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回复: 0

【小说】走火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10-21 05:58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9-11 20: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筱欣奕奕 于 2015-9-11 16:31 编辑

    走火(短篇小说)
    文/筱欣奕奕


    一声巨响
    震裂一地白茫茫
    纵横交错的豁口
    被重力拖拽流成行的殷红
    填平


    接过滚烫的枪管
    和死寂的空气,看你
    掏出比殷红更红的心
    替我疗伤


    多年以后
    依然执著着,举起
    被射穿左肩的手
    拭你,为我流不尽的泪


    ——题记


    一.
        又下雪了。
        郊外的一座小木屋里,火炉正烧着柴,窗子被一阵呼啸而来的风吹开,原本就微弱的火苗晃了晃。舒适的摇椅中,正打着盹的乔卡,被寒颤惊醒,睁开眼的同时,轻轻撇了撇眉,掀开覆在身上的毛毯,站起了身。左肩的老毛病又犯了,半个多世纪来,他已十分习惯随着纷繁的大雪一起到来的左肩的疼,就如习惯这个小镇这个季节的寒。
        满头白发的他,有着高卢人种特有的轮廓,窄窄的面庞,高挺的鼻子,深陷在眼窝里的碧蓝色的眼珠和微翘的下巴。碍于左肩的不便,他举起右手伸了半个懒腰,轻轻揉了揉涨疼的部位,步履健硕地走到窗前,将大风隔在了窗外,随后又捡起几根堆在墙角的柴,优美的弧线滑过,准确地落在了五米外的火炉里。
        屋里又安静地只剩下乔卡的呼吸声。他稍稍扭头,将目光定格在了一旁的玻璃橱柜里。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他的各种勋章、奖状、金色或银色的奖杯,一块干鹿肉,一把多功能匕首,一把毛瑟手枪,一枚子弹,一个发黑的弹壳,还有两张泛黄的照片。
        他并没有打开玻璃柜门,只是直直地看着照片,炯炯有神的目光柔和了下来,少顷后,雾气爬上了他碧蓝色的眼珠。
        一张照片上,密密麻麻地站着百余号人,动作一致,着装一致,只是看不清他们的具体面貌,想来神情也应该一致吧。
        另一张是两个身着军装的士兵,脸蛋占据了相片的大部分,一个二十来岁,另一个稍年长些,顶着圆盖帽,背着机关枪,面孔上沾染着泥土或者血渍,东一块西一块,却并不影响灿烂的笑脸。
        “大哥,你好吗?天堂应该不冷。”他吸了吸鼻子,微微一笑,小声嘀咕道。


