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xq一叶扁舟

[原创] 云姐的辫子(完结)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09:20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4 08: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最近的确太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09:20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4 08: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姐的辫子(小说连载)
                                             十
          寒露清霜,曦霞漫天。残黄的豆叶,在清露中等不得触碰就已纷纷下落。湿漉漉的豆荚地里,每个人的鞋子都不下十来斤重,粘的跟胶似得黄泥紧紧沾在鞋上甩都甩不掉。
        红日冉冉升起的时候,一大片泛着清香的黄豆秧子早已倒在乡亲们身后。越来越重的"鞋"给眼下要干的活带来了些许不便,男人们拗不过黏人的泥巴,索性将鞋子丢到一边。一帮嫂子们看邱枫一早晨生龙活虎的劲头十足,就远远的冲着他开起玩笑来:“哎!邱枫,你今儿得啥神力了、咋干这猛呢”?
        “干脆把嫂子这份儿也包干得了”!
        “唉!邱枫,今儿咋就不怕豆荚茬子戳你脚了呢”?
        “哈哈!敢情早上的太阳是咱从西边背出来的呗,这可咋就惜鞋不惜脚了呢”?
        “莫非你那鞋上轧花了”?
        “哈哈”!
        “瞧你这么卖力以后别回城了,就在咱村给你找个媳妇过得了”!
        你一言,她一语的把个邱枫臊得脸都红到耳根儿了。
        昨晚,云姐悄悄送给他的那双鞋垫舒适又暖心,装在他四十二码的军用胶鞋里不大不小刚刚合适。朦胧的月影忽隐忽现,他送她回家,路上的水塘边,他壮着胆子把云姐的手拉过来紧紧地牵在自己手心里。那一刻,一股暖流“嗖”地穿过心脏,温润全身的每一个情感细胞。恍然间,他只觉得自己如醉如痴、似风、似云、飘飘欲仙!
        今天,天刚蒙蒙亮邱枫就把几个伙伴叫起来说:昨天队长安排,早起要把村前面那块大地的黄豆收回来,几十亩黄豆薅完要搬回晒场呢;下午还要挑谷子去县城把剩余的公购粮任务完成了,时间紧任务重,大家要加油啊!
        这会儿,舍不得地里的泥土钻进鞋里弄脏鞋垫,下地前他就小心翼翼的,把鞋对扣着放在地头,赤着脚干起活来。清霜白露,冰凉的泥水粘在脚上渗冷渗冷的,他浑然不觉;只感到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有出不完的力、隐隐的,似有一种激情不断在胸中涌动、涌动。
        偶尔回首,看到身后被自己撂倒的一叠叠、一铺铺豆荚,看到不远处被朝霞映照中的云姐的身影;一份份满足与惬意悠悠的漫进心怀,让邱枫无比欢畅,越干越有劲儿。
        我妈妈常用:“十月天气碗里转”这句话来形容夜长昼短的秋天。眼见朝花夕拾的日子,只在枫红叶落、日隐月升中悄然而去。在感慨时光荏苒的同时,人们那份已经笃定的信念、思想和永远积极向上的精神,则在不老、不变、不褪色的坚定不移中渐有建树!
        建抽水站的高负荷变压器,和直径为六十公分的无缝钢管已经到位。工地上彩旗飘扬,欢声雷动;干劲十足的人们有挥着䦆头挖的、拿着铁锹铲的、挑着土担子不怕重的,边干边说的、笑的、侃闲传的、唱秦腔、唱样板戏的,还有喊着号子打夯的,就连隔壁的婶婶也背着孩子来参加劳动了。
        工地对面的坡上,哥哥用白石灰写着:“大干今冬明春,力争明年增产丰收”,“誓叫旱地变良田,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巨幅标语字样比他自己的个子都大。
         四季在更替,时代在前进。穷则思变的农村人身上最明显的标志就是不怕苦、不怕累、坚韧而温厚。他们把辛劳和汗水换来的粮食交给国家,去支援那些受苦受难的世界人民,却勒紧裤腰带在艰难困苦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力图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坚信“人定胜天”和“世上无难事,只要有心人”这样的格言,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努力奋进;在朝霞夕辉和风风雨雨的亲密陪伴中对美好的未来充满了希冀,充满了渴望。
