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1|回复: 8

[原创] 美丽的国土(一)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29 10: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上世纪的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东北。随后,在近四个月的时间内,日本鬼子非常利落地占领了沈阳、吉林,后来是黑龙江。从此后,东北人民成了极度凶残歹毒的日本侵略者手下的亡国奴。从那时起,生性狂毒而卑劣无耻的日本鬼子一踏上中国土地,就毫不忌惮对那里的中国贫民进行凶恶残杀,烧毁他们的房屋,毁坏大量的建筑,还大肆掠夺东北的丰富自然资源运回日本国内。

……
    1932年在北京清华大学读书的23岁的学生张甲州、张家耀、郑柄福决心放弃自己的学业;回到自己老家黑龙江巴彦去。组织抗日队伍,抵抗凶恶的日本侵略者。不久,三个爱国青年上了开往东北的船,回到了黑龙江巴彦县张家油坊的老家。两个月后,在他们一番努力下,张甲州等人在自己老家巴彦县北部山边的张家油坊(因他家是地主),利用办喜事的机会,宣布成立了巴彦第一支抗日游击队。一下就震动了在日本鬼子占领下的巴彦地区。张甲州是游击队大队长,张家耀是副队长,郑炳福是政委。游击队有两三白人。在他们这次起义获得成功的三天后。这天,张甲州大队长、张家耀副大队长去村外一些愿意抗日的人那里去了(有些村非常远)。在此时的游击队指挥部里,就只有郑炳福政委在。

“政委!”
在房里的郑政委听到了一个守在指挥部门边的游击队员的声音。他觉得,应该有事。就从放有一些文件有雕花纹的红而还有光泽的桌子旁站起来,他看到是游击队员孙茂清,22岁。孙茂清带着本村的土豪康永富,一个身穿一动就红绸缎的长衫发亮、穿着
黑皮鞋
、非常肥胖一张白净光润的盘子脸,康地主56岁是村里的老土豪了。现在的康地主显得非常谦恭,一脸都表现出非常支持抗日游击队的样子来。
“政委,康老爷有事找你。”
显得和气的康地主脸上带着真心的表情说:“郑政委,听说你们新成立了抗日游击队?”
“嗯。”
“这真是好!”康地主说。显得是那样兴奋。他又说:“我老了,什么事都不能做。自从日本鬼子霸占我们的东北土地来,我恨日本鬼子,非常的仇恨他们!可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为了帮助我们巴彦的抗日游击队,
我想,既然出不了力,正好我的家里在两年前,因为家丁护院,出钱买了一些枪支,我就想你们游击队才成立,一定需要枪支。我愿意都拿来支持你们。”
“可是,你把枪都拿跟我们游击队,你家丁怎么办?”政委有些过意不去说。
“政委呀,我那几个家丁能抵得了小鬼子吗?”康地主显得忧心的不得了说。
“这……”
“这样,政委,你带上一些人到我家里去拿。”
“好吧。”
郑政委就拿起桌上的驳壳枪放进盒子里,挎上肩,就走了出来,到院子左边的战士房里,喊道:“王班长,你带五六个人跟我去拿枪。”
“好的。”王班长就回答。就对在土灰色暗淡的墙下的桌边坐着的十多个游击员队员喊道:”王大福!李二顺!杨宏刚!尹光柱!跟我走!”
“是,班长。”
然后,王班长带着四个游击队员跟着郑政委和康地主走出了院子,都非常高兴到康地主家里去拿枪。

