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回复: 0

【穿行在冬天的林子】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17 06: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雾,慢慢散去。山还是山,树还是树,我所见诸的事物似乎并无真实感,它们的梦雾一样飘过,越是这样越是在视觉上给人以两分回味,想要回过头去看看。

      穿行于江畔的林子,也如穿行在昔日山村午后的丛林,迎着冬阳走在树林中,整个漫步过程如一场穿越自我城堡的过程。多少年来,一次次徒步人群的丛林,忍着白发早生的痛走着,几缕青丝如梦!

      那时,村庄已早早收拾好可炖之冬,则把山野交还山野。嗯!山,悄然消瘦;水,渐生寒烟。树叶,静静儿地随风飘落下一季又一季的缄默。鸟类各有去处,麻雀随时啄破霜冻冰封的声音的壳,将声音放出来热闹一番;白鹤自然不用说了,它们一直都属于自己,占据某个高处,比如松巅、坡顶、塔尖,尔时抓住一个瞬间,下滑,快捷划出一道弧线,又轻盈飞过水面,身子往上一提,然后把境中捕获的宁静带至高处,把“瞬间”重新带回高处。

      毕竟时值冬日,丛林里青草已枯,满眼萧索不是来迎合我的心情,也无需迎合。藓类、蕨类等自在、醒目地附在冬天之表,水声以形显于一片片的绿。我尤其喜欢青苔的青,干爽绿茸微微润目,像过滤尘世的屏,过滤着林中杂音,使鸟鸣声变得清越惊心;风,被滤得干干净净,周围空气中或有的埃尘也被滤去,即便是昨日的脚印亦为这些寂静的守护者抹掉;林子里的寂静愈发明净而纯粹。

      听风,沙沙地响,夹杂着灰喜鹊从树巅撒下脆脆叫声,虫鸣四掩,一切微细声响都在我到来时钻出,以其声敲打着林中静寂。踩着细细松针,软软的,脚步因缓冲作用而把声音减到最小,不愿来者影响此中的这份静谧似的。一路尘劳的脚也算是踩到时点上了,默默走在大地的柔软里,无意地走下去、走下去,既不问路,也不思想。

      一个人沿着山脊往山顶攀去。偶尔,松鼠晃动树枝,摇下几个松果。果,碰巧砸中脑袋,像是提醒着我什么。寻去,四下杂草已藏住砸中我的果,也藏住一株草自身的在。我走我路,这不是态度问题,而是生命的必然。

      到达山顶,是一个事件完成之时,也是另一个事件开启之时。坐下来想啊!一个人何以山顶的形式来完成自己,远方是你的远吗?风起黄昏,远天幕垂,远是一尘之中我与自己之间的距离。山上,我可以看见此距离的远近。

      注:2017.11.14

来源: [url=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2906]【穿行在冬天的林子】[/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19 15:01 , Processed in 0.09016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