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xq一叶扁舟

云姐的辫子(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0-18 14: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期待您精彩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3 天前
  • 签到天数: 17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1 12: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姐的辫子(纪实小说连载)
                                                    
                                                  六

        当云姐那“吱呦!吱呦!”的水担声乐在早起挑水的队伍中响起时,已经是早晨的六点多钟了。于沉睡中静谧了一夜的小村庄,又在春天的清新气息和袅袅炊烟的升腾中开启了新的一天。
        二哥伸了伸坐了一夜的身体,拿着苦战一宿写好的:《建抽水站,引水灌溉的计划书》草案来叫邱枫。
        邱枫看着二哥红红的眼睛说:“你一宿没睡吧”?“嗯”!哥说:“你仔细看哈,还有没有要修改的地方”?说着将手上的文件递了过去。邱枫接过来认认真真的读了一遍,不禁喜从心来。他由衷的对二哥说:“不愧为你们学校的高材生啊,语言组织能力超强,条理极其清楚,又有足够充分的理由,他们不批都不行”!嘴上那么说着还觉不过瘾,拳头就跟着朝二哥挥来了。哥又怎么能示弱呢?看他俩你一拳、我一拳的闹腾着浑身是劲......
      两个人闹着、说着、一路探讨着报告的审批该从哪里入手的问题,就先来找队长云爸爸了。云姐正在往水缸里倒水,见二哥和邱枫来了。赶紧出来招呼:“哥哥来了!是找我爸呗?”
        “嗯”!“云云:你爸在不?”二哥温和的问到。
        “在呢”!云姐边回答边朝屋里喊:“爸爸,明哥他们找你哩”!
        “哦,两小伙还挺早喔”!云爸爸从屋里出来边穿衣服便招呼着。
    云姐见状赶忙去屋里搬了几个凳子出来放在院场中央,招呼他们坐下。
        三个人依次坐下,二哥给云爸爸说明了来意。邱枫即操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将手上的计划书给队长念了一遍,然后征求他的意见。
        队长先是表扬了年轻人:计划做得全面细致,而后又说:“这件事有你们年轻人牵头,咱們全村人的劲头会更大的”!
        二哥说:“叔如果没什么意见,就在后面这张《民众请愿书》上带头签个名字、盖个章吧”。
        云爸爸说:“我们这一辈人因为没文化、没见识、没能如愿。现在好了,凭你们的能力赶紧把手续跑下来,争取今年冬天能够开工”。继而又面露难色的说:“虽然一百个赞同,可我不会写字啊”!
        这当儿,一旁摘韭菜的云姐接过来说:“我帮爸爸写名字”!说着就过来帮爸爸在文件上工工整整的签上名字。
        队长的表扬与鼓励对两个年轻人的精神起着极大的鼓舞。他们信心倍增,利用休息、吃饭的时间,请村里的每一户人家都在请愿书上签上了名字、盖了章;最后在那两份文件上盖了我们《村革委会》那红朗朗的大公章。这样,这件事在村里就算是一致通过了。
        第二天一早,二哥和邱枫草草吃过早饭就出发往公社去。昨晚,大队支书在两委会上决定:两个年轻人送批手续,生产队以每人每天十五分工计酬。
        他俩商定好的,今天先到公社报批,几公里地的路程,不一会儿就到了。公社的院子里静静的,还没到上班时间呢。墙角一颗粉红色月季花开得热闹非凡,扑鼻的香气满院尽是。
        大约七点半左右,领导们陆陆续续都来上班了。他俩赶紧找到公社书记,说明了来意,并递上事先准备好的文件请求批复。
        公社书记约五十多岁的年纪,高高的个子,干干瘦瘦的身体。一副挺严肃的样子。接过文件翻阅之后抬眼看着他们问道:“这东西谁写的”?
        二哥说:“我写的”。
        书记又说“挺有才啊”!
        邱枫接到:“他可是学校的高材生呢”!