        加班加点、紧锣密鼓的苦战了几个月的抽水站修建工程,已经初见成效。而最后的安装却进行得异常艰难,省里派来的技术人员有紧急任务临时抽回去了,这里的工作被迫搁浅下来。隆冬季节的寒气和西北风肆虐着陕南大地,邱枫他们一干人在最上面的那段斜坡上,顶着凛冽的寒风艰难的砌着最后的滑坡工程。
        俗话说:事无差错事不成。或许是即将完工的喜悦,让他们觉得已成功在望而掉以轻心,镶在顶上的那块百余斤重的石头还没放稳就抽掉了系它的绳子;那石头咕咕噜噜顺着斜坡就滚了下去。坡下面的几个人正在给那个蓄水池做防漏处理,没工夫看、也没曾想上面会有石头滚下来、一个灭顶之灾正在向他们袭来。
        上面抬石头的四个人中要数邱枫最年轻,石头下滚的那一刻,反应敏锐的他,一个箭步冲过去用双手拦住去向。怎奈,斜面的惯性很快就瓦解了他双臂的力量。在那块大石即将继续下滑的刹那间,邱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换身姿,用身体结结实实的堵住了它的去向;避免了一场生命的灾难。
        意想不到的事故发生,不过就在一瞬间,好在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几个人重新将石头安放好的时候,邱枫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才发觉左手钻心的疼痛,因想起来是刚才转换姿势的时候石头压住了手指。
        那天晚上,凄冷的黑夜格外漫长。疼痛让邱枫辗转难眠,他的手一下子肿成馒头一般,圆鼓鼓的动弹不得。第二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诊断:左手手腕骨折、手食指、中、无名指严重骨折。下午回来,打着石膏、挎着绷带的他,一下子成了队里的伤病员。
        看着受伤的邱枫,云姐急在眉睫、疼在心里,吃不下、睡不安;一向腼腆老实的她,鬼使神差的干了一件连自己都难以启齿的糗事:那天擦黑,趁妈妈去村外的自留地拔萝卜的空当,她偷了自己家的一只公鸡,先是用绳子缠着鸡嘴、鸡腿、鸡膀子,然后塞进一个装过化肥的黑色塑料袋子,藏在院墙边的草垛下面;等吃过晚饭、刷完锅,推口说出去有事,便悄悄送到知青点去。她出主意给月月她们,把那只鸡拿到村外没人看见的地方杀,回来煮汤给邱枫补补......
        第二天早上,云妈妈喂鸡时数来数去的,发现少了那只爱叫鸣的公鸡,她可就纳了闷了:明明昨儿黄昏时将鸡撵进圈的呀!咋会少了呢?于是,院里院外的找啊,叫啊,可咋也没有!这可就来气了,冲着四邻就扯着嗓子骂上了:“贼不要脸的,你吃熊心豹子胆了,都上人家里偷来啦;吃了我的鸡,你烂嘴、烂手、烂四体”!没完没了的,嗓子都骂哑了也没个结果;她哪里想到竟是云姐这么乖的孩子是家贼呢?可月月姐她们给邱枫哥煮的鸡汤,我是喝了的,只是没告诉我鸡肉哪来的。
        再之后的一连几天,我二哥被公社的张书记差去写一年一度的《征兵工作宣传》材料。
        那天下午回家,他兴致勃勃的给爸爸妈妈说:“今年征兵,是中国海军、东海舰队第一次在农村招兵。招兵的条件是:具有高中文化程度的,思想好、身体好、能吃苦耐劳、历史清白的,十八到二十岁青年;我刚好符合条件就报了名”。
        二哥要应征入伍的事,让我妈想了一夜,也哭了一夜。大哥当兵去三年了,还没回来,因为思念,她常常在纺车下哭得泣不成声。有句话叫:“儿行千里母担忧”,多少回,为担心远方儿子的安危而梦中哭醒;多少次,因四季风雨,而牵念千里之外的亲人曾泪眼婆娑。这样的日子对一个母亲来说,是煎熬,是折磨,是无尽的别离苦痛。她怎么能愿意眼前这个刚刚长成人的孩子又离她而去呢?
        然而,哥哥“保家卫国”的坚定信心没有在妈妈的眼泪里泡汤;而是,“想去部队的大熔炉里錘炼成长,为国家和人民的国防事业奉献青春”的愿望与抱负,围剿了母亲心中那份千般万般的不舍。
        接兵的指导员在目测、检查合格的几十个人里点名要了我二哥。新兵入伍的那天,敲锣打鼓的声响中,我妈妈眼看穿着军装渐渐远去的哥哥身影,哭得昏天黑地......(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2-24 10:19: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副丰收的景象,田间的聊天景象似曾相识呢。一场意外,让云姐彻底“暴露”出他对邱枫的情意。二哥要去当兵了,又是一段新的生活。静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09:20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9: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姐的辫子(小说连载)

