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yitiao

[原创] 从上海到新疆---塔拉奇的故事(1)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14: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一个不幸的妇女。
     
      ----故事是艺术的真实,不希望有人对号入座。若有类同全系巧合。

        这个故事是我听来的,是真正的传说。

       1964年塔拉奇煤矿调来一支队伍,一支完整的建设露天煤矿的上千人的队伍。从干部到工人,从科室到具体的采掘,排土,电信,放炮,线路队---一应俱全。这支队伍,走南闯北,建设过好几个露天煤矿。他们与先到塔拉奇的工人干部合为一体,并被命名为“八五露天煤矿开采过程处“。---这就是为什么在塔拉奇,有一个“八五”的称呼。

       这个故事,就是我听他们说的。当时我在排土队干活。是排土队的工人说的。

       他们说,在 平庄的时候,他们排土队出过这么一件事。
       
        平庄露天煤矿初建时,他们的单身宿舍是一个房子里面住四个人,每个床都有床帏。床帏,现在很少见了。不管在古装戏里我们可以看见。其实,在南方,以前在农村里很常见。床有床帏,床前地下还有块踏板。我在1971年到我老伴家的时候哈还睡过这样的床(尽管很破旧)。

       当然,这种单身宿舍,不是现代的公寓,是没有厕所,卫生间。没有上下水。打水倒水,要到外面。吃饭到食堂,厕所也在外面很远的地方。
       
       那一年,排土队的李世平的媳妇来了。李世平是头一年在老家结的婚。年纪很轻,也就是18岁吧,一个老实巴交的农妇。


        矿上没有房子提供给他,他们俩就只好挤在他们单身宿舍自己的床上。

    这是一个夏天。 一天夜里,李妻尿急,要上厕所。就从他们的床帏里爬了出来,到门外。不过,厕所离的很远,李妻也搞不清楚。当然,她也不能在门口就撒尿,就跑了比较远一点的地头。


        平庄的单身宿舍从北到南有七八栋,每栋有五六个门洞。平庄单身宿舍的外形与每间房子的结构都是一样的,一个门洞里四个床的位子都是一样的。四面墙一面一个。平庄单身宿舍每间房子的结构都是一样的,四个床的位子都是一样的。四面墙一面一个。

        李世平的宿舍是第二栋的第三个门洞。李世平的床是进门靠着右边墙的位子。

      李妻尿完后,回到原来的宿舍楼,找到了第二栋,然而李妻是进了第四个门洞。李妻糊里糊涂地进门就钻进了靠着右边墙的床。

        这是一个夏天,李妻与李世平挤在一个床上睡的时候是裸身睡的(北方农民,睡觉基本上都是裸体的。尤其是夏日。)出去的时候披着个外衣,套了条裤子。回到床跟前就脱去了衣裤,钻进了床帏里。

        宿舍楼第二栋的第四个门洞,进门靠着右边墙的床,睡的也是排土队的员工,叫王叶民。是个身体很结实的年轻人。他正睡的糊里糊涂,怎么觉得有个人钻进了床。

       

         单身宿舍的床都不很宽,最多也就是1米宽。李妻上床以后,很快就接触得到王叶民的身体。王叶民感触到她的头发,乳房,很快就发觉这应该是一个女人。于是王叶民的手就摸上去,从乳房摸到大腿之间的阴部。

       王叶民正当年轻,所谓是气血方刚的年龄。男人的东西马上就硬了。王叶民心里想,哪里送来的好事,管他呢,先享受享受再说吧。反正不要白不要。

       王叶民翻过身来,就压在李妻的身上。李妻也以为是自己的男人,也很配合。两人抱在一起开心了一会。

        半夜,天还很黑,谁也看不清谁。也不想看,只管抱着,没有几个小时俩人就干了好几回。累了,两人就呼呼的睡了。然而,天总要亮的,天亮了,两人也就互相见面了。


        天亮了,两人也就互相见面了。见面了,会怎么样呢?听众可以有各种想象,可以任意发挥你们的想象天赋。但我想总离不了“尴尬”二个字吧。

      女方,李妻当然是最尴尬的了。一看,不是自己的男人。想起在夜间这个男人摸着自己的身体从乳房到自己的大腿,过了好几次夫妻生活。到现在自己还赤身露体的躺在这个不认识的男人身边。她首先是吓坏了,不知所措了。李妻下意识的抓住能抓住的东西,挡住自己的身体,用恐惧的声音问:“你是谁”

       男方,王叶民醒了,一看女方,马上就认出这是是第二栋的第三个门洞的李世平的妻子。

       当时工地上基本上都是男的,来个女人自然很稀罕。李世平与王叶民又都是一个队的,又住在一栋房子,是邻居,自然见过,自然认识。

       王叶民,二话不说,赶紧起来,穿上衣服。同时,王叶民看到床边柜子上还有女方的衣服,王叶民把女方的衣服,塞进了床帏里,说:“把衣服穿上吧”。等李妻穿好衣服,王叶民也不顾同室其他三人的眼光,就领着李妻走到三号门洞门口,对李妻说:“你家男人在里面,你去吧”。王叶民说完,也没有进门,就转身走了。王叶明回到宿舍,也不理睬别人的问话,刷牙,洗脸,吃饭上班走路了。

         

       
        李妻半夜方便后没有回来,李世平很是着急。出外找了半天,找到天亮也没有找到。正做在床头上发呆。想着,一上班就到保卫科报案。然而,这时候李妻回来了。

       
        李世平着急的问:“你上哪来去了?”。李妻不说话,突然大哭起来。李世平说,“你哭啥呀,不哭,慢慢说”。过了好半天,李妻才抽泣的断断续续的说:“我走错门了”
      
