄声夫妇,张开就无能为力?
        姜明极:不错。张开是制度之内,没有任何的办法可想的。可是,彭家雨的插手,使他开始怀疑,也使事情变得不可控制。
    71、日    内     商务车
        萧山开着车,来到了岔路口;车里的武方远看着;而龚菊成等人左右看着,寻找着什么。
        武方远:停车。
        萧山:好。
        商务车靠边停了下来。
        武方远打开车门,跳下车,龚菊成等人相互看着,随后,龚菊成下了车。
    72、日    外     岔路口
        武方远看着几个方向。
        龚菊成走了过来。
        龚菊成:武哥,怎么了?
        其他几个人也先后下了车。
        武方远: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龚菊成看着各个方向。
        萧山想了一下,才下了车,到了武方远的身边。
        武方远:这里都通往什么地方的路?
        萧山(指了一下):这是通往海边的路。(又指了一下另外一个方向)这是往下一个城市走的。
        武方远:小县城?
        萧山:是的。(再指了一下第三个方向)这里是往农村走的路。
        武方远(好像是自言自语,也好像是说给龚菊成和萧山听的):他们会往哪里走?(看着大海的方向)是不是很有可能往大海的方向走?
        龚菊成:我觉得不可能的,武哥。
        武方远:为什么不可能?
        龚菊成:大海是一条绝路的,他们必须是从原路返回,怎么可能他们会走上这样的一条路?
        武方远:如果是偷渡?
        龚菊成:他们和谁有联系?凌霄声是一个正当的商人而已,怎么可能会和这些打鱼的认识?
        武方远:你确定?
        龚菊成:是的。
        武方远:他们有很多钱的。
        龚菊成:仓促之下,他们能够带多少钱?匆匆忙忙就进行交易?
        武方远:不错。
        萧山:武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武方远:你们认为他们最有可能会逃去哪里?
        龚菊成:他们最有可能会去农村。因为农村是我们最有可能会遗漏的地方。
        萧山:我的看法是他们很有可能会逃到城市,农村他们未必会待下去。
        龚菊成:你要知道凌霄声就是农村出来的。
        萧山:所以他才不可能会回农村的。因为他也知道这一点。如果是农村,被我们围住,就没有逃跑的可能。
        武方远(想了一下):上车。(突然停下脚步,对龚菊成)你留在这里,如果发现了什么,就立即告诉我们。
    73、日    外    马路上
        海浪声声,而轿车的车轮依旧在向前滚动着。
    73、日   内     轿车内
        张开继续开车,而凌霄声和高灵敏继续坐在后排车座上。
        凌霄声:我还是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找我们的麻烦。
        张开:我也没有弄明白。商人多了,而且很多的成功的商人,他们的钱都很多,为什么一定要找你?
        凌霄声:树大招风?
        张开:并不是这么简单的。因为你们是商人,是本市里面独树一帜的商人,也是成功的商人,更是很有名气的商人,他们这么做,是需要冒着很大的风险的。
        高灵敏:他们冒很大的风险?
        张开:他们并没有抓住你们所有的人脉,如果有一个人是你们联系的高层,很有可能他们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凌霄声: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找彭家雨这些人的原因。如果被发现了,就可以推在了彭家雨等人的身上?
        张开:这一点我并没有想到。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么这里面肯定有着我们并不熟知的原因。
        高灵敏:我曾经听过其他人的家属说过一件事情,就是和我们一样成功商人的,他们多多少少都有着那些当官的股份。
        张开:你确定?
        高灵敏:这一点我早就证实过了。
        张开:也许,这就是他们要整你们的原因。
        凌霄声:我们只想做一个正正当当的商人而已。
        张开:现在并不是你想做一个正正当当商人就可以做的。
        高灵敏:他们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张开:可以买官的。
        凌霄声:这些混蛋。
        这时,张开的传呼机响了。
        张开看了一下汉字显示机,上面只有几个字:没有通知你。
        凌霄声:怎么了?
        张开:他们发现了我。
        凌霄声:这是怎么回事?
        张开:我暴露了和你们的关系。
        凌霄声:怎么回事?
        高灵敏的神色有些紧张。
        张开:我的传呼上面给我的消息是:没有通知你。也就是说,这一次行动,并没有通知我,预示着他们已经知道了我和你们的关系。
        凌霄声:哪里出了问题?
        张开:我也不知道。
        高灵敏:你和我们的关系,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想了一下)杨美凤不知道吗?
        张开:我告诉过她。
        高灵敏:有没有可能会是她出卖了我们?
        张开:她很虚荣的,但是这是一件大事情,她知道轻重的,没有可能会出卖我们。在怎么说,她都是一个教师的。
        凌霄声:并不一定是出卖,很有可能会是顺口说出来的。
        高灵敏:你要知道,教师是更加的虚荣的。
    74、日    外     马路边上
        凌晨继续走着,忽然伸手拦着车。
        一台客车停了下来,凌晨上了车。
    75、日    内     雅间
        姜明极和胡来德二人坐着,继续交谈着。
        胡来德:我们有没有可能会进行诱捕他们?
        姜明极:没有可能。
        胡来德:一点的可能性都没有吗?
        姜明极:一点可能性都没有的。
        胡来德: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
        姜明极:你应该相信我的专业的,领导。
        胡来德:你说说看。
        姜明极:从一开始,彭家雨的插手,就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胡来德:从一开始,彭家雨就插手了?
        姜明极:他一直都没有让我们动,而且告诉我们,即使是接到报警,也不允许我们出动警力的。
        胡来德:他凭什么命令你们?
        姜明极看着胡来德。
        胡来德:我知道了,这个混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姜明极:这个时候,凌霄声已经对我们失去了所有的耐心;还有,我们有意无意,也会透露出对凌霄声的敌意。还有,我们公安系统也并非是铁板一块,很多人都会感觉到我们要对凌霄声动手的,很多人都会同情凌霄声的,很多人都会通知凌霄声的。作为一个商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更何况是,他还有一个判断和推理能力都很厉害的朋友,就是张开在他身边。这个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会相信我们?
        胡来德: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姜明极:没有任何的可能性的。领导,你是怎么知道张开是凌霄声的朋友?
        胡来德:你在怀疑我的能力?
        姜明极:我不是这个意思。
        胡来德:我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的。
        这时,彭家雨走了进来,顺手关上门。
        彭家雨:胡哥。
        看着姜明极,又看看胡来德。
        胡来德:他没有问题。你先坐下。
        姜明极:谢谢领导的信任。
    76、日     外     街道
        客车行走着,然后靠近路边停了下来。
        凌晨下了车。
    77、黄昏     外     海边
        老路站在沙滩上,看到轿车,里面迎上去。张开停下车,凌霄声和高灵敏下了车,就看海边停了一个渔船,张开和老路握着手。
        张开:老路,拜托了。
        老路:你就放心好了。
        张开:这是凌霄声和高灵敏夫妇。这是老路。
        凌霄声:你好。
        同时,伸出手。
        老路(应付地握了一下手):快点上船,这不是客套的时候。
        凌霄声:好。(看着张开)和我们一起走。
        张开:我留下,我的家在这里。再说,我是警察,他们是不可能会把我怎么样的。
        凌霄声:他们的势力太大。
        张开: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们快走。
    78、黄昏     外      马路上
        商务车的车轮快速转动着。
    79、黄昏     内     商务车
        武方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断地催促着萧山。
    80、黄昏     外     船上
        海船驾驶出去,海浪在它的身后不断翻滚着。
        高灵敏和凌霄声站在船上,看着张开的身影越来越小,不断用力地摆着手。
        老路(走过来,站在他们身边):舍不得?
        凌霄声:舍不得。
        老路:就没有不离开的理由?
        凌霄声:如果不离开,我们都会死的。还有,也会连累到孩子和家人的。如果有可能,我们是不会离开的。
        老路:我理解。张开这个人是很正直的。我相信他。
        凌霄声(看着模糊不清的张开的身影):现在却要担心张开。
        老路:张开?(看着模糊不清的张开的身影)怎么回事?
    81、日    内     雅间
        姜明极和胡来德、彭家雨等三人坐着,交谈着。
        胡来德:彭家雨,你在搞什么?
        彭家雨:胡哥,我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事情的。
        胡来德:我的吩咐做事情?我让你告诉公安局不动?
        彭家雨:如果公安局做事情,很有可能会手脚不利索。如果手脚不利索,我担心就会留下很多的隐患。
        胡来德:很多的隐患?
        彭家雨:凌霄声和高灵敏没有问题,但是,他们也可能会消失的;可是,消失的可能性会很小,只能是判刑而已。如果是判刑,就很有可能会翻身的。相对而言,我更加担心的是他们的孩子。
        胡来德:一个小孩子而已。
        彭家雨:胡哥,他现在是一个小孩子,可是再过二十年,就是一个壮年人。没有人会知道他的发展方向。如果他出人头地,对我们来说,就意味着麻烦。我们一直有句俗语,就做莫欺少年穷。这句话里面包含着很多方面的意思。
        胡来德:你害怕了?
        彭家雨:我真的害怕。凌霄声和高灵敏两个人,我们是可以控制他们的发展,控制着他们的未来。可是,他们的孩子,我们就不可能会进行控制的,也不可能会受我们控制的。
        胡来德:算你说对了。那么,我问你,你是不是已经进入了凌霄声的办公室?
        彭家雨:是的。
        胡来德:我说过什么?
        彭家雨:我就想过过老板瘾。
        胡来德端起面前的茶水,就直接泼在了彭家雨的脸上。
        彭家雨:胡哥。
        胡来德:你是过了老板瘾,可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很有可能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麻烦。
        彭家雨:我不懂你的意思,胡哥。
        胡来德:你不懂?如果凌霄声找到了关系,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吧?
        彭家雨:找到关系?怎么可能?
        胡来德:怎么就不可能?现在还没有结果,一切都未知数。你没有进入凌霄声的办公室,即使是凌霄声找到了关系,上面的人对我们进行问责,我们也可以一推了事。就说,我们接到了举报,不得不查处。现在已经是查清楚了,这一切都是误会。相对来说,这件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彭家雨:就算我入住了凌霄声的办公室,也会有挽回的余地的。
        胡来德:你一旦入住,性质就完全改变了。这等于变相地说明,凌霄声是不可能会回来的。你怎么知道凌霄声不可能会回来?
        彭家雨:我只是借用。
        胡来德:借用?这个借口谁信?天下人除了你是一个聪明人,其余的人都笨蛋?
        彭家雨:我没有这么说。
        胡来德:你的做法,就证明了这一点。还有,你凭什么不让警察参与?你不知道你是没有权利给凌霄声他们夫妇定罪的吗?
        彭家雨:我知道。
        胡来德:你知道还有这么做?你要知道,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凌霄声未必就没有翻身的可能。
    82、黄昏   外    船上
        船继续在海上行进。
        老路和凌霄声、高灵敏夫妇正在交谈。
        老路:事情是这样?这些混蛋,怎么可以这样?
        凌霄声:我也没有想到。如果不是张开,我很有可能会对他们抱有幻想的。
        高灵敏:事情发展的太快,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老路:他们就是要在你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才动手的。目的就是让你们来不及做准备的。
        凌霄声:你怎么和张开认识的?
        老路:我也是被人诬陷了,张开主张了正义,把我救了,否则,我现在很有可能一直待在监狱里面的。你们出去怎么活?
        凌霄声:我们会想办法的。
        老路:我这里还有一些钱。
        凌霄声:你信任我们?
        老路:张开信任你们,我就信任你们。
        凌霄声:等你出船回来,一定要看看张开怎么样了。
        老路:你们就是不说,我也一定会去看看的。
    83、黄昏     外       街边小吃
        凌晨走在路上,看到街边一对夫妇正在卖小吃的,走过去,看着,艰难的咽着吐沫。   
        凌晨:叔叔,我饿了。求求你,请给我一点吃的。
        老板:你家大人呢?
        老板娘看着凌晨,没有言语,就给了他一些吃的。
        凌晨:谢谢阿姨。
        接过东西,就大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老板:你怎么能够把东西给他?
        老板娘:小孩子而已。
        老板:这也是钱啊。
        老板娘:我们也会有孩子。
        老板:你这样还能做买卖?早晚会被你败光了。(看到凌晨手上东西吃光了)没有吃饱?
        凌晨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老板:好小子,胃口不小。再给你一些。
        又给了凌晨一些。
        凌晨:谢谢叔叔。
        就接过去,立即吃了起来。
        老板娘:刀子嘴豆腐心。
        老板:你竟说这些没用的。(看着凌晨)你的父母在哪里?
        凌晨摇摇头,继续吃东西,不肯说话,而眼泪在眼眶中晃动着。
        老板:你是离家出走了?
        凌晨:他们离婚了,谁都不要我了。(看着老板和老板娘)叔叔,阿姨,我们帮你们卖东西,你们给我一碗饭吃的?
    84、 黄昏   内     雅间
        灯光下,姜明极和胡来德、彭家雨等三人坐着。
        姜明极:领导,我们的行动太快,很有可能凌霄声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的。
        胡来德:反应不过来?
        姜明极:他们的关系,即使是有,也需要时间进行沟通的。所以,很有可能的是,他们没有时间说明所有的一切,就被迫离开。
        胡来德:没有时间?
