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5|回复: 0

【小说】强死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9-4 16: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雪山飞鸿 于 2015-9-4 15:14 编辑 <br /><br />                                                             强死了
      强死了,父亲从老家带来了强去世的消息。听说是死在黄河边的一个果园的房子里,饿死或冻死的,也可能是病死的,已经好久了,刚被人发现。
      不能说认识强,只能说看到强,是在老家邻居盖房的工地上。一群工人从早到晚忙忙碌碌,其中就有强。工地有大工有小工,大工的活有技术含量,小工是纯粹的体力劳动,渗砖,筛灰等等一切杂活。强总是默默的提着水泥包,一包一包送到大工身边,或把砖一块一块搬到平车上,推到大工跟前,又一块一块卸下,他只会做这些。工地上所有的人都可以指挥他,所有的人都可以开他的玩笑,所有的人都喜欢他。因为他从不偷懒,因为他从不会因为工友过分的玩笑生气。
      我想说的不是这些,我想说的是强的爱情。
      强有老婆,是邻村一个叫三女的女子,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正式的名字。她长得白白净净,细眉细眼,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谁看她一眼,她都会报之一笑,天真无邪的笑。经常穿一件粉色的碎花短袖,宽松的裤子几乎看不到腿。只有风吹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她苗条的身材。如果忽略眼睛里露出的略显呆滞的目光,她绝对是个美人。三女除了会给家里的羊割草,什么都不会做。每天他去工地,她去割草,割完草送回家就到工地等他,收工后一起回家。
      每天中午下午,我定要坐在家门口,为的是看这对夫妻回家。他们并肩走着,有时候好像互相在说着什么,总是很平静的说着,偶然会对视一下,又马上害羞的避开对方目光。好多次我努力想听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一句也没听清过,只觉得他们交流很顺利,很自然。有时候他们什么都不说,静静的并排走着,不前不后。好像他们也从没为什么事着急过,从没为什么事争执过,更没有为什么事意见不统一闹过别扭。他一定懂她,她也是。
      正当我满心羡慕的时候,一天中午下工回家,第一次看到强东张西望一番后一个人走了。下午特意老早坐门口,期待他们继续在我面前炫耀幸福。没有,没有再看到三女,只有强还在工地忙碌。因为有工头催着,容不得他歇会,只是偶尔看到他黑黑的脸上紧皱的眉头。直到工人走光了,强还是没有等到三女。他什么话也不说,低着头默默地一个人回家了。
     一天,两天,我有点焦急地坐门口,等三女,等三女和强并肩从我面前走过。强一定不会知道,有个人和他一样期待三女出现。第三天,是我先发现三女的。工地的砖垛后 ,隐隐约约有人影,仔细再看,是三女,是三女!她好像很怕人的样子,躲在那里不敢出来。正在我犹豫要不要告诉强的时候,强发现三女了!他放下手中的水泥包,跑到三女面前。没有我想象的欣喜若狂,没有拥抱,亲吻,没有替对方擦一把汗,甚至没拉一下手,只是低声说着什么。没有眼泪,没有抱怨,一如既往的平静地对视,闪开,再对视,再闪开。
      如果没人叫强,这对夫妻的恩爱不知道要秀到什么时候。大工在喊强了,“强,没砖了”!“强,没灰了”!强一边答应,一边回头和三女说着什么,说完又跑回工地,继续干活了。一反平常,三女这次没有回去给羊割草,远远的坐在墙根下,手里拿根不知道从哪里揪来的狗尾巴草,反复玩着,目光一直随着强的身影。
     下午三点多,太阳正在头顶,墙根下一定很热。我看到三女脸晒得红红的,有汗微微渗出,她好像一点没觉得。远处,强时不时会向三女的方向张望,笑意在脸上如花绽放。我又在犹豫了,该不该把三女喊过来,和我坐在凉快又通风的门房下。