        “哦”!“看来你不是这里的人”?书记又说。
        “他是我们队的知青”,我哥说。
        书记说“你们这个意向很好,两份材料写的都挺好。不过,这么大的事情就你俩愣小子,拿什么要我笃信呢”?
       “明天叫你们大队支书来,我们再研究;你俩先回去吧”书记接着又说。
        一看这架势,邱枫意识到事儿要泡汤就急了,忙说:“书记您看,这都是大队领导跟我们一起反复琢磨、讨论商定,并委托他拟写的书面材料。我们还指望审批后秋末开始筹备动工呢,您这头一站就把我们打发了,不是打击我们积极性哩嘛”?
        此时,一向沉稳少言的二哥也有了“兴冲冲的事儿”即将黄了的危机感。他接着邱枫的话音恳求说“书记您就相信我们给批了吧,抽水站修好水抽上来,粮食增产丰收,我们大队就不再拖咱公社公购粮的后腿了嘛”!“那样的话,您既有面子又有功劳不是吗”?
        “嘿!今儿,你这俩娃还缠上我了”?书记嘟囔着又俯下头把文件慎重的看了一遍,然后说:“我今天就破个例给你们批了,下午给县上做个汇报;回头叫你们大队支书、主任再来跟我谈谈”。接着又说:“不过,我还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您尽管说”我哥赶忙回道。
        书记抬头看着我哥:“以后公社有需要你帮忙的事情,你可不得推辞”。
        二哥斩钉截铁的说:“您请放心,我保证随叫随到”。
        一丝满意的微笑掠过书记的面庞,他仔细的询问了二哥的家庭与个人状况;又进一步了解了知青们在村里的劳动表现和精神思想情况......(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0-22 18: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年轻人施展才华,让书记刮目相看。欣赏,期待老师精彩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3 天前
  • 签到天数: 17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7 11:3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姐的辫子(连载)
                                七

         话分两头,邱枫他们去公社报批材料走了,云姐在家做早饭好像掉了魂似地,把“麦拉粥”烧的溢得满地都是竟没有觉察到。云妈妈进来看见火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骂道:“不操心的丫头!饭都溢到地上了,你心里想啥去了”?“真是越来越不着调了,成天价往知青点跑,你魂掉那儿了”?
        真是‘扯起蒲蓝斗动弹’,走神溢锅就像导火索一样,惹出云妈妈窝在心里许久的那股怒火,她风雨交加将云姐一顿叱喝。云姐见妈妈声色俱厉的样子,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哪里还敢言语,只是低着头默默地收拾残局。
        云爸爸进来,很和蔼的说云妈妈:“孩子都那么大了,你这样吵她干嘛?也不怕别人听见笑话”?说着拉着云妈妈的手出去了。
        在上房那间他俩的睡房里,云妈妈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对云爸爸又哭又说,把自己内心深处对女儿的那份担忧学说了一场;然后郑重其事的对云爸爸说:“咱去找她姚妈,给云云寻个婆家明年把她嫁了,姑娘大了让人难操心”。
        姚妈,是村里爱给人牵线说媒的女人,不喜欢干农活、干家务,家里搞得一团糟,偏爱说闲话;村里的姑娘小伙没几个人待见她。
        云妈妈平时顶瞧不起姚妈了,今儿能这么想找她说媒,可见心里真的为云姐犯愁了。云妈妈虽然足不出户,可她是个明白人。她感觉得到,自从来了那些知青,云云变了。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羞涩了,变得喜欢照镜子,并爱打扮自己了,总是神采飞扬的。一有空就跑去知青点,回来的时候一脸捉摸不透的神情,还唱唱歌歌的。有好几回,云妈妈无意间发现做针线活的女儿在暗自发笑,而且笑得美滋滋的脸上还泛着红晕!