        这时二栋四号门的小孙,过来把 李世平叫到身边,对李世平小声的说:“你媳妇昨晚进了我们门洞,钻进了王叶民的床上了”。

       
    李世平一听,心里就火了,转身对李妻说:“你与人家睡觉了?”。李妻只是哭。李世平接着说:“那你回来干啥?你接着跟人家睡好了”,李世平板着个脸,又对李妻说:“你走吧,我要上班了”。 说完后,李世民还真的就走了。


      李世民一甩手就走了,把李妻就扔下了。很快就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领导---排土队的领导。队长与书记听了很吃惊。书记对队长说:“我去看看吧”

       书记到了单身宿舍,看见李妻还在那里哭。

            书记问李妻:“你是李世民的媳妇吧,别哭。我是李世民的领导,你把事情对我说说”
       李妻一面哭泣,一面述说。李妻说:“我不是故意的,领导是否能对李世民说说,让李世民原谅我”

         书记看着哭成泪人的李妻,说:“你早上吃饭了没有?"

          李妻摇摇头,书记又问:"李世民给你留饭票了没有?"

           李妻还是摇摇头。书记说:“这个混蛋”。又看看天都快到晌午了,接着对李妻说:“走吧,到我家去吧。“

      书记把李妻带到了自己的家,交给了自己的媳妇,对自己的媳妇说了个大概,要自己的媳妇给她做点吃的,安抚安抚。

       书记回答到队里,就通过电话通知李世民到队里来。

        李世民虽说是上班了,但并没有心思干活。队里通知他回队里,他就回队了。回到队里,书记就对他说:“小李啊,你怎么这个样子呢?怎么就把你的媳妇扔下部管了呢?”

      李世民板着个脸说:“她跟人家睡觉了”。

       书记说:"那也不是故意的。不要说一个刚从农村来的人,一样的房子,一样的门洞,就是我们也有走错的时候嘛。"

       书记接着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们结婚也有半年多了吧,你看,人家从那么远的地方来找你,不是想着你吗?不是故意的,就算有错,你也应该原谅他吧”

       书记是左说右说,李世民就是不开口。就是一口咬定不要他(李妻)了,还说什么既然她与王叶民睡觉了,那他就嫁给王叶民好了。

       书记是左说右说,李世民就是不开口。就是一口咬定不要他(李妻)了,还说什么既然她与王叶民睡觉了,那他就嫁给王叶民好了。

       书记 有点火了,脸一抹说:“那好,你也不要上班了,回去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再上班”。

       李世民走了。书记越想越生气,想想,那个王叶民也是混蛋,怎么把人家睡了呢.于是又把王叶民叫来了。

       王叶民一到,书记就黑着脸说:"你怎么把人家媳妇睡了?"。

       王叶民是个老油子。王叶民说:“怎么叫我把人家媳妇睡了,是人家自己钻进我的被窝里来与我睡觉的。”

       “人家自己钻进你的被窝里,你就能与人家睡觉啦?”书记生气的说:“你又不是不认识李家的媳妇,你当时就应该送回去。”

        王叶民油腔滑调的说:“我当时睡的糊里糊涂,眼睛也没有张开,我以为是田螺姑娘呢?”

       书记一拍桌子,说:“你不要油腔滑调,你这是强奸,我现在就送你到派出所”

       王叶明,叫喊起来,”我怎么是强奸呢?是我强迫他的吗?”

       书记也觉得强奸可能按不上,但,王叶明把人家睡了总是不对的。书记对王叶民说:”这样吧,你把人家娶了”。

       王叶明说:"为啥啊?"

      “ 你把人家说睡了,你不娶她?“"书记说。

      “我才睡了她一天,不半天都不到”王叶民说:“李世民和她睡了半年了。”

      

        书记头痛死了。王叶民是坚决不娶,李世民是坚决不要。李妻怎么办呢?

       王叶民尽管混蛋,但还真不能按强奸处理。李世民尽管不近人情,但在那个时代,人们的思想意识就是那个状况。---女人与别人发生关系了,不管什么原因总是女人的错,罪过与受惩罚的总是女人。

      现代社会与封建社会的意识完全不同。现在男女关系随便的很。今天交个朋友,上床。黄了。明天再交个朋友,上床,那都是无所谓的事。可在那个时代不行。书记也没有办法。

      但李妻怎么办呢?总不能总住在书记家吧。队里进行了讨论,决定如下处理;

      书记把李世民和王叶民找来,对他们说:“你们谁也不要李妻,那你们就出钱让她回家吧。”

       王叶民说:“又不是我老婆,也不是我让她来的,凭什么叫我出钱”

       书记说:“你不出钱?你把人家睡了,毁了人家一生,你不出钱!没有把你抓起来就不错了”

      书记又对李世民说:“李妻,是您的妻子。你现在不要人家了,给钱让她回家总可以吧”

      李世民说:“我现在没有钱。”。王叶民也跟着喊没有钱。

      书记说:“这好办,队里先垫上,到开资时扣好了”。

       第二天,书记把可李妻是送到火车站,对李妻说:“他们两个都是混蛋,你回家吧,重找一个好的”,同时给了李妻伍拾多元钱。

      当时的工资水平,普通工人每月也就是四五十元。上海到新疆的火车票是33元。客饭是三角一分。上海到黄桥的火车轮船联票也就是五六元。李妻的家到平庄家也不远。50多元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

