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0|回复: 18

[原创]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3-15 20: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冬风无痕 于 2018-4-2 20:45 编辑

                                                          程占功 著
  
《奇婉下凡》连载一

却说三十三天上,离恨天处,兜率宫里太上老君最小的侍女奇婉,那日独自一人步出宫外,俯首凝眉遥望天下,叹道:“大千世界,千姿百态,我能下凡,强似呆在这枯燥的宫里,侍候人家!”

   正在嗟叹,只见一个尖腮廋脸的长者来到跟前,哈哈笑道:“我稍施法力,即可成全你下凡人间!”奇婉闻言一惊,欲抽身回宫,那长者又道,“我乃西天斗战胜佛,与太上老君旧有交情,特来看他,你不要骇怕。我知老君有众多仙童侍奉,不在你一人也!”斗战胜佛指着天下,又对奇婉说,“你不趁我用法力让你下凡,哪里再有机会?”


   奇婉听了,不免心动,便止步言道,“奴私自下凡,若老君问起罪来,如何是好?”
   斗战胜佛说:“只要你不像织女、七仙女……引出风流韵事,老君怎能降罪,倘若略生小气,也有老身承当,你不必担忧。”

   彼时,云开雾散,五彩缤纷的天下胜景遥入眼帘,奇婉心旷神怡,连忙对斗战胜佛打躬言道:“奴听老佛所言,愿下凡人间,乞望施展法力。”斗战胜佛念动真言,喝一声“下去!”奇婉即化为一道红光,隐没在碧空里。


   “哇,哇”,随着婴儿的啼哭声,在潘老太太的料理下,秦谦和潘琳可爱的女儿出世了。满月后,秦谦请岳母给小姑娘取名儿。潘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连说,“这丫子比花儿还好看,就叫她‘彩云’吧!”

   秦谦心里“咯噔”一下,“霁月难逢,彩云易散”一语掠过脑际,他大为不快。本想直言叫岳母另起,似觉不妥,便婉转地说道,“岳母想想,换个名儿吧!”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82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8-3-17 01: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赏读佳作,似有看西游后记兴奋感,不舍掩卷。

    点评

    谢谢您,向您学习。祝老师春天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17 12: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12: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听圃 发表于 2018-3-17 01:42
    再来赏读佳作,似有看西游后记兴奋感,不舍掩卷。

    谢谢您,向您学习。祝老师春天愉快!

    点评

    创作是一种智力劳动,辛苦。谢谢来您参与社区文化建设。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21 18: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5:24
  • 签到天数: 92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3-20 09: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82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8-3-21 18: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程占功 发表于 2018-3-17 12:53
    谢谢您,向您学习。祝老师春天愉快!

    创作是一种智力劳动,辛苦。谢谢来您参与社区文化建设。

    点评

    谢谢您,祝老师春天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25 23: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3: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听圃 发表于 2018-3-21 18:19
    创作是一种智力劳动,辛苦。谢谢来您参与社区文化建设。

    谢谢您,祝老师春天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11-2 15:50
  • 签到天数: 117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3-31 21: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程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11-2 15:50
  • 签到天数: 117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3-31 21: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把后续如名将孤女一样排版,便于读者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 20:40: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建议以跟帖的形式发表,便与读者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 20:46: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连载二

    “再没有比叫这个名儿好的了!”潘老太太眯着眼睛笑道,“别换啦,就叫‘彩云’吧!”秦谦不好说啥,只得作罢。

           秦谦是葛州府安民县牛岭乡秀才,在当地小学堂教书。
           彩云一天天长大了。她是秦谦和潘琳幸福的象征。秦谦在科举场上屡屡失意,回到家里闷闷不乐。聪明的彩云每次都扑到爹爹怀里,安慰道:“人在世上,做什么还不一样,只要对大家有好处,就是好人,就是贵人。”她还夸奖爹爹,“老百姓都说你在牛岭乡学堂教书可好哩,叫他们的子弟学会了做人、做事。”看着女儿那双美丽聪明的大眼睛,听着她那温暖如春的话语,秦谦顿时眉舒目展,忧飞愁散,渐渐地,就不把那功名放在心上了。