                                                 十一
      
       冬去春来,草长莺飞。一群群白鹭在村后面的蓄水塘边悠闲地“咕、咕”低语着,清凌凌的水面被偶尔飞掠而下的春燕扑腾出层层涟漪,登时春波荡漾、鳞光闪闪。
        一边洗衣服的云姐心事重重:奶奶病了,月月回省城工作去了,邱枫春节后回来三个月、前几天又被一封电报叫回城了。妈妈天天逼她去相亲,并唠叨说秋天要把她嫁出去。心情郁闷的她把洗好的衣服晾在一片茅草滩上,在岸边找了个草丛茂盛的地方坐下,脱去鞋袜将双脚伸进凉爽的水里来回划拉着,试图排解和濯却心里那份难以言喻而又沉甸甸的烦闷。对岸,一群野鸭“嘎、嘎”的正朝这边游来。不远处,油菜花的芳香被一阵阵春风吹来,招惹得水湄蜓蝶翩翩飞舞。倒映在水里的蓝天白云被她搅起的微波忽闪着,跟哈哈镜似的,折射的春光随波闪烁着,不时射向她的面庞。
        “扑嗵”一声!一股水花应声而起飞溅到云姐的身上、脸上,冷不丁使她打个激灵。
      “谁呀”?
        知道是谁逗她玩呢,就故意骂了一句:“讨厌”!没有回应。
        云姐又说:“不出来又骂了哦”!一片岑寂,丁点儿声息都没有。
        本来就一片幽静,半天无人应答,这大晌午的,一个女孩子家孤身野外;她朝周围瞧了瞧,发觉除了鸭叫虫鸣并无半个人影,不免心中有些发怵。正在满腹狐疑时,背后过来一个身着草绿色军装、手执一捧野花的人。
        尽管这个人用鲜花遮挡着面容,可云姐回头一看就知道是谁。她欣喜地叫了一声:“邱枫”!
        一声呼出,邱枫应声而至,一张灿烂的笑颜即刻闪现在眼前。他从她身后紧紧地揽住她,那一捧鲜花正好触到她面前。第一次被异性拥着,一种始料未及的感觉悠的涌上云姐心头,说不清、也道不明。似乎是太久的漂泊找到了归宿,而得到绝对的安稳与恬适;又好像是太长的跋涉,忽然看见一道绝美的风景而心绪翩跹、难以自已!
        春天是迷人的,斑斓缤纷的春光更让人眼花缭乱。难以驾驭的情感让邱枫的心在万里荒原奔驰,在千里沃野癫狂。他吻着缠在云姐脖子上的辫子,内心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悸动,他“呼、呼”的喘着粗气、不知道是痴狂还是兴奋。
        水面上游过来的那群野鸭或许被他俩内心的动静惊扰,“扑棱棱”飞上天空。几乎在同一个时刻,他松开她的身体,她推开他温暖的双手,双双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腼腆的云姐绯红着脸,赶紧捞起水里的双脚,起身、穿鞋、收衣服、准备回家。
        邱枫似乎想起什么,从衣兜里摸出几枚毛主席纪念章,诚挚的递给云姐,目光里充满了无限深情和爱意。他对她说:“妈妈找到一份招工表要我回城工作,不想回去就搭了同学哥哥的顺风车回来了”。
      “为什么回来呢”?云姐问道。“回城就不用再在这儿受苦了呀”!她喋喋的说。
       “说得轻巧,咱那么辛苦的建了抽水站,盼着庄稼丰收、粮食增产,我总要得到那个结果吧”!邱枫怨怨的说.......
        嘴上那么说着,可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只有自己清楚。良辰如水,世事忘机。两年来,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份情感让他魂牵梦绕、难以自拔?他只觉得她跟自己那些女同学、朋友不一样。她是一溪细流,清澈轻柔,纯情而又明朗;又似一弯清月,洁雅清丽,而超然世外。难得的独处时,他也曾冲动的想捧着她的脸,或是拥抱她的身体;但,她看他时那清纯的目光,让他汗颜、让他畏惧。他怕他惊扰了她的轻柔、他怕他亵渎了她的清纯清雅!
        她那长长的辫子,曾多少回缠进他的梦里,令他与她花海追逐,月下飘飞,琴音里疯舞。可他,从未想过要告诉她:她在他的梦里出现!因他怕她会把自己看成坏人。毕竟她在那样的生活环境里长大,毕竟她在那样的教育下成长,她是一块纯洁无瑕的玉。
        对于这样的一份感情,邱枫与云姐一样,都不曾想过会有怎样的结局,只是男孩女孩之间纯粹的相互喜欢而索引的爱恋。或许,是他们都太年轻只知道走眼下的路,对未来还没有打算。
        岂知,人间多少事皆于不设防中诧然而变。当丰收的小麦刚刚垛上晒场的那天擦黑,邱枫收到邮递员急急送来的加急电报:“家有急事,望儿速归”。这次电报是爸爸拍来的,邱枫不禁眉头紧皱。他知道爸爸是个很严谨的人,口无戏言,不会拿无关紧要的事让远在他乡的儿子回去,一种有去无回的预感隐隐袭上心头。
        晚上他给队长请假并主动请求值夜班。靠着晒场的麦垛,邱枫深情的拉着自己心爱的小提琴。从《梁祝》到《科罗拉多之月》,由《春江花月夜》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曲曲,一弦弦,他把他两年多来与脚下这块热土建立的深情厚谊融进音乐,放飞在夏夜的万里苍穹;他把他对云姐那份执着纯真的爱恋用音乐荡漾在岑寂的乡村田野。
