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7|回复: 1

一次全麻手术的惊悚体验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2-21 13:3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2-21 13: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次全麻手术的惊悚体验

          两边白色的墙壁在不断地向后退去,迎面而来的是天花板上单调的一盏一盏白色晃眼的日光灯,耳边传来的是“空隆、空隆”的声音,身体感受到了有节奏的轻微的震动。我躺在手术床上,戴着蓝色的一次性手术帽,盖着绿色的被子,枕边是一大袋手术药品。

          我就这样被人推着,经过长长的走廊,被推入了手术室专用电梯,出了电梯,又经过了一条走廊,在一个门口,听到有人在核对我的名字,然后被另一个人推入了一个很大的房间。我转头打量了一下,左边是一溜几间手术室,右边是白色的墙,不远处有一扇门,天花板上一盏一盏白色晃眼的日光灯和走廊上的一样单调。

          我感觉到不断地有人被推进来,我看到距离我3~4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男子和我一样静静地躺着,可是他看着天花板,脑袋一动也不动,我没法与他交流。一会儿,听到我们进来的门“哐”地一声关上了,偌大的空间顿时寂然无声。静寂之中,[url=]等待[/url][url=]时间[/url]仿佛特别漫长,渐渐地我只感到似乎有一股凉气从四周向[url=]自己[/url]袭来,突然间我感到自己就好象是躺在太平间里的死人,周围静静地躺着的都好象是尸体,没有一点儿生气。

          身体僵硬地躺在手术床上,思维却异常地活跃。我不由的想起了昨天有一个48岁的病友在这里等待时,血压从130上升到了200,结果手术无奈中止,被推回了病房。我看到了他,一个很粗旷的男子,我问他,“你紧张了?”他说:“我没有紧张啊!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想,我可不能象他那样,被病友们当作谈资。

          我又想起了昨天下午与医生有关今天手术的谈话,然后我在《××××医院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的签字,我竭力[url=]回忆[/url]手术知情同意书中有关手术中出现风险及并发症时医院方免责条款。第一条是麻醉意外,心跳呼吸改变甚至骤停的可能;有关这条,我问医生怎么办?医生解释说,“我们会对你心肺情况进行监护,及时采取措施,不会坐视。”我说,“好!我[url=]相信[/url]你!”第二条是术中术后出血过多,有输血风险的可能;第三条是术后咽部[url=]疼痛[/url]不适的可能;第四条是术后感染的可能;第五条是术后嗓音嘶哑没有明显改善的可能;第六条是门齿损伤的可能;我记得有关这条,医生的解释是,为了便于手术直视,必须使用器械挂住门齿,使嘴巴张大,因为门齿受力很大,有的人门齿会因此而松动甚至脱落。第七条是舌体麻木,味觉减退甚至消失的可能;我想,如果真的这样,以后不辨美味,太[url=]痛苦[/url]了!第八条是声带新生物摘除后,不排除短期内再生的可能;第九条是根据术中所见,改变术式的可能;第十条是术中术后其他难以预料的情况;第十一条是需再次手术的可能;还有一条是引起肾病或影响肾功能的可能;据医生说,在我的尿检中发现了隐血,这倒是应该引起我注意的,出院后要复查。好象还有几条格式条款,实在是想不出来了,只好不想了。

          脑子一静下来,感觉四周的静寂依旧,灯光惨淡,空气中弥漫着阴冷,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只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咚!咚!咚!”地直跳。我想,我不能紧张,紧张了,血压会升高,我应该放松!于是,我做了几次深呼吸。可是,好象没有用,心脏还是“咚!咚!咚!”地直跳。我想,要分散注意力,不能再这样!于是,我想起了背唐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一边背,一边想象着诗中的意境。一会儿,心脏“咚!咚!咚!”直跳的感觉好象没有了。

          又过了一会儿,有了人声。有人把我的手术床推到了无影灯下,呼吸面罩盖住了我的口鼻,穿着绿色手术衣的医生们围了上来,有人说,“给你吸点氧!”我知道是在骗我,要麻醉了。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好象没有什么感觉。又深吸了一口气,只感到一股凉气弥漫了全身,我马上失去了知觉……

          突然,在睡[url=]梦[/url]中,我好象听到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我连忙答:“到!”,可能是多年军旅[url=]生活[/url]养成的习惯,当听到呼点自己的名字时,我顿时清醒了,知道自己刚才在接受手术。我睁开了眼睛,感到两眼朦胧,看不清东西,我伸手摸了一下,好象是粘稠的油膏,我想大概是手术中保护眼睛的吧?于是,我用手檫了几下眼睛,终于看清了无影灯依然亮着,可是周围的医生却没有了,我看到我的嘴里还插着粗大的呼吸机的管子。这时,又听到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我感到从手术麻醉到醒来,好象是在一刹那之间,我疑惑地问:“好了?”嘴里插着粗大的呼吸机的管子,使我只能嘟囔着发出自己也搞不清楚的声音,医生回应着:“手术做好了!”。

          我躺在手术床上,循着原来的路线,被推回了病房,移到了病床上,家属和儿子、护士、还有相熟的病友们围在床边,我仿佛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我想起了在手术室外等待时的感觉,我第一次切身地体验到了环境对人情绪的影响和暗示竟然会如此强烈!我想,如果医院把手术室环境布置得温暖些,人性化一些,有一些人声或者其他的什么声音,我可能就不会有那种恐怖的联想。我询问了病房里已经做了手术的病友,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有相同的感觉。

         真是没有想到,平生第一次接受全身麻醉手术,竟会是如此的惊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66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5-2-23 23: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5-20 23:43 , Processed in 0.08200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