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yitiao

[原创] 从上海到新疆---塔拉奇的故事(1)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0: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yitiao 发表于 2017-12-20 10:19
    柳树泉车站的火车是11点的。牛小彪他们在矿区是10点多出发,到柳树泉车站,钟到达。柳树泉车站的候 ...

    哈哈,慢慢写,不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0: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柳树泉车站的火车是11点的。牛小彪他们在矿区是10点多出发,到柳树泉车站,钟到达。柳树泉车站的候车室的火炉烧的不是太旺,候车的人都围着火炉烤火。好在人也不多,牛小彪他们在候车室里等了一二十分钟火车就到站了,他们就上了火车。

          由于是过路车,车厢里基本上人已经坐满。好不容易牛小彪给刘翠华找了个座位。车上比外面暖和点,刘翠华把包着的孩子的头部打开点。那孩子死人的一张脸让人看到感到害怕。对面座位上的一位大嫂说:“这孩子怎么啦?” 牛小彪说:“病了”。

        “怎么病成这个样子,你们怎么不早送医院?“又有一位大哥说。

        又有一位大爷对牛小彪说:”你们年轻人太不懂事了,这孩子要让你们毁了“。

         牛小彪,看到车上的人把他们看成是夫妻,心里有点不自在。毕竟自己还没有结婚。不过,他没有坑声。

       还有一位好心人,找了一些药给他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0: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哈密块12点了,牛小彪他们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直奔哈密铁路医院。护士一看孩子那个样子就把孩子送到急诊室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1: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柳树泉车站的火车是11点的。牛小彪他们在矿区是10点多出发,到柳树泉车站,也就是二十多分钟的事。柳树泉车站的候车室的火炉烧的不是太旺,候车的人都围着火炉烤火。好在人也不多,牛小彪他们在候车室里又等了一二十分钟火车就到站了,他们就上了火车。

          由于是过路车,车厢里基本上人已经坐满。上车后,我们只好站着,好在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

         由牛小彪护送大的那个妇女一路上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平静的脸上透出一股使人感到难过的表情。这种表情很快就感染了车厢里 的人。一个中年男子问道:“这孩子怎么啦?病了吗?”。车上的人都把牛小彪他们当成两口子。牛小彪有点不好意思,毕竟牛小彪还没有结过婚,还是个刚到20的年轻小伙子。
      
        由牛小彪护送的妇女---刘翠华也只是点点头。

      那男人很热心,把座位让给了刘翠华。

       找了个座位。车上又比外面暖和点,刘翠华把包得严严实实的孩子的头部打开点。孩子的头好像很大,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皮包骨头的紧紧闭着双眼,只是有一点微微的呼吸。

        对面座位上的一位大嫂说:“这孩子怎么病的不轻啊!”

        “怎么病成这个样子,你们怎么不早送医院?“又有一位大哥说。

        又有一位大爷对牛小彪说:”你们年轻人太不懂事了,这孩子要让你们毁了“。

         还有一位好心人,找了一些药给他们。

         到哈密块12点了,牛小彪他们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直奔哈密铁路医院。护士一看孩子那个样子就把孩子送到急诊室了。

        哈密铁路医院当时也很简陋。只是几排平房。急诊室也只是七八平方的房间,里面有一张木床。孩子放在木床上,医生做了检查后,说:“严重脱水,你们怎么到这个时候才送来?”

       后来,又来了好几位医生,孩子的呼吸越来越弱,护士给孩子打了强心针。那几位医生看了看,什么话也没有说,无奈的走了。

        刘翠华好像看出了什么,迟疑的,用询问的口气对牛小彪说:“孩子实在救不了就不救了吧?”