        虫鸣蛙唱,荷香阵阵。静静的晒场一角,云姐破天荒的靠着邱枫的脊背,听他诉说即将别离的点点忧伤。或许,是女性温柔的的本能。当一轮圆月透过云层羞涩的半掩半露那一刻,她优雅转身,温存的投进他宽广而强健结实的怀抱。她想给他一份温暖慰贴他心中忧伤;她想还他一份爱意,以表两年来他对她的那份挚爱。
        蝉鸣虫唱蛙欢腾的协奏曲里,两个年轻人最终逾越所有防线,把人与人之间的情和爱升华到一个最高的次第......
        次日清晨,邱枫等不到云姐来送就匆匆离开了知青点。他的伙伴们也都陆续回城,招工的招工,参军的参军各奔前程。
        其实,云姐原本计划那天要送他一程的,谁想,起个大早去挑水回来,奶奶却从床上摔下来了。一家人手忙脚乱的把她抬到床上,老人家已经奄奄一息了。前一阵请来给奶奶看病的医生说奶奶得了肺痨,加之年龄大了没多少时日了。这一阵她的吃喝拉撒都是云姐照顾的,早上因为心里惦记着邱枫走的事儿,着急慌忙去挑水还没来得及伺候奶奶上厕所,她一定是想自己下床来才会摔得不省人事。眼看叫不应的奶奶,云姐心如刀绞,伤心后悔得肠子都青了,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奔流而下。
        人要是倒起霉来,喝凉水都会塞牙!晚上阴云密布,旋即招致一场大雨;没等到天亮,奶奶就撒手人寰乘鹤西去了。云姐趴在奶奶身边哭成泪人儿,从小到大家里就只有奶奶最疼她了;现在奶奶去了,再也没有温暖的怀抱可以依奈、可以撒娇、可以无所顾忌的诉说心事了,云姐伤心欲绝。更何况,邱枫也回城了,而且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了,从此各自天涯的他们该如何面对生活、面对未来呢?
        人生刚刚令云姐若有所悟,生活刚刚让她尝到甜美的滋味,却要嘎然而止;生活对她来说未免有些残忍、有些苛刻了;这双重的打击令她在悲怆中久久没有站立起来。
        一抔黄土,满怀伤心埋葬了奶奶的躯体,两份离情掩藏了云姐身上的青春活力。她病倒了,好几天没能爬起来,悲伤的情绪主宰着她的思想,把她包围在痛苦当中难以突破。
        炎炎夏日,最热的那些日子,晒场上天天晚上加班脱粒。还没有从痛苦中走出来的云姐,拖着沉重的身体和悲伤的心情不得已要夜夜加班。
        那天晚上,闷热的天气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远处,偶尔有闪电闪现。云爸爸站在最后一座高高的麦垛上,一边往下搬着麦捆子一边大声说:“今儿是最后一晚加班了,就这一垛麦子,没准一会儿又要下雨,大家放灵性点儿”。接着又说:“多亏修了抽水站,今年的小麦才能增产丰收;头一年这么好的收成大家卖力干,以后天天可以吃到馒头、烧馍哦”!
        事实上不用队长那么喊人人都明白眼前的状况,勒紧裤腰带的日子过够了,盼到今年这样的好收成,就算再累、再辛苦人们心里也是甜的、高兴的。所以就算夜夜加班,大家的干劲也是十足的。
        大约零点刚过,闷闷的雷声由远而近。那一大垛麦子已变成山一样的一堆麦草,大家忙忙的往仓库里抢收脱好的麦粒。云姐本来就很虚弱,紧张繁重的劳动强度,这会儿她只觉得身体快要散架了;她悄悄地来到堆成山似得麦草垛后面,想坐在那里稍稍休息一下。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就在云姐精疲力尽刚刚坐下休息时,黑暗里扑过一个人来将她按倒在身下,她拼命的挣扎与其搏斗,却最终没能逃脱魔掌,可怜的云姐被那可能早已窥准她的恶魔强暴了......(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3 19:07: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景描写很细腻,很喜欢作者对风景的描写,完全可以独立出来称为一篇散文呢!人物心理描写很具体,好像可以摸得到的心理。这一段写的跌宕起伏,真的看得心惊动魄,不知道云姐将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邱峰是否还能接受她?凶手到底又是谁?好多悬念等着作者一一道来。静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09:20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4: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姐的辫子(小说连载)
                                                     十二