        姜明极:是。
        胡来德:你说的明白一点。
        姜明极:很少有人像你和他(看了一下彭家雨)关系这样亲近,也不可能会达到这种程度的。即使是和凌霄声的关系再亲近,也需要时间进行判断的。因为很多人都不可能单凭着事情的表面做出自己的判断的,也可不能会听着凌霄声的一面之词下结论。因为凌霄声只是一个正当的商人而已,那些人会为了一个商人进行冒险的,也不值得那些人为一个商人冒险。
        胡来德:他们的交情并没有实质的利益?
        姜明极:没有实质的利益。如果是官商勾结,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的。所以。领导尽可以放心。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凌霄声他们夫妇二人的罪行坐实了。
        胡来德:而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们就有了结论?
        姜明极:不是结论,而是凌霄声夫妇犯罪的事实。
        胡来德: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做。
        姜明极:谢谢领导信任。  
        胡来德:彭家雨,你学着点,不要轻率地做事情,否则我们是很容易陷入被动的。
        彭家雨:是。
        胡来德:这件事情就算了。我不希望发生下一次。
    85、傍晚    外     街边
        街边小吃,不少人正在忙碌着,老板和老板娘忙碌着,凌晨在不断吆喝着,童稚的声音传出很远。
        旁边的一个人:老板,你们在用童工?
        凌晨:我是老板的侄子。
    86、傍晚     内  商务车内
        车轮在滚动着,车灯在晃动着。
        萧山依旧开着车,而武方远依旧坐在副驾驶上。
        萧山:武哥,我们是不是先吃点饭?
        武方远:追上再说。
    87、傍晚     外     海边
        张开在海边走动着,不时掌握着,看着海。而轿车就停在他身后的不远处。
    88、晚上    外     街边小吃
        老板和老板娘开始收摊。
        老板:把他带回家吧。
        老板娘:好吧。让他住一宿。
        老板:关键是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老板娘:七八岁的孩子,你说是好人还是坏人?
        老板:不是应该以一个年龄定一个人的好还。
        老板娘:这倒是。
        凌晨听着。
    89、日    内     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彭家雨伸手拿起电话。
        彭家雨:谁?·······胡哥?
        胡来德(电话中传出来他的声音):是不是还没有消息?
        彭家雨:还没有消息。
        胡来德:算了,让人都回来。
        彭家雨:可是,人还没有找到。
        胡来德:警察那边也没有消息。估计不知道是跑到哪里躲起来了。他们的罪已经定了,没有必要再继续抓他们了。
        彭家雨:他们的孩子怎么办?
        胡来德:等他们露头的时候再说。
        彭家雨:好。
    90、日    外     海边
        张开看着大海,轿车停在不远处。
    91、日    内    轿车内
        张开的汉字显示器(BP机)不断地响着。
        汉字滚动着:张开,你在哪里,回电话。
    92、日     内     商务车内
        萧山开着车,武方远坐在副驾上,接听着电话,其余的人也在后面的座位上。
        武方远:知道了,老板。(放下大哥大,对萧山)回去。
        萧山:回去?
        武方远:老板让我们回去,你没有听见吗?
    93、傍晚    外    街边小吃
        街边小吃人头攒动,而凌晨在继续吆喝着;老板和老板娘在忙碌着。
    94、日     外     三岔路口
        龚菊成在等待着。
        商务车过来,武方远从前方副驾驶座位上伸出头。
        武方远:上车。
        商务车缓慢地停下来。
        龚菊成上了车。
    95、日    外     海边
        张开看着海,轿车停在不远处。
        张开:已经是四天了,应该是安全了。
        转过身回来,上了轿车,轿车发动,很快就扬长而去。
    96、夜晚    外     街边小吃
        老板夫妇正在收摊,凌晨正在帮忙。
        老板:真的希望有这样一个儿子。
        老板娘:你真想要有这样的一个孩子?
        老板:我们得有自己的孩子。
        凌晨搬凳子的手顿了一下。

    第二集

    1、日    内     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面前桌子上放了一叠钱看着武方远和龚菊成、萧山等三人站在对面。
        彭家雨:武方远,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们事先说好了,如果你杀了凌霄声夫妇和他们的儿子,我就给你二十万。但是,你并没有做到。可是我也不是无情的人,也不能让你白忙乎。(指了一下桌子)这两千元钱就是你这几天的酬劳。
        武方远:老板,能不能借给我一些钱?等我以后还你。
        彭家雨:武方远,我知道了不是慈善堂。还有,你真的你借多少前面?是二十万,而不是两万,也不是两千。
        武方远:老板。
        彭家雨:就这样吧,我还有事情。
    2、日    内     张家
        张家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并没有多少张扬,相反是很普通的。
        杨美凤正在教导张扬学习,张开开门进入。
        杨美凤:你还知道回来?
        张扬:爸。
        张开:啊。(冷冷地看了杨美凤一眼,对张扬)扬扬,你先到屋子里。
        杨美凤: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孩子的面说?
        张开:我有事情问你。扬扬,你听到没有?
        张扬:好。
        起身回到了卧室,而门口留下了一道缝,小心地向外看着。
        张开:杨美凤,我问你,你是对谁透露了我和凌霄声的关系?
        杨美凤:我没有。
        张开:你真的没有?
        杨美凤:你不信任我?
        张开:我和凌霄声他们一家人在一起,总共只有五个人知道。你,我,还有凌霄声,凌霄声的妻子高灵敏,再就是凌霄声和高灵敏的孩子凌晨。你觉得这几个人谁会透漏出我的行踪?
        杨美凤:我觉得一个是凌晨。小孩子的口中很容易泄密的,无意中就可以泄露的。
        张开:凌晨有时间泄密吗?
        杨美凤:怎么就没有时间了?小孩子本身对警察就是一种信仰,他怎么可能会不信任警察?
        张开:我是做什么的?
        杨美凤:你是例外。
        张开:你还不承认?
        杨美凤:真的不是我。我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泄露?
        张开(盯着杨美凤,良久之后才说):你不像撒谎,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是泄露了。
        杨美凤:我真的没有泄露。
        眼睛中突然陷入了回忆。
        张开紧紧地盯着杨美凤。
    3、【闪回】日    内    卧室
        胡来德和杨美凤正躺在床上交谈。
        胡来德:这样来往,你迟早会被你的丈夫发现的。
        杨美凤:他能发现才怪。
        胡来德:什么意思?
        杨美凤:他现在在帮助他的朋友,怎么可能会有功夫在意我?
        胡来德:帮助他的朋友?
        杨美凤:就是那个凌霄声。
                                            【闪回完】
    4、日    内     张家
        杨美凤打了一个冷战。
        张开:你想到了什么?
        杨美凤:不是我。
        张开:你到现在还在否认吗?
        杨美凤:我真的没有。
        张开:你真的令我很失望。
        杨美凤:我都说了,不是我泄露的。
        张开摇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张扬(跑过来):妈妈。
        杨美凤:好孩子。
        下意识地搂紧了张扬。
    5、日    内     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龚菊成和萧山依旧站着。
        彭家雨:都坐下。
        萧山动了一下,看看龚菊成。
        龚菊成:老板,这里是你的办公室,怎么可能会有我们坐的地方?
        彭家雨:都是自己兄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龚菊成: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彭家雨:你小子,就是事多。算了,你们还是站着。
        龚菊成:是。
        彭家雨:你们两个把事情说一遍。
        龚菊成:是。
    6、日    内     老板家
        老板和老板娘在床边低声交谈,同时看着正在睡觉的凌晨。
        老板: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老板娘:怎么就不是办法了?
        老板:我们迟早会有我们自己的孩子的。他一直住在这里,我们怎么要孩子?
        老板娘:你嫌他不是我们亲生的孩子?
        老板:你不想有我们自己的孩子?
        老板娘:当然想了。但是,我们现在不能赶他走。
        老板:你还有什么想法?
        老板娘:暂时就让他和我们住在一起,等我怀孕了再说。
        老板:好吧。你的心肠太软。
        老板娘:你的心肠不软?要不然你早就赶走他了。
        老板:这倒是。再说,这小子来了之后,我们的生意好了很多。
        老板娘:这孩子也懂事。
        老板:你舍不得?
        老板娘:我本来就有些舍不得的。不是我们的生存环境不允许我们养他,否则我真不舍得他走。
        老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愿我们的的孩子以后和能够和他一样。
        老板娘:有这孩子一半的精神头,就好了。
        老板:但愿吧。对了,我们的东西准备的怎么样?
        老板娘:准备的差不多了。
        老板:我们看看。
        和老板娘一起过去看看。
        而这个时候床上的凌晨,突然睁开了眼睛。
    7、 日    内     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龚菊成和萧山依旧站着。
        彭家雨(看看龚菊成,又看看萧山):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龚菊成:是的,老板。
        彭家雨(看着萧山):萧山,你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萧山:没有,老板。
        彭家雨:你和武方远他们一起在岔路口分开了,随后你们就继续找?
        萧山:对。
        彭家雨:武方远判断是海边?
        萧山:对。
        龚菊成:有什么问题,老板?
        彭家雨:表面上看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龚菊成:表面?真的有问题?
        彭家雨:这次行动是有武方远负责的。
        龚菊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其实,我和萧山就可以负责的。
        彭家雨:这毕竟是人命。我们手上能没有人命就没有人命。这毕竟牵涉很多的东西的。
        龚菊成:现在是我们说了算的。
        彭家雨:你说的没错。可是,以后我们说了不算的时候会怎么样?你保证就没有会提前这件事情?
        龚菊成和萧山不吭是。
        彭家雨:还有,要知道这是人命,对我们来说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你们是我的兄弟,我不希望你们招惹到麻烦。很多人很有可能会以为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追查的。可是,以后有没有会追查?以后有没有人会旧事重提?如果有人追究,就会出现问题的。
        龚菊成:所以,你才会让武方远负责?而且是让他杀了凌霄声夫妇?
    8、日    内    医院
        病房内,武妻正和几个人闲聊,病房内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话,有三个是中年大妈,一个老年人,还有一个青年人。
        一个中年大妈:你对象好几天没有过来了。
        武妻(眼睛闪过一丝担心,下意识地看了一下门):他有事情的。
        另外一个中年大妈:要什么事情好几天不来?难道你想事情比你的病还重要?
        武妻:很重要的事情。男人,还是以事业为重。
        第三个中年大妈:大妹子,我就奇怪。你是怎么看上你家那口子的?
        武妻:这都是命。
        第一个中年大妈:是不是他逼迫你的?
        第二个中年大妈:一定是。你长得这么漂亮,我看了都心动,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你?
        武妻:我们是自由恋爱的。
        第三个中年大妈:就他那个长相,像是南霸天一样,谁看了谁害怕,还能和你自由恋爱?怎么可能?
        武妻:我们真的是自由恋爱。这件事情我听说过。好像是你有危险,被他救了。我看他很好,就嫁给了他。
        老大爷:他蹲过监狱?
        武妻:你怎么知道?
        老大爷:你们说话的时候,我听见了。
        青年人连忙听着。
        武妻:因为我太漂亮了,他才蹲监狱的。
        老大爷:太漂亮?
        第一个中年妇女:你是被别人调戏?
        武妻:对。我当时不让他出手的,可是,他还是出手了。
        青年:就他那个个头、体型,还有几个人敢那么做?
        武妻:当时是几个人,手中有刀的。
        这时,武方远走了进来,几个人立即脸上现出一片讪讪之色,胆胆怯怯地离开了。
        武妻看着武方远,眼中充满柔情。
        武方远走到武妻的身边,坐了下来。
        武方远:今天感觉怎么样?
        武妻:我很好的。你还是把我接回家吧。
        武方远:这可不行。
        武妻:你都莽兽了。
        武方远:我怎么就瘦了?
        武妻:你在家收拾了一下自己,让自己看上去好像是精神一点。但是,你的疲惫是装不出来的。还有,你的精神很好。是不是钱的事情?
        武方远:钱不用你操心,我会解决的。
    9、日    内     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龚菊成和萧山依旧站着。
        彭家雨:不错。
        龚菊成:他动手也是麻烦的。
        彭家雨:他动手和我们有关系吗?
        龚菊成:不是你拿钱收买的吗?
        彭家雨:你知道,我知道,还有几个人知道?
        龚菊成: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让武方远顶罪?
        彭家雨:对。武方远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只是长相有些凶恶而已。他是不可能会看着他的妻子生病而死的。所以,他会不惜代价就他的妻子。
        龚菊成:问题是凌霄声他们夫妇还活着。
        彭家雨:不错。他们活着,我们就必须是追查下去。谁也不知道凌霄声会去什么地方?
        龚菊成:不知道。(想了一下)可是,老板,你刚才说武方远有问题?
        彭家雨:是的。他是很有问题的。
        龚菊成:什么问题?
        彭家雨:他的问题是,这次行动是由他负责的,也就是说,他说了算的。所以,当他征求你们的意见时候,就几乎断定了凌霄声夫妇他们逃跑的方向。
        龚菊成:逃跑的方向?是海边?那是一条死路,他们夫妇怎么可能会逃到哪里?除非是想要偷渡。但是,凌霄声是一个正当的商人,没有可能会联系那些船夫的。
        彭家雨:你分析的不错。但是,你想过没有,凌霄声夫妇很有可能会判断出来我们有这样的想法,才会躲到海边去,等到风声平静了再出来。
        龚菊成:这么说,凌霄声夫妇躲在海边?
