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回复: 0

阳光的掌心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6 18: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绿艾 于 2017-11-27 09:00 编辑

     “打针,打针••••••”父亲躺在病床上,伸着无助的手。
     来医院时,父亲摆摆手,示意不带那块形影不离的表了,一生被时间垂钓,心走到了何处,才终于摆脱了。
      扶着父亲的手,放回被下,哄着“等一等,护士在配药呢。”
      刚安静下来,父亲又在习惯性地呕吐,忙不迭拿纸巾去擦拭,慌乱的手重了,父亲不悦地说“慢着点,不行?”我讪讪地躲在旁边,尴尬鸟影似的疾驰而过。
      生了病的父亲,脾气有增无减,没趣,儿女常常抹拉抹拉再挨。
      实习生小护士走来,给父亲测量血压。轻轻地拿过父亲的手,一边操作一边说:“爷爷的手这么凉呀!”很自然地,那只手暖在白皙的手里。
      几双眼睛聚焦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结果;父亲一直喜欢靠窗的病床,阳光涌过,一大片的暖意。
      那一刻,父亲那么乖顺,浮肿的手一动不动,被一双小手满满地握着。暖着的,分明是我,我的心,她在替我暖着么?
      几十年了,若不是父亲生病,还从未握过父亲的手。唯一的一次,父亲刚下了手术台,手脚冰凉;母亲捂脚,我一直暖着父亲的手,努力找些家常话说着,喊着昏迷的父亲,怕他睡过去。
      父亲好好的,他忙他的,我们忙自己的;那双长着厚茧,种着菜园的手,多么陌生又多么熟悉!源源不断的时鲜蔬菜呈现在餐桌,何曾在意过一饭一蔬上的手泽;那双倔强的手,木讷少言,何曾苛求过儿女的温暖;手与手,总隔着性情的鸿沟。
      自从得病,父亲的脸更冷了,笑容也是霜过的;做儿女的,很分内地,尽力为他疗治,却不知怎样给他笑容。此时,父亲拾不起任何兴趣,唯一的去处——菜地,也没力气去了。记得,他曾说自己的一生也可写出回忆录,我建议替他写,父亲不耐烦地回绝了。讨了个没趣。父亲封了自己的路,一个平庸的灵魂,充实或贫乏,除了一心一意地治病,一生都不指望别人的洞悉与理解。
      父亲的血压出奇的平稳,像祖母刚刚来过,安抚了父亲的灵魂。
      浮动的每一粒尘埃,都在阳光里闪光。回过神来,想着下一个陪伴日,一定去握父亲的手;以他体内的“我”,和我体内的“他”,相通着暖意,无须言语;天使并不遥远,有着阳光的掌心。
      最后的日子,父亲喜欢在阳光里晒暖。
      父亲不在了,摊开掌心的阳光,无所不在,父亲已化身于此,多么温热,多么慈悲。

来源: 阳光的掌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5-27 07:08 , Processed in 0.08062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