    刚刚建立起来的巴彦游击队最需要的是枪。而他们目前缺少的是武器。只要有了武器,就会使队伍壮大,就能和日本侵略者对抗。所以,郑政委是非常期盼的。
    他们六个人到了康地主的大院里,就是刚进门往正房走进去,突然,从房里跑出来几个家丁就要向郑政委他们开枪。郑政委顿时感到情况有变。就立刻后退;王班长也和四个战士试图要开枪。
郑政委立刻意识到:如果一打起来,情势对他们更危险。就对身边的一个战士说:
“小王,你不要打。快回去向队长报告情况。”政委知道张队长他们今天是回不了村了。故意用这话来撩家丁和已经不见人的康地主的心。
“嗯。”战士小王听明白了政委的话,就回身,迅速跑出院大门。
当游击队员小王跑走后,从房里跑出来的家丁开枪了。
一颗子弹打中了一个战士的胸部,他倒在其他两个战士的脚下。
其他两个战士马上做出还击。都端起枪来了。被对着他们的来自家丁的积极射击马上打死。
具有责任感的、非常忠诚的王班长马上跑到郑政委的身前,他想保护自己政委,也力图端枪向康地主的家丁射击。就被打中肚皮。
倒在了郑政委的脚下地上。
有五六个家丁赶快跑上来,有的继续对倒在地上的王班长开枪,有的把极想开枪打家丁的政委抓起来。
有思想准备的康地主先是和郑政委他们进了正房,看到在自己授意下的家丁向游击队员打枪,就马上溜开不见了。直到家丁把包括王班长在内的三个战士打死,他才让人把政委抓起来关进一个烂棚里。
康地主对于刚成立的游击队是仇视的。他就想投靠日本鬼子。现在,他想通过游击队的政委要挟游击队,帮助日本鬼子铲除这支刚成立的抗日武装,因为,他的大儿子是镇伪警察局的队长。自日本鬼子占领了巴彦以来,父子俩人秘密地第一个投了鬼子。几天前,父子说好,用这种方式,先牵制游击队,在今明两天,由儿子带着对当地什么都不知道的鬼子一个中队来即刻毁掉这支刚成立的游击队。
   到了晚上,康地主担心游击队来抢郑政委。就喊来一个家丁,叫丁四。他对他说:
“丁四,你一个人马上到关押游击队政委那里,把他严加看管起来。”
“是,老爷。”
“你快去。”
“嗯。”然后,丁四就马上出去。康地主非常清楚,只有自己手里抓牢了他们政委,那么,游击队就不敢对他来粗的。
丁四到了关押郑政委的烂棚里。郑政委是想脱离康地主的手心的。就打算劝说丁四。
“兄弟,现在就剩我们两人,我想跟你说一句话。”
“你想说什么?”
“我看你人不坏,我就跟你说。现在我们东北被日本鬼子占领了。我们要起来反抗他们的占领。我们成立游击队就是要打日本鬼子和帮着日本鬼子的土豪的。”
丁四是家丁,本性仁厚,懂道理。他明白了郑政委的意思。也看到了政委人不错,跟坏心眼的康地主是不一样的。他感到他在康地主那里是没有出息的。就决定放了政委。
说:“好。你走吧!”
“你放我走了,就跟我一起打鬼子,参加游击队。”郑政委对他说。
丁四明白自己只能走这一条路了。就说:“行。”
然后,丁四把政委背上的被捆住的双手解开,两人出了烂棚,向村里的游击队走去。而此时的门大开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9-25 16: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战题材!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9-26 14: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1: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的国土(二)