        彭家雨:现在都不重要了。因为警察插手了,这件事情只能是交给警察,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龚菊成:武方远从一开始就判断出凌霄声夫妇躲在了海边,但是,并没有领我们去行动?
        彭家雨:对。他也是手上不想沾染鲜血。这也是他的聪明之处。
        龚菊成:他是不肯尽力。
        彭家雨:无论怎么说,他都没有杀凌霄声夫妇,我们就不用付钱了。原来我也猜想凌霄声夫妇是会躲到别的地方,忽略了海边。现在看来,武方远是正确的。可惜了,这样的人不能为我所用。算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今天晚上我为你们洗尘。
    10、黄昏     外     街边小吃
        老板和老板娘夫妇摆好小吃,正在忙碌;而凌晨和武小轩正在交谈。
        武小轩:你叫什么名字?
        凌晨:我叫凌晨。你叫什么名字?
        武小轩:我叫武小轩。
        凌晨:你家里人呢?
        武小轩:我妈生病了,我爸忙着赚钱给我妈治病。
        凌晨:你这样一个人出来,是很危险的。
        武小轩:你今年几岁?
        凌晨:我八岁。
        武小轩:我也是八岁。你一个人可以出来,我为什么不能一个人出来?
        凌晨:你和我不一样的。
        武小轩:怎么就不一样了?
        老板和老板娘忙碌完,看着凌晨和武小轩。
        老板:这孩子总算是有伴了。
        老板娘:我就担心他会性格孤僻的。
        老板:也不知道这孩子经历了什么。
        老板娘:不是父母离婚了?
        老板:他的话不可信。
        老板娘:不可信?什么意思?
        老板:我曾经问过他的父母情况,他都是不肯说。按道理说,我问他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应该是很复杂的。可是,这孩子的眼睛里面是平平淡淡。
        老板娘:他怎么会说谎?是不是你判断错了?
        老板:你觉得我会判断错么?你要知道孩子很有可能会会撒谎的,可是,孩子的眼睛是绝对不可能会撒谎的。
    11、黄昏    内     病房
        武方远看着武妻吃饭。
        武妻:孩子怎么样?
        武方远:孩子你不用挂念,他很好。
        武妻:我这病拖累了孩子。
        武方远: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武妻:你走吧,我对孩子不放心。
        武方远:你吃完我就走。
    12、黄昏     外     街边小吃
        老板和老板娘夫妇正在忙碌;而凌晨和武小轩正在帮忙。
        老板:不用你们动手。
        凌晨:闲着也是闲着。
        老板娘:那个孩子应该回家了。
        凌晨:回家?(看了一下天色,对武小轩)你应该回家了。
        武小轩:我一个人太孤单了。
        凌晨:天黑了。你是一个人不敢回家?
        武小轩:你才不敢。
        却站着没动。
        凌晨:我送你。(对老板娘、老板)阿姨、叔叔,我送武小轩回家。
        老板娘:你一个人能行?
        凌晨:没问题。(对武小轩)走吧。
        和武小轩手拉着手,走了。
        老板和老板娘看着,手上忙碌着。
        老板:不放心?
        老板娘:你放心?
        老板(看了一下凌晨和武小轩):凌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那个小子,就不一定了。
        老板娘:什么意思?
        老板;你看到凌晨和武小轩在一起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同龄人;而且,凌晨也像是十六七岁的大孩子。
        老板娘:这倒是。
        二人的注意力立即放在了客人身上。
    13、傍晚     外     家门前
        武小轩和凌晨走到门前。
        武小轩:这就是我的家。
        凌晨:你的家就在这里?
        武小轩:就是这里。
        凌晨:你怎么不进去?
        武小轩:我一个人在家,很害怕。
        凌晨:我原来也是这样。好吧,我就陪你坐一会儿。
        就和武小轩一起坐在了门口。
        武小轩:谢谢。
        凌晨:不用谢。你也不用害怕,有我陪你。
        武小轩:好。
        凌晨:如果以后你害怕,就来找我。
        武小轩:好。
    14、傍晚     外    街边小吃
        老板和老板娘一边忙碌着,一边交谈;老板娘不时看着外面的路。
        老板娘:这孩子怎么还没有回来?
        老板:你已经说八百六十遍了。
        老板娘:你就不担心?
        老板:我也担心,但是,我走不开。
        老板娘:你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老板: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老板娘:你还说你也担心?
        老板:我们怎么就忘了问那孩子住在哪里?
        老板娘:但愿那孩子的家里大人是好人。
        老板:他们的危险我到不担心。
        老板娘:你不担心?
        老板:就凌晨那个精神头,有多少人能够赶上?他要是暗算大人,大人也不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老板娘:我也知道。可是,他毕竟是孩子。
        老板:对,他本来就是孩子。但是,你千万不能把他当孩子看的。
        老板娘:我还是担心。
        老板: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你放心好了。如果过半个小时,他还不回来,我就去找他。
        老板娘:好。
    15、傍晚     外     家门前
        凌晨和武小轩二人依旧坐在门前,依旧交谈着。
        武小轩:你一个人怎么就不害怕?
        凌晨:有什么好怕的?
        武小轩:害怕的东西可多了。对了,你好像是比我小,应该叫我哥哥的。
        凌晨:是你比我小。
        武小轩:你比我小。
        凌晨:我胆子比你大。
        武小轩:我出生比你早。
        这时,武方远走过来。
        武方远:吵什么?
        武小轩:爸?(立即扑了过去)爸,你总算回来了。
        武方远(抱起了武小轩):宝贝儿子,爸爸回来了。
        凌晨羡慕地看着武小轩,然后悄声地离开了。
        武方远(放下武小轩):你吵什么?
    16、傍晚    外    路边小吃
        老板和老板娘正在忙碌着,凌晨回来,开始伸手帮忙。
        老板娘:回来了?
        凌晨:我回来了。
        老板:以后你要回来的早一点。
        凌晨:好。
        老板娘:你要注意,这里的人很复杂的。你不知道接触的人谁好谁坏的。
        凌晨:好。
        老板:有一句话说的好,就是害人之心······什么来着?
        凌晨: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老板:对,就是这句话。咦,你连这句话都知道?
        凌晨:这句话很难吗?
        老板娘:这可不是你这么大的孩子应该知道的事情。
    17、傍晚    内     武家
        武方远和武小轩进入家里。
        武方远:是你新交的朋友?
        武小轩:对,是我新交的朋友,不知道怎么就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武方远:哦,他陪着你?
        武小轩:他的胆子很大的。一直陪着我,直到你回来。我很害怕一个人待在家里。
        武方远:以后会好的,不用老是害怕。
        武小轩:以后我就不会害怕了。
        武方远:为什么?
        武小轩:凌晨说了,如果以后我害怕,他就会过来陪我的。
        武方远:凌晨?
        武小轩:对,凌晨。
        武方远:你新交的朋友,叫凌晨?
        武小轩:对。你认识?
        武方远:我怎么可能会认识?
    18、【闪回】日    内    病房
        武妻:你在家收拾了一下自己,让自己看上去好像是精神一点。但是,你的疲惫是装不出来的。还有,你的精神很好。是不是钱的事情?
        武方远:钱不用你操心,我会解决的。
                                【闪回完】
    19、傍晚    内     武家
        武小轩(看着武方远的样子,对武方远):爸,你怎么了?
        武方远:没什么。我这就开始做饭。
    20、傍晚    外    街边小吃
        客人不多,老板和老板娘一边看着不远处的凌晨,一边交谈。
        老板:这孩子所受的教育不简单。
        老板娘:你怎么知道?
        老板:一个八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
        老板娘:你说的没错。对大人来说,这句话并不能理解,可是对于八岁的孩子来说,就是有些困难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困难。
        老板:还有,这孩子说出了这句话,说明他也理解这句话。如果是了解这句话,很有可能是他亲身感受了有些事情。
        老板娘:这孩子到底遇到了一些什么事情?
        老板:还有,他当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自然而然的。这说明了这个孩子的记忆力是很可怕的。
        老板娘:很可怕?
        老板:对。
        老板娘:我还是不能够理解。是不是你想多了?
        老板:这句话要记住是很困难的,大人例外。可是他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记住这句话,你觉得这是应该的?
        老板娘: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了。
        老板:这件事情我们在观察观察。
        老板娘:我总觉得是你想多了,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不远处的凌晨,则是有些懊恼。
        凌晨(低声自言自语):我是笨蛋。不知道吗?我就是一个笨蛋,是不聪明的笨蛋。怎么就忘了?还嘴快,没等什么就引起了别人的怀疑。记住,我不是一个聪明人,而是一个笨蛋。
    21、日   内    病房
        武妻和同病房的人正在交谈,这时武小轩被武方远领着走了进来。
        武小轩(一看到武妻,就甩脱了武方远的手,直扑过去,同时大叫):妈妈。
        武妻(无力地抱着武小轩):宝贝来了。
        武小轩:我想妈妈了。
        武妻:你没有惹祸?
        同时,看着武方远。
        武小轩:我没有惹祸。
        武方远:他表现的很好,没有惹祸。
        这时,医生走了进来,到了武方远的身边。
        医生:武先生,你跟我来一下。
        武方远:好的。
        武妻有些担心地看着。
        武方远给了武妻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走出了病房。
        武小轩:怎么了,妈妈?
        武妻:没怎么。
        武小轩:没怎么?那爸爸为什么要跟医生出去?
        武妻:这是大人的事情。对了,这几天你过得怎么样?
        武小轩: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武妻:新朋友?
    22.日    内     医生办公室
        医生和武方远正在交谈。
        医生:武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
        武方远:是医疗费的事情?
        医生:对。没有时间耽搁了。
        武方远:我会尽快想办法的。
        医生:现在医院已经垫了五千医药费了。
        武方远:我知道。我会尽快的。
        医生:我也知道你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如果我不是和你认识,而巧合的是,你曾经对我有恩,很有可能的是你妻子早就被赶出了医院。
        武方远:我知道。如果不是你坚持,还有你的担保,我妻子也不可能会活到现在的。还有,当时如果没有我,也会有别人会给你钱,也会让你读书的。我也只是拿了几十元钱而已。
        医生:这是一辈子的恩情,我是不可能会忘记的。对了,你妻子这些钱我已经垫付了,就当是报答你的恩情。
        武方远想要说什么,医生连忙制止。
        医生:你不是在这里和我纠缠,而是快点去借钱。对了,如果实在不行,就放弃吧。
        武方远:我不会放弃的。
        医生:她的病主要是积劳成疾,现在也是晚期了,不一定会治好的。
        武方远:如果放弃,肯定会治不好;如果不服气,很有可能会治好?
        医生:对。但是,希望不大。
        武方远:有希望就行。
    23、日    内    彭家雨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而萧山和龚菊成站在对面,三个人正在交谈。
        彭家雨:警察还没有找到凌霄声夫妇和他们的家人。
        萧山:警察也太没用了。
        龚菊成: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彭家雨:情理之中?
        龚菊成:警察毕竟是警察。他们是有着底线的,不可能和我们一样做事情不择手段。
        彭家雨:如果警察做事情有底线,天下就没有冤案了。
        萧山:那是限期破案的结果。
        彭家雨:限期破案就可以不择手段?
        龚菊成:老板,你在担心什么?
        彭家雨:我担心的是凌霄声的孩子。
        龚菊成:就是一个孩子而已。
        彭家雨:二十年后他就会是一个暗藏的杀手,随时都可能会要了我们名杀手。
        龚菊成:我还是不懂。
        彭家雨:你能够知道二十年后凌霄声的孩子会是什么样?
        龚菊成:这怎么可能会知道?我又不是神仙。
        彭家雨:这里面有着不确定性。
        萧山:也许是一个笨蛋。
        彭家雨:怎么就不可能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萧山:如果是很厉害的人,就会对我们有害?
        彭家雨:对。我并不担心凌霄声夫妇,因为警察抓住他们,也会是直接进入监狱的。可是,那个孩子,就是一个隐患。
        萧山:你想要斩草除根?
        彭家雨:我不希望看到那个孩子有未来,或者是成为隐患。
        萧山:我们可以去凌霄声的亲戚家。
        彭家雨:你觉得他会把孩子留在亲戚家?
        龚菊成:这是不可能的。
        彭家雨:不可能?你说说看。
        龚菊成:我们能够想到的事情,凌霄声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还有,警察出动了,即使是凌霄声没有犯法,也是犯法了。那么,他们夫妻的孩子,就不可能会被他们的亲戚所收留。
        彭家雨:不错。除非是直系亲属。可是,那些直系亲属在我们重金的诱惑下,怎么可能会允许凌霄声夫妇的儿子存在?
        龚菊成:这倒是。
        彭家雨:武方远在这些日子在做什么?
        龚菊成:老板,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交给武方远?
        彭家雨:对。
        萧山:你不是不信任武方远?
        彭家雨:对,我从来就没有信任过武方远。
        龚菊成:你怎么还要提起武方远?