           潘琳和秦谦情投意合,相依为命,彩云的话儿无不说到妈妈的心上。彩云勤劳质朴,聪慧善良,从小就跑前跑后跟着妈妈料理家务,抽空还跟爹爹习文练字,写诗作画。她没见过爷爷奶奶和外公,十三岁那年,外婆也病故了。外婆生前十分疼她,每逢清明节,她都跟着妈妈或是独自去为外婆外公扫墓。她除了有时候在舅舅家探亲外,从不到别处串门儿;秦谦为人清高,除贫苦百姓有时上门求他帮忙外,别的诸如乡约、地保、财主、劣绅都不登门。

           牛岭因有一道窄长险峻、状似牛背的山岭而得名。牛岭上有一处凹地,凹地里有一处果园。果园的主人就是秦谦。秦谦的家在果园旁边,叫秦家庄。

            这天是清明节,秦谦在家照料患病的妻子,彩云去给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扫墓。秦谦正给潘琳喂药,突然一队人马冲进院子,喊声震天。十几个汉子从马上跳下来,扯着嗓子叫道:“秦谦在家吗?”秦谦早已站在了屋门口,惊恐地应道,“在,在,我就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 20:48: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做了一个示范,这样跟帖便于统一管理与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 20:51: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连载三

    “那你跟我们走吧!”一个黑脸大汉吼道。
    “干,干什么去?”秦谦疑惑地问。
    “混蛋!”一个滚圆的胖子倏地从地上弹起来叫道,“你犯了煽动乡民造反的罪,难道还不知道应该到那里去嘛!”话音刚落,就有几个如狼似虎的粗大汉子一涌而上,把秦谦按倒在地,用一根绳索紧紧地捆住。
    可怜秦谦这个弱小无力的秀才叫苦连天,喘着气喊道,“老,老爷,你们弄错了,错了!”
    “你难道不是叫秦谦,是个秀才吗?”那个滚圆的胖子跺着脚喝道。
    “我是叫秦谦,是个秀才,但我没煽动乡民,更不知道造什么反呀!”秦谦流着眼泪说,“求你们放开我,屋里还有一个病人啊!”
    “我们只抓人,别的不管!”说罢,滚圆胖子又对众汉子挥手喊道,“快给我把这个酸秀才扯上走!”众汉子连拉带拖,便把秦谦带上走了。
    可怜屋里的潘琳,一口药水没喝下去,早已嚇地昏了过去。待醒来后,秦谦已被拉走。院里鸦雀无声。她欲要起来看看是往哪里去了,怎奈身子像钉在了床上,动弹不得,只是绝望地哭喊道:“老天爷,这是什么世道啊!”旋即,又昏了过去。
    却说,彩云先给爷爷、奶奶扫墓,旋到十里地外的潘各庄山上为外祖父、外祖母扫过墓后,欲赶回来,可是她的舅舅和妗子死活留她在潘各庄住上一夜,第二天早饭后,彩云要走,妗子又请她帮助裁几件衣服,剪几个鞋样。直到太阳偏西,彩云才起身返回。
    这个十七岁的少女心里惦念着患病在床的母亲,她虽然知道有善良的父亲照料得一定很周到,但还是非常着急。她离开潘各庄就像箭离了弦一样,很快就飞了回去。

    点评

    彩云走进院子,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嗖”地一股冷风袭来,她不由地打了个寒噤,只见屋门大开,自家的大黄狗孤零零地站在门口,整个院里充满着灰暗阴沉的格调。她急步走进屋里,只见母亲的床上空空如也,被子掀在了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8 20:4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 20:52: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暂时示范到这里,后面等作者更精彩的内容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6 20:08: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静待精彩的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8 20:49: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连载四