       这个听来的故事,到此就算结束了。至于李妻回家以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10: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一个美丽的传说。

        这也是我听来的故事。大约在1964年吧,矿上来了些火车司机,他们是从铁路上调来的。这故事就是从他们那里听来的。

       这个故事可能发生在甘南。

       中国的铁路建设,解放前陇海线没有全线开通,不知道当时火车是否通到西安。总之,西安以西的铁路是解放后开始修建的。

      陇海线临潼以西是800里秦川。从宝鸡以西就是陇西地区。所谓“陇”是“山陇“的意思。这一路都是山沟,坐过兰新线的人都知道这一带有无数的山洞。火车就沿着渭河在山洞里钻进钻出一直到兰州。

       这一带是甘南地区。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经常有藏族人活动。

       查资料,秦时属临洮管辖。西汉时,东部属陇西郡、。1952年,设立甘南藏区委员会,1955年,改为甘南藏族自治州。

        甘南分三个自然类型区,南部为岷迭山区,山大沟深,气候温和,是全省重要林区之一;东部为丘陵山地,高寒阴湿,农林牧兼营;西北部为广阔的草甸草原,是全省主要牧区。 境内海拔1100—4900米,大部分地区在3000米以上。

       
        看地图,可以看出陇海铁路的这一段与甘南藏族自治州西北部广阔的草甸草原擦肩而过。这故事就发生在与这个擦肩而过的一个小站上。

      
          陇海线这一段是从东南向西北。渭河是从西北向东南流。就算从北到南吧。这车站的东边面临渭河。背后(西)是陇。陇就是山,但与我们看到的山不一样,山顶不是尖尖的。虽然是个山,但比较平缓,而且是一个连着一个,上面长满着草。它草甸草原紧紧相连。这应该是属于高原草原吧。


      我再接着写我们的传说。

            这个站小的不能再小了,它位于与甘南草甸草原相连接的陇西高原的山谷中,面临着渭河,背靠着“原(高原)”。它只有一个工作人员,既是站长又是扳道员。车站就在二个山洞之间,也就二三百米长,有二股道,是用来会车的。就有一间房子,既是办公室,也是卧室。


         我是在南方的城市里长大的,我一直以为“原“,就是“平原“的意思。以后到了陕西,见到了黄土高坡,才知道什么叫“原"。“原”与“沟”是对立统一的。“原”在上“沟”在下。“原”与“沟”之间就是“坡”了。“原”就是高处一块平坦的地。“原”与“原”之间就是“沟”。

      古诗里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原“就内不是我自以为是的平原,而是坡上的"原(塬)"
       
        当然,陇西高原的“原”与黄土高原的“原“还是有区别的,这里我就不细讲了。

       这位既是站长又是扳道员的工作人员是位二十一岁的年轻人。叫马洪俊。是上海铁路学校的毕业生。他每天的工作是接电话,扳道,接发列车。每天有几班列车从他这里经过,有时还会有几趟会车。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应该说是很是孤单。无聊。然而他天生乐观。他有一个收音机,经常听各种节目。他爱看书,每次列车过来,除了给他带生活必需品外还会给他带报纸杂志,书籍,房间里有不少书。

       他还有个口琴,爱唱歌。他有空闲的时候,天气好的时候,就会爬上后面的原上躺在草原上看书或吹口琴,唱歌。

       高原在天气好的时候,晴空万里,天特别兰,蓝天白云让人想起“跑马溜溜的山上”。马洪俊的歌声,琴声可以传的很远。

       天上不断变化的白云,地上开着格桑花的草原,原处的羊群,兰天又是那么的深渊,一个青年的歌声在回荡---这是什么样的意境?是一幅多美的画卷。

       然而,有一天,马洪俊突然失踪了。

        在1953年7月的一天,陇西车站有趟车要从马洪俊的七道沟车站通过,陇西车站调度打电话通知马洪俊人让他接车。可是电话怎么打也没有人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调度着急了,列车已经到了七道沟车站外了,没有信号不能通过。这趟列车不能通过,下趟列车就没有法子走。陇西车站的调度只好派了一个王调度员坐铁路上的轨道车到七道沟。

        王调度到了七道沟车站,进了车站办公室没有看见人。就查看了一下道岔的方位,没有什么问题,王调度就给列车发了信号,让列车通过了。

         王调度让列车通过后,就与陇西车站调度通话,告诉这里的情况,---这里没有人。后来局里派了人来寻找,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只好宣布马洪俊失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13: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甘南历史悠久。新石器时代在三河一江流域就有人类开发这块亘古荒原,甘南的羌部逐渐建立自己的部落联盟或依附中原王朝

       羌人是我们中华民族重要成员。我们历史的“周”就是羌人的一支。羌就是姜,姜子牙就是羌子牙。五胡乱华的时候大批羌人进入中原与汉族融合,是汉族的重要组成部分。

      羌人也是也藏族的祖先。也是西夏党项人的祖先。(西夏被蒙古灭国后,党项人以后融入到汉族中)。今天我们的普通话与藏语,羌语都属于一个体系。

      这里,秦时属临洮管辖。西汉时,东部属陇西郡。元代属宣政院管辖,吐蕃等处宣慰司统领。
      
       元代属宣政院管辖,吐蕃等处宣慰司统领。可能就是因为五胡乱华的时候大批羌人进入中原与汉族融合,,这里的居民基本上就是藏族了。   这里的人们  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
          
      甘南在1950年就解放了,1953年10月甘南自治区在夏河拉卜楞成立,1954年7月改为甘南藏族自治州。但是这里的政治制度没有改变,还是三大领主的天地。活佛,土司,头人是这里的主人。
      