          云姐彻底病倒了,浑浑噩噩的在床上躺了七八天。初秋的蝉,在院墙外面那棵大柿树上叫得歇斯底里,令人心烦意乱,焦躁不安。
          好几天没吃饭的云姐晕晕沉沉的做着醒不来的噩梦,只觉得自己在茫茫黑夜里奔走,看不见一丝亮光。似乎奶奶就在不远的地方等候着呢,她努力朝着她的方向摸索,脚下软绵绵的,分辨不出面前是路、还是悬崖?沉重的腿脚又完全不听自己支配;她好胆怯、好害怕、惊恐万状,一身身的冒着冷汗,嘴里不停地呼喊着“奶奶”、“奶奶”!隐隐约约的,她好像看见奶奶就在面前的一座山顶上,向自己张开臂膀。云姐瞬即间感觉一切恐惧变为乌有,奶奶慈祥的笑容顿时温暖了她的整个身心;她用尽全力向奶奶奔去。就在将要相聚的刹那,脚下的路忽的两段分裂断为万丈深渊把她摔将下去,只听她“啊”!“啊”!本能的惊呼着......“云云”!“云云”!“醒醒、醒醒、快醒醒”!一阵急促的呼唤把她从噩梦中喊了回来。
          云姐艰难地睁开疲惫的双眼,见妈妈一脸焦急的神情看着自己,不免悲从心起“呜”!“呜”!的轻嘤着,泪水跟断了线的珍珠似的;直哭的云妈妈心都碎了,只听她一改往日厉声哽咽着柔声絮叨:“孩子啊,你到底是咋地了?今儿都躺七八天了,也不吃不喝的、是要你的命,也是要妈的命呢嘛”!娘儿俩各怀各的心思、眼泪和着眼泪哭了好一阵才歇了。守口如瓶的云姐,任凭妈妈如何循循善诱的询问,她也没告诉她、也没敢告诉她,那天夜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件可怕之事。
          话说,云妈妈今天一早心里就慌慌的,忐忑不安,连右眼皮都跳得“突”“突”的;她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但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这好端端的会有啥事发生。云云睡好几天了,家务活堆得到处都是,她不得不早早起来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边剁猪草喂猪、喂鸡、喂狗狗、打扫院场。她一直以为那帮知青走了,云云就该安心了;更何况,现在连高奶奶也去世了,云云更加该与她贴心了。谁知,好好地她就病了,还几天都不起来。昨儿她使唤云爸爸去请了镇上的中医来给云云瞧了瞧,医生说:这孩子身上没啥大不了的毛病,可能是心病;临走给开了个调气血的方子,说调调气血、吃点儿营养品就好了。早上她把熬好的药给云云端去,希望她喝了赶紧好起来;这孩子从小就性格绵软,腼腆不爱表达,兴许是自己平时太严厉了,她心里有事也不爱跟她说,以前她会跟奶奶玩玩笑笑的闹腾会儿,如今奶奶不在了,她把所有的心思都窝在心里不讲,但她敢肯定孩子的心病跟那帮知青直接有关。
          其实,云姐躺在那里最初的几天,云妈妈觉得这闺女一定是那颗野心被知青勾走了、才熬在床上不起来,可能过几天就好了,所以也就懒得搭理。今天,她意识到这事儿远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到下午她在院场上晒小豆,听到云姐惊悸的梦靥呼叫声,便吓出一身冷汗;这才有了前面那场母女抱头痛哭的场面。
          母女俩一场相拥而泣,也算稍稍缓解了云姐几天来藏于心底的幽怨、委屈与愤怒情绪。擦干眼泪的瞬间她似乎忽的一下明白了自己的去向,伸手在枕头下面摸出邱枫送她的那条丝巾贴在胸口,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微笑。这微笑,有点儿惨淡、有点儿怪异,令人难以捉摸。约莫后晌时分,云姐起床来吃了一碗妈妈特意做的、她最爱吃的浆水(一种地方酸菜)煎饼,感觉身体有些气力了、随即就去厨房烧热水准备洗她那一头长发......
          这天夜里,秋蝉意外的没了声息,我们家的花狗却格外的不安,时不时的狂吠几声,使人睡不踏实。夜半幽静,清月挂梢头的暗影里不时有偷食的老鼠东寻西觅,不是惊扰了屋檐的蝙蝠,就是吓着鸡舍的鸡仔。劳累了一天的云爸云妈在梦里被高奶奶闹得心神不宁、正恼火时,忽然“砰”的一声响动把他们从梦里惊醒。云妈妈反应快,一骨碌爬起来对云爸说:“快出去看看是啥动静”?云爸拿上手电筒出厢房门往堂屋一照,差点儿吓得背过气去。就听“啊?我的云云”!这一声呼叫传进云妈妈耳朵里,她登时心跳加速、浑身酸软;待云爸喊她赶紧来帮忙时,她几乎是连滚带爬从床上扑出来的。两人手忙脚乱割断挂在云姐脖子上的绳把她弄到床上,又拍又打又掐人中,好半天才把奄奄一息的她抢救过来。折腾了大半宿,总算捡回一条性命,云爸、云妈想想都觉得后怕。惊悸之余,他们可就不明白了:是什么事情能让一向温软随和的孩子想要走上一条绝路呢?
