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6|回复: 3

风雨夜行人 小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4 17: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常海云 于 2017-8-16 08:48 编辑

                                风雨夜行人        小说   
       这条小路平常行人不多,看起来只有几十公分宽,两旁是高矮不同的毛毛草,野疾藜,在夜风的吹拂下发出嗦嗦的响声。吴清走上这条小路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周阴沉沉不见一点亮光,寒风嗖嗖地扒着衣领往里钻。从村子到尖山铁矿,如果走大路,要多转十二里路;走小道,满打满算也就二十里路程。这条路,吴清就像熟悉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每一道伤疤。哪里该拐弯,哪里该上坡,心里清清楚楚;就是闭上眼,也能知道路上的弯弯角角磕磕绊绊。他仰脸看了看天,天黑的像一口大锅紧紧地扣在头上,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一阵阵冷风吹来,脸颊像鞭抽一样难受。偶尔闪过几道闪电,远处的尖山像黑咕隆咚的怪兽横在天际间。吴清忽然想尿尿,完了又打了个尿颤。他提了提裤子,紧了紧束在腰间的围巾。人冷三分尿,天阴三分雨,看起来天要下雨了。临出门前,妻子塞给一块塑料布,看来还真能派上用场,女人家就是心细。
      吴清不禁又想起了三个娃儿。大柱该有十三了吧,看他那虎头虎脑的模样,跟自己一点不走样,用六嫂子的话说,没掺半点假。二柱九岁,三柱六岁,都是一股劲地往上窜。也真邪门,婆娘就像一只老母鸡,挨挨就下蛋;要不是强忍着,说不定老四老五早就爬了出来。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就食堂里领的那一点饭,还不够三个小子填肚皮呢。吴清咽了口唾沫,又勒了勒棉袄的领口,他娘的,天越来越冷了,真不像冬月初的气候,倒像三九天冻死驴的日子。天还没黑,大柱就嚷嚷着要跟爹一起去拿馍,说是好久没见到堂兄了。兔崽子,心眼挺多,就想在大伯家多吃一顿。来回四十里路,你小子能受得了?再说小孩子不知道躲人,万一被人发现,连累了大伯,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吴清摸着大柱的头,喃喃道,“这次爹多拿些,管你吃个饱。”一旁的二柱赶紧拽着爹的胳膊说,“爹,我也要多吃。”三柱吸溜着鼻涕,抢着说,“我要吃白馍馍。”“好,好,都多吃,娃们听话。”婆娘搂着三个娃儿,一边说,一边掉起眼泪。这老娘们,泪多,吴清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喉头一紧,扭头走出门去。
       这条路吴清两天一趟,自是熟径熟路。自从大炼钢铁以后,粮食是越来越少了。先是五九年大旱,从五月份就没有下过像样的雨,一直到八月中秋,下的雨水还没有老娘们哭的泪多。冬天,只飘了几场盖不住地皮的小雪。抗旱种下的麦苗黄瘦黄瘦的,还不如路边的狗尾巴草。好不容易盼到了今年,今年还不如去年,天整整旱了半年,稀稀拉拉几颗麦子不够交公粮。秋季呢,倒是收了些高粱玉米,却被公社逼着支援了外地,只剩下几块红薯,这不,不到年关就缺了粮。听队长说,食堂准备关门,要社员们自己想办法渡饥荒。唉,吴清叹了口气,想办法?说着容易做着难。家里老老少少六口,从哪里找这么多吃食呢?要不是大哥吴立帮忖着,这日子真不知该怎么过下去。想到这里,吴清心里不禁一阵阵发凉,眼前好像有万丈深渊,逼着你不得不往下跳。跳吧,跳吧,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电影里的一句话,吴清苦笑着摇了摇头。猛然,天边一声闷雷打断了吴清的思绪。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更暗了,远处不时闪过几道闪电,大块大块的乌云在头顶盘旋着,一场雨雪已经悄悄来临。吴清长长舒了口气,“下吧,下了好。”他喃喃自语着,踉踉跄跄地向远处走去。
     尖山处在天目山脉的最南端,不算太高,却连绵数十里。主峰尖陡尖陡,像娘们的奶子。尖山自古盛产铁矿石,国家在这里建了个铁矿。吴清的大哥吴立就在尖山铁矿当厨师。
     不知不觉间,吴清已经来到尖山脚下,尖山朦朦胧胧的身影在夜幕中若隐若现。他轻手轻脚来到铁矿院墙外。看天色已是将近半夜时分,铁矿院内一片寂静,几只路灯在夜幕下发出微弱的光亮。吴清从离院墙不远处搬出那块尺把见方的石块,轻手轻脚放在院墙边上。他听了听院内,没有什么声响,随后用双手扒着墙头,慢慢把身体贴上了院墙。院内仍是一片寂静,似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他静了静神,小心看了看四周,见没什么异常,反转身来,用手抠紧院墙的砖缝,慢慢把身体从院墙放了下来。