      在七道沟车站,渭河西面的陇西高原与草甸草原紧紧相连的塬上有一个土司,叫  扎西达瓦
      
       扎西达瓦有二个儿子,一个女儿。二个儿子,一个早年病死,一个在与其他土司争夺草原的时候被打死了。解放后,也就只有一个女儿了,名字叫洛桑卓嘎。

       洛桑卓嘎从小在草甸子里长大,但,由于这里是汉族,回族杂居的地区,所以洛桑卓嘎不但马骑的很好,汉语也说的不错。她还在汉人的学校里上过学。她喜欢在草甸上骑马奔驰,走遍了她们家的领地。她也喜欢唱歌读书,每到一处都和她的人民唱歌跳舞。
       
           陇海铁路是贯通我国东西的的大通道,从1905年起动工,经过四十余年的分段建设,到解放前才勉强修到天水。

        宝鸡至天水段,长154公里。这段铁路工程复杂艰巨,南京政府忽停忽建,朝令夕改。从1939年5月至1945年12月,用了近7年时间,才勉强竣工。通车后,塌方事故不断发生,被称为陇海铁路的“盲肠”。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于1950年4月继续修建天水至兰州段, 1953年7月完成,至此,陇海铁路全线修成通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14: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草甸上长大的人们是没有见过火车的。从小在草甸子里长大的洛桑卓嘎没有见过火车,她决心去看看。

       七道沟车站的站长兼扳道工马洪俊像往常一样,每天早上起来后就会跑上山坡,做一套广播操,然后跑下山,做饭吃早饭。饭后会巡查一下他的领地,查查铁道,道岔,信号----做完一个站长兼扳道工应该做的工作。然后,接送一趟车。

       午后,又有一趟车要接送,接送完白天就没事了。天不好的时候马洪俊会在屋里看书,听收音机;天好的时候马洪俊就会到山坡上看书,吹口琴,唱歌。欣赏着蓝天白云,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看看那些低头吃草的羊群。

       一天, 马洪俊正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那飘浮不定的白云,嘴里哼着“在那遥远的地方”。忽然发现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影,马洪俊坐起来一看,是一位眼睛大大的,有一个通红的脸蛋的,穿着那金边闪烁着的衣裳的藏族姑娘。

       马洪俊不由的开玩笑问道:“你是从在那遥远的地方来的姑娘吗?”。那姑娘点点头,用手指着那西边的一片白云。

       七道沟车站很少来人,马洪俊很希望有个人跟他聊天。马洪俊接着开玩笑的问:"你不会不会说话吧?"

      那姑娘突然笑起来了:"haha,我会说话。能问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放羊吗?这里有那个羊群是你放的?"

        马洪俊也笑着说:"我不放羊,我只是看着你们放羊。那群羊是你的吗?"

        姑娘回答说:”不是,我来看火车的”

        马洪俊说:“姑娘,今天您看不上火车了,火车已经开过去了。你明天来吧。”

        姑娘问:“你怎么知道,火车不会再来了呢?”

       马洪俊说:“我就是管火车的啊。”

       姑娘吃惊的问:“火车听你管?”

       马洪俊说:“是啊”。

        姑娘想了想说:“火车既然听你管,那你让火车开过来让我看看行不行”

        马洪俊觉得这个话说大了,不好收场了,可是怎么给她讲明白呢?这还是个麻烦事。就纠正的说:“火车进不进站是听我管,可是来不来不是我管”

       

          姑娘这回又笑开了,说:"其实,我刚才已经看见了,我是听到您的琴声过来的。当然,我还想看一次也是真的"。

       
          姑娘指着马洪俊手上的口琴,说:“那是什么?”

            马洪俊说:“是口琴”。

         “刚才,我听到的琴声就是用这口琴吹的吗?”

            马洪俊说:“是啊”。

           “歌声很好听,这是个什么歌?讲的是什么事,您能给我说说吗?”

            马洪俊说:“当然可以”。于是马洪俊就告诉她,这个歌叫《在那遥远的地方〉是说: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了她的帐篷都要不断的回头去盼望。-----

          姑娘开心的说:“你看,我也穿着金边闪烁着的衣裳的衣裳,你看我像不像那个姑娘。”。
          
         马洪俊说:“太像了,你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姑娘又笑了,“你想不想看看我帐篷?”

          马洪俊说:“当然想啊。”。

        姑娘说:“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马洪俊忙说:“这不行”

          “为啥啊?”

         “我还有工作”

          “什么叫工作"

          马洪俊说:“你看到坡下的车站了没有。我在那里工作,没有我会火车进不了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3: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洪俊说:“你看到坡下的车站了没有。我在那里工作,没有我火车会进不了站”

    点评

    历史上,甘南藏族的未婚男女,恋爱婚姻比较自由,。 抢婚是又一种婚姻形式。招女婿也是甘南藏区常见的一种婚姻形式。。赘婿,不论在家庭和社会上,都受到尊重。  马洪俊被抢婚了,被招女婿了。  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 11: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3: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上,甘南藏族的未婚男女,恋爱婚姻比较自由,。 抢婚是又一种婚姻形式。招女婿也是甘南藏区常见的一种婚姻形式。。赘婿,不论在家庭和社会上,都受到尊重。 
      
       马洪俊被抢婚了,被招女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3: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错了

    本帖最后由 yitiao 于 2018-6-1 11:32 编辑

    清除。
    11.jpg

    点评

    那位藏族汉子带着笑容对马洪俊说:“会有人接替你的工作的,火车不会进不了站的” 马洪俊还想说什么,只见那汉子挥挥手,就有二个人走过来,把他抱起,放到马背上。那几个人骑着马一阵狂奔,马洪俊被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 11: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1: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洪俊与公主很快的就干完了夫妻间应该干的事,马洪俊与公主圆房了。

       第二天清晨,马洪俊张开眼睛时,公主已经起来了。公主见马洪俊醒了,就甜蜜的笑了,说:“醒了,起来吧,我们今天还要走远路。”

       “今天我们还有什么事吗?”马洪俊边起床,边问道。

      ”“ 回家啊,”公主回答道:”“我们要回到我父王那里。”

        马洪俊起来了,习惯的要洗脸,刷牙。他四周环视一下,心想,我的牙刷牙膏还在车站呢.