    冬风无痕 发表于 2018-4-2 20:51
    《奇婉下凡》连载三

    “那你跟我们走吧!”一个黑脸大汉吼道。


    彩云走进院子,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嗖”地一股冷风袭来,她不由地打了个寒噤,只见屋门大开,自家的大黄狗孤零零地站在门口,整个院里充满着灰暗阴沉的格调。她急步走进屋里,只见母亲的床上空空如也,被子掀在了地下;环顾左右,箱柜全开,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难道家里被强盗所劫,她不由地泪花儿在眼眶里直打转转,焦急地哭喊起来:“妈妈,您在哪儿?”“爹爹,您在哪里呀?”
    她想,莫非爹爹把母亲搬到学堂去了,转念又想,不会,牛岭乡学堂只有两个教书先生,三十个学生。学堂距这儿四里地,那里既没有看病的大夫,也没有住人的地方,毫无必要搬去那里。看眼前这般光景,分明已出事了!她肝肠欲断,禁不住爬在妈妈的床上放声大哭起来。哭过好一阵后,走出院看,暮蔼已笼罩了村庄和田野。她想,成这样了,一个人怎敢住在家里,便掩上门,径直朝学堂奔来。无论如何,她要先打听个音讯再说。
    彩云走出院子,从斜坡绕过果园,跨上通往学堂的小道,疾步走出一里远,忽见几只老鸦扑打着翅膀嘶叫着从她的头上掠过。她毛骨悚然,越发感到阴森可怖,便加快脚步往前赶。又走出一里远,隐隐约约看见有个人影在路心蠕动,快到跟前,猛然间才看清了前面的人,她就像兔子遇上了老鹰,浑身的毛都离了皮,便不顾一切夺路而过。但是,前面的人张开两臂,堵左挡右,将她死死地拦住。彩云惊得毛发直竖,气得两眼冒火,便捂住嗵嗵直跳的胸口,开口骂道:“畜牲,我家出了事,快放我过去!”
    “没那么容易。”那人走来一把拧住彩云的手腕,狰狞地低声喝道,“我知道你一人夜里不敢在家住,专门赶来给你做伴,你怎么不识好歹,还骂人?走,快回,就到你家过夜,你要乱嚷嚷,我立刻卡住你的脖子,把你拎上走!”
    彩云气得浑身打战,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2 14:59: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连载五

        “怎么样,听话了吧!”那人把大嘴巴凑近彩云,“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好了,其实我比你强的地方多着哩!我爹是这儿的乡约,牛岭乡哪个敢惹?我刁川力大如牛,谁敢跟我为难,牛岭乡的人哪个不怕我的拳头?!从前,我到你家客客气气提亲,可你不是骂着叫我滚,便是赶着叫我走!这些我都不计较了。现在,你爹坐了牢,你娘又被劳大财主娶去做了小老婆。只剩下你一个姑娘家了,难道还不寻个好着落,牛岭乡除了我刁家有吃有穿、有官有钱外,还有谁?你放明白点,好好儿的跟我过活,保管有你的好处。”刁川说罢,瞪着眼问道,“乖乖儿地走,还是要我拎着?”
    彩云听说爹爹坐了牢,妈妈被劳大财主娶去做了小老婆,像一个霹雳炸在顶上,差点晕倒,她如万箭穿心,其痛难忍,便失声哭了起来。她又仿佛做着恶梦:爹爹犯了什么罪,妈妈得病在床怎么能被人娶去呢?多么惊奇,突然,蹊跷啊?自己刚出去两天,怎么能有这样大的变故?多么可恨和后悔啊!可恨舅舅和妗子一定要我昨天住在他们家里,今天又让我为他们裁衣服、剪鞋样;后悔自己怎么听信他们的话,不早些赶回来。
    她朦朦胧胧地想着,突然直声喊道:“老天爷,这叫我怎么办呀!”满天耀眼的星星不忍彩云的悲戚,一个接一个地藏进了团团乌云,凄凉的晚风呼呼地吹了起来,把彩云脸上的泪珠儿拂去了一串又一串。
    “这臊货故意喊叫,想叫别人来呢!”刁川骂道,“啪”地一巴掌打在彩云的嘴上,随即一只手紧紧地卡住彩云的脖子,另一只手狠劲一扭,把彩云的双手抓住反剪着拧在一起,拖着向秦家庄折了回来。可怜彩云稚嫩无力,反抗不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2 15:02: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连载六