            游击队战士小王跑回队里,把事情跟大家说了。大家想马上去救。可是政委说报告队长,而队长他们出村外去了。这样就犯难了。只好等着队长回来。现在晚上了,还不知道回不回来。
    康地主让自己的家丁丁四把巴彦游击队的政委郑柄福弄到一个在他家的村边的马厩里看管,康地主心里踏实了。过了一个小时,他半靠在铺有绒垫的有雕花太师椅上,闭着眼睛,静养了很久,还哼起了东北民间戏二人转的他喜欢的曲目。哼过了,还喝了用人生、枸杞、红枣加了大量冰糖补人的枸杞酒,一个又涨红又肥的发亮的盘子脸非常红润有福!
    后来,想到丁四把游击队政委郑柄福看了很久了,他觉得自己闲着无事。就喊道:“李五!”
    在他身边的一个家仆李五就走到康地主的跟前。
    “老爷!”
    “跟我去村边的马厩看看。”
    “老爷,你要亲自去吗?有丁四看着呢。”
    “我闲着。去看看。”
    然后,康地主被李五扶着就出去。
    过了很一会,他俩来到村外的关押政委的马厩。看到门大打开,里面黑黢黢的,没有人气。
    康地主眉头一皱,马上走了进去,棚里没有人。顿时大惊失色!他马上意识到了,人被放跑了,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他都不想了。他马上意识到:跑了的政委一定会带游击队来灭了他全家的。他想和日本鬼子图谋一起打掉巴彦游击队的希望落空了。康土地知道游击队马上就会来毁掉他的家。就马上带着家里财宝、老婆儿女连夜就跑出村到他做警察队长的巴彦镇上他大儿子那里去了。
    “康继祖,你爹完了!”一到大儿子那里,康地主满脸灰黑,一脸沮丧对长得有些肥胖有心计的36岁的大儿子喊道。
    “爹,啥事呀?”
    “我本来已经把游击队政委抓住了,这下我们就可以向日本的鸠山司令报信了。不想,政委被人放了。”
    “爹,你是怎么搞的。”儿子一听十分绝望!他本想利用这事来长期依靠日本人,使自己升官发财,大扬祖宗家业,不想一切都完了。而最重要的是日本人那里会因此得不到信任。这是他非常看重的。
    “哎一一一”康地主也后悔的一脸起皱,眼色灰暗。
    在一脸发愁的要流出水来的大儿子又重重地喊道:
    “这下鸠山司令会对我们失望了!”
    他儿子没有再说。马上把他父母安顿在警察局里。第二天,父子俩马上到巴彦县城的鸠山司令那里。
    日本驻黑龙江巴彦县城司令鸠山直次,日本山形县人。是一个积极在中国战场上,踏着中国军人鲜血提升的恶毒、凶残的军国主义高级军官。
    他听了已经没有勇气跟他说的康继祖告诉他关于在巴彦游击队身上失误的消息后,他本想大骂这一对变得如可怜的乌鸦的父子,他忍住了。他清楚日军占领巴彦一年多,对这里的人的特性、民俗不清楚。对,鸠山司令想道:现在不能冒火,是尽力利用这一对讨厌的支那猪的时候。想到这里,长得身子如黄桶、四方脸红润、样子显得温和的鸠山马上表现出一片理解。
    “这没有什么。请两位不要担心。不管这事成功与否,我都要嘉奖你们父子俩。”
    两人一听,一下变得高兴起来。简直没有想到鸠山司令是这样明事理。
    “好,你两下去?继续盯住那一带的抗日分子和抗日力量,有情况必须来报告我。”鸠山说到这一句,口气变重了。
    然后父子两人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1: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的国土(三)


          后来,出于对游击队大队长张耀东的忌惮,镇长答应只要张队长带游击队离开,就不把日本鬼子喊来。张队长带着游击队只好离开了巴彦到山里去了。为了能发展游击队,他打算去收编江户草寇共同抗日。后来,他收编了一个胡子。
    这个胡子防范对方的心很重,在一起行动中,和张队长的游击队保持距离,承诺可以一起打鬼子,但是不能让张队长他们掌握他的部队。
    1932年8月10日,在哈尔滨城的一个晚上。在东城的非常偏僻的一间旧房子里,有一个24岁的中等身材的青年,他就是赵尚志,对外的名字叫李育才。他已经吃过了晚饭。这时,是夏末初秋的傍晚,他看了看窗外地坝边的一些在青砖围墙上的、一些隔壁的房顶和其侧墙上的、在已经暗沉淡红色夕阳的晚空上,静静的黑红红的云天,是那样迷人!在地坝边外的一些平房和只有三四层高的灰楼房也伫立在恢弘的晚空里,这里非常安静,不像市中心,能让人身心安然,少有听到热闹街上的喧嚣。
    尽管赵尚志24岁,他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中共党员了。赵尚志是辽宁朝阳县人,生于1908年。17岁入党,1926年去广州黄埔军校,四五个月,受整理党务案的影响退学,回到东北。之后的1930年在哈尔滨、长春等地进行革命活动。1928年,又一次被捕