         牛小彪听不出这里有多少痛苦,多少委屈。也不知道了翠华身边几乎没有钱了。脱口就说:“这怎么行呢?花多少钱也得救啊。”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天色越来越昏暗。医院的大礼堂里正在放演一步抗美援朝的电影,孩子就在这急诊室躺着。

       这是一个女孩,有着一双长着长长的睫毛的美丽的大眼睛。忽然这个女孩张开了他的双眼------叫了一声“妈妈---”

      牛小彪他们高兴起来,以为孩子的病情有所好转。然而,他们错了,这是回光返照。牛小彪以后回忆说:“什么叫回光返照,我那时才真正的体验到。

      那女孩子终于死了。

       牛小彪,看着不知所措的刘翠华,也实在说不出什么来。看不到眼泪,只有悲伤,牛小彪陪同着刘翠华抱着孩子默默地走出了医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09: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外面的雪是越来越大,到处都是一片白茫茫。1962年兰新铁路刚修到哈密,从哈密饭店到哈密火车站还是一片戈壁。鹅毛大雪让戈壁变成了一片雪原。还真有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味道。这里有着原先修铁路时遗留下来的工人住的窝棚,这窝棚是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这一半在地上不高的建筑被大雪铺盖着,在茫茫的戈壁雪原上就好像一些坟堆。牛小彪护送着刘翠华往车站走去,走着走着,刘翠华停下来了。

       刘翠华在雪花中站立着,四处望了望,好像在对牛小彪说,又好像自言自语说:“就埋在这里吧。”

        牛小彪以后在回忆这段历史的时候,牛小彪说:“我始终没有看到她流过一滴眼泪,过于悲伤的让她没有了眼泪。”

        牛小彪说:“我永远不能忘怀的是在万里雪飘茫茫戈壁上中站立着一个母亲,她望着脚下被大雪封盖住的土地,在平静中那种无限悲哀的形态。她的容貌我已经忘却,可她的神态我永远不能忘怀。每当想起这件事,我总觉得无限的伤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1: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啊,以后我多写点,一起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1: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我以后多写点,一起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1: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牛小彪把刘翠华送上火车后,就回到了车站边的大众旅社。大众旅社里有2间屋是露天筹备处包下的,筹备处的人到哈密出差就住在这里。

      牛小彪一进去就围坐在火炉跟前,边烤着火,边说道:“雪下的真大,好冷啊。”

       屋里,已经有2个人,他们与牛小彪打着招呼,边问道:"这么大的雪天,又马上要过年了,你来这里干啥?"

      牛小彪回答说:“没有办法啊。处长交待了任务不来不行啊”同时又将刘翠华的事说了说。
      
      这时,有位姓张的同事问牛小彪:“你不知道刘翠华他们家的事吗??”

      牛小彪问:“什么事?"

      “你真不知道??”老张说道:“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于是屋里的2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向牛小彪讲述了刘翠华家里的事。

       他们告诉牛小彪,刘翠华是我们筹备处机电队的一个叫莫岗的媳妇。莫岗是从东北鹤岗煤矿调来的工人,他们有一个2岁左右的女孩。莫岗为倔强,脾气暴躁。今年7月的一天,他们机电班在掌子面按电线杆,拉线。不知道为什么与班长吵起来了。可能是班长叫他这样干,他非要那样干。有的说,莫岗操起了斧子就要砍班长,有的说,不是砍班长是要砍电杆。以后,被大伙拉住了。第二天,莫岗就被带走了,并且送到哈密公安局以杀人未遂定罪,关起来了。

         莫岗被抓以后,作为家属的刘翠华就没有了生活来源。生活的异常艰苦,孩子有病(其实就是一个拉肚子,可能是痢疾之类的病吧)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这不, 丢在哈密了。

      天啊,就因为吵一架,就毁了一个家。只因为拉肚子就丢失了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这是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时隔了几十年,牛小彪还是想不通。

       年底前,牛小彪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得到了筹备处的嘉奖。评了先进,发了50元的奖金。

       



         

    点评

    全文完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3 11: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1:45:50 | 显示全部楼层
    yitiao 发表于 2018-1-5 11:52
    牛小彪把刘翠华送上火车后,就回到了车站边的大众旅社。大众旅社里有2间屋是露天筹备处包下的,筹备处 ...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1: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一张奇特的领料单”
      