          然而,被爸妈从鬼门关里拽回来的云姐则更不明白不了,为啥老天爷不让好好活着,连死路都不给呢?几天来她反复思考:该如何面对一系列的遭遇?奶奶猝然离她而去,她悲痛、她伤心,但她知道那是她无力回天的事。邱枫走了,她会想他、念他,或许有一天去找他。可那个恶魔给她的屈辱让她的心烙上了深深的伤痕,她没有勇气去告发那个人的强暴,更不能、也没脸把这事告知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爸妈;假如那件事被人知道了,那她和她的家人在村里不被人羞死、也会被人家的吐沫星子淹死。她绝望了,她觉得自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悄悄起来重新梳理好长长的辫子,把那条心爱的丝巾揣在怀里,轻轻搬过梯子把黑前就准备好的一节井绳挂在房梁上,谁曾想,踹开凳子的声响还是惊动了爸妈。
        此后的云姐,就拼命的干活,集体的、家里的,不论轻重、不管脏净。不跟人接触、不与人攀谈,把自己封闭起来,完全变了一个人。云爸云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三天两头的去找姚妈给云姐找婆家。这一天,姚妈神神秘秘的来告诉云妈妈:距我们村四公里的骆驼坡前有一户人家,憨厚老实的儿子与守寡多年的妈妈相依为命,因为家庭条件差一直没娶上媳妇,已经三十多岁了。姚妈也知道这个条件不相配,但看得出云妈妈着急把女儿嫁出去,也就试着问:“你看这条件能行吗”?云妈妈思索良久才说:“晚上等她爸回来商量哈,明天给你答复”。这样,他们就这么一来二去的说着云姐的婚事。而云姐看着、听着,假装不知道,不搭理、也不表态,事情也就一直拖着。
          恍然间就又过了几个月,地里的红苕已经挖完了。一天下午,村里出了件人人惊诧的事儿:我们队里的两头牛发疯顶仗把人顶死了!这人还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平时不大合群,阴阴的也不爱说话;两头牛打架他仗着自己力壮去拉架,结果牛疯劲上来恁是用犄角把他肠子都掏出来了,现场的凄惨令全村人咂舌并痛心。而这件惊人的事件却有一个人拍手称快,那就是云姐!她不会忘记他那张狰狞恐怖的丑恶面目,晚上她跪在空旷的院子里给上天磕了三个响头,仰面朝天说:“因果报应,真是苍天有眼啊”!
          当西北风席卷着枯叶满地翻飞的时候,听说云姐要出嫁了。其实天冷了,村里人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只有早饭过后,家家户户喂猪就去我家房后那大池塘里淘猪草,这才有机会在一起闲话家长里短。大妈大嫂们各自一手拎一竹筐剁好的青草,一手拿个七八十公分长把儿的木槌,蹲在池塘边上“噗通”、“噗通”的反复淘洗着,待拎起来篮子里漏出的水干净了,便以控水为由扎堆儿东拉西扯说闲话;最近这些天,她们的话题一直围绕着云姐东长西短的:云姐要结婚了,女婿是一把年纪的老男人,姑娘不愿意,她妈寻死觅活,这不嫁不行了、身子都粗了......
          那天,约莫正午时分我听到鞭炮响循声而去,看见一伙年轻人接上云姐向村外走去。按说结婚是人生一件大喜事,可云姐家没一点喜气,既没请客又没办酒席,无一丝喜气可言。追着接、送亲十几个人的队伍我瞅了半天才找到云姐,她穿一件花洋布棉上衣,军绿色比基呢筒裤,黑色绒布鞋。又黑又亮的大长辫子不见了,齐耳的短发,面色黯淡、神情忧郁,一失往日阳光灿烂、青春四溢的状态。云姐的辫子在我心里,一直就像一道美丽的风景。而她的辫子没了,令那个小小的我有种遗憾,也有了些许疑问:大人们说的是真的吗?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云姐,据说,结婚后她从未回过娘家。
          岁月如梭,时间也不管我长不长个儿就到了来年的春末。五一前后橘子花开得又白又香,云爸爸在园子里剪枝,蜜蜂、蝴蝶就在脸前身后“嗡嗡”的飞。冷不丁的,有个声音闷闷的叫“岳父”!因一门心思干着手上的活,不曾想身后忽的冒出个人来,吓他一大跳、手一抖还把一根橘树刺儿扎到指甲缝里,“唏、哈”!云爸爸倒吸着凉气、这个疼啊。
          来人正是云爸的女婿——云姐的丈夫。他来告诉云爸:云姐昨天生了一儿一女、一对龙凤胎,却因产后大出血死了......(待续)