        彭家雨:我不希望你们的手上沾染鲜血,特别是一个孩子。
        龚菊成:可是,武方远是不可能会轻易地就范。
        彭家雨:问题在于,武方远想要救他的老婆。要救他的老婆,就必须是听我们的。
    24、日    内    病房
        武妻和武小轩依旧在交谈。
        武妻:这个凌晨的很不错?
        武小轩:比我厉害很多。
        这时,武方远走了进来。
        武方远:我出去一下。
        武妻:你有事情?
        武方远:对。
        武妻:我的病已经好了。你今天替我办理出院手续。
        武方远:你觉得我会办理?你还是乖乖听话。(对武小轩)小轩,你乖乖听妈妈的话。
    25、日    内    彭家雨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而萧山和龚菊成站在对面,三个人依旧在交谈。
        龚菊成:武方远和他老婆的感情很好,所以,这几天肯定是在照顾着他的老婆的。
        彭家雨:这就好。
        萧山:说实话,他的老婆真的太漂亮了。如果不是有病,我都想杀了武方远,让他的老婆跟我。
        彭家雨:也轮不到你。还有,你知道武方远为什么蹲监狱的吗?
        萧山:不知道。难道是他老婆?
        彭家雨:就是他老婆惹的祸。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彭家雨和萧山、龚菊成等三人都看向了门。
        彭家雨:是武方远。
        龚菊成:老板,你就这么肯定?
        彭家雨:我让他们在武方远来了的时候不用通知我的。
        萧山:武方远会这么有礼貌?
        彭家雨: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龚菊成:老板,以你今日今时的地位,他应该这么做的。
        彭家雨(脸上很得意地对门):进来。
        武方远推门而进,顺手带上门,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彭家雨的身边。
        彭家雨:武方远,有事情?
        武方远:老板,我是来借钱的。
        彭家雨:我不可能会把钱无缘无故地借给你的。
        武方远:我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彭家雨:我要凌霄声儿子的命。
        武方远:可是,他只是一个孩子。
        彭家雨:对,就是一个孩子,所以我才要他的命。
        武方远:为什么?
        彭家雨:凌霄声的孩子是唯一一个能够威胁到我的人,所以我要杀了他。
        武方远:可是,凌霄声他们还活着?
        彭家雨:凌霄声他们不重要了,他们自有警察操心。我是不可能也不用继续操心,你也不用。(看着武方远)你不是连一个孩子也对付不了吧?
        武方远:让我考虑一下。
        彭家雨:我希望你尽快考虑好。到时候,你要多少我给多少。
    26、日    内    病房
        武妻有些魂不守舍地和武小轩在交谈,不时看着病房门。
        武妻:这几天你是怎么过的?
        武小轩:我是自己过的。
        武妻:你真厉害。
        武小轩:还可以啦。没有凌晨厉害的。
        武妻:凌晨?
    27、日    外     街上
        武方远走在街上。    是不是知道孩子在哪里?
        武方远(低声自言自语):难道我真的要对一个孩子下手?
        摆动着自己的手指,看着,过了半天才又是自言自语。
        武方远:对孩子下手?我下的去吗?
    28、【闪回】
        彭家雨:我要凌霄声儿子的命。
        武方远:可是,他只是一个孩子。
        彭家雨:对,就是一个孩子,所以我才要他的命。
        武方远:为什么?
        彭家雨:凌霄声的孩子是唯一一个能够威胁到我的人,所以我要杀了他。
                                                      【闪回完】
    29、日   外    街上
        武方远:真的下不去手。可是,老婆怎么办?等钱救命啊。算了,我还是走一步算一步。
    30、日    内     彭家雨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而萧山和龚菊成站在对面,三个人依旧在交谈。
        龚菊成:老板,看样子,武方远很有可能会知道凌霄声孩子的下落。
        彭家雨:你是怎么知道的?
        龚菊成:他刚才说了,他考虑一下。
        彭家雨:考虑一下就是他知道凌霄声孩子的下落?
        龚菊成:难道不是?
        彭家雨:如果我说,你去杀了凌霄声的孩子,你会怎么做?
        龚菊成:我当然会杀了他。这还用说。
        彭家雨:萧山,如果让你杀了凌霄声的孩子,你会怎么做?
        萧山:我也不知道。最起码的想一想。
        龚菊成:这还用想?
        萧山:怎么就不用想?
        龚菊成:为什么要想?
        萧山:我们是人,不是机器。
        龚菊成:什么意思?
        萧山:你对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下手,下得去手?不用寻思?
        龚菊成:我,我想一想。还真是。毕竟我们都不是那些日本小鬼子,连婴儿都不放过。
        萧山:小日本是人吗?他们就是连禽兽都不如的一些东西而已。而我们是人,对这些孩子还真不忍心下手。
        彭家雨:我倒是有可能会下手。可是,会引来很多的麻烦。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武方远。(对龚菊成)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武方远会说考虑一下了?
        龚菊成:我还以为他知道呢。我是判断错了。
        萧山:他会对凌霄声的孩子下手吗?
        龚菊成:不一定会下手,这得看他对他老婆的感情怎么样,对吧,老板?
        彭家雨:对。你说的没错。还有,关键性的问题在于,这个孩子能够找到吗?
        龚菊成:怎么就找不到?
        彭家雨:谈何容易。凌霄声夫妇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有几个会注意到他们的孩子?
        龚菊成:我们可以用照片的。
        彭家雨:你拿着照片满街地找?
        萧山: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31、日    内    病房
        武妻和武小轩继续交谈着。
        武妻:看了这个叫凌晨的小朋友很厉害?
        武小轩:是很厉害的。
        这时,武方远走了进来。
        武妻看着武方远,武小轩扑过去。
        武小轩:爸。
        武方远(伸手抱起了武小轩):有没有惹妈妈生气?
        武小轩:没有。
        武方远(抱着武小轩坐在床边):对不起。
        武妻(松了一口气,也有些失望):没有什么对不起的。算了,我还是出院吧。
        武方远:你不能出院的。
        武妻: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你要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不可以做的。如果你出了事,我的病治不好,很有可能会孩子就成了孤儿。
        武方远:我是不可能会出事的。
        武妻:以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武方远:相信我,我知道轻重的。
        武妻:如果你不是正常地借到钱,我也不可能会治病。就算你拿钱来,我也不治疗。
    32、日    内     彭家雨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而萧山和龚菊成站在对面,三个人依旧在交谈。
        龚菊成:为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
        萧山:你是谁?警察吗?警察也不可能会这么做的。还有,张扬还是警察,也会知道我们不怀好意的。这个时候,就会判断出我们对凌霄声的孩子下手。你觉得会怎么样?
        彭家雨:很有可能会和我们不死不休的局面。还有,那些警察,也很有可能不会坐视不理的。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会陷入被动。还有,我们现在并不知道凌霄声夫妇的去向,如果是拿着照片寻找,很容易就打草惊蛇的,凌霄声夫妇就再也不可能会出现,即使是他们的孩子也不可能会出现的。
        龚菊成:这倒是。
        彭家雨:而且,这件事情有我们出面,很容易就引起怀疑的,很容易就引起公愤的。毕竟是对一个孩子下手。所以,就让武方远出面的。
        龚菊成:武方远杀了凌霄声的孩子,会不会把我们也供出来?
        彭家雨:你觉得他会找到凌霄声的孩子吗?
        龚菊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萧山:是微乎其微。
        彭家雨:即使是武方远找到了凌霄声的孩子,即使是杀了凌霄声的孩子,和我们有关系吗?
        龚菊成:怎么就没有关系了?一直都是他出面的,是我们雇佣他出面的。
        彭家雨:他出面是他的事情,而我们这个时候出面了吗?
        萧山:老板,你从一开始就打算好了?
        彭家雨:对。我从一开始就算计武方远的。如果是他杀了凌晨,我们就报警,让他去死。我们不会也可能会承认与他有任何的关系的。
        萧山:这件事情我们最好是置身事外?
        彭家雨:对。
        龚菊成:你从来就没有想过付钱给武方远?
        彭家雨:我从来就没有雇佣他。付钱了,就等于是雇佣武方远杀人了。我是不可能会落人口实的。
        萧山:只是可怜了他老婆孩子。
        彭家雨:他老婆孩子关我屁事?
    33、日   外    街上
        武方远看着街上的行人,还有车辆,有些发呆。
        武方远:老婆是必须救得。凌霄声的孩子,死了就死了,我连自己的老婆都顾不上,还能管那么多。可是,即使我杀了凌霄声的孩子,难道彭家雨真的会付钱?万一不付钱让我怎么办?(过了好一会儿)不管了,先杀了再说。
    34、下午    内    老板家
        老板和老板娘正在低声交谈,同时手头工作着,为晚上的小吃准备;而凌晨正在睡觉。
        老板娘:你有没有听他说出什么事情?
        老板:没有。只是从表面上一些事情进行判断。只是知道他并不是简单的人。
        老板娘:我也知道。就从他懂礼貌这一点上来说,他就是有了很好的教养。
        老板:算了,不管了。我们就这样收养他也可以。
        老板娘:我觉得也可以。
        老板:你舍不得?
        老板娘:真的舍不得。就这几天里面,我总结的习惯了他在我们的身边。
        老板:我也是这么感觉的。
        老板娘:你不是反对吗?
        老板:我是反对来着。我担心是,我们有了孩子,会对这个孩子不好。还有,这个孩子很敏感的。
        老板娘:你担心他受到伤害?
        老板:对。
        老板娘:算了,收养他,也可以。我们和他的感情慢慢培养。
        老板:你不担心?
        老板娘:人心换人心,有什么担心的?
    34、黄昏   外     街边小吃
        凌晨和老板、老板娘等人忙碌着。
    35、黄昏    外    街边小吃对面
        街对面。
        武方远一直看着这里,他是领着武小轩到这里。
        武小轩挣扎着,要武方远放他下来。
        武方远犹豫了一下,才把武小轩放下来。
        武小轩跑了过来,口中同时开始大叫。。
        武小轩:凌晨,凌晨。
    36、黄昏    外     街边小吃
        老板和老板娘正在忙碌着,凌晨也用劲帮忙;几个人听到了喊声,几乎是同时抬头看着。
        凌晨(抬头):武小轩?小心。
        看到一台卡车奔驰而来,连忙扔掉凳子,扑过去,把武小轩扑出去,卡车从凌晨和武小轩的脚步开过。
    37、黄昏    外    街边小吃对面
        武方远一直盯着凌晨,等到凌晨冲出去,他才顺着凌晨的眼光看过去,才看到车,就是脸色大变,就想行动,紧紧只是跑出了几步,看到卡车经过,而凌晨和武小轩爬起来,就松了一口气;走了几步,停了下来。
        武方远(心底大喊):他救了我儿子?救了我儿子?老天爷,我该怎么办?他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能会杀了我儿子的救命恩人?
    38、黄昏    外     马路中间
        凌晨和武小轩爬起来。
        凌晨:你没事?
        武小轩:我没事。
        凌晨:小心点。
    39、黄昏    外    街边小吃对面
        不远处的老板和老板娘看着这一幕。
        老板:这熊孩子,怎么不看车?
        老板娘(抚着自己的胸口):吓死我了。
        凌晨拉着武小轩过来。
        老板(对武小轩):看路都不会?
        武小轩:我忘了。
        老板娘:你怎么看能够忘了?这是要命的。怎么样?身体没有受伤?
        武小轩:没有。
        老板娘:凌晨,你呢?
        凌晨:我没事。
        武小轩:你的手流血了。
        凌晨:没事。
        老板娘:什么没事,我给你包扎一下。
        凌晨:用烟灰抹在上面就可以了。
        老板娘:烟灰?
        凌晨:对。好得快。
        老板:你受得了?
        凌晨:怎么受不了?
        老板:很疼的。
        凌晨:我以前会哭的。现在不会了。
        老板探口气,看着凌晨。
        老板娘:怎么了?
        老板:那个疼痛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我都必须是咬紧牙关的,何况是一个孩子?
        老板娘: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老板:以后再说。我们还得生活。
        开始搬东西。
        旁边。
        凌晨和武小轩交谈。
        凌晨:你又是一个人在家?
        武小轩:没有,我今天和我爸爸在一起。
        凌晨:你爸爸?
        武小轩:对。
        凌晨:你爸爸在家,他怎么会放心你一个人过来?
        武小轩:没有,他也过来了。
        凌晨:他也过来了?在哪儿?
        武小轩(指了一下):在那里。
        凌晨看着,发现了武方远,眼中逐渐发出怒火。
    40、黄昏    外    街边小吃对面
        武方远一直盯着凌晨,见凌晨看他,他也看着凌晨。
    41、黄昏    外    街边小吃
        老板和老板娘依旧忙碌着,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武小轩:爸,爸,你过来。
    42、黄昏    外    街边小吃对面
        武方远依旧地看着凌晨。
    43、黄昏    外    街边小吃
        凌晨依旧和武方远对视着。
        武小轩:爸,爸。
        见武方远没有答应,就快速地跑过去。
        到了路中间,一台车快速行驶而来,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凌晨:武小轩。
    44、黄昏   外     街边小吃对面
        武方远:小轩。
    45、黄昏    外    街边小吃
        老板和老板娘、还有食客们都惊愣地看着。
        凌晨(跑过去):武小轩?武小轩?