    ……

       这里以一些抗联老战士的谈话、回忆、文章为原形。
        一九二八年夏末,一个下午17点,刚和自己同志在城北的花山公园接头的赵尚志,他俩谈了五分钟,就分开了,因为这样看似平静如常的日子里,作为平民是生活困难,而作为地下党员看似生活悠闲,实际上,他们的举动早就被反动派关注和盯上,就是说,只要被反动派派出的特务、汉奸盯上就会被抓住杀头!
    赵尚志走到行人不多的街上,心里想着和他接头的中共满洲省委的一个军委同志的话,那就是利用敌人完全控制了城市的局势上,到敌人统治弱的农村去开展游击战,打击敌人的政权基础,壮大人民武装,用革命的暴力摧毁反革命的暴力(马克思语)。
    他从这个同志的话里,感到了他作为省军事委员的作用被显示出来,因为,只有具有军事指挥的人,才具有指挥战斗的军事才能。
    当他在这样的思绪中,往一条小街口走,就突然被三个其中一个肚皮上紧系皮带环是金黄色的粗宽皮带,白色汗衫,带一副墨镜的特务堵住。然后,三个特务把赵尚志带到了警察局。
    20岁的赵尚志在紧张过后,他平静下来,他首先要搞清自己是被胡乱抓起来,还是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暴露被抓,他根据这样情形,做出对付敌人的办法。在牢房里,他背靠着阴冷的墙,在为可能到来的审讯做思想准备。
    一天过去了,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牢门被打开了。
    一个看守说:“把他带到审讯室。”
    于是两个看守就押着赵尚志出牢门,一会到了墙上挂着一些刑具的暗淡的审讯室里。
    此前,非常精明的赵尚志打定主意,一定要隐瞒自己是地下党的身份。而现在,他看到面前的刑具,还有几个光着上身、裤上紧系宽皮带,非常润泽而性感的非常圆满的肚皮的打手。这时,一个自信而凶横的官员走到他的面前问他: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学贤。”有了思想准备,赵尚志非常沉着地回答。好像他真的与共产党无关,是一个一般的人似的。
    “你说你是干什么的?”
    “我在兴旺贸易公司工作。”
    这个官员居心叵测地恐吓他:“你在我的面前,想企图隐瞒什么是没有用的。我是难以对付的。什么人别想瞒过我。”
    赵尚志故意装起迷糊的脸,问:“你说什么?”
    “你想在我的面前隐瞒你是共产党的人,你以为我是傻瓜?我会信你吗?”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是共产党。你以为你想瞒过我。哼!”
    “我从来没有听说这个名字。”
    “哼,还跟我装傻。”
    “我这人本来就脑袋有问题,是最傻的。”赵尚志故意这样说。不理这个官员的套供的问话。
    “看来,得跟你点苦吃,你才会老实招认。你是共产党。”
    “别这样,别这样,我最怕痛。”赵尚志装起很害怕的样子说。
    “那你就说你是共产党。“
    “我还头次听你说。”
    然后,他们把赵尚志吊在檐下,那皮鞭打他,赵尚志就大喊大叫,也显示他怕痛意志薄弱。后被打昏过去。被弄回牢房里。就这样在接下来的二年里,敌人没有弄清他的身份,也不想把他放出去。到了1930年,党组织利用关系出钱把他从监狱里救出来。
    现在,天黑尽了,还是热。赵尚志在家里等着中共满洲省委的军委书记梁有礼同志。本来是20点来,结果到了八点半……
    赵尚志听到了院门传来敲门声,他知道省委军委书记梁有礼来了。就走出去开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3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7-13 19:55: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7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7-18 09: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关注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10: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的国土(三)