    点评

    精彩的小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20 12: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25 20:55: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哇……故事急转直下!真不敢相信云姐就这样了啊……(看到这里,真让我忐忑不安呢!)云姐的辫子没了,难道云姐也没了吗?我还等着云姐还有一段属于她自己的爱情呢!作者还真会吊胃口呀!

    点评

    这篇小说应该算纪实性的,实际上就是我小时候见到的真人真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6 12:3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26 06:35: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为小说就这样结束了,但看见后面的待续也就松了一口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09:20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12: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冬风无痕 发表于 2018-1-25 20:55
    哇……故事急转直下!真不敢相信云姐就这样了啊……(看到这里,真让我忐忑不安呢!)云姐的辫子没了,难道云 ...

    这篇小说应该算纪实性的,实际上就是我小时候见到的真人真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26 19:46: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后续是吗?不希望就这样了,好桑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28 20:26: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完春节,回到云姐身边。一个待续,让我静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3-11 20:51: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得闲再读,意犹未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3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3-20 12: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yxq一叶扁舟 发表于 2018-1-25 14:56
    云姐的辫子(小说连载)
                                         ...

    精彩的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0 21:10: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云姐的辫子是否还有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6-24 17:49: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xq一叶扁舟 于 2018-7-20 09:33 编辑