    二.
        1940年,法国战役后,德国纳粹又将战火燃烧到了比利时、荷兰、波兰,同时英国盟军也遭受到了重大打击,伤亡惨重。
        一片茂密的森林中。枪声激烈,火光震天,漫天的烟雾使人看不清交战双方的形势。
        又一颗手榴弹在不远处爆炸。汉斯一个跃起,将愣着出神的乔卡,扑倒在地。火光和震动过后,汉斯发现自己还活着,除了小腿部有轻微的弹片擦伤,并无异样。
        “嗨,没事儿吧?”汉斯起身,摇了摇乔卡。
        心有余悸的乔卡,这会儿回过神,转动了一下四肢和脑袋,年轻脸庞上残存的惊恐,表示着虽已身经不少战役,可当与死神擦肩时,他还是无法做到视死如归的。
        “谢谢汉斯大哥,我没事。”乔卡打量了汉斯全身,看到了他渗血的小腿肚,“你腿受伤了,我帮你扎一下。”
        没等汉斯回话,他便撕下一块内衣布料,卷起他的裤管,跪在地上,用口水清洁了伤口后,熟练地绑了一个结。
        “乔卡,你这功夫倒是越来越熟练了。”汉斯笑道,“快走吧,我们的弟兄们不知道在哪儿?”
        两人并肩着,躲过了几轮的爆炸和子弹扫射,也击毙了一些敌人,除了一些轻微的碎片擦伤和摔了几个狗啃泥,并无大碍,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战友。
        不知过了多久,硝烟渐渐散去,森林已是一片狼藉,无数的树木和战友、敌军一起倒在地上,他俩在偌大的空间里细心地触碰着战友的鼻息,搜寻尚有生命迹象的同伴,但却一遍又一遍地失望。包括血泊中的纳粹敌军,也无一生还。
        “汉斯大哥……”乔卡难掩心中悲痛,看着同伴们的尸体,失声痛哭起来。
        “乔卡,这就是战争,你看明白了吗?”汉斯紧皱着眉,心头涌上一阵酸楚,无奈而又忿忿地说道,“这儿不宜久留,我们走吧。”
        “大哥,子弹不多了。”乔卡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行装,“我这儿还剩4发。”
        “对,我们把子弹清点一下。”汉斯翻遍全身,将子弹全放了掌心里,伸到乔卡面前。
        “算上我的,一共只有11发了,我们要省着点用。”乔卡仍有些颓废。
        “别怕,我们一直在一起。大哥护着你!”汉斯弯下腰,把手伸向坐在地上蜷着身子的乔卡,“走出森林,前面应该有小镇。”
        “大哥,大部队在哪里?我们应该快点和他们联系上。”乔卡拉着汉斯的手,站起身,“这儿是波兰境内吧?”
        “应该是的,放心吧,盟军会找到我们的。森林的激战,我们是前驱部队,将军说过到波兰的扎科帕内小镇汇合。”汉斯挺平静地说道,向乔卡点点头,坚毅的目光里满是怜爱,“你的指南针还在吗?我的丢了。”
        “在的。”乔卡从衣兜里取出一枚小小的纽扣大小的玩意儿,指了指斜前方,“朝北走,应该没错。大哥,是这个方向。”
        在汉斯的鼓励下,乔卡重新燃起了信心,走出森林找到大部队的念头,开始敦促他们往前走。狼藉的森林里,连鸟雀声也已不复存在,充斥着血腥和死亡的气息。阳光也是格外的惨白,扎得人眼似乎要渗出血。偶尔捡到几枚小小的生涩的野果子,不足以果腹。
        夜幕降临后,他们在点燃的枯树枝边背靠背凑合整晚,轮番着睡觉,以防敌军忽然袭击的同时,期待着战友的出现。
        就这样过了两天,他们依然徘徊在森林里。
        “大哥,你看,那儿有头鹿。”饿得有些眩晕的乔卡,忽然发现不远处出现一头跛着脚走路的鹿,看体型尚未成年,许是被之前的炮火吓得失魂落魄,再加之饥饿疲倦的关系,它有些迟钝,并未发现他俩。
        “小声点,别动,我来射击。”汉斯拉了乔卡一把,举起手枪。
        “砰”一声响后,鹿并未倒下,继而又一声枪响,打中了!
        “大哥,太好了!”乔卡小跑了一段路,来到鹿跟前,“这头鹿虽小,也够我们俩吃上五天了。”
        “是,我们一定要等到大部队,要活着走出去。这几年枪林弹雨都过来了,不能被饥饿打倒了!”汉斯从紧抿的嘴里挤出这句话。
        他们用匕首将整头鹿分成了五份,各自分担着背在身上。饿了就点起篝火,将鹿肉烤熟充饥。


    三.
        四天后,森林里下了场大雪。那晚,汉斯发起了高烧。
        “母亲,我明天就要成为军人了。我要保卫祖国,保护人民,为父亲报仇!”
        “看你成为男子汉,我很高兴。只是战场上,子弹无眼,一定要小心。”
        “我不怕,粉碎纳粹是每个热血男儿应该做的。母亲别担心,战争结束后,我一定平安归来。”
        “好,等你回来!”
        “只是要离开您一段时间,没我在身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放心吧,孩子!”