    46、傍晚    内    医院急诊室外
        武方远抱着武小轩冲入医院,后面凌晨跟着。
        武方远:医生,医生。医生在哪里?快救救我儿子。
    47、傍晚    内    病房
        武妻心绪不宁,长吁短叹;病房中的人都看着武妻;一个中年妇人忍不住走过去。
        中年妇人:大妹子,你怎么了?
        武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总感觉心绪不宁,好像是有事情要发生。
        中年妇人: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武妻:我也不知道。
        中年妇人:你家里的人为什么不照顾你?不知道你是一个病人?
        武妻:我们孩子也许人照顾的。
        中年妇人:这不是理由。
        武妻:还有,他也需要赚钱给我治病的。
        中年妇人:你的家人怎么就只来一趟?
        武妻:我这病是绝症的。治不好,还需要人照顾。
        中年妇人:这不是理由。他们是嫌弃你家里的蹲过监狱?
        武妻:对。
    48、傍晚     内    急诊室外
        武方远把武小轩放在病床上,医生护士站在旁边;凌晨也看着武小轩。
        武方远:医生,你一定要救活我儿子。
        医生:你放心,我们会尽力的。你想把钱交了。
        武方远:啊?
        凌晨:钱不是问题,你们放心救人。
        武方远:钱?你?
        凌晨(从里面的衣服掏出一张卡):这里面有钱。
        武方远:我这就去交钱。
        女护士:等一下。
        对医生说着什么。
        医生看了武方远一眼,然后用手按在武小轩的脉搏上;然后摇摇头,叹口气。
        武方远:怎么样医生?
        医生:没有用处了。你准备后事吧。
        武方远:我这里有钱。
        伸手抓住医生的前衣襟。
        医生: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49、傍晚    内    病房
        武妻和中年妇人依旧在交谈。
        中年妇人:这里面还有别的原因?
        武妻:他们是逼迫我嫁给我不愿意嫁的人;而我不愿意,就嫁给了现在的男人。所以,他们都不和我来往。不行了,我喘不过气来。
        说着,就想倒了下去。
        中年妇人(连忙扶住武妻,对其余的人):快喊医生。
    50、傍晚    内     急诊室外
        武小轩躺着,一动不动;武方远看着,凌晨站在旁边看着。
        武方远(用手抚摸着武小轩的脸):就这样走了?
        凌晨:就这样走了。
        武方远:你知道我想要对你做什么的。
        凌晨:我知道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武方远:你的父母为什么没有带你走?
        凌晨:他们担心目标太大,会连累我的。而我,如果是一个人,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
        武方远:如果你不是出现在我儿子的身边,我也不可能会注意到你的。
        凌晨:他是我的朋友。是我失去父母的第一个朋友。
        武方远:你既然知道我要对你动手,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凌晨:因为他是我朋友,我不可能会见死不救的。
        武方远:可是,你要知道,他是我儿子的。
        凌晨:我知道他是你儿子,他更是我的朋友。
        武方远:你想杀了我?
        凌晨:做梦都想。如果不是你,我父母也不可能会抛弃我的。
        武方远:好。你就在我身边好了,直到有一天你有能力杀了我。
        凌晨:我担心你会杀了我。
        武方远:如果这个时候我杀了你,是不是最好的机会?
        凌晨:最好的机会?
        武方远:小轩就可以有伴了。
        凌晨:你并没有动手?
        武方远:我希望你以后是我的儿子,和我在一起,直到你有能力杀死我,为你的父母报仇。
        凌晨:好。
        武方远:从现在开始,你以后就跟着我。还有,你太聪明了,这不是好事。
        凌晨:我也想该,可是总改不了。
        武方远:你说话之前,数三个数,就会改变。
        凌晨:好。
        武方远:我领你去见小轩的妈妈。
    51、傍晚      内       病房
        武方远领着凌晨,进入病房。
        中年妇人(看到武方远):你知道了?
        武方远:知道什么?
        中年妇人:你怎么来了?
        武方远:我们过来看看。(看着武妻的病床)人呢?
        中年妇人:我以为你知道。她突然感觉不舒服,就躺下了。
        武方远:她在哪里?
        中年妇人:在急诊室。
    52、傍晚    内    急诊室外
        武方远来往走着,不安而焦急地看着急诊室;凌晨看着。
        凌晨:我有钱。
        又一次掏出卡。
        武方远:谢谢。
        接过卡。
        凌晨:但愿阿姨没事。
        武方远:你记住,以后是你妈妈。
        凌晨:我妈妈?
        武方远:你以后的名字就叫武小轩。还有,你不在叫凌晨。很多人都在找你。要知道,他们并不害怕的是你父母,而害怕的是你。
        凌晨:我不明白。
        武方远:你不用明白,记住我说的话就行。
        凌晨:除了你,还有谁会找我?
        武方远:如果你妈妈没病,我是不可能会去你们家的。
        凌晨:你是为了钱治病?
        武方远:对。就是为了钱治病,才这么做的。而且,我判断你父母是坐船偷渡的。但是,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也知道他们是冤枉的。可是,现在就是这个社会,即使他们是冤枉的,也是没有多少翻案的可能。
        凌晨:我知道的。
        武方远:记住,你叫武小轩。以后就是我儿子。否则,很多人都会找你,到时候我也保护不了你。即使是今天,我还被那些迫害你父母的人找去,目标就是你。如果我杀了你,就会获得足够的钱给你妈治病。   
        凌晨:他们会付钱给你?
        武方远:我也不知道。总的试试。可是,却没有想到,我想要对你动手,结果,你救了我的儿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可是,我儿子就死了。这是报应。
        凌晨:那些人知道我在这里?
        武方远:他们不知道。我对他们不放心,就像是他们对我一样。所以,我并没有告诉他们你在这里。
    53、日     外      公墓
        武方远和凌晨站在一座坟墓的前面,而墓碑上面刻着:凌晨之墓。
        武方远:这里是埋得凌晨。
        凌晨(现在应该称呼武小轩):我知道。
        武方远:我知道你喊我一声爸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也不勉强你,但是,你一定要记住,你是我儿子,我们是父子关系。
        武小轩:我知道。
        武方远:你妈做手术了,有点失意。这是好事。正好让他接受你。
        武小轩:我知道。
        武方远:还有,家里所有的凌晨的照片都收拾好。这件事情我来做。对了,还有,我们要另外买房子。
        武小轩:好。
        武方远:用你的钱。
        武小轩:好。
        武方远:你希望我做什么?
        武小轩:买房子,我觉得不如买一个门店房。
        武方远:你继续说。
        武小轩:我们可以做生意。正好有收入的来源。
        武方远:也可以遮挡有些人的耳目?
        武小轩:对。
        武方远:还有什么?
        武小轩:我觉得那些想要我命的人,是不可能会这么放心你的。
        武方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武小轩:我就是觉得事情不可能会这么简单的。
        武方远(想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一直都没有出现这些人的面前,是很容易就引起这些人的怀疑?
        武小轩:我说的不明白。就是你不出现,就说明你有问题,很有可能被我父母收买了。
        武方远:我出现在他们面前,就代表着我并没有什么问题?
        武小轩:我就是这个意思。
        武方远:你真的是小孩子?
    54、黄昏    外    街边小吃
        老板和老板娘正在忙碌着。
        老板娘:凌晨怎么就没有出现了?
        老板:我好像听说,凌晨死了。
        老板娘:凌晨死了?怎么可能?
        老板:我也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那个孩子,很灵巧,很精怪的,就这么死了?
        老板娘:这是谁放的谣言?
        老板:不知道是说的。还有,我听说,已经埋下了。
        老板娘:埋在哪里?
        老板:你不用知道的。我也去看了,真的是凌晨的墓地。
        老板娘:怎么就这么死了?
        老板:就这么死了。你就当做是一场梦好了。
        老板娘:我怎么可能会把这些当做一场梦?
    55、日    内    彭家雨办公室
        彭家雨坐着,而萧山和龚菊成、武方远等三人站着,几个人正在交谈。
        彭家雨:你想通了?
        武方远:想通了。我要救我的老婆。
        彭家雨:这就好。
        武方远:老板,你给我一些钱,就算是定金吧。
        彭家雨:定金?如果你拿着这些钱跑了怎么办?
    56、日   内    病房
        武小轩正在喂着武妻吃饭,病房里面的人都在看着。
        武妻:我自己来。
        武小轩:医生说了,你这几天都不可能动的。
        武妻:乖啦,给我。
        武小轩:乖啦,你要听话的。
        病房中人都笑了。
        中年妇人:我开始还怀疑他是不是他们的儿子,现在看来是多余的。
        另一个中年妇人:小孩子变化是很大的。

       第三集         成长

    1、日    内    段医生办公室
        段医生和武方远正在交谈。
        段医生:武哥,嫂子以后都不可能会有孩子了。
        武方远:我知道,你说过了。
        段医生:你好像并不在意?
        武方远:我在意又怎么样?难道你嫂子的身体会好吗?再说,你嫂子能活着,已经是侥天之幸,难道还要抱有其它什么不可能的希望?而且是不现实的希望?还有,你嫂子活着,就是上天对我最好的恩赐,老天爷总算对我不薄。
        段医生:对了,还有,我还需要告诉你一声,嫂子也不能太过激动,否则就很容易旧病复发的。
        武方远:我知道,绝对不可能会让她旧病复发的。
        段医生:过一些日子,你就可以给嫂子办理出院了。
        武方远:能够在医院再住上一段时间?
        段医生:这对她的身体没有好处的。她需要的是慢慢调养。
        武方远:我知道,我说的是,让她静养一段时间。
        段医生:你应该我们医院的病房,其实是很紧张的。
        武方远:好吧,我同意。
        段医生:对了,武哥,你儿子怎么没有过来?
        武方远:我儿子已经过来了。
        段医生:那一个并不是你的儿子。
        武方远:他就是我的儿子,我没有其他的儿子。
        段医生看着武方远,没有在言语。
        武方远:你记住,我就这一个儿子。
    2、日     内     张家
        张开和张扬、杨美凤等一家三口正在吃饭。
        张开:你应该有个心理准备。
        杨美凤:什么?
        张开:我很有可能会被开除警队,甚至是被判刑入狱。
        杨美凤:为什么?
        张开:你说为什么?
        杨美凤:这么严重?
        张开:比你想象的严重。他们是无缘无故地把凌霄声等一家人进行陷害。怎么可能会放过我这个知情人?最起码也要警告一下。
    3、日    内     雅间
        胡来德、姜明极、彭家雨等三人正在一边喝茶一边交谈。
        胡来德:是不是应该对张开动手了?
        姜明极:是应该动手了,但是,不能够引起他的反弹。
        彭家雨:一个小人物,说掐死还不掐死?
        胡来德:你总是把事情想到那么简单。
        彭家雨:就是一个小警察,并没有什么难度进行处理的。
        胡来德:就算是一个小警察,换了是你,你想要怎么做?直接弄死?
        彭家雨:直接弄死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胡来德:你说说看。
        彭家雨:我们可以用方法让他失踪的,权利在我们的手里,所以,这件事情很容易就成为无头公案的。
        胡来德:你知道张开当了多少年警察?
        彭家雨:我们这是想要消灭张开而已,这和他当了多少年警察有什么关系?
        胡来德:你认为没有关系?
        彭家雨:我不认为有多少关系。
        胡来德:你不认为有多少关系?
        彭家雨:对。
        胡来德(对姜明极):看到没有,这个小子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彭家雨:胡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胡来德:姜局长,你来说说吧。
        姜明极:是,领导。
        胡来德:以后私下里就叫胡哥好了,老叫领导,听着不顺耳。
        姜明极:这样不好吧?
        胡来德:有什么不好的?
        彭家雨:胡哥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姜明极:谢谢胡哥。(对彭家雨)事情并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
        彭家雨:也没有多复杂。
    4、日    内    门面房
        武方远和武妻、凌晨等三人站在装修好的门面房内。
        武方远: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
        武妻:这么大的房子?
        武方远:对。
        武妻:太好了。
        武方远:小轩,你觉得我们这里做什么好?
        武小轩:我也不知道。
        武妻:开饭店就很好。
        武方远:我觉得也是。
        武小轩:如果是批发怎么样?
        武方远:批发?
        武小轩:我看到现在的卖店都很多,而且他们的所卖的东西并不齐全。
        武方远:这和批发也没有多少关系。
        武小轩:我也说不明白。
        武妻(想了一下):批发需要的地方很大。
        武小轩:我们的现金有限,可以先赊一些东西。
        武方远:这是门面房,只可以卖东西。
        武小轩:我们可以卖东西。
        武妻:小轩,你说的这些都是卖的东西?还有小轩,你说赊东西批发。
        武小轩:我说不明白的。
        武方远:我们可以进行批发,也可以把这里建成大商店,卖东西。
        武小轩:我就是这个意思。
        武妻:我们没有那么多的人手。
        武方远:我们可以雇人的。
        武妻: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的钱。
        武方远:我们可以把这里进行抵押。
        武妻:贷款?
