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0|回复: 2

【小说】我一生的承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7-29 16: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筱欣奕奕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我一生的承诺

    每年的六月五日中午,我都去林伯的坟前洒上一壶清河的水,林伯已长眠于地下多年了,我就任环保局长也三年有余了。
   清河是一条蜿蜒三百多公里的河流,林伯和我都出生在清河最下游的一个小村里,村子的名字也叫清河。我们的祖上是从陕西礼泉县逃荒到这里的,那时一片荒坡,说白了一片盐碱地,是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可我们的祖上就认准了这儿,原因是有这条清河流过。清河向东不远就入海了,涨潮时河面变宽河水和海水混杂,落潮时河里流动的是甘洌的泉水,源头是泰山山脉水系。河中盛产梭鱼、狗杠、鮸鱼、蓝蛤等,不知几辈人了,吃清河的鱼,饮清河的水,如今这村子,已繁衍成六七千人的大村,可谓人丁兴旺。
    村子附近沿清河坝是一大片槐树林,每年的初夏飘满槐香,大片大片的白绿相间,还零星地点缀着些嫣红,煞是好看。林伯就是这片树林的看护者,从我记事起,他就住在林子里,无论春夏和秋冬。为了清静,学校建在离村子两公里的林子旁边,每次上学我都能看见林伯的小屋,矮矮的,也是简陋的。更让人有看景的是林伯有时一丝不挂,当然是在夏天,在离人烟比较远的河坝边上,我偷着到树林里玩看见过几次。我看见林伯光着身子在水里检查他的挂网,把挂上的鱼,一条一条捡到鱼篓里,干净利索,说实在的我心里很羡慕,但大人光着屁股还是很少见的。看见多了,我就想捉弄捉弄林伯,尽管我喊他叔。
    一个星期天,我到树林里玩,又看见林伯在检查他的挂网,就悄悄回到村子召集了五六个同伴,又悄悄地潜回林子,远远就看到林伯一丝不挂地坐在河滩上,旁边晾晒着他刚刚捉到的鱼,鱼儿在太阳下泛着磷光,林伯的脊背也泛着黝黝的光泽。同伴们像见了景,一起喊:“林伯,林伯,真丢人。大白天光屁股,自己的媳妇都害羞,羞得躲到外乡去……”
    林伯吓了一跳,从没想到有人会偷看他,呆了好一会儿。等他明白了咋回事,从地上捡起一条半干的鱼作投掷状,一边吓唬我们:“小娃娃快闭嘴,抓住你打你的小屁股!”可是,我们并没有停止吼,而是吼得更欢了,那时的娃娃不像现在,几乎没有危险这个概念,不像现在的娃娃,还没懂事,父母就开始灌输不计其数的险情,很少离开大人的视线。我还一边吼,一边朝着林伯拍屁股。林伯看着这群轰不走的孩子,急了,放下手中的鱼冲了过来,我们吓坏了,因为在我们眼里林伯是个怪人,几乎不和村民接触,所以都惊恐地跑了。但小青跑得最慢,被林伯捉住了,吓得哭起来……
    我心里有些害怕,害怕小青他妈去找我爸,我非挨一顿揍不可,就装着胆子朝林伯走过去,嘴上笑嘻嘻喊:“林伯叔,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以后不敢了。”林伯也把笑容挂满了他那皱纹累累的脸说:“来,叔请你们吃蒸鱼。”“叔你不生俺气了。”“叔就那么没肚量吗?”
这件事已过去三十多年了,可那蒸鱼的香味依然充满着记忆。我永远忘记不了那座简陋的小土屋,看似不大的小屋,分成了里外两间,里屋门口挂一布帘,蒸鱼就挂在里屋的一个荆条编的筐里,有咸的、有淡的,咸的是早在缸中腌好的,淡的是中午刚蒸的鲜鱼。
    那天回到家里,不问青红皂白小青娘找到了我家,愣说:“你们也不管管你家的小龙,愣是把我家小青带坏了,说是去看林伯的光腚,你说可气不可气。”不管我怎样辩解,都挨了老爸的一顿拳脚。父亲是医生,在村子里颇有名望,一向对我也和蔼可亲,不知为什么就为这件事大怒。第二天母亲严肃地说:“小龙啊,以后不准再糟蹋林伯了,我们家欠他的。那是多年前的事了,林伯也在村子里住,就在你出生的那天晚上,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地上的雪有一尺多厚,林伯的媳妇也要生娃,正赶上难产,林伯冒着大雪来找你父亲,你父亲进退两难,最终,他等到你落地后才赶到林伯家,赶到时林伯的媳妇已奄奄一息了,你父亲没能救她,林伯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这件事一直深深地刺痛着你父亲,他深感内疚。唉!林伯埋葬了媳妇,就搬出了村子,在林子里盖了座小屋,几乎不再和村里来往了。”
    我禁不住蒸鱼的诱惑,并没有听母亲的话,或者说只是听了一部分,没有在糟蹋林伯,但每天中午都进出林伯的小屋,因总有一碗香喷喷的蒸鱼等着我,林伯总是笑眯眯地看我吃完。时光飞速,一晃七八年,这七八年里,我不知吃了林伯多少蒸鱼,只记得香喷喷,好吃!可就在我上初三的那年。一天,我如期来到林伯的小屋,小屋里没人,更没有蒸鱼的香味。我四处一找,发现林伯坐在河坝上哭,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汉子流泪,就走过去问:“叔,你哭啥呢?”“傻娃子,你看这河,你闻这气味!”我一愣,河水一溜一溜的紫黑色,一股恶臭味,一阵阵袭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再也没有蒸鱼吃了,清河变成了臭水沟,两边的芦苇都挂着黑乎乎脏东西,总看到林伯坐在河坝边愣神,很少说话,几乎是个哑巴。村子里也变得不安生,每年都有好几人死于癌症。父亲郑重地告诉我说:“小龙啊,我们的水脉断了。你以后要从这里走出去,别再回来了。”看到被恶臭弥漫的村庄,我听了父亲的话,刻苦学习。三年中,很少再去看林伯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清华大学。临走时,我去看林伯,告诉他我要到北京上学了,可能留在北京,我看到林伯并没露出喜悦而是很严肃,他握着我的手,把我领到清河坝上,指着泛着黑污的河水说:“孩子,你吃了我多少蒸鱼?”我一愣,“叔,俺记不清了,只记得蒸鱼的香味。”“那就对了,叔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叔还想给你蒸鱼吃,你明白叔的意思吗?”“叔是让我治理清河?”林伯撅动着小胡子哆嗦着说:“叔就这意思!”“叔,你是取笑我吧?这河的源头都污染了,要想治理得当多大的官呀!”“娃呀,叔听说,你是这几年咱县里唯一一个考上清华的,叔有数,你能行。”
我沉思了很久,不敢回答。林伯看我非常犹豫,就笑着说:“娃呀,如果我和你的父母因为这清河水而死亡,你恨不恨这污水呀?”“恨,我咬牙切齿!”“那就是了,你是个懂事的娃娃。你到我屋里给我拿网来。”“好的!”我一转身向小屋走去,当我再回到坝上时,不见林伯的踪影,我大声呼喊“叔!你在哪里呀?”清河没有回音……
    当我发现他时,他已沿河飘去一里多路,永远地闭上了了眼睛,死在他挚爱的清河里。看着臭味难闻的清河,我跪在林伯的坟前承诺:“我就是用眼泪,也要把清河水洗甘!”
来源: 【小说】我一生的承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20 21:00 , Processed in 0.09214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