          镇上有一支日军。他妈来了镇上多久了,这伙鬼子专门杀中国人:不管是抗日队伍的军人还是一般的平民,都全杀。
    接近镇上八九里远,有一个叫青石村的村子。
    这天上午,天没有下雪。但是,村子近处、远处,村外不远的忽高忽低的地山上,积满了白明明的雪。与炭黑色的山壁(顶)形成一块、一颗粒狀的黑白相间的迷人的形式。尽管没有下雪,但是,十分的寒冷!周立志只好在家里呆着。
    他和自己父母妹妹在家里,关上家门,在冷得烤火。外面冷得像人穿了棉衣裤好像都要直接透进你的皮肤里一样。几乎一个村子没有人要到户外去。
    “爹娘,真是太冷了,就说靠后,我背后都发冷。”
    周立志的爸爸说:“闺女,这就不错了。”
    “是呀,妹妹。这样总比那些人还有上山干活强。”周立志对自己妹妹说。
    “现在,这些都没有什么。我们一家祖宗三代都生活在这大山里。我听说,四五天前,鬼子又杀人了。”他妈妈说。
    “这些鬼子太坏了!不是好东西!”他爸爸一下骂道。
    周立志听了,心里也对鬼子十分的愤恨!他刚要说,
    忽然,他听到门外有人积极的跑过他家门边村道时,发出的吱嘎吱嘎脚踏在有雪地上的匆匆脚步声,
    还听到从关着的门外的有人的招呼声音:“李长贵,你跑哪里去?”
    “走,去看杀人。”
    “杀什么人?”
    “不知道啊!”
    “鬼子在那里杀人?”
    “说是在村边的小河边。”
    “太吓人了!”马上又是这个声音问,“他们为什么杀人?”
    “说抓了些抗日的军人和革命义士。”
    “走,我也去看看。”
    然后,两人就往村外走去。接着,又传来了一些村民往村外跑去的积极的看热闹的声响。
    听到这里,周立志也想去看看。就跟父母说:“爹,娘!我也想去看看!“
    “你去嘛。”
    此前,周立志听说过日本人要处死人的事,都没有亲自见过。自从去年日本鬼子占领了镇后,在镇上开一个警察所,也干了不少弄死中国人的事。他带着好奇心也想去看看。他来到村道上,看到:此刻,还有三三两两从他身边跑过去的男女村民脸上都带着新鲜好奇的神色,他们跑向位于村边已经被雪封冻的小河去。现在村子四周,都是忽高忽低的如盖了一层深厚迅白的雪衣般的雪。这时,已经有一些村民站在被大雪封盖的河边上。刚刚快跑到的周立志看到这些,也更好奇!他看不到具体情形,被一群称差不齐的人头遮住。
    他觉得,鬼子和砍头的人就在里面。他又向前较快跑了几步,到了人群边,就看到一个汉奸喊道:
    “你们看见了吗?这些是敢于起来反抗大日本皇军的革命人士,还有游击队员。”
    他说时,一个身材矮肥的日军少尉队长非常随性地、鲁莽地伸出他有些短粗的左手,抓起站在他身边五六革命人士和被抓的几个游击队战士中的一个一脸坚定,没有惧色的抗日战士,他虽然一脸煞白,眼光坚定。
    这个游击队战士马上就被这个日军队长猛地拉到侧边,接着这个队长仿佛在练习刀功,或要练练他已经发冷的筋骨似的,如拉来一只鸭子,举起带有血点的武士刀,直接向这个抗日战士20岁的一个健壮小伙子的后脖子砍下去;这个抗日战士的头,就如一个皮球带着一股发热的血落在地上,血也溅在白白的、泛着寒气的雪地上。被砍下的抗日战士的头在地上滚了五六下就不动了。接着,这个日军队长把头已经被砍掉,剩一个血红创面的抗日战士的身子,一下,拖到一个早已挖好的、有一汪隐隐透出寒冻气息的水汪汪的大窟窿边,把这个被砍去头的抗日战士的身体朝极度冰冷的水里扔进去,就好像他把一个什么东西随手往水里一丢。这个抗日战士如一块石头就沉到冰层下去了。
    做完这一切,这个日军队长如干一件得心应手的小事,脸上露出十分无耻和心满意足的奸笑,好像他不是在杀人,而是在干一件无足轻重的事一一一杀中国人,对他来说就跟杀一只鸡鸭。
    周立志看到这里,感到非常震撼!他马上就转过身,渐渐地变得非常愤怒!他想道:今天他们被杀,那天遇到我,又怎么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7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8-22 06: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精彩了,继续关注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9-20 23:35 , Processed in 0.09057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