        “母亲!”汉斯忽然从睡梦中嘀咕着醒来。

        “大哥,做梦啦!”乔卡微微一笑,“你还有母亲可以思念,我打小就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
        “乔卡,好弟弟。我就是你亲人。”汉斯忽然有些动容,拍了拍乔卡的肩,“我母亲,今年已经年逾古稀,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这些年战火纷飞……”
        “母亲肯定好好的,还盼着你回去呢。等战争结束了,我和你一起回家,把她也当成我的母亲,好不好?”
        “好,一言为定!”汉斯含着泪笑了,“母亲要能再多个你这么优秀的儿子,肯定特别高兴!”
        忽然,一道火光,划破了漆黑的夜空。紧接着,又是手榴弹爆炸的声音。
        “不好,快跑。”看清了来人是10余个纳粹敌军,汉斯吼了一声。
        “大哥,你先跑,我断后,你一定要活着出去!”乔卡此刻异常冷静。他拔出手枪,向身后开了两枪,准确地击毙了两名敌军。
        这个举动,使对方发现果然有遗漏的盟军士兵,且已明确了他们的行踪,便迅速围拢过来。也许是不知剩余盟军共有几人,对方显得比较谨慎。汉斯和乔卡迅速地找了一处杂草丛生的地方,猫下身子观察着敌军。
        子弹嗖嗖地从耳旁擦过,乔卡看清了正在射击的敌军。悄悄扣动扳机,又一敌人应声倒下。
        汉斯同时也在瞄准他视线所能及的地方,就在先后射倒三名敌军后,一颗子弹向他飞来。说时迟那时快,乔卡一头将汉斯撞倒,同时又拔枪将最后一枚子弹射入了那人的胸膛。
        “乔卡,你先走,没子弹了!”汉斯低声而严厉地喝道。
        “不,要死一起死!”乔卡红了眼睛。
        又一声枪响,均被他俩躲闪而过。看着地上敌军的尸体,汉斯计上心来。“乔卡,换上他们的衣服,快。”
        余下的几名敌军,搜寻到附近的时候,汉斯朝他们摆摆手,他们点点头,做了个手势,又朝别的方向去了。
        他俩松了一大口气。
        “大哥,真有你的,没事儿了,我们继续往北走吧。”乔卡竖起大拇指,背起剩余的小块鹿肉,转身往前。
        没走几步,忽然背后又一声枪响,乔卡整个人一震,随之而来的是刺骨的疼,一下不知道伤在哪里,只见从身上滴落下的血迹很快染红了白茫茫的雪地,他愣了神,天旋地转……
        “乔卡!”汉斯的声音传来,同时飞奔到他跟前捂住他的左肩。
        乔卡看着泪流满面的汉斯,心头抽搐着疼,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左肩受了伤。
        “乔卡,别怕,大哥帮你包扎伤口。”汉斯激动异常,颤巍巍地扶着乔卡坐下,撕开他已被鲜血沾湿的上衣。
        乔卡拿过汉斯手中的枪,让他腾空双手为他清理伤口。看着他心疼不已、焦急不安的表情,乔卡一直愣愣地没有出声。
        “乔卡,别怕……”汉斯的脸上挂满了水,不知是汗还是泪。
        看着他熟练地清理伤口,然后包扎,乔卡的眼中也渗出了泪水,咬着嘴唇没有出声。
        “很疼吧,别怕,还好,子弹没留在身体里……”汉斯又道。
        “大哥,没事儿,只是皮肉伤。”处理完伤口,又过了许久,乔卡终于开了口。
        “乔卡,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汉斯抱住乔卡的头,失声痛哭。
        “大哥,这不怪你。”
        “不,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这天晚上,他们依然点燃篝火,只是没有吃鹿肉。平时沉稳持重的汉斯,却一直念叨着母亲,时不时地泪流满面。
        “大哥,子弹只剩下两颗了,再有敌军,我们只能束手待毙了。”乔卡淡淡地说道,“如果盟军还是找不到我们,去天堂的时候,有你作伴,也不会孤单。这三年来,谢谢你一次又一次地救我,教我做人道理……”
        “乔卡,对不起!”汉斯又道。
        “大哥,如果再有敌军,我还是为你断后,你答应母亲的话,不能食言的。”乔卡将手枪递还给汉斯,“里面还有两颗子弹,你留着防身。”
        汉斯直直地看着乔卡,迟疑地接过。
        这一晚,他们想着各自的心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似乎在道别,似乎在诉衷肠,忘了饥寒,直到东方泛白。