    这件事发生在一矿。前面已经说过,塔拉奇地区早在解放前,光绪年间就发现了煤矿,并进行了开采。到解放后,这里有三个煤窑---后窑,中窑,当然还应该有个前窑。

        煤窑就是指能产出煤的窑洞。不过,到1958年我们去的时候,中窑已经不存在了。其前窑改名为一矿(一矿筹备处),准备改建为一个现代化的斜井。这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建矿初期。

      一矿斜井的井口就在老乌哈公路,老塔拉奇邮局的附近不远的地方。井口处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近乎有三个人高洞口。半圆形的洞口地面是一条通往地下的铁路,洞口的前方约三十来米的地方有一个叫绞车房的建筑。空中有一条钢索从绞车房连接到铁路上的车辆。工人们可以坐客车到井下。
       


       旧社会的煤窑,不把矿工当人。工作条件非常差。解放后的煤矿,对人重视起来,那时候虽然没有现在条件这么好,但也为矿工做了很多事。给矿工发工作服,发矿灯;在井上还修起了浴室,矿工下班后洗个澡 回家。
      
       煤矿的井口又高又大,都是用岩石砌好的,绝对不会有塌落的现象。过去人的上下班是自己走下去的;煤的输出是用人背出来的。而现在是人有小客车运送;煤由用矿车拉上来。而这一切都是由绞车来完成的,用绞车把车辆送到井下,用绞车把车辆拉上来。
         绞车房就是开绞车的工作室。开绞车的工作的责任心很强,但不是重体力劳动,一般都是由女同志担任。

      煤矿上基本上属于重体力劳动,女同志用的不多,一个就是绞车工,还有一个就是发料员。

      矿工下井前要在发料室领矿灯,还有不少工作需要的材料。而发料员基本上是女的。

       一矿的发料员是一个年轻姑娘,叫蔡小红,新疆汉民。蔡小红是跟着他父亲到矿山上工作的。年轻活泼。什么叫美,年轻就是美。矿山上男多女少。年轻小伙子也不少,班上的年轻人有事没事的都爱与他说句话,和她开个玩笑。


       矿井在没有全部投入生产,没有批量产煤的时候,叫筹备处。主要任务是开掘巷道,把井下的巷道打通,通到煤层。只有巷道布置好,才能保证大量出煤,持续的出煤。

       所谓巷道,就如现在的地铁,(当然,不包括大厅,只是指列车的通道)。要把地下的土壤或者岩石挖掉,运出去。然后用水泥,方石砌好,保证不塌落。不过,当时没有现在我们修地铁的先进的工具。主要是靠人挖,遇到岩石就要放炮。所以,这时候的主要工作是放炮,挖土,砌巷道,还有要修巷道里的小铁路,保证土块能运出去。还有巷道里的照明与通风。所以日常要领的料很繁杂。
      
       井下工作是三班倒。一个班有好几个组。在上班前一般要开一个班前会,班长把今天的工作讲一讲后就给每个组分配工作。开完班前会以后就是领料下井。需要领什么料,由各组的组长把领料单填好,交班长签字后盖上矿长的章到料库领料。

       有一天,那是个风和日丽晴朗的春天的一天。夜班下班,早班要上班了。早班的工人在开完班前会以后,各组就拿者盖好章的力领料单到料库领料。
       
       轮到三组领料了。这一天,很奇怪,当组长领料的时候,组员们都用奇特的眼光看着领料员小蔡。小蔡已经发了二个组的材料,没有注意那些人的目光(平时年轻人总爱盯着自己看,小蔡也习惯了)。

      
       三组的领料单厚厚的一沓。小蔡按领料单一张一张的给工人发材料。什么炸药,雷管,炮线,镐头,镐把,锨把---当小蔡发到最后一张时,突然停住了。小菜抬起了头,看到了那些嬉皮笑脸的,不安好心的工人的眼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57
  • 签到天数: 105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3 13:49: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57
  • 签到天数: 105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3 13:49: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1: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轮到三班领料了。这一天,很奇怪,当班长领料的时候,那些小伙子们都用奇特的眼光看着领料员小蔡。小蔡已经发了二个班的材料,没有注意那些人的目光(平时年轻人总爱盯着自己看,小蔡也习惯了)。

      
       三班的领料单厚厚的一沓。小蔡按领料单一张一张的给工人发材料。什么炸药,雷管,炮线,镐头,镐把,锨把---当小蔡发到最后一张时,突然停住了。小蔡抬起了头,看到了那些嬉皮笑脸的,不安好心的工人的眼光。

       好几个人同时的声音:“发料啊!”