        就在这时,只见那二个侍女端着一个盛者热水的铜脸盆,拿着牙刷,牙缸,送到了马洪俊跟前。公主笑嘻嘻的对马洪俊说:“夫君,请吧。”
      
         马洪俊 刷完牙,洗完脸,就走出帐房。公主跟着他也走出了帐房。马洪俊 看着那蓝蓝的天,阳光正在从东方升起,高原草地的空气不像江南那么雾蒙蒙,而是万里晴空,只见金光四射。草地在阳光下被染才成一片金色,是那么的灿烂,那朝霞更是无法形容。马洪俊不禁感叹的说:“太美了”。由不得在草地上跑了起来。
      
      公主在后面跟着,边跑边说着:“不要跑远了,我跑不动了”

      马洪俊 他们跑了一圈,回到了帐房,吃了早餐,休息了一会,就走上了回家的路。

      

      吃完早餐,公主与马洪俊出了帐房,只见公主的侍从们有的在收拾帐房,把毡房拆除放到二个大马车上;还有几个牵着马在等着他们。

       “夫君,你会骑马吗”公主问马洪俊。马洪俊说:“不会”

        “那,我们俩骑一匹马吧”公主骑上了马,让马洪俊坐在她身后说:“你抱紧我,我要起步了”

        公主用腿已夹马,马就跑起来了。马洪俊赶紧紧紧的抱住公主。公主前面跑着,后面有二个侍从骑着马还牵着一匹马跟着。

       马在草原上跑了二个多时辰,见到了前面有一处人家


    41.jpg


      公主对马洪俊说:“这是达瓦头人家,我们在这里休息休息吧。


      这时,从房子了跑出几个人行着藏礼把他们迎接到屋里。

       公主一行进了屋到客厅里坐下,公主对其中一位年纪比较大的汉子说:“达瓦叔叔,我们回家路过这里,在你们这里歇歇脚”

         达瓦头人笑着说:“我们知道了,公主能光顾寒舍,是我们的福气”

         这时,达瓦头人的家人们送上了酥油茶,与肉包子。

         公主对马洪俊说:“吃吧”。

         达瓦头人看着马洪俊对公主说:“这就是公主的夫君吧”。

         公主说:“就是,你看我的夫君怎么样?”

        达瓦头人那敢说不好。赶紧奉承的说:“一看就是一表人才”

        公主乐了。对 马洪俊说:“人家夸你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1: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位藏族汉子带着笑容对马洪俊说:“会有人接替你的工作的,火车不会进不了站的”

       马洪俊还想说什么,只见那汉子挥挥手,就有二个人走过来,把他抱起,放到马背上。那几个人骑着马一阵狂奔,马洪俊被颠得七昏八素,也不知道几个时辰,把他放下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到了西边的尽头。草甸上的黄昏,晚霞格外美丽,在五彩缤纷的霞光下,马洪俊面前出现一个精致的帐逢房。那穿着金边闪烁着的衣裳,脸红的像下山的太阳,眼睛大大的姑娘站在他面前。
       

       马洪俊从马背上下来,被颠得散架的身子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草原黄昏美丽的景色让他感到好像做梦一样,面对着姑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不是要看看我的帐房吗?" 美丽的姑娘开口了:"夫君,请吧。"”

        “夫君”,马洪俊有点蒙了说:“不不不,我怎么成了,您的夫君呢?”

        那姑娘说:“你累了吧,我们 进屋说吧”。这时早有二个侍女将帐房的门帘掀起。马洪俊也确实累了,就进了帐房。

       帐房里不敢说金碧辉煌,也是打扮的干干净净。 那是一个用牦牛毛加工而成的银灰色的长方形的帐房。帐房中间是正厅,前面有个长形土灶,上席供奉佛像并陈设用银制成的净水碗和酥油灯。正厅的地下铺着厚厚的毡子,毡子上有个长方形的桌子,两边有几个椅子。左右两侧应该是住宿,用布帘挡住。

       那姑娘说:“这是我临时居住的地方,很简陋。”。姑娘又指着那二把椅子说:“我知道你不习惯坐在毡子上,给你准备了二把椅子,请坐吧。”。

        马洪俊与那姑娘坐下后,那姑娘说:“你累了,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说话间,只见侍女端上了奶茶。

        马洪俊喝了碗奶茶,身体有点恢复过来了,目视着那姑娘问:“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为什么把我抓我到这里来?”