        武方远:对。这里的贷款,就可以把所有的东西建好。而我们也可以租一个地方,进行商品批发。这里卖东西,就可以看出什么东西好卖,什么东西不好卖。
    5、日    内     雅间
        胡来德、姜明极、彭家雨等三人正在一边喝茶一边交谈。
        姜明极:你说的没错,并没有多么复杂。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是警察,即使是当了不长时间的警察,也会有一定关系的。即使是社会上,很多人都很有可能会有关系的,何况是警察的内部?如果我们出面,很多人都很有可能会把我们的行动告诉他的。
        彭家雨:你可是局长。
        姜明极:我是局长,可是不代表我可以控制一切的。你要知道,很多时候,都不是我能够控制的。
        胡来德:尤其是人心,他们最不可能会得到控制的。
        姜明极:对。还有,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很多人都是还有着正义感,还会有着独立的思想,他们可不能会依靠着我们的思想,也不可能会听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就会想起很多的事情。好吧,就算这些可以处理好。但是,如果我们想让张开失踪还是不可能的。
        彭家雨:为什么不可能?
        姜明极:因为失踪的是一个警察。(看着彭家雨)失踪的警察,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彭家雨:我知道。
        胡来德:失踪警察,就意味着着是全国性的大案要案,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彭家雨:这么严重?
        胡来德:这还不算最为严重的。
        彭家雨:还有什么?
        胡来德:一旦来了调查组,很多事情就不可能会受到我们的控制。
        彭家雨:我们就会被调查?
        胡来德:你总算没有糊涂到底。
        彭家雨:那可就难办了。(看着姜明极)那我们怎么办?
        姜明极:我们只能是一步步来。让张开先犯错误,我们找借口把他一撸到底。然后进行陷害。
        彭家雨:就判处死刑》
        姜明极:你不觉得这一点不可能吗?
        彭家雨:不可能?
        姜明极:如果他被判死刑,你觉得这件事情会不会引起轰动?
        彭家雨:啊,我知道了。
        姜明极:还有,如果我们判处他死刑,很有可能会引来很多人的反弹的。
        彭家雨:只能是判处几年徒刑?
        姜明极:对。而且是轻描淡写的几年徒刑。
    5、日    内      武家
        这是一栋楼房,里面只是简单地进行了装修,而是很朴素,没有多余的东西。
        武方远正在做饭武小轩正在看电视,武妻过来。
        武方远:你过来做什么?
        武妻:我想要帮忙。
        武方远:帮什么忙?难道我做不好饭?
        武妻:我可不想吃现成的。
        武方远:你有福都不会享受。算了,你指挥我行动。
        武妻:我想做。
        武方远:这可不行。医生不止一次嘱咐过我,你是不能劳累的。
        武妻:我知道。但是,简单的事情可以做的。
        武方远:不可以做 。如果你做事情,很有可能就会闲不下来就会累着。(看了一下武小轩)小轩应该上学了。
        武妻:我知道。就安排他上学好了。
        武方远:可以。
        武妻:哪里上学比较好?
        武方远:哪里上学比较好?这里就不错。
        武妻:我说的是,哪个小学比较不错,老师教学的水平比较高。
        武方远:啊,是我没有听明白。(回头看了一下武小轩)他学习的情况怎么样?
        武妻:我怎么知道?
        武方远:你可以教教他,试一试。
        武妻:也好。(也回头看了一下武小轩)头几天,我教了他小九九,只说了一遍,他就会背。这孩子的脑子太聪明了。
        武方远:这不是好事。
        武妻:不是好事?什么意思?很多的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聪明。
        武方远:希望自己的孩子聪明,和自己的孩子聪明是有着本质的区别。还有,孩子太聪明的时候,就是最容易出错的时候。
        武妻:我还是不懂。
        武方远:太聪明的人都不可能会活得时间太长。
        武妻:理由呢?
        武方远:一个人知道自己比别人聪明,所以很多时候就不会把别人放在眼睛里;也会引来别人的注意,也很容易遭到别人的嫉妒和暗算。
        武妻:太聪明的人是很容易就引来别人的瞩目的。
        武方远:不错。
        武妻:那怎么办?
        武方远:把实情告诉他,让他自己做决定。
        武妻:这么小的孩子?
        武方远:他会知道轻重的。(看了武妻一样)问题在你。
        武妻:问题在我?
        武方远:一个笨小孩,你能不能接受?
        武妻:哪有父母嫌弃自己的孩子?
    6、日    内     警察局长办公室
        张开立正站着,姜明极坐在对面。
        姜明极:你的错误,我们一定会处理的。
        张开:这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我的责任。
        姜明极:你的态度不错。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张开拉开面前的椅子,坐了下来,丝毫没有把姜明极的目光放在眼里。
        张开:局长,这也只是一个开始。
        姜明极:这是你的错误。
        张开:局长,这里面没有别人,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最后我的下场是什么。
        姜明极:你怎么能够这样说话?
        张开:从你们知道我帮助凌霄声那一天开始,你们就没有可能会放过我的。这一点是肯定的。只是有一点不可能确定的是,你们会在什么时候动手。算算时间,你们也到了动手的时候。
        姜明极:我并没有要对付你。
        张开:你是没有要对付我,可是,你要听从命令,否则你的乌纱帽就可能会不保,对吧?
        姜明极:对。你理解就好。
        张开:你就是一个官迷。
        姜明极:对。我不否认我喜欢当官。
        张开:是不是为了当官什么都可以出卖?
        姜明极:不错。嗯?你怎么说话的?
        张开:不用再这样装腔作势。说说你们最后的处理意见。
        姜明极:我们的目的是,想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
        张开:现在我被降职成为普通警员,不是一个教训?
        姜明极:我告诉你,这远远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
        张开:上面的那个人还要求上面?
        姜明极:他说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
        张开(想了一下):就是想要让我进监狱?
        姜明极:对。
        张开:我辞职好了?
        姜明极:如果你辞职,很有可能你的境界会更加的艰难。
        张开:有人会找我的麻烦?就像是凌霄声一样的下场?
        姜明极:对。
        张开:这说明你们很有可能会与彭家雨他们联合?啊,是已经搅和在一起?
        姜明极:可以这么说。
        张开:一个黑社会,可以替你公安局长当家做主,你这个局长当得真够窝囊的。
        姜明极:如果我不做,那么很有可能我就会调离这里,这是最好的结果。最不好的结果,就是和你一样的下场,他们可以安排很多人来对付我。
        张开:毕竟你知道的太多了?
        姜明极:对,就是上了贼船,已经是不可能会下去了。
        张开:一个区公安局长,当到你这份上,也真够味了。
        姜明极:张开,你还是很天真的。
        张开:什么意思?
        姜明极:如果黑社会没有当官的在后面撑腰,他们能够成为黑社会?你以为咱们警察就是吃素的?就像是彭家雨,如果后面没有人,怎么可能敢这么嚣张?
    7、日     内     卧室
        胡来德和杨美凤并肩躺在床上。
        杨美凤:你怎么会把张开与凌霄声的关系泄露出去?
        胡来德:凌霄声是什么?
        杨美凤: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胡来德:那是你的看法。我的看法是,他就是一个通缉犯。
        杨美凤:通缉犯?
        胡来德:你怀疑警察的行动?
        杨美凤:我没有怀疑过。
        胡来德:那你还问什么?凌霄声毕竟是犯了法,否则警察是不可能会通缉他的。
        杨美凤:可是,这关张开什么事情?
        胡来德:张开毕竟和一个通缉犯在一起。作为一个警察,是不可能会和通缉犯在一起,也可不能会和通缉犯在一起的。这是知法犯法。
        杨美凤:可是,他是我的男人。
        胡来德:现在知道他是你的男人。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他是你的男人?
        杨美凤:我只是抵挡不了你的魅力。
        胡来德:你是抵挡不了权利的魅力吧?这一点我很清楚的,如果我手中没有权利,你会跟着一个我这有的老头子?你会讨我的喜欢?你会这样不计代价地侍候我?这些都是有一个前提,如果我没有权利,你是不可能会过来靠近我的身边的。虽然你也是教师,但是,教师的虚荣,比一般人都更为强烈,而且更为严重。这一点我比你清楚的得多。
        杨美凤: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胡来德:你没有责备,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也是张开,那么好糊弄?
        杨美凤:我没有糊弄你的意思。   
        胡来德:你就是一个贱皮子。
        杨美凤的脸色变了。
    8、日    内     警察局长办公室
        张开立正站着,姜明极坐在对面,二人依旧在交谈。
        张开:我早就想到过这个问题。如果彭家雨没有人支撑着,那么他很早就会被抓走了。虽然他很精明的,可是小错不断,大错也有;还有很有可能手里还有着人命的人,怎么可能会逍遥法外?
        姜明极:不错。只是有一点,你理解错了,彭家雨不可能会很精明的。很多事情,他都没有我看得透彻。
        张开:我看真正笨蛋的是你。
        姜明极:你的话我不懂。
        张开:不是我的话不懂,而是你没有转过这个弯来。所以,你才会被彭家雨和彭家雨所支持的人骗了。
        姜明极:你的意思我还是没有听懂。
        张开:如果彭家雨真的是笨蛋,怎么可能会和他身后的人联系在一起?世界上的混混很多,而且,很多的混混都是被打击的对象,没有几个是警察保护的对象。而彭家雨就是被警察保护的对象。
        姜明极: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不对劲了。如果彭家雨是笨蛋,就很有可能会早就收拾了,而不可能会和我一样平起平坐。
        张开:彭家雨的屁股下面肯定是不干净的,这一点你我都是很清楚的,可是,却没有人动他,就很说明问题。
        姜明极:那他为什么还要装作很笨?
        张开:有些事情是他不可能会出头的,也不易出头。所以,这就需要你来出头。可是,又没有办法让你出头,因为你也有着自己的顾虑,所以,他就和他后面的人进行设计。而你,就很自然地进入他们的圈套。
        姜明极:即使我必须进入他们的圈套,也必须是进入他们的圈套。
        张开:对。
        姜明极:他们真的是很阴险的。
        张开:想要进入他们的圈子,就必须是有“投名状”。
        姜明极:不错。对了,张开,既然你说了这么多,并没有隐瞒我,我就告诉你,接着的事情,就是对你进行陷害。这件事情你是避免不了的。
        张开:是彭家雨的人进行对我的陷害?
        姜明极:对。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的。是上面的人的决定,是必须给你一个教训。
        张开:大约我进去几年?
        姜明极:是五六年。(想了一下)算了,我来吧。最多三年。
        张开:谢谢。
    9、日     内     卧室
        胡来德和杨美凤并肩躺在床上,二人依旧在交谈。
        胡来德:你也不用说很多好听的,我也不可能会听的。你要知道,我不是张开,没有张开那么好糊弄。
        杨美凤:我从来就没有糊弄过你。
        胡来德:这最好不过。你应该知道你糊弄我的后果。还有,你今天的地位,也是我给你的。
        杨美凤:我原来就是一个小教师而已。如果没有你,我就是一个小教师,而不是现在的副校长。
        胡来德:你知道就好。
        杨美凤:对了,还有,你想怎么处理张开?
        胡来德:你舍不得?
        杨美凤:我怎么可能会舍不得?
        胡来德:你以后就跟我吧。
        杨美凤:你想让我离婚?
        胡来德:对。以后就跟在我身边。
        杨美凤:好吧,我听你的。
        胡来德:张开会被判刑,大约是五六年。
        杨美凤欲言又止。
        胡来德:舍不得?
        杨美凤:我和他毕竟是夫妻一场。
        胡来德:你想怎么做?
        杨美凤:我想要让他少蹲几年。他不蹲监狱是不可能的。
        胡来德: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判他三年。对了,你什么时候离婚?
        杨美凤:我回去就和他离婚。
    10、下午    外      街上
        武方远和凌晨手拉着手,一面走,一面交谈。
        武方远:小轩,今天跟妈妈学习的怎么样?
        武小轩:妈妈教的我都会了。
        武方远:这就好。你明天上学了。
        武小轩:我知道。
        武方远:你的课本都会?
        武小轩:对。
        武方远:我想要告诉你,在家里,你可以什么都会,在学校,就要数上三个数。
        武小轩:装笨?
        武方远:对。就是装笨蛋。因为如果你学习得很好,就会很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引起别人的注意,就会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武小轩:我知道了。
        武方远:数三个数。
        武小轩(暗数三个数):我知道了。
        武方远满意地点点头,蹲下来。
        武小轩(反应很慢):做什么?
        武方远:骑大马。
        武小轩(反应很慢):好。
    11、黄昏    内     张家
        杨美凤、张开、张扬等三人正在吃饭。
        杨美凤几次欲言又止。
        张开:吃完饭再说。
        张扬:我吃完了。
        张开:看电视吧?
        张扬:好。
        走过去,大看电视,看着。
        张开:你可以说了。
        杨美凤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说出什么。
        张开:你是不是想要离婚?
        杨美凤(楞了一下):你知道?
        张开:我不是笨蛋,而是警察,是一个优秀的警察,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的。
        杨美凤:我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瞒不过你的。
        张开:我本来是想要孩子的,可是我自身难保,没有办法,只能是把孩子交给你养。
        杨美凤:我会把他养大成人的。
        张开:你是什么时候和别人开始的?
        杨美凤:什么?
        张开:我说的是,和你有关系的那个人,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杨美凤:没有。
        张开:到了现在你还想否认?
        杨美凤:我没有想要否认的。
        张开:你只是不愿意面对?