      小蔡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把发料的窗口关上了,从房门里走了出来。大步离开了料库。

      一矿的料库离厂办公室不太远,也就是二三十米。矿长正在给各科室的领导开会,小蔡几乎像旋风一样冲进办公室。

       矿长的第一反映是不满。尽管矿长看到的是一张气愤的脸,依然对小蔡说:“你怎么啦?你没有看到我们在开会吗?”

       小蔡递给了矿长一张子纸条(领料单),让矿长看。矿长拿着那张纸条说,“这是什么啊?".
       
       “领料单”

      “那你发给他们就行了嘛” 矿长也没有细看就说了句话。

        小蔡没好气的说:“我发不了,你给发吧。"

       矿长看了看领料单,上面写着,品名:大姑娘;数量:一个。

        矿长到底是矿长,温和的对小蔡说:“小蔡,不要生气,回头我开完会一定好好的收拾那帮小子”

        小蔡不依不饶的说:“你看一下,有队长的签字与你的印章呢。”

        矿长一看,果然有队长的签字与自己的印章。这一下也有点发火了。这玩笑开的有点太大了。这里牵涉到一个管理问题了。

       早班的队长姓万,也在这里开会。矿长马上就对万队长吼到:“万庆军,你干的什么好事”

       万队长惊恐的站起来说:“我没有干什么啊!”。

        “你看看”矿长把领料单扔了给他。

       万庆军看了领料单,脸有点红了,嘟囔着:“这,这,--”

       “这,什么,这”。矿长说:“你签字的时候看了没有?马上去处理去,现在就去。”

      万班长赶到料库,那帮小子早就下井了。

       当时矿上男多女少,开个玩笑,也没有法子处理。最多批评几句。可是反映出来的管理问题,不能大意。必须处理。

       班长与队长扣发一个月的奖金。同时在全矿加强了管理责任的教育。告诫每个班组以上的领导要负起管理的责任。同时在领料的管理上也进行了改进,实行队长监督,班组长要负责的2级责任制,矿长不再盖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57
  • 签到天数: 105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6 22: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读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11: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塔拉奇的传说 < 北泉奇案>

       事情大约发生在1964年。露天煤矿筹备处驻扎在北泉,那里有筹备处的办公室大院,员工与家属的生活区:住宅,大食堂,澡堂,一个小小的医务室,小学,商店---与一个大大的广场。

       一条通往柳树泉车站的铁路也已经修好,就在北泉的南面一公里的地方,有一个交接站,旁边有一个很大的被称为总库的设备材料库。这个交接站有四五条道(铁道)可以停放来来往往的车辆。有个岔道通向总库。

        31.jpg

      停在交接站上的45吨的大吊车。
        前面说过,塔拉奇在天山的南坡上,并且在塔拉奇的戈壁上布满了以南北向为主的大大小小,长短不一的山岗,从远处瞭望就像大海的波浪。而北泉是山岗间的一个平台
      
       柳树泉车站在北泉的东边16公里处,是东西方向的。所以会把那些起伏不平的山岗切割开。铁路的路基也是或高或低,并且会有不少桥洞,以保证洪水的流通。(戈壁干燥,一般不下雨,但有时也会下大雨,由于坡度大,山水就会猛冲下来。) 路基高的地方,由于经常挡住雨水,就比较潮湿,形成了一些水滩草地,长些戈壁上的红柳,芦苇,芨芨草之类的植被。这里人烟稀少,没有人家,故而有野兔出没。

       
      铁路修好了,跑火车了,但不是没有管了,铁路还得经常维修,检查。这就有一个养路班,有十几个人,天天在这16公里的铁路线来回巡视作业。

        那是一个天高气爽下午,大牛,小王,小高干完活后正沿着铁道往回走。走着走着大牛眼睛突然一亮,轻声的说:“看,那里有只野兔”。边说着,边轻手轻脚的下了路基朝野兔的方向走去。小高与小王也跟着下了路基。