    “哈哈,不是抓你,是抢你啊。”那姑娘说:“我是 扎西达瓦土司的女儿,洛桑卓嘎公主。我已经恳请我父亲同意招你为驸马,按照我们这里抢婚的传统,我将你抢来了”。
       
         “可是---”马洪俊还想说什么。

         “没有什么可是”洛桑卓嘎公主说:“你就是我的夫君,扎西达瓦土司的女婿,这有什么不好吗?这不就是你的童话世界吗。”。

        马洪俊总觉得自己在做梦。

         洛桑卓嘎公主说:“天也不早了,你也走了半天的路了,现在该吃饭了,我让他们上饭吧”
         
        洛桑卓嘎公主边说着边招手,只见那二个侍女端上一盆烤羊羔,这是一个很小的羊羔,肉当然是很鲜嫩的。不过,对于马洪俊来说是太大了。

       马洪俊说:“这么多,我们能吃完吗?”

        洛桑卓嘎公主说:“不要紧,吃不完还有他们呢?”

        马洪俊说:“既然这样,那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吃吧。”

        “你这个蛮子,真不懂事,哪有家奴与公主一起吃的嘛”洛桑卓嘎公主笑着说:“夫君啊,我们这里有些习惯,你不明白。你们汉人不是说,随风入俗吗。我们俩先一起吃吧,不会亏待她们的”

        马洪俊看着一个被烤熟的小羊羔,心里总有点不忍,也不晓得如何下手,看着它发呆。说道:“怎么吃啊。”

        “对不起,我忘了” 洛桑卓嘎公主对马洪俊歉意的说,同时又喊道:“洛桑,拿二双筷子,拿二个碗来。把青稞酒也拿来。”。

        马洪俊说:“你们这里的人吃饭不用筷子吗?”

       “是的” 洛桑卓嘎公主说:“我们这里的人是用刀去割它的肉,用手抓着吃”

         马洪俊又说:“你们这里的人只吃肉,不吃饭吗?”
       
        “也吃饭,不过这烤羊羔,是最鲜美的菜肴,你尝尝。然后我给你上饭”。洛桑卓嘎公主边说着,边从自己的腰部抽出一把短刀,从盆子里割出一块肉来,放到马洪俊的碗里,说:“夫君,你尝尝”

        马洪俊被她,夫君夫君的叫着,很不好意思。只好用筷子把肉夹起吃到嘴里,的确非常好吃。自己平生还真没有吃过这么鲜嫩的羊肉。
       
       洛桑卓嘎公主也给自己割了块肉,吃完后也给自己倒了碗酒,对 马洪俊说;“来,我们俩喝一碗”。

         马洪俊吃着肉,喝着酒,很开心。不过,吃了几块后,还是放下了。 马洪俊是汉人,在汉人的基因里肉是不能当饭吃的,再好也是一个菜。还是要吃饭的。

        洛桑卓嘎公主看到他放下筷子边说;“吃这一点就饱了,不吃了?”

         马洪俊说:“肉不能多吃,我们还是吃饭吧”

         “好的,夫君” 洛桑卓嘎公主招呼侍女端来了抓饭。

            “你们做的抓饭真香”马洪俊吃完抓饭说:“谢谢公主”
         
          “不用客气,你是我的夫君,我们是一家人。这里的奴仆都是你的奴隶,你今后要吃什么尽管说,叫他们做好了”洛桑卓嘎公主说。

          “天不早了,吃完饭,我们休息吧”洛桑卓嘎公主一面让人将饭桌收拾干净一面对 马洪俊说。

       “好吧”马洪俊说:“我们在哪里休息呢?”

        洛桑卓嘎公主说:“就在这里啊,就在这个帐房里休息啊。”

        马洪俊在帐房了环视了一下说;“这哪里有休息的地方啊?”。

      “你看啊,这中间我们吃饭的地方电话是你们说的客厅,这两边呢,就是你们说的厢房” 洛桑卓嘎公主说:“右边是我们的侍女的卧室,左边的就是我们俩的卧室”。

       “我们俩的卧室”马洪俊大吃一惊的说。

        “是啊”洛桑卓嘎公主说:“你不要忘了,我们俩的夫妻”。

          “我们俩是夫妻”马洪俊总觉得很荒唐。这是在过家家,闹着玩吗?

         “好了,夫君”洛桑卓嘎公主对马洪俊说:“我们进屋吧”

          马洪俊忙着说:“刚吃完饭,我们还是先走走吧,不然不会消化”

          “好吧”洛桑卓嘎公主点点头说:“是不是有句话叫饭后百步走?”
      

      天已经黑了,公主牵着马洪俊的手走出了帐房,只见深邃的天空里挂着一轮圆圆的月亮 与满天的星星。

       马洪俊想着,应该是农历十五了吧,这么圆的月亮。月亮,刚从地面出来,显得特别大。 马洪俊 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月亮。

       多宁静,多辽阔的原野。没有任何灯光,没有一家人家,只有公主的孤零零的两顶毡房。马洪俊向我大概是穿越时空了。真正的进入了童话世界。

      草原的天气是大陆型气候,尽管是夏天,夜晚还是非常冷的。走了没有多久,马洪俊他们就有点受不了了。

       公主对马洪俊说:“回去吧,不要冻出病来”

       公主与马洪俊回到了毡房。



       公主牵着马洪俊的手走了帐房,走向他们的卧室。马洪俊还是有点犹豫,不经意的看了看那二个侍女。

      公主注意到 马洪俊 的目光,开玩笑的说:"怎么,夫君想与他们俩睡觉?"