        杨美凤:对。
        张开:这没有什么难以面对的,做都做了,还有什么不能面对?
        杨美凤:我并不是不想面对,而是觉得对不起你。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外面有人?
        张开:在得知你泄露了我和凌霄声关系的时候,我就知道外面有人了。我当时想要欺骗我自己,想要否认你外面没有人,可是,事实上,你不可能随随便便地对外面的人说我和凌霄声的关系的,因为你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重大性。唯一的可能,就是你恋奸情热的时候,不经意地说了出来的。
        杨美凤:是我对不起你。那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从凌霄声他们出事以后,就没有碰过我?
        张开:对。今天我也会离开家的。
        杨美凤:不。
        张开:我有理由留下来吗?你有理由留下我吗?
    12、日    内     教室
        老师正在上课,而张扬、武小轩、彭嘉卉等人正在听着。
        老师:武小轩。
        武小轩(反应很慢):到。
        老师:你来回答?
        武小轩(反应很慢):回答什么?
        老师(摇摇头):算了,你坐下。
        武小轩(反应很慢):是。
    13、日    内    批发部
        武方远正在忙碌着。
    14、日    内    门面房(超市)
        武妻正在卖东西。
    15、日    外    操场上
        张扬、彭嘉卉等人正在讥笑着武小轩。
        张扬:你怎么这么笨?
        彭嘉卉:就是,连这么简单的加法都不知道。
        张扬:你和我认识的一个叫凌晨的人长得倒是很像,只是他没有你高,也没有你笨。比我聪明很多。如果你不是这么笨,我真的怀疑你就是凌晨。
        彭嘉卉:张扬,这样的笨蛋,你见过吗?
    16、日    内    法庭
        张开一脸冷漠地看着法官。
    17、日    内    超市
        武妻正在忙碌着,武小轩走了进来。
        武妻:小轩?放学了?
        武小轩(反应很慢):放学了,我过来帮忙。
        武妻:你不用帮忙,我自己能够忙过来的。你学习好就行。
        武小轩(反应很慢):我知道的。(看了一下超市)我来算账。
        武妻:你这个孩子,总是不听大人的话。先写作业。
        武小轩(反应很慢):好吧。
        就放下书包,掏出课本,开始写作业。
        客人:你们家的孩子?
        武妻:对。
        客人:真懂事。
        武妻:就是笨一点。
        客人:说话慢的人,都是有想法的人。
        武妻(笑得合不拢嘴):借你吉言。
    18、黄昏     内     张家
        张扬和杨美凤正在吃饭。
        张扬:爸爸怎么还没有回来?
        杨美凤:你爸爸去执行任务,需要几年的时间。
        张扬:怎么这么长的时间?
        杨美凤:是很长的时间。今天上学,有什么事情发生?
        张扬:就是武小轩很笨的,不是一般的笨。
        杨美凤:怎么个笨法?
        张扬:回答问题总是慢半拍的。对了,他和凌晨长得好像,如果不是很笨,而且很瘦,被凌晨高,就真的是凌晨的。
        杨美凤(心不在焉):是么?还有什么?
        张扬:武小轩连一加一都要计算很久才会算出来。
    19、黄昏    内     超市
        武小轩和武方远、武妻等三人正在吃饭。
        武小轩(反应很慢):明天老师请你们去一趟。
        武妻:为什么?
        武小轩(反应很慢):因为我学习的问题。
        武妻:好,没问题。我去。
        武小轩(反应很慢):对了,还有,我们这里应该雇一个人来帮忙的。
        武妻:这里赚钱很少。
        武小轩(反应很慢):并不少。还有,我们并不是希望这里赚钱的。
        武方远和武妻都看着武小轩。
        武小轩(反应很慢):我说错了什么?
        武方远:我想问问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武小轩(反应很慢):我问你,批发部赚的钱多,还是超市赚的钱多?
        武方远:当然是批发部赚的钱多了,这是超市所无法比拟的。批发部雇了三个人了。
        武小轩(反应很慢):既然是批发部赚的钱多,我们为什么还要成立超市?
        武方远:可以掌握第一手资料。如果没有超市,我们就不知道了什么好卖,什么不好卖,就会听从别人的。也就是说,主动权会握在别人的手里。啊?(看着武小轩)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对武妻)小轩说得对,我们既然不指望超市赚钱,又何必这样算计人工?只要掌握着主动就行了。(看着武小轩)你怎么知道这些?
        武小轩(反应很慢):看得多了,听得多了,就会知道的。很多时候,很多时间里,我们都必须是掌握着什么动?
        武方远:主动。
        武小轩(反应很慢):对,就是主动,我们就可以把所有的主动权掌握在手里。
    20、日     内    彭家雨的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而龚菊成和萧山站在对面;办公室已经换了面貌,极尽奢华。
        彭家雨:这才像个办公室。
        龚菊成:老板,凌霄声他们两口子就是傻子,只知道赚钱,不知道花钱,结果白白地便宜了我们。
        萧山:就是,老板。
        彭家雨:他们是脑子很聪明的人,只是没有用到正地方而已。
        龚菊成:没有用到正地方?
        彭家雨:你们是我的兄弟,所以我也不瞒你,就对你们说句实话。如果凌霄声主动一点,让一些人进入他的公司,哪怕不是进入公司,只是占有干股,就可能会免于一难。但是,凌霄声从来就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龚菊成:我觉得他的顾虑是对的。
        彭家雨:你想说什么?
        龚菊成:凌霄声是一个买卖人,也就是说是一个商人;而商人更应该知道的是,趋利避害,这一点他是不可能会不知道的。
        彭家雨:既然是他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龚菊成:他是知道的,可是他更知道那些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这是不想引狼入室。
        彭家雨(想了一下):你说的不错,是我想得简单了。(看着龚菊成)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会要我出面?
        龚菊成:你出面,表面上你可以获得足够多的好处。可是,事实上,你知道的,获得最大、最多的好处,是上面的人。那些人才是真正的掌握着我们命运的人。
        彭家雨:我们有把柄在他们的手里,所以,他们可以随时要我们的命?
        龚菊成:对。
        彭家雨:因此,他们认为已经控制了我们,所以可以和我们一起谋算着凌霄声。事实上,有我们出面,他们完全可以一推了之;而他们掌握着我们的命运,控制着我们,我们没有反抗的余地?
        龚菊成:对。他们不可能会有任何的把柄落在我们的手里的。而我们会有很大的把柄在他们的手里。所以,我们没有威胁到他们的可能;而他们很有可能会威胁到我们的。因此,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安全的。
        彭家雨:如果我们掌握了他们的一些证据,就很有可能他们会对我们不利?
        龚菊成:对。
        彭家雨:我还真的忽略了这些。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原来我只是一个笨蛋;还有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中。
    21、日    内     老师办公室
        老师和武妻正在交谈,而武小轩站在一边。
        老师:我就从来没有看到这么笨的孩子。
        武妻:孩子只是笨了一点,老师也曾经说过的,孩子笨一点不要紧,只要肯学就行。
        老师:但是,他连最起码的一些东西都不会啊?
        武妻:有教无类。我的孩子笨一点,只要肯学,未必没有开窍的一天。爱因斯坦也曾经是一个笨小孩的。
        老师(想了一下):你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好吧,你说服了我。
    22、日     内    彭家雨的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而龚菊成和萧山站在对面;三人依旧在交谈。
        彭家雨:还有什么?
        龚菊成:还有,他们对我们很放心,很多事情他们都不方便出面,只有我们出面;而我们出面,就等于是送上门的把柄,他们就会进一步掌握着我们的把柄。
        彭家雨:这倒是。这么说来,他们是不可能会把我们放在心上,尽管他们表面上和我们走得很近,事实上,他们是和姜明极他们走得才会很近的,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各取所需而已。
        龚菊成:对。所以,这些人才会害怕的是张开,才会恨张开。
        彭家雨:什么意思?
        龚菊成:他们的问题在于,害怕凌霄声夫妇是偷渡出去的。如果偷渡到国外,一旦出面,就会很容易引起轩然大波的。所以,他们就会很有可能会万劫不复,头上的乌纱帽肯定是不保了,就更不要说有什么前途了。因此,他们对待张开,只能是警告,而不可能会有下一步行动。
        彭家雨:如果是凌霄声在国外发难,他们这些人是很容易就会成为过街老鼠。
        龚菊成:对。
        彭家雨:他们的手不可能伸出国外的。
        龚菊成:所以,他们才会担心的。
        彭家雨:还有,他们这些人是担心凌晨?
        龚菊成:他们不可能担心凌晨的,也不可能会放在心上的。因为他们的官只会越做越大,将来的一天,即使是凌晨再有能力,也不可能会把他们怎么样的。
        彭家雨:是我枉做小人了。
        龚菊成:其实,我们也可以有一个做法的。
        彭家雨:什么?
        龚菊成:我们可以扶持武方远的。
        彭家雨:什么意思?
        龚菊成:我们可以把一些人的把柄,交给武方远。这个时候,武方远就等于是变相地威胁到了他们。
        彭家雨:武方远?他现在在做什么?
        龚菊成:无论做什么,我们都可以交好他。
        萧山:他现在在做买卖。
        彭家雨:做买卖?他哪来的本钱?
        萧山:过春节的时候,他曾经在郊区,把烈性炸药做鞭炮放。
        彭家雨:烈性炸药?
        龚菊成:就是TNT。
      彭家雨:倒腾TNT?
        萧山:很有可能是真的。因为他在监狱里面认识不少人,其中就有矿工的。
        龚菊成:我们可以送上一些钱的。
        彭家雨:直接给?
        龚菊成:这个人的自尊心是很强的,如果直接给肯定不可能会接受的。如果是变相的送钱,他即使是不接受,也必须接受,因为等到他知道之后,想要还给我们,也是不可能的。
        彭家雨:他会知道?
        龚菊成:没有人是傻子。
    23、日    内    超市
      超市正在忙碌着,武方远走了过来。
      武妻(很惊讶):你怎么过来了?批发部没有事情可忙?
      武方远:我是想要问问,孩子怎么样?
      武妻:没有事情的,他很好。
      武方远:是因为什么事情让你去学校的?
      武妻:是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老师说,我们孩子太笨了。
      武方远: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孩子,能不能继续读书?
      武妻:可以继续读书。有教无类。
      武方远:这我就放心了。
      武妻:孩子是不是也可以展现一点聪明才智?
      武方远:你记住,聪明容易糊涂难。
      武妻:好吧,我听你的。
    24、日   内   彭家雨的办公室
      龚菊成和萧山二人依旧站着,而彭家雨坐着。
      彭家雨:这倒是一个办法。
      龚菊成:问题是我们买了那么多的东西,最后的结果怎么办?
      彭家雨:最后的结果怎么办?你说什么,我怎么听到糊里糊涂?
      龚菊成: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买了武方远那么多东西,可是这些东西最后我们怎么办?放在哪里?
      彭家雨:这倒是。我们也不可能会用那么多的东西。
      萧山:我们也可以开一家超市,进行买卖。这样就可以一举两得,而且,武方远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心理负担。还有,我们如果和他拉近关系,也会很容易被他接受。这样等于是我们变相地有了一条后路。
       龚菊成:还有,我们也会消除那些对我们怀疑的人的想法。
      彭家雨:你的意思是说,那些和我们合作的人,对我们并不放心?
      龚菊成:如果这个人是你,你觉得你会全面放心?
      彭家雨:这倒是。好吧,这件事情就按照你们所说的办。
    25、日   外    操场上
      武小轩和张扬·还有彭佳卉等人正在玩耍。
      张扬:武小轩,你真的太笨了。我们班里只有你不会。
      武小轩(反应很慢):我是很笨,就是学不会。
      张扬:你就不应该上学。
      彭佳卉:张扬,不许你欺负武小轩。
      张扬:我就欺负他了。
      彭佳卉:我就欺负你。哼。
      亮出拳头。
      张扬:我不和笨小孩一起玩。
      转身离开。
      彭佳卉:武小轩,我们一起玩。
      武小轩(反应很慢):好。只要你不嫌我笨。
      彭佳卉:我怎么可能会嫌你笨?
      武小轩(反应很慢):谢谢。
      彭佳卉:不用客气。对了,我们玩背人的游戏?
        武小轩(反应很慢):好。
        二人划拳,武小轩输得多,而彭嘉卉赢得多。武小轩就总是背着彭嘉卉。
    26、晨   外   公园
      武方远和武小轩一起在跑步,武方远在前面,而武小轩在后面。
      武小轩(反应很慢):为什么要跑步?
      武方远(脚步缓下来,和武小轩并肩跑步,并没有停下):无论做什么,都要有一个好身体,如果没有一个好身体,做什么都不可能会成功的。
      武小轩(反应很慢):身体真的很重要?
      武方远:当然很重要。还有,很多时候,看似吃亏的事情,其实不到最后,就不可能会是吃亏的。
      武小轩(反应很慢):只要到了最后,才会揭晓答案?
      武方远:对。
      武小轩(反应很慢):就像是我背着彭佳卉一样?