      尽管他们三人小心翼翼但野兔依然发现了敌情,抬着头,竖起了耳朵。

      他们三人,从三个方向为围扑过去,野兔突然朝小王方向冲了过去,小王笨手笨脚的根本就拦不住。眼睁睁的看着野兔从他身底下钻过去。跑着跑着就钻进了一个草窝。他们三人紧追不舍,围住了草窝。大牛很有经验的说:"兔子钻窝了",于是他们三人开始找洞口。

       找着找着,小王大声的喊叫起来;”这里有堆新土,是不是野兔挖洞挖出来的新土啊?”
       
       小高与大牛迅速围了上来。小高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挖开了。没有挖多深就发现了一个用铁丝捆绑着的麻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09: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用铁丝捆绑着的麻袋,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呢?他们三人开始琢磨起来,最后决定打开看看。把麻袋一打开,当时就把他们吓了一跳----里面是一个用铁丝捆绑起来的尸体。小王吓得往后一退,谁知身后有块土疙瘩,小王仰天摔了一跤。小高,大牛拔腿就跑。小王爬起来以后也跟着跑。他们跑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他们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终还是大牛果断的说:“报案吧”。

       

        前面说过,塔拉奇戈壁上有许多起伏不平的小山岗,他们三人翻过了几道岗回到了北泉。这时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许多人正拿着碗或盆去食堂打饭,有的甚至把饭已经打回来了。他们三人顾不得打饭,直奔保卫科。

       那时候,矿区单身多,什么机电大院,运输大院---都是单身大院。而机关里的单身有的就住在办公室的里屋。保卫科的李干事就是这样。这时,李干事已经打完饭坐在办公室跟前吃饭。大牛他们三人进了李干事的办公室。李干事,看到他们神色慌忙的样子就放下筷子,问道:“出什么事了”。

       小高抢着说:“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

       李干事边打量着他们,边说道:“不要急,慢慢说”。

       于是他们就你一句,我一句的把尸体发现经过讲了一遍。

        李干事很仔细的听完了我们的叙述,很沉着的说:“这样吧,你们先吃饭,20分钟里到我这里来”。

       20分钟后,当他们三人来到保卫科时,保卫科门前已经停了一辆嘎斯车,保卫科科长与李干事正等着他们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9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29 16: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的小说,图文并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57
  • 签到天数: 105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3-14 21:5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值得一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09: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20分钟后,当他们三人来到保卫科时,保卫科门前已经停了一辆嘎斯车,保卫科科长与李干事正等着他们呢。

       戈壁的九月,天依然很长。由于地理位置的缘故,下午七八点钟太阳依然高挂在西边的地平线上。嘎斯车在戈壁上七颠八倒的将他们颠到了出事地点。李干事用相机左拍右拍,正面拍,侧面拍,拍了个够。保卫科王科长,李干事与他们协力将尸体与麻袋都装上了车。王科长与李干事又仔细的勘察了出事地点,随即返回。

       人们都知道新疆,西藏的天要比口里蓝。其实在毫无遮挡的戈壁看夕阳,那更是一种享受。晚霞映红着半边天,朵朵云彩白里透红或黑里透红,编织出各种图案;戈壁上本来蛰热的阳光变的柔和起来,仿佛是一个大大的透着红光的车轮在慢慢的下沉。怪不得古代神话里说,太阳神是驾着车辆的呢!