     以后的几天时间里,强和三女会一前一后来到工地,下工后一起回家。只是三女来的时间越来越不确定了。大约一周后,已经中午时候了,还没看到三女的影子。开始以为三女可能又去割草了,快下工时候定会来这里。可惜,直到一个月后我离开老家,也没有再看到三女。当时没想到,这生我再也看不到三女了。
      原来,强的母亲,三女的婆婆,她不想要三女了。自从两人结婚后,除了要照顾儿子的生活,三女的衣服要她洗,三女的饭要她做,吃完饭也不知道洗碗。教过三女几次,可是三女一直学不会,每次学都会打碎碗。教三女洗衣服,三女会把洗衣粉一点一点都撒到盆里,会把自己弄得满身是水和洗衣粉。三女和强的房间,被褥、衣服、杂物扔得到处都是。他们不会整理,家务一点不会做。
      终于,婆婆累了。婆婆自作主张,把三女送回娘家。三女的母亲什么也没说,就像一件什么东西,被人家借走了,现在又还回来了。婆婆还没走,母亲就找出她以前用过的竹筐,让她出去割草。听话的三女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乖顺的出去了。
     也许,两家的大人都以为这事就这么了结了,一切都归于平静了。自以为可以替他们做主的两家人不会想到,所有的人都不会想到,事情的发展会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第一天,三女没看到强,母亲告诉她强去外地打工了。她不知道听不懂还是不相信,第二天一大早趁母亲还没起床,三女离开家开始找强。第三天,终于找到了强的工地。当天,强象往常一样,把三女带回了他们的家,带回了自以为属于他们的房间。下定决心休了三女的强的父母,怎么可能再收留她呢?当天晚上三女被再次送回了娘家。聪明的三女,第二天还是能找到强的工地,只是有时候是中午,有时候是下午。她乖乖的坐在边上看强干活,依旧玩着手里的狗尾巴草,眼睛依旧望着工地上的强。吃饭时间到了,强会在工地灶上领饭两个人一起吃。只是,晚上下工回家后三女会被又一次送走。
      可怜的三女,在一次次的遣送和出走过程中越来越瘦。两个村子相隔数十里,她的每次出走都像长征。可是她依旧固执又本能的找回家的路,找强。有时候偶尔能找到强的家,不敢进去,因为害怕婆婆的扫帚。找到强的工地,安静的坐几个小时,回家后又被送回。
      强还是每天早早来到工地,提着提不完的水泥包,搬着搬不完的砖块。随着三女被送走的次数越来越多,强越来越爱发呆了,每次抬头都会本能的朝三女每次出现的方向张望。强的手脚越来越慢了,大工和工头不耐烦的声音不时会响起。强会旷工了,迟到早退,给谁也不说一声,想走就走了。后来,强彻底不干了,人也不见了。
     事情的发展越发让人不敢想象。在父母的又一次打骂后,强带着三女私奔了。没有任何生存能力的两人,住过别人废弃的瓜棚,住无人看守的小庙。有时候会有好心人送一碗饭,送一件衣服,还有人送过棉被。
      大约半年后,强的父母找回了儿子,最后一次送三女到娘家。这次,强的母亲用极尽恶毒的语言警告了三女的母亲。从此后,三女不再被派出去割草了,三女被关在了家里,还听说被栓在院子里一棵很粗很粗的桐树上。再后来,三女的父母带着三女出门了。再再后来,父母回来了,三女没回来。有人说三女嫁外地了,有人说三女走失了,有人说三女死了。不知道。
      强被再次送到了工地。强变了,不再是大家眼中老实听话的强了,他会怠工了,他会生气了,他会说“老子不干了”!然后他真的不干了。
      从此,方圆几十里的人,总会看到强在路上不停的走。他还是象以前一样木讷,如果有人问他,他只会说“你看到三女了吗”?这一走,不知道走了几年了。
      强终于死了。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一定还在找三女。去吧,找到三女,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安心的过幸福的日子吧!祝福你!



来源: 【小说】强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9-20 13:58 , Processed in 0.08153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