      马洪俊大吃一惊,赶忙说:“不,不,不”

      公主看到马洪俊那么紧张,那么害怕的样子,不禁大笑起来。

      “夫君,不要紧张。我不过是与你说着玩的。其实,在我们这里,我的侍女就是你的侍妾,你什么时候都可以用。不过,今天晚上不行,你是我的。”

        马洪俊傻了,木呆呆的跟着公主进了他们的卧室。

        毡房里的卧室很简陋。地下铺着毡子,四周点着酥油灯。灯光自然没有上海的电灯亮。里面有个木床。

       “你们回去休息吧”公主对那二个侍女说。然后放下了门帘,对马洪俊 说:“我们俩也休息吧”。边说着边脱自己的衣服。

      在酥油灯的昏暗的灯光下,马洪俊很快就看到了公主那丰满的乳房与圆圆的屁股。

      公主把衣服都脱完了,看马洪俊只是看着自己,还没有动手脱衣服,就笑着说;“我好看不”

      公主的用双手抱着马洪俊的脖子,很快的就帮着马洪俊脱完了衣裤。

      挡不住的诱惑,马洪俊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公主的乳房与屁股
      
      马洪俊与公主很快的就干完了夫妻间应该干的事,马洪俊与公主圆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1: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yitiao 发表于 2018-5-12 13:16
    马洪俊说:“你看到坡下的车站了没有。我在那里工作,没有我火车会进不了站”

    历史上,甘南藏族的未婚男女,恋爱婚姻比较自由,。 抢婚是又一种婚姻形式。招女婿也是甘南藏区常见的一种婚姻形式。。赘婿,不论在家庭和社会上,都受到尊重。 
      
       马洪俊被抢婚了,被招女婿了。

       在1953年七月的一天,马洪俊正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只见有几个人走到他跟前。 马洪俊见有人来了,就坐了起来。一看,是几个藏族汉子,他们还牵着马,其中有位年长的,面对着马洪俊弯着腰行了一个藏族礼,对马洪俊说:“年轻人,我们公主请你去他的帐房看看,你答应的”。

         马洪俊吃惊的说:"什么公主,我怎么答应了"。

        “你忘了,几天前,你不是和一位姑娘说,你要看看他的帐房?”。

        马洪俊当然不会忘记。心里想:“只是,我怎么忽略了她很可能是位公主呢?她那金边闪烁着的衣裳的确不是一般的放羊人。”
      
        马洪俊只好说:”"可是我有工作啊。"

         那位藏族汉子带着笑容对马洪俊说:“会有人接替你的工作的,火车不会进不了站的”

       马洪俊还想说什么,只见那汉子挥挥手,就有二个人走过来,把他抱起,放到马背上。那几个人骑着马一阵狂奔,马洪俊被颠得七昏八素,也不知道几个时辰,把他放下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到了西边的尽头。草甸上的黄昏,晚霞格外美丽,在五彩缤纷的霞光下,马洪俊面前出现一个精致的帐逢房。那穿着金边闪烁着的衣裳,脸红的像下山的太阳,眼睛大大的姑娘站在他面前。
       

       马洪俊从马背上下来,被颠得散架的身子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草原黄昏美丽的景色让他感到好像做梦一样,面对着姑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不是要看看我的帐房吗?" 美丽的姑娘开口了:"夫君,请吧。"”

        “夫君”,马洪俊有点蒙了说:“不不不,我怎么成了,您的夫君呢?”

        那姑娘说:“你累了吧,我们 进屋说吧”。这时早有二个侍女将帐房的门帘掀起。马洪俊也确实累了,就进了帐房。

       帐房里不敢说金碧辉煌,也是打扮的干干净净。 那是一个用牦牛毛加工而成的银灰色的长方形的帐房。帐房中间是正厅,前面有个长形土灶,上席供奉佛像并陈设用银制成的净水碗和酥油灯。正厅的地下铺着厚厚的毡子,毡子上有个长方形的桌子,两边有几个椅子。左右两侧应该是住宿,用布帘挡住。

       那姑娘说:“这是我临时居住的地方,很简陋。”。姑娘又指着那二把椅子说:“我知道你不习惯坐在毡子上,给你准备了二把椅子,请坐吧。”。

        马洪俊与那姑娘坐下后,那姑娘说:“你累了,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说话间,只见侍女端上了奶茶。

        马洪俊喝了碗奶茶,身体有点恢复过来了,目视着那姑娘问:“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为什么把我抓我到这里来?”

    “哈哈,不是抓你,是抢你啊。”那姑娘说:“我是 扎西达瓦土司的女儿,洛桑卓嘎公主。我已经恳请我父亲同意招你为驸马,按照我们这里抢婚的传统,我将你抢来了”。
       
         “可是---”马洪俊还想说什么。

         “没有什么可是”洛桑卓嘎公主说:“你就是我的夫君,扎西达瓦土司的女婿,这有什么不好吗?这不就是你的童话世界吗。”。

        马洪俊总觉得自己在做梦。

         洛桑卓嘎公主说:“天也不早了,你也走了半天的路了,现在该吃饭了,我让他们上饭吧”
         
        洛桑卓嘎公主边说着边招手,只见那二个侍女端上一盆烤羊羔,这是一个很小的羊羔,肉当然是很鲜嫩的。不过,对于马洪俊来说是太大了。

       马洪俊说:“这么多,我们能吃完吗?”

        洛桑卓嘎公主说:“不要紧,吃不完还有他们呢?”

        马洪俊说:“既然这样,那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吃吧。”

        “你这个蛮子,真不懂事,哪有家奴与公主一起吃的嘛”洛桑卓嘎公主笑着说:“夫君啊,我们这里有些习惯,你不明白。你们汉人不是说,随风入俗吗。我们俩先一起吃吧,不会亏待她们的”

        马洪俊看着一个被烤熟的小羊羔,心里总有点不忍,也不晓得如何下手,看着它发呆。说道:“怎么吃啊。”

        “对不起,我忘了” 洛桑卓嘎公主对马洪俊歉意的说,同时又喊道:“洛桑,拿二双筷子,拿二个碗来。把青稞酒也拿来。”。

        马洪俊说:“你们这里的人吃饭不用筷子吗?”