      在北泉这块平台上,筹备处建筑的布局是:中部水涝坝的上坎是大食堂,大食堂又高又大,里面还有个舞台。平时,除了职工在这里打饭,它又是文艺演出,放电影,开大会的地方。周六晚上这里还是舞厅。

       在大食堂的后面(南是前,北是后)有澡堂,医务所,与小卖部。

       这个平台的最后面是一个小学,而在小学与医务所之间是一个大大的广场。

       
           在广场的西部原来驻扎着一支902地质勘探队,地质队搬走了以后,这里也成了家属区----902家属区。
     
       902家属区。一排排的平房从北到南有二十来栋。每栋之间间隔很大约有20米吧。一栋房子大约有10个门洞,每个门就是一家人家。房间是门朝北,一进去是一个厨房间,大约有四五平方。再进去就是卧室大约也就是十几平方吧。卧室的南墙开了个窗户,房顶是在芦苇上压上泥巴,一刮风室内就满是尘土。那时候我们的生活简单,家具都很少,主要就是一个炕与一二个木箱。,尤其北方人,吃饭睡觉都是在炕上。新疆有句话,“有钱的老爷炕上坐---”上炕,就是最高礼节了。

         矿区就这么大,当时也没有什么外来人口,所以死者的身份很快的就辨认出来了。死者身前接触的人很快就排查出来了。

       1965年九月的一个清晨,天刚蒙蒙亮,一队民兵悄悄的包围了902的一栋房。四个持枪的民兵守住了第二个门洞的南窗子,四五个民兵敲开了第二个门洞的门,逮捕了这家的两口子。

        这一对夫妻男的叫贾小牛,个子不高是从东北鹤岗调来的员工。女的是随调家属,叫穆贵琴,人长的很标致,大眼睛,略圆的鹅蛋脸,一米六的个。

          这一对夫妇很快就承认了人是他们杀害的。

      死者叫赵天强,与贾小牛都是露天矿筹备处运输队的职工,身体魁梧,身高一米八。都是从鹤岗调来的老乡,单身。那一年,八月十五那一天傍晚,贾小牛两口子请赵天强到家过八月十五,吃饺子。赵天强特别高兴,酒喝了不少。正喝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穆贵琴在赵的后面用事先准备好的铁道板子朝赵的头部猛力一击,赵当时就昏死过去,其后又用铁丝将赵的脖子,手脚拧死后用麻袋套上。待到天黑,人静夜深时贾小牛两口子用自行车推到铁路边。

       902住宅区里铁路大约有四五里,也没有个正经的路,戈壁上不好走,两口子费了好大劲推到了铁路的路基边,已经是精疲力尽只得草草的挖了个浅坑将尸体埋了。

         死者赵天强与贾小牛夫妇的关系在矿区的人们看来,都认为非常好。他们在鹤岗就是习武的师兄弟。到我们矿区以后还带着一帮人练武。赵是单身经常在贾小牛家吃喝,贾小牛夫妇竟然如此残忍的杀害了他,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大家都认为,贾小牛夫妇必死无疑。三个月过去了,贾小牛夫妇非但没有判死刑,量刑还很轻。也就是三五年徒刑吧。,女的由于怀孕连监狱都没有进。这实在出乎人们的意外。矿区舆论大哗。只是慢慢的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个谜终于得以解开。
      
      故事还得从穆贵琴的身世说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11: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还得从穆贵琴的身世说起。
      

       穆贵琴祖籍山东,山东是义和团的故乡,好汉多。人多喜欢习武。穆贵琴的父亲穆德宝就是出生在一个武术之家。

       山东也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地方,旱涝兵虫一个接着一个,很多人只得背乡离境闯关东,穆德宝也是其中的一员(现在有个电视剧“闯关东”)。起初是在黑龙江,九一八时参加了马占山的部队抗击日本对黑龙江的占领。部队打散后流落到鹤岗当了一名矿工,在那艰苦的岁月里顽强的活着。

      穆德宝在鹤岗结婚生子,生了八个孩子,其中有四个孩子由于饥饿,疾病先后夭折,大小子在十三岁那年下井背煤,被大块砸死,穆贵琴是老三。

       生活在苦难中心情好不了,没有心思,也没有能力去习武。解放以后生活相对好起来,生活安定了,心情也舒畅了,穆德贵在空余时候也会练两手引得一群青少年跟在他后面踢腿伸胳膊,赵天强与贾小牛就在其中。

       赵天强个高,力大,心狠;贾小牛个矮力弱,心地善良。他俩有事没事地就往穆德贵家跑,一固然是习武;二爷是相中了穆德贵的闺女穆贵琴。穆贵琴解放后慢慢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女大十八变,越长越水灵。十八岁那年,父母作主把她嫁给了贾小牛。
         穆桂琴与贾小牛婚后,小两口过的很恩爱。而赵天强对这位武术师傅把他的闺女没有嫁给他虽然心怀不满,但表面上也没有什么表现。