        虽说每一个当妈妈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开心,可云姐的行为变化的确超出了妈妈的意想之外和规矩范畴。云妈妈心里害怕了,那么传统的教育理念主宰着她的思想,要是孩子在外面有什么风言风语,可如何承受得起呢?
        云妈妈原本打算小女儿二十二岁以前在家就好,她人长得漂亮、聪慧乖巧、腼腆听话、身体又好,特别是忍耐性强。每次有和婆婆水火难容,吵得天翻地覆的情况,云云总是想办法静静的哄奶奶开心,悄悄劝妈妈不要冲动、心胸要宽,多多体谅老人家才是。所以,且不论别的事情,只冲这一件,云妈妈也常常觉得有这孩子真好,就跟个和事老似得。假如有一天真把她嫁出去,那这个家的不安定因素就太多了,因为她太讨厌自己的婆婆了,没有云云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那老不死的相处。
        可是现在女儿这变化,让她的想法大打折扣,她要改变主意并说服云爸爸找人给云云寻婆家把她嫁了;甚至想要奶奶出面去找姚妈赶紧给孩子说媒。
        话说云姐被妈妈一通臭训,心里很是懊恼。自己都搞不清为何最近做事总是心不在焉?纷乱的思绪里裹挟着的尽是邱枫的影子,不息不止。他给她戴围巾的温馨、他给她讲故事的声色、他对着她绽开的笑容,他拉小提琴时那优雅从容的神态,都不依不饶的缠进她的思绪、晕染着她那初开的情窦心怀;就像水面上的涟漪一样,一波一波的撞击着心的堤岸,永无停歇。
        其实云姐并不懂得什么叫爱情,只是,她见他时心情是紧张的,甚至有些慌乱而不知所措。可看不到他时,心里又很想念他,就连远远的听到他的声音她的心情也会无端的兴奋起来。不知道这是不是幸福,但她喜欢这种牵牵念念的感觉,她只是觉得自己内心涌动着一种不可名状的情愫,就连走路的脚步也都会轻快起来。
        斜阳余辉,飞霞满天。当一轮夕阳红着脸落进大垭口的时候,村前面那条路上,大步流星走来两个人影。井沟下面挑水的一帮人有眼尖的,稍近些便认出是我哥与邱枫回来了,就冲着上面大声喊:“明娃,手续批回来了吗”?
        “公社批了,县里让明天再去”。哥哥也大着嗓门回答,只是声音显得有些嘶哑。
        单说两个年轻小伙早晨在公社缠着张书记批了那份材料,看时间还早想着乘胜追击,即快马加鞭赶往县里。
        从公社到县里,十几公里的路程,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不过在你一言我一语的雄心壮志理想攀谈中恍然而至。
        在那座曾经叫做“衙门”的大门口,邱枫与哥哥抬头看到门楼上赫然而书的《金汤县人民政府》几个红色大字。他们相视一笑、拳拳相击算是给彼此的一种精神鼓励;尔后,径直去门房询问到办公的地方。
        到底是一介百姓的最高政府,进大门迎面一座碑墙上草书镌刻着:“严以律己,执政为民”的字样。两侧高墙上“坚决走毛主席指引的道路,将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的巨幅标语首先昭示着这里的威严。
        庭院深深,阁楼耸立。按照门房的告知二人穿过阔而深的大院,来到后面的县革委会办公室。大概已是午饭时间,偌大的办公室里好几张办公桌前,只有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值班。兄弟俩上前递交公社已批复的材料,那人慢条斯理的拿在手上看过之后说:“现在是午休时间,人都不在你们下午再来”。无奈,他俩只好在院子里靠边的廊檐下歇会儿,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再来找时,人家告诉他们:主管“农田基本建设”的人员有事出去了,再等等。就这样等来等去一下午也没见着管事的人,任凭好话说尽,也没一个人接待邱枫他们哥俩的事儿。