      武方远:我不知道彭佳卉是谁,但是,你背着她,你锻炼了身体,也有了力气。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武小轩(反应很慢):好的,我知道了。
      武方远:只有好身体,你才有一天会打败我的。
      武小轩(反应很慢):我知道的。只是凭借力气是不行的。
      武方远:我送你去学习武艺。记住,学习武艺,也只是为了锻炼身体,而不是为了打架。如果要打架,是没有胜利者,只能是得到一时的痛快。还有,用处最大的,还是这里。
      指了一下脑袋。
    27、日   外  批发部外
      武方远有些疑惑地看着一车车批发的货物送出去。
    28、日   内   彭家雨的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而龚菊成和萧山站在对面。
      彭家雨:超市开始赚钱了?
      龚菊成:是的。
      萧山:我们都是从武方远那里进货的。
      龚菊成:只是武方远现在怀疑,并不知道是我们而已。
      彭家雨:下一步就要让他知道。
      龚菊成:好的,老板。
      彭家雨:萧山,你不要有什么小动作。
      萧山:我没有小动作。
      彭家雨:没有最好。如果你有,就马上给我取消小动作。不要认为武方远赚钱了,就开始眼红。
      萧山:你就那么怕他?
      彭家雨:我是害怕,而且是很害怕。武方远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得多。
      龚菊成:什么意思?
      彭家雨:这小子想要霸占武方远的批发部和超市。
      龚菊成(对萧山):你想死,就不要牵连到我们。
      萧山:这只是我的想法。
      彭家雨:你听着,如果你的小动作,被我发现了,我就让你消失。
      萧山:老板。
      彭家雨:这事情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萧山:我不明白,武方远能够干起来,我也能够干起来。而且,我比他忠诚的。
      彭家雨:你知道武方远手里还有多少烈性炸药?
      萧山:不知道。
      彭家雨:武方远一旦知道了你搞小动作,就会把整件事情算在我们的头上。我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萧山:他会这么狠?
      彭家雨:武方远的外号是疯子,你以为疯子的外号是白叫的?我们就算都死了,他家里的超市会照常开,还有那个批发部,都可以雇人管理。
    29、日  内  武家
      武方远正在和武妻算账,而武小轩也在帮忙。
      武方远:这么多?
      武妻:这是不是真的?这才是一个月收入。
      武小轩(反应很慢):这还算多?
      武妻:这孩子。
      武方远:你可能看过比这个更多的钱,但是,我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也从来就没有想过。
      武妻:这些钱就放在银行里?
      武方远:小轩,你说呢?
      武小轩(反应很慢,一边回想一边说):我知道的事情是,鸡蛋从来就不会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武方远:不会放在一个篮子里面?什么意思?
      武小轩(反应很慢,依旧是一边回想,一边说):放在银行里面,还不如钱生钱。留下一部分资金,以备不时之需要。
      武妻:你这孩子,从哪里知道的这么多?
      武小轩(反应很慢):我以前就知道的。是小时候接触的。
      武妻目光看向武方远。
      武方远:啊,可能是他看书看到。小轩,接下来怎么做?
      武小轩(反应很慢):可以做房地产,可以做家具生意。现在人们手里有钱了,就需要住得好,吃的好穿得好。从这几方面来进行,就可以了。
      武妻:批发部和超市怎么办?
      武小轩(反应很慢):可以雇人打理。
      武方远:这孩子说话总是像是意犹未尽。
      武小轩(反应很慢):买台车,豪华一点的。还有,就是西装革履。
      武方远:我最不喜欢穿西装革履的。
      武小轩(反应很慢):这不是你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你必须穿的问题。
      武妻:为什么?
      武小轩(反应很慢):这样很容易就被人接受的。
      武妻:这是以貌取人的。
      武小轩(反应很慢):如果是穿的破破烂烂,去做生意,就没有人愿意和你做生意的。即使是你的生意再大,也很难让人相信的。还有,如果你是西装革履,就很容易被人接受。因为西装革履就是一副什么工人的样子。
      武方远:什么工人?哦,即使是穿上了西装革履,也像是一个工人?
      武小轩(反应很慢):不是工人,是什么工人什么事的。
      武妻(想了一下):你说的是成功人士吧?
    30、日  内  彭家雨办公室
      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而龚菊成和萧山站在对面。
      彭家雨:武方远想要搞房地产?
      龚菊成:是的。
      彭家雨:我们也搞?
      龚菊成:我们可以搞的,也可以和武方远联合。
      彭家雨:联合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龚菊成:为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
      彭家雨:这么说,你就明白了。我们双方投入,这是很好说的。可是,问题在于,谁说了算?
      龚菊成:合作之后,谁说了算,才是问题。
      彭家雨:对。如果是武方远说了算,我也不可能会相信他的。如果是我说了算,武方远也不可能会信任我的。没有办法,我们谁也不可能会相信谁,只能是互不干涉。
      龚菊成:这一点就说明了没有合作的可能。
    31、日   外   监狱的门
      张开独自走出了监狱。操场上
    32、日   外   修车厂
      张开过去找工作,不一会儿,被老板轰了出来。
    33、日   外   家具厂
      张开进去,不久就被赶了出来。
    34、日   外   工厂
      张开进去,不久也还是被赶了出来。
    35、日   外   人行道上
      张开看着天空的烈日炎炎,正是中午,就过去买了一瓶矿泉水和一个面包,坐在马路边上,一口面包,一口矿泉水地吃着。
      武方远开着车,停在了张开的不远处,从车上下来,把包顺手放在了车顶上,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转身离开,直奔不远处的工地。
      张开看着,过去坐在了轿车的旁边。
      镜头晃动,几个人看到包,看到张开,就离开了。
      有一个想要过去,被张开用眼睛瞪住,转身走了。
      从中午,到黄昏。
      武方远过来,看到车顶的包,愣了一下,奔过去,打开,看了一下,松了一口气。
      张开看到武方远回来,就起身,由于坐的时间太长,一下子没有起来。
      武方远四下看了一下,看到张开,连忙过去。
      武方远:谢了,兄弟。
      张开:没什么。
      想要起身。
      武方远(扶了一下):兄弟,你就不想拿走?
      张开:不想是假的。
      在武方远的帮助下,慢慢地站起来,同时说着。
      武方远看着张开。
      张开:可惜,不是我的。
      武方远(笑了):就冲你这句话,我请你吃饭。
      张开:我是蹲过监狱的人。
      武方远:我也是蹲过监狱的人。兄弟,你会开车?
      张开:我会开车。
      武方远:先吃饭。
    36、傍晚   内   饭店雅间
      张开狼吞虎咽地吃着,武方远看着。
      武方远:兄弟,慢点吃,不够再要。
      张开(含糊不清):我知道。
      又接连吃了几大口,喝点水,把口中食物咽下。
      武方远:你慢点吃,不要撑着。
      张开:我知道的。你没有想过,我是好几天都是吃面包就水过日子的。如果没有遇到你,今天恐怕也是这样过的。
      武方远:你家人呢?
      张开:家?(摇摇头)没家了,离婚了。我是净身出户的。
      武方远:这么说,你出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张开:对,你说的没错,我没有住的地方。
      武方远:那你住在哪里?
      张开:天当被地当床。
      武方远:真够苦的。
      张开:这点苦算什么。关键是心里的苦,那才是真的苦。
      武方远:你原来是做什么的?
      张开:警察?
      武方远:警察?
      张开:很惊讶?
      武方远:很惊讶。
      张开:说实话,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会蹲监狱的。
      武方远:你犯了什么法?
      张开:我是帮助朋友一家逃离这里。
      武方远:你不是一个不明白是非的人。
      张开:事实上是,我看到他们陷害我的朋友,我不可能会坐视不理的。本来他们是不知道的,可是,我却被我认为最亲的人出卖了。而这些人自然是不可能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就把我的陷进了监狱里面。
      武方远:好吧,你以后跟我干。
    37、日  外   操场上
      彭佳卉趴在了武小轩的背上,从童年,到少年,到高中。
    38、日  外   拆迁场地
      萧山正在指挥强行拆迁,而很多人都在哭闹着。
    39、日  内   彭家雨办公室
      彭家雨和龚菊成正在交谈;彭家雨坐在老板椅上,而龚菊成正站在对面。
      彭家雨:工地施工了没有?
      龚菊成:没有。
      彭家雨:怎么回事?
      龚菊成:现在的事情很难办的,已经不是我们刚开始干得时候了。
      彭家雨:我也知道,可是,我也让出了时间进行解决的。
      龚菊成:恐怕是萧山的问题。
    40、 日   外   刚建好的楼房
      张开看着,旁边的几个人陪同着。
      旁边的人:张总,还有一个月就可以入住了。
      张开:我不希望看到糊弄,希望大家保质保量地完成好。
      旁边的人:没有问题。
      张开:还有拆迁的问题在于,我们千万不要强行拆除的。这很容易就导致别人的不满,也会引起很多的麻烦。
    41、晨   外   别墅院子
      武方远和武妻正在一起浇花;不远的树下有着桌椅,明显是休闲用的。
      武方远:你不用亲手干的。
      武妻:我也知道。可是,闲不住的。
      武方远:孩子都大了,我们也老了,不应该操心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
      武妻:一晃就是十来年的时间,这孩子在我们的身边,让我们多了很多的乐趣。
      武方远:你知道?
      武妻:你以为我不知道?
      武方远:你是装作失忆?
      武妻:我不装作失忆你会怎么样?还不是后悔死?
      武方远:你怎么才说出来?
      武妻:时间久了,很多事情的记忆都是消散了。
      武方远放下水壶,扶着武妻到树下色桌椅坐下。
      武方远:当时,真的没有想过你会知道的。
      武妻:我当时被抢救的时候,就知道了。因为这里疼痛,不是轻易地可以忍受。(同时捂着心口)这里的苦楚,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的。当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个孩子,就知道了结果。
      武方远:你不恨他?
      武妻:恨他什么?为什么要恨他?你是用他的钱救了我?
      武方远:对。还有,他也救过我们的孩子。
      武妻:我们的孩子是怎么死的?
      武方远:是车祸。也许是报应。我当时想要杀了这个孩子的。
      武妻:为了救我?
      武方远:对。可是,这孩子救了我们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对这个孩子动手?他可是我们孩子的救命恩人。还有,他也掏钱救我们的孩子的。可是,我们的孩子送来医院的时候,就死了。
      武妻:你杀了这个孩子,谁会发钱救我?
      武方远:彭家雨曾经答应的。
      武妻:彭家雨会说话算数?
      武方远:不可能会说话算数的。当时这个孩子也是这样告诉我的。我就试探了一下,彭家雨是不可能付钱的。我的想法太天真了。好在没有动手,铸成大错。
    42、日   外   街上
      彭佳卉和张扬、武小轩等人正在街上走着。
      彭佳卉:总算是高考完了,我们去哪里玩?
      张扬:随便去哪里都行。
      武小轩:我只想回家睡觉。
      彭佳卉:你就是这样没有出息。
      武小轩:什么是有出息?
      彭佳卉:我觉得你就是没有出息。算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过来,背着我。
      武小轩:猪八戒背媳妇?
      彭佳卉:你就是猪八戒背我这个媳妇。
      趴在了武小轩的背上。
      张扬嫉妒地看着。
      彭佳卉:我怎么觉得我这话有些别扭?你是猪八戒,我是猪八戒的媳妇?你占了我的便宜?还是我占了你的便宜?
    43、日   外  别墅园子
      武妻和武方远二人依旧在树下交谈着。
      武妻:这孩子在我们身边也有十年了。
      武方远:不错。
      武妻:孩子敏感而又容易受到伤害的。
      武方远:这些还不是问题的。
      武妻:还不是问题?
      武方远:我问过心理医生的,心理医生曾经告诉我,这个孩子的最大问题是,他的没有安全感。
      武妻:没有安全感?
      武方远:对。
      武妻:什么意思?我还是不懂。
      武方远:说白了,就是这个孩子觉得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在算计他的。
      武妻:我们不可能算计他的。
      武方远:他知道的。可是做事情的时候,很多事情对我们并不设防。可是对别人,就会设防。
      武妻:我还是没有弄懂。
      武方远:他对很多人都是有着防备的。这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
      武妻:我可不知道这一点。
      武方远:这很有可能会和他的经历有关的。
      武妻:我一直都没有问过你,你应该知道他是谁的儿子的。
      武方远:凌霄声你应该知道的。
      武妻:我知道的。这座城市,没有几个人会忘记凌霄声的。(惊讶地看着武方远)你的意思是说,他是凌霄声的儿子?
      武方远:对。
      武妻:你确定?
      武方远:这件事情不可能会弄错的。我去过凌霄声的家里。也认识这个孩子的。
      武妻:凌霄声他们夫妇不是逃亡国外了吗?怎么可能会把孩子留下?
      武方远:小轩曾经告诉我,凌霄声夫妇担心的事情是,他们和孩子在一起,很容易就连累到孩子的。如果孩子不在他们的身边,很容易就会有一条活路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3-6 16:44
  • 签到天数: 13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0: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想要往外卖,就是找不到买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3-6 16:44
  • 签到天数: 13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0: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哪一位大神帮帮忙,在这里万分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11:50
  • 签到天数: 129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0-17 13: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帖子发在这里,你应该知道是难以达到变钱的目的的。我们爱莫能助,还是另找出路吧!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3-6 16:44
  • 签到天数: 13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8: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我也是有些操之过急,而且,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望哪一位大神指教一下。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7-17 08:17 , Processed in 0.11536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