                                      尾  声
          
           这是一九九三年的春天。省音乐学院的校园里莺歌燕舞、杏梨花香,课余饭后的学生们扎堆成群的一起吹拉弹唱、调笑打闹,识谱、跳舞、吊嗓子,一派生龙活虎的热闹景象。
           校委办公室里,校长邱枫坐在办公桌前心思重重,一脸迷茫,万千思绪愈理还乱......
           一年了,学校里沸沸扬扬的着传闻九二级声乐系有一对双胞胎的学生,样貌、神态长得酷似校长邱枫的新闻,各种议论、传闻时不时飞进这位让全校师生仰慕的校长耳朵里,甚至,还有大胆的同事会当面开他的玩笑,干脆说那两个孩子或许就是校长的儿女呢!
           邱校长实在太忙了,全校师生近万号人的事儿千头万绪,音乐文化教育将如何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台阶?如何才能培养出学生对我国多民族独特各异的音乐文化、历史、语言、风俗的认知能力?怎样正确有效的引导他们以音乐为基础去认识美、发现美的能力?如何使学校为祖国、为社会培养出音乐美学界的优秀人才等等一系列问题,使他既没时间、又没心思、也懒得去理会那些他认为的无稽之谈;更何况,改革开放的大潮正在祖国的各行各业涌动,一个社会的进步与发展,若是没有文化与文明的引领将后果不堪设想!因而,邱校长只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可巧,今天午餐归来的路上、那片花园旁的空场上,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喝彩声吸引了准备回办公室稍作休息的邱枫。轻柔的春风裹挟着小提琴所演奏的乐曲悠扬的在校园里飘荡着,连同园子里那些竞相开放的花息一起、荡进他的听觉世界、他的精神世界、他的心海里;那是一首《渔舟唱晚》的曲子。一刹那,他翛然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里,蓝天飞白云、碧海映青山、翠竹溪流泉水溅,春光沐浴、春风撩面、清波夕照船舱满;一颗心只随起起落落的音符,醉进春花旖旎的缱绻里飘逸、荡漾......
           许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从不凑热闹的他,心里涌动出一种禁不住的好奇凑了过去;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邱校长透过围成一圈的人群往里看:见一男生正专注而深情的拉着小提琴,场中央一位女生独自翩翩起舞。那女子高高的个子、身材修长,穿一件蓝底、白色小碎花秀身上衣,灰白相间的竖条纹微喇长裤,优美的身姿正随音乐翩跹绝舞。但见她或如鸥鹭展翅翱翔、或似孔雀灵动柔婉,亦或腾跃如云,又似垂柳摇曳、婆娑如烟。一曲末了,站定的女孩放眼看了看围观的同学们,显得有些羞涩,不好意思的扯下围在脖子上那两根长长的辫子在手上绾弄着,回过头对那拉琴的男生招呼:“哥哥,我们回教室吧”!那男生嘴里答应着,收了臂膀上的小提琴弯腰拾起地上的琴盒,与女生并肩向邱枫身后的教学楼方向走去......
           四散的人群里有眼尖的看见邱枫,相互间窃窃私语:“瞧见没?那两兄妹跟咱校长长得一样样的”!
           女生甲:“哇!果然是哦,太像了”!
           男生乙:“看来,这一年传闻完全不是空穴来风哎”!
           女生乙:“哎!你们说他兄妹俩会不会真是咱邱校长的儿女、咋会长得这么相像呢”?
           男生甲:“不可能!咱校长是省城的人,他俩可是陕南那偏远农村来的,扯都扯不上的关系”。
           女生丁:“那可不一定,世界这么大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没准校长曾经去过那个地方呢”!
           男生丙:“照这么说,假如这件事儿是真的,那不是一部很有内容的电影、或电视剧嘛”
           ......
           话说,这邱校长原本只为那一曲召唤心灵感觉的音乐而来。远远站在圈外,凭着对小提琴几十年的深厚感情,和专业的音乐知识鉴赏力,他用心听出提琴手对音乐的那份挚爱与热情,只不过,底子还是差了些,需要继续投入更多的精力勤奋加努力。他并未仔细端详舞曲人的样貌,何况,自己站的位置距离他们有点儿远,也看不清楚那两个孩子的眉目。隐隐约约的耳边传来前面围观者低低的议论声,并不时有人回过头把目光瞟向自己。邱枫才不会在乎人们的蜚短流长,本想转身回去休息了。然而,一曲末了,场中央跳舞那女孩打脖子上拉出的那一对大辫子,却揪住了他的眼神、他的心!
           他重新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仔细看时,忽的感觉那女孩那身姿、神态、还有那绾弄在手里的大辫子,咋那么眼熟?抑制不住的一阵心跳加速使邱枫几乎站立不稳。在他正了正神再准备细看时,那两兄妹说说笑笑的迎面而来,朝他身后的教学楼方向而去......
           他们——那俩兄妹,他们与他擦肩而过,那哥哥简直就是二十年前的自己、妹妹不就是埋藏心底几十年的云姐嘛?噢!他俩撞痛了他的眼睛、他的心!邱枫孤独的被四散的人群遗落在若大的空场,只觉得自己刚刚历经了一场心灵跌宕的梦境。茫茫然,他陷入了无尽的回忆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36
  • 签到天数: 11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6-24 17:53: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你的独立篇《尾声》移到正文这里,这样便有头有尾了。

    点评

    总算有个交代。原本一个真实的故事,装在心里几十年,今天以小说形式讲述,也算小时候没白被云姐疼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0 09: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09:20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0 09: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冬风无痕 发表于 2018-6-24 17:53
    把你的独立篇《尾声》移到正文这里,这样便有头有尾了。

    总算有个交代。原本一个真实的故事,装在心里几十年,今天以小说形式讲述,也算小时候没白被云姐疼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9-3-20 09:55 , Processed in 0.08998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