        眼见夕阳西下,还是大早吃过饭的他俩,多半天没吃没喝,早已饥肠辘辘。回家的路上,必经的那条湑水河,清凉清凉的河水解决了他们奔波一天的饥渴与疲劳和些许的恼火;精神倍增的他们在降临的夜幕中赶回村里,隐约还可以看见井沟挑水的乡亲们......(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0-28 18: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很精彩,期待您的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3 天前
  • 签到天数: 17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5: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姐的辫子(连载)
                                             八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转眼的功夫,乡亲们就在紧张忙乱中将苦和累栽种到田地的庄稼里去了。
        生产队晒场上如山的麦垛是多半年辛勤换回的收获,等插完了田里的秧苗,才能一边种豆、一边脱粒,使得夏粮入仓。每当这个时候,队里一定会组织一干年轻力壮的人轮流值夜班守在晒场看管,以防有人抽烟、玩火而引起火灾。
        这天吃晌午饭的时候我哥从公社带回一个好消息:晚上放映队要来村里放电影!这个消息犹如一颗炸弹在村里开了花,孩子们奔走相告,旋即搬着凳子就去大队场里占地方,完全不怕当头烈日暴晒他们身上稚嫩稚嫩的小鲜肉肉。大人们端着饭碗聚在一起议论、猜测着会放什么片子?好像三夏大忙的酸辛苦累、疲惫不堪被一阵风吹跑了似的,极度疲劳的人们一下子精神起来了。
        我家那棵大杏树上也不知住了多少只蝉,歇斯底里的叫声往日听来扎耳闹心,今天,连知青点的几个人也不嫌它们吵了,都端着饭碗聚到树下来向我哥打探电影的消息。邱枫急切的问:“晚上给咱放什么片子”?
       “应该是《智取威虎山》吧”,我哥说。
       “公社咋想起给咱村放电影了呢”?斯斯文文的绒姐不急不慌的问道。
        我哥淡淡地说:“我每天给县上宣传部投两篇稿子,写咱们公社的新人新事、好人好事,都投到省里的广播电台了;张书记说省长在<全省三夏大忙电话会>上表扬了咱东升公社,所以放电影对咱村表示慰问”。
       开朗活泼的月月姐总喜欢刨根问底,她忙说:“明明你都写啥了这么火,还在全省广播”?
       哥哥说:“你们从城市来到我们这穷乡僻壤安家落户,与我们一起艰苦奋战,想方设法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建设新农村不怕苦、不怕累,我可是有写不完的文章呢;这些文章在电台广播,你们的亲人都有可能听见为你们高兴哦”。
        一帮人拥着我哥欢呼雀跃,树上的蝉儿、鸟儿都吓得扑棱棱飞跑了。随着下午上工的哨子声响,云爸爸来给邱枫说:“邱枫你晚上值班吧,一村人都去看电影这安全问题要紧得很”。没等邱枫回答,我哥赶紧接过去说:“就让我值班吧,我这几天都在公社,又没干体力活、不累,何况这电影的原著《林海雪原》我已经看过了,你们都放心看电影去吧”。
        “哇”!“明明,你太好了”!邱枫他们的欢呼声把上工路上的云姐都振奋了,她少有的亮着嗓子喊:“月月,上工走吧”!
        “嗷,上工啦”!
        群情振奋的乡亲们,把烈阳与劳累演练在身上的汗水挥洒在土地里,直到太阳再也没力气发威、乖乖落进山后面时,听得队长一声号令:“收工,回家吃晚饭、看电影喽”!
        夕霞映照下的每个人脸上都闪着熠熠神采,跳烁着喜悦的光芒奔赴在回家的路上......