       吴清松了口气,在暗处隐下了身子。虽然他已多次这样爬上爬下,但每次他都有那种做贼的感觉,感受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耻辱。有什么办法呢,人活到这个份上,任谁也顾不上脸面,什么尊严羞耻,都他妈扯淡,只有填饱肚子才是正理。他听了听,四周没什么响动,便蹑手蹑脚向哥哥的住处走去。
      哥哥吴立是五三年从朝鲜战场退伍来到尖山铁矿的。他四六年参军,入了党,立了功,退伍后在尖山铁矿干上了老本行,当了食堂的司务长。可别小看了这司务长的位置。在那个年代,司务长的权利绝不亚于普通的科室干部。当时有这么个说法:一天吃一两,饿不着司务长,一天吃一钱,饿不死炊事员。可见食堂工作的得天独厚之处。如果不是吴立干了司务长的工作,吴清要想渡过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怕真是难上加难。
     吴清悄无声息地来到哥哥的门前,屋内漆黑一片,吴清知道,哥哥在给自己留着门。他小心地推开了门。
    “来了?”
   “嗯。”
   “先吃饭吧,在锅里。”
      吴清摸到锅边,锅里放着半盆热腾腾的面条。他不敢多说话,摸黑趴在灶台上,风卷残云般地把半盆面条吃完,起身走向门口。
     “够吃不?”
     “够。”
     “爹好不?”
    “还那样。”
    “唉,遭罪。”
     “哥,多亏你了。”
    “说啥呢,走吧,小心点,饭都准备好了,在桌上。”
    吴清蹑手蹑脚拿起了桌上的小半袋干粮,。他摸了摸,有馍,有米,还有几大块饼。吴清眼里冒出了泪花,轻轻带上了门。
    屋外还是一片寂静。天上的云朵更浓了,风声也大了起来,院内路灯拖着长长的影子,在夜幕下孤独地瑟缩着。吴清屏着呼吸,慢慢向院墙走去。
    院墙内是一片菜地,地面比院墙外面高些,不用垫东西就能爬上墙头。吴清刚摸到院墙边,就听一声低低的声音,“谁?”随后,一道强烈的手电光照了过来,但闪了一下,随即就熄灭了。
     “是清弟?”
     “你是……”
     “我是大国,你大国哥。”
     “啊,大国哥,我,我……”
    “别怕,你的事我早就知道。前天夜里那几声狗叫,你忘了?”
     吴清想起来了。前天夜里,他刚翻过墙头,就听见一声狗叫,吓得他趴在地下半天没敢动,奇怪的是却没有狗追上来。他一直就纳闷着,却原来是大国哥在掩护自己。大国是和吴立一起从部队复员到尖山铁矿的,开始在爆破班当班长,后来在一次施工中出了事故,炸瘸了一条腿,就调到保卫处当了个队长。他年长吴清几岁,为人厚道,还去家中看望过吴清的父亲。
     见是大国碰见,吴清悬着的心才稳了下来。俩人正低声说着话,远处传来喊叫声:“大国,怎么还不过来?”
   “我拉泡屎,你先到保卫室等我!”
   大国支走了巡逻的伙计,对吴清说:“你走吧,替我问老叔好。”边说边塞给吴清一卷东西。“这是十块钱,给孩子们贴补贴补。”
   “不,不,哪能要你的钱?”
   “收着吧,顾命要紧。以后逢双我值班,记住了。”
   “哥……”吴清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大国拍拍他的肩膀,一瘸一拐地向远方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5:28
  • 签到天数: 94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8-15 14: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篇难得的佳作。小说把我们带到了那个特定年代,那个不堪回首的的岁月。为了一家人填饱肚子,壮汉吴清夜行20公里,攀山过岭,去寻找吃食。哥哥以及大国的帮助让他渡过难关。小说善于环境描写和心理描写,人物形象历历在目。那种割舍不断的亲情,让我们肃然起敬。亮起交流,建议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8-12 03:20
  • 签到天数: 89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8-15 21:50:24 | 显示全部楼层
    特殊年代发生的故事令人难忘,附议飞侠,支持精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08: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鼓励,共同进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2-11 05:03 , Processed in 0.08667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