           刁川是牛岭乡乡约刁棒的独生子,二十多岁,个高体壮,鼻塌嘴大,小眼如豆,不仅其丑无比,而且脸和心一样黑。牛岭前后二十里地的村庄都属牛岭乡管。该乡乡约刁棒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刁川仗着老子的权势,为虎作伥,任所欲为。  刁川拖着彩云走出三四十步远,看见前面站着一个个子和他不相上下的人,刁川见那人在路左边,便往右边让了让。却说那人正在赶路,忽然看见一人拖着一个人走来,十分奇怪,便站定细看。看看走近了,只见来人有意让路,越发感到蹊跷,便迎上来,问道:“这,这是怎么啦?”  彩云被刁川卡住脖子,已经气息微弱,突然听见前面有人问话,觉有一线生机,便使尽全身气力,照刁川的大腿上蹬了一脚。刁川疼地“啊哟”一声,松开卡彩云脖子的那只手,去摸痛处。彩云张着口吸了一口空气,急促地呼叫:“快救,救命啊!” “妈的!”刁川一手仍反拧着彩云的手,一手挥动着拳头在那人面前直晃,“我为你让路,你他娘怎敢故意挡我的道?!”  那人挨了骂,看眼前境况,知是强徒糟蹋民女,虽然心中气忿,但看刁川舞动着的拳头,有心想走。 “大,大爷,”彩云呼叫道,“快救,救命呀!”声音凄惨。  听着彩云哀求、凄楚的呼叫,再看着刁川这副恶棍的气势,那人怒火冲天,正气横生,本欲拼出去与刁川厮打一场,但又一想,还是设法救人要紧,便强压住怒火,对刁川说: “我不想挡你们的道。可我不知你们为了什么,何苦这样呢!有事还是商量着办吧!”  “这事儿商量着办不成。”刁川对那人说,“用不着你管,走你的路吧!” “救人,救命呀!”彩云惊惧地直呼。  “我不想管你们的事。可我愿意帮你们的忙。”那人用温和的口气说,“我想让你们俩和和气气地在一块儿过活。”  刁川听那人愿意从中周全,火气消了一半。他放下拳头,问道:“你用什么法子能让我们在一块过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5:24
  • 签到天数: 92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4 09: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追剧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9
  • 签到天数: 10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9 17:0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连载七

    “若你们是夫妻,我愿作你们的‘和事佬’;若你们刚认识的话,我就作你们的‘月下佬’,成全你们。”  刁川听那人愿作‘月下佬’,心想,这小子看上去也不过同我的年龄一样,怎么自称为‘佬’、‘佬’的,管他娘呢,若这样真能成全了好事,我便不用落个强占人家良女的骂名了。于是,刁川“嘻嘻嘻”地笑了几声,对那人说,“你愿作‘月下佬’,真是太好了,以后有人问起,你可得证明我们是你保媒的夫妻啊!偌,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那人稍加思索,便答道:“我当然会证明你们是夫妻。我叫冯马牛,家住冯余坞。”言毕,问刁川,“请问老兄住在何处,尊姓大名?”又指着彩云问道,“这位姑娘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我叫刁川,家就住在牛岭乡,我爹是这儿的乡约,我家有官、有钱、有财、有粮,可这女子,”刁川放开彩云的双手,指着她,“她叫秦彩云,住本乡的秦家庄。她爹是个秀才,因犯了罪,被县衙抓去坐了牢;她母亲被大财主劳增寿娶去做了小老婆。如今只剩她孤零零一个女孩儿家,我好心好意要到她家为她做伴,可她却不让,要往别处跑,还开口骂人。因此,我动了点火,送她回家,就遇上你了。你想个法子叫她好好儿地跟我过活吧!”  冯马牛知是如此,更加对彩云同情和担忧;同时对刁川这个恬不知耻的恶棍痛恨万分。但眼下必须设法救彩云脱身才是。于是,他假意地笑着把手搭在刁川肩上言道,“这件事儿包在我的身上,但你须做到三点方可成全好事。”  “只要彩云跟我过活,便是三十点也能办到。”刁川咧着大嘴道,“你快说第一点?”  “第一点,必须是真心爱她。你能做到吗?”  “能,能。”  “第二点,必须保证不再对她发火,有事儿要两人和和气气商量着办,能做到吗?”  “嗯……,能,也能。”  “第三点,你同彩云成亲,须明媒正娶,喜事要办的热热闹闹。这样,你刁家做事体面,我这个‘月下佬’也脸上有光,你能办到吗?”  “能,能。”刁川觉得这样既能显出他家的派头,还让别人都知道彩云不是他强占的,岂有不办此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1-15 02:23 , Processed in 0.110139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