        电影场上人声鼎沸,大人喊叫小孩声、小孩相互追逐打闹声、好久才见面的亲热招呼声、辈份相称的相互调侃打趣声和成一片。
        高挂在白色黑边四方银幕的那两根柱子上的大音箱里,一段接一段的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唱着“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这唱腔唱调沸腾着乡村,震彻了初夜的天空。
        乡村的夏夜是清透的,方圆几里的动静尽在人们警觉线上擎置着。邻村的乡亲早已听得动静奔赴而来,一个千坪的场子早已围得水泄不通。
        借着场中央那根竹竿上的灯光,邱枫在厂子外围伸着脖子踮着脚,尽力搜寻着云姐的倩影。电影开演到即将结束,他在场周围巡逻了不下十个来回,站在不同的角度,都没有办法联系到云姐。他悻悻的早早退了场,来到生产队的晒场想找我哥说说话。
        晒场中间的那根电线杆灯下,我哥正在看他那本已读过好几遍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虽白话却繁体的线装书是三年前学校的班主任老师送给他的,哥哥一直视为珍宝。书中主人公保尔.柯察金一心为共产主义事业英勇奋斗、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时常鼓舞着他,激励着他。
        村中间放电影的声音在夏夜的万里苍穹回荡着,给素日的那份岑寂平添了一种斑斓色彩,注入了一份每个人都所需求的精神能量。
        紧绷着警界线的哥哥,隔一会儿就绕着晒场查看一遍。刚刚转了一圈从北边过来,乍忽然发现有个人影闪了进来;便厉声喝问:“是谁”!没有应声,那人迅疾闪到南面的麦垛后面去了。哥哥一个箭步冲过去,抡起木棒就要打,那家伙嗖的穿过来拦住他手上的木棒。
       “哎呀!可不能打,是我呀”!
         原来是邱枫!
       “你不看电影跑这儿来干嘛”?我哥问。
       “《智取威虎山》,台词我都会背了;电影场上我巡逻了十几个来回没什么异常,这都快要结束了,我过来试试你的警惕性高不高”。邱枫边说边模仿着影片中杨子荣的腔调有模有势的唱了起来:“穿林海,滑雪原,气冲霄汉......”。就在这当儿电影结束散场,他俩赶紧跑去靠路边的那个麦垛边守着,以警惕邻村回家的人抽烟丢烟头发生火灾。
        话说云姐自从上回被妈妈训斥后,就很少再去知青点了。本来三夏大忙来了,队里的活多得忙不过来。有时晚饭后月月她们会叫她出去玩,可是妈妈紧紧盯着说什么也不准她出去;原本偷偷做好一双鞋垫想送给邱枫,也一直没有机会。晚前收工回来的路上,他俩都故意趁在后面相互约好要在一起看电影。可是回家以后,奶奶说她下午就已经占好了地方、凳子都搬去了。吃过晚饭一家人到电影场上,右边坐着奶奶,左边坐着爸爸妈妈。
        云姐明明看见邱枫在场子外围到处搜寻她的目光是焦灼的,偏偏有家人在身边盯着,加之场上人多眼杂她哪里有脱身的机会?只是干着急没办法。
        电影散场回家,云姐翻来覆去睡不着,一是电影里的一幕幕影像总在她脑海里重演,苦大仇深的小常宝、勇敢伶俐的小白鸽这两个女子形象,都在她心里萦绕不去,让她感慨、让她激动。二是借着灯光、透过人群邱枫那热切的搜寻目光,使她牵念、使她不安......
        奶奶年岁大了本来就瞌睡少,被云姐在床上的翻腾闹得更睡不着了,索性跟孙女聊起了心事。她跟她说:云妈妈是如何逼她找姚妈给她寻婆家的事儿,如何吵她光吃饭不干活的事,辛酸处老泪纵横,悄悄抽泣。
        奶奶的伤心更加触动了云姐内心的忧伤,妈妈担心她的唠叨、爸爸那严厉的警告、都好比无形的脚镣绊住她想要自由飞翔的翅膀。此刻,夜深人静,婆孙俩互诉衷肠悄悄为彼此拂去伤心的眼泪,在相互的安慰中等待黎明的到来。(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19 05:25 , Processed in 0.07708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