        “前面有两个纳粹敌兵。”一名侦察兵向长官报告道,“如何处置?”
        “确定是纳粹敌兵?走,去看看。”
        忽然一队人马出现在他俩跟前,熟悉的衣着制服,让他们喜出望外。
        “我们是……”乔卡开口道。
        “别动!”来人严肃地举着刀对着他们。
        “长官,我们是盟军。”汉斯反应过来,解开了外衣扣子,里面露出了盟军制服,同时,掀起了乔卡的外衣。


    四.
        五年后,乔卡和汉斯回到了法国。迎接他们的是汉斯母亲的墓碑。
        “母亲,我还是回来迟了!”汉斯跪在墓碑前,声泪俱下。
        “伯母,让我叫您一声母亲吧。汉斯待我亲如大哥,我应以小弟待之。”乔卡跪在汉斯身边,冲着墓碑说道。
        “母亲,今天在您跟前,我要忏悔我的罪孽!”汉斯道,“其实我……”
        “大哥,你为国为民、为正义与和平而战,不计个人生死,没有罪孽!”乔卡打断他的话。
        “不!不是的……”汉斯红了眼睛,“我有罪……”
        “大哥!母亲会理解你的,并会为你感到骄傲。相信我。”乔卡再次打断他的话。

        之后的岁月,他们一直在波兰的扎科帕内小镇居住,每年都有近一半的时间,在大雪中度过。乔卡受伤的左臂也总会随着大雪天的到来隐隐作痛。
        时光不知不觉地跨进了新世纪。又是一个雪日。汉斯的管家一大清早就来了个电话,催促乔卡来见汉斯最后一面。
        “弟弟!大哥要走了,你听大哥讲个故事好吗?”汉斯浑浊的眼球里饱含热泪,将手伸向乔卡的左肩方向,乔卡俯下身,紧握住他的手。
        “大哥,你要讲的故事我都知道。”乔卡轻缓而平静地说道,“都是那把手枪的错,连续射杀了几个敌人,一时没回过神,居然走火。”
        “弟弟……”汉斯微微一笑,神情有些涣散,他闭了闭眼,两行泪顺着瘦削的脸颊滑下。
        “大哥,你一直是我最敬重的大哥!”乔卡拉着汉斯的手,直到它慢慢变凉。
        “这是汉斯先生要我一定转交您的,说是请您好好保管。”管家的手上捧着一个樟木盒,乔卡接过,打开盖子,里面是一把毛瑟手枪,一枚子弹,一个发黑的弹壳。这是乔卡第二次握起这把枪,只是枪口不再滚烫。合上盖子时,他把眼泪留在了里面。


    五.
        屋外的风雪依然很大。
        乔卡收回定格在玻璃柜中的目光,淡淡一笑。“大哥,我想你在天堂,一定过得很好。”
        暖炉里的火苗烧得正旺,他打开音响,《军刀进行曲》将屋里的空气浸润后,他又坐回到舒适的摇椅中。
        这儿的冬天其实不冷。乔卡嘀咕道。


    (谨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2015.09.02

    来源: 【小说】走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19 23:44 , Processed in 0.09366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