       “是的” 洛桑卓嘎公主说:“我们这里的人是用刀去割它的肉,用手抓着吃”

         马洪俊又说:“你们这里的人只吃肉,不吃饭吗?”
       
        “也吃饭,不过这烤羊羔,是最鲜美的菜肴,你尝尝。然后我给你上饭”。洛桑卓嘎公主边说着,边从自己的腰部抽出一把短刀,从盆子里割出一块肉来,放到马洪俊的碗里,说:“夫君,你尝尝”

        马洪俊被她,夫君夫君的叫着,很不好意思。只好用筷子把肉夹起吃到嘴里,的确非常好吃。自己平生还真没有吃过这么鲜嫩的羊肉。
       
       洛桑卓嘎公主也给自己割了块肉,吃完后也给自己倒了碗酒,对 马洪俊说;“来,我们俩喝一碗”。

         马洪俊吃着肉,喝着酒,很开心。不过,吃了几块后,还是放下了。 马洪俊是汉人,在汉人的基因里肉是不能当饭吃的,再好也是一个菜。还是要吃饭的。

        洛桑卓嘎公主看到他放下筷子边说;“吃这一点就饱了,不吃了?”

         马洪俊说:“肉不能多吃,我们还是吃饭吧”

         “好的,夫君” 洛桑卓嘎公主招呼侍女端来了抓饭。

            “你们做的抓饭真香”马洪俊吃完抓饭说:“谢谢公主”
         
          “不用客气,你是我的夫君,我们是一家人。这里的奴仆都是你的奴隶,你今后要吃什么尽管说,叫他们做好了”洛桑卓嘎公主说。

          “天不早了,吃完饭,我们休息吧”洛桑卓嘎公主一面让人将饭桌收拾干净一面对 马洪俊说。

       “好吧”马洪俊说:“我们在哪里休息呢?”

        洛桑卓嘎公主说:“就在这里啊,就在这个帐房里休息啊。”

        马洪俊在帐房了环视了一下说;“这哪里有休息的地方啊?”。

      “你看啊,这中间我们吃饭的地方电话是你们说的客厅,这两边呢,就是你们说的厢房” 洛桑卓嘎公主说:“右边是我们的侍女的卧室,左边的就是我们俩的卧室”。

       “我们俩的卧室”马洪俊大吃一惊的说。

        “是啊”洛桑卓嘎公主说:“你不要忘了,我们俩的夫妻”。

          “我们俩是夫妻”马洪俊总觉得很荒唐。这是在过家家,闹着玩吗?

         “好了,夫君”洛桑卓嘎公主对马洪俊说:“我们进屋吧”

          马洪俊忙着说:“刚吃完饭,我们还是先走走吧,不然不会消化”

          “好吧”洛桑卓嘎公主点点头说:“是不是有句话叫饭后百步走?”
      

      天已经黑了,公主牵着马洪俊的手走出了帐房,只见深邃的天空里挂着一轮圆圆的月亮 与满天的星星。

       马洪俊想着,应该是农历十五了吧,这么圆的月亮。月亮,刚从地面出来,显得特别大。 马洪俊 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月亮。

       多宁静,多辽阔的原野。没有任何灯光,没有一家人家,只有公主的孤零零的两顶毡房。马洪俊向我大概是穿越时空了。真正的进入了童话世界。

      草原的天气是大陆型气候,尽管是夏天,夜晚还是非常冷的。走了没有多久,马洪俊他们就有点受不了了。

       公主对马洪俊说:“回去吧,不要冻出病来”

       公主与马洪俊回到了毡房。



       公主牵着马洪俊的手走了帐房,走向他们的卧室。马洪俊还是有点犹豫,不经意的看了看那二个侍女。

      公主注意到 马洪俊 的目光,开玩笑的说:"怎么,夫君想与他们俩睡觉?"

      马洪俊大吃一惊,赶忙说:“不,不,不”

      公主看到马洪俊那么紧张,那么害怕的样子,不禁大笑起来。

      “夫君,不要紧张。我不过是与你说着玩的。其实,在我们这里,我的侍女就是你的侍妾,你什么时候都可以用。不过,今天晚上不行,你是我的。”

        马洪俊傻了,木呆呆的跟着公主进了他们的卧室。

        毡房里的卧室很简陋。地下铺着毡子,四周点着酥油灯。灯光自然没有上海的电灯亮。里面有个木床。

       “你们回去休息吧”公主对那二个侍女说。然后放下了门帘,对马洪俊 说:“我们俩也休息吧”。边说着边脱自己的衣服。

      在酥油灯的昏暗的灯光下,马洪俊很快就看到了公主那丰满的乳房与圆圆的屁股。

      公主把衣服都脱完了,看马洪俊只是看着自己,还没有动手脱衣服,就笑着说;“我好看不”

      公主的用双手抱着马洪俊的脖子,很快的就帮着马洪俊脱完了衣裤。

      挡不住的诱惑,马洪俊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公主的乳房与屁股
      
      马洪俊与公主很快的就干完了夫妻间应该干的事,马洪俊与公主圆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1: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的有点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5:28
  • 签到天数: 94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6-2 18: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2-11 05:01 , Processed in 0.09486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