        赵天强与贾小牛在一个班上班,在贾小牛他们结婚后的不久的一天,那是一个夜班,在下班前2个小时,赵天强对贾小牛说:“我有点不舒服,想早点回去,到交班的时候,您替我交一下班吧”。老实的贾小牛一口答应。

       这时正是清晨三点多钟。赵天强上坑后并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直接闯进了贾小牛的新房。

       在那个年代,没有现在的防盗门,是一个连暗锁也没有的年代。新房的门内部有个插销,不过,由于男人上夜班,要给男人留门,所以也没有插上。穆桂琴睡得正香。

       赵天强悄悄的推开门,进了屋后把门插上,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钻进了穆桂琴的被窝。穆桂琴一是睡的迷迷糊糊,二是以为自己的男人回来了,也是很正常的事。只是压在自己的身上后,觉得有点不对劲,不像自己的男人。等明白过来以后,一切都晚了。
       

      穆桂琴大哭了一场,但并没有敢张扬出去,甚至连自己的丈夫都没有敢告诉,更不要说去报案了。穆桂琴的举动是那个时代决定的,在那个时代封建意识还非常严重,中国的封建意识,人们或许根本不去谴责犯罪的男方,反而会谴责女方。对女方来说是个丢脸的事,不敢张扬的事。中国的孔孟之道是饿死事小,失贞事大。中国的传统儒家道德观是犯这种事,女的要自杀。当年八国联军在北京强奸了那么多妇女,妇女是要跳河的,而强奸犯是没有人去追究的。
      
       在被中国的封建意识控制下的穆桂琴不敢吭声,然而事情却没完没了。赵天强只要有机会就会往穆桂琴的被窝里钻。

        贾小牛是个老实人,善良,忠厚。赵天强成天和他套近乎,二个人,称兄道弟,吃喝不分好的很,贾小牛根本想不到赵天强是那样的人。

      时间长了,没有不透风的墙,左邻右舍慢慢的都知道赵天强乘贾小牛不在的时候往贾小牛家跑,知道了赵天强与穆桂琴的关系。慢慢的贾小牛也听到点风声,只是不信。
      
      穆桂琴看到贾小牛这样憨厚,对自己这样好,终于在一天夜里流着泪将赵天强强奸她的事告诉了他。希望贾拿个主意。贾小牛听完以后就蒙了,一点主意也没有。最后还是穆桂琴拿的主意。这时候,矿上正在的动员支援边疆,要往塔拉奇煤矿调人。 穆桂琴说:“我们报名去新疆吧,到塔拉奇煤矿去吧。离开这里吧”。正所谓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两口子希望永远摆脱赵天起强。

       然而,想不到的是赵天强竟然也跟着来到了塔拉奇。还要往穆桂琴被窝里钻。穆桂琴两口子不堪侮辱,决心杀了他。这一年,八月十五下班后,穆桂琴两口子请赵天强喝酒,吃饺子。喝酒时,穆桂琴在其身后,趁其不备用一个铁道扳子猛烈的往赵天强的后脑壳砸去。赵天强脑袋当时就开了花,摔倒在地上。穆桂琴两口子怕他不死,又用八号铁丝将其手脚,脖子捆上---待到天黑,人静夜深时贾小牛两口子用自行车推到铁路边。草草的挖了个浅坑将尸体埋了。

       轰动一时的 北泉奇案 大家终于明白了 贾小牛夫妇非但没有判死刑,量刑还很轻。也就是三五年徒刑的缘由,这是出乎人们的意外。然而也在情理之中。
       
       北泉奇案至今已经有40多年了,往事早已烟消云散。然而,历史的教训不能忘记。封建意识害死人啊。

      如果没有儒家的妇女观,妇女不受歧视,穆桂琴能在第一时间报案,那么就不会有这样事情。

    --------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15 19:48 , Processed in 0.0943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