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游 发表于 2018-9-3 10:57:28

【衣食住行之.乘舟行】

乘舟不就是坐船吗!生长在赤水河边——水陆码头的人,难道还没坐过船吗!说实在的,土城人可以说没有人没有坐过船,我也不例外。
    在家乡,我坐船的次数很多,能够有记性(土语——记住)的不过三二次,说来真是孤陋寡闻,不值一提。虽平淡无奇但却在我的脑海里记忆犹深。
    我的叔伯哥哥袁仲楠,说的嫂子刘光荣,是赤水河上游淋滩(距土城20多华里)人氏。我记得娶亲那天,我们一大帮娶亲的亲友,抬着在当时不扉的彩礼,请上当地风俗的“乐队”,“吹锣打傻儿(喇叭)”(戏称)走路到淋滩娶亲。我记忆最深的是当天住在嫂子后家,因为人多没有床铺,我晚上只好睡在大“斗筐”(一种圆形的凉晒粮食的竹制器物)内。
    第二天早上,所有娶亲送亲的人和陪嫁的嫁妆,都乘坐小船顺流至土城,就像今天用小车嫁娶姑娘一样的排场。
    这是我第一次坐这么远路程的船,船小人多,因此既兴奋又骇怕,特别是经过水急浪高的宝寨陡滩时,心里更是非常紧张,因为这里经常翻船淹死人,是赤水河航运的一处“鬼门关”。还好,水走船走、船走人走,一路顺水、一路风光。20来里水路,一个来小时不经意间就平安到达。
    但此行给我留下了终身记忆——就是在帮助搬运陪嫁家具时,由于家具使用的是生漆且尚未“收汗”,使我因生漆过敏生了“漆疮”,并“难过”(搔痒)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1
    生长在赤水河边,我只坐过岔角到土城和合江到赤水这二段河流的航船。
    对土城而言,岔角位于赤水河上游,二地约40来公里。我坐这趟船也是缘于我给在习水酒厂工作的大姐哥一家运送生活物资,有时回程顺水就坐这船回土城。虽是顺水行舟,但要是中午开船,当天很难到达土城,这样就得在船上住上一宿。
    你还别说,夜宿船上还别有一番风味。早晚餐都是吃饭,而且是各吃各的饭,这是因为船工家景各不相同,食量有大小。家景好的带得是大米、玉米,家景差的带得是红薯杂粮。家景好食量大的就会多蒸些饭,而家景差的则只能是维持吃过半饱。菜由船主提供,反正一大锅,数量大和有油水是一大特点。
    船行水中,遇陡滩(落差大的河段)和急湾陡滩(落差大且在湾道上),前梢后舵,丝毫不可懈怠,安全全靠船老大(船长)掌握的技术和经验,特别是前梢的作用非常重要,在船老大的指挥下,前梢翅起、入水,向左或向右拨行,入水深浅、拨动快慢不得闪失。此时只有船老大的指令声和全体船工大运动量的喘息声,还有就是乘船人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
    过完险滩,前梢翅起,由后舵掌握船行方向,此时船工可借机稍作歇息。
    船行平水(流速慢水域),船工又得开始忙碌起来。解开系在船帮边的桡扁(土语——指船桨),二人一组,齐心协力奋力划桨,助船前行。有时我看到船工划桨好玩,我也会凑凑“热闹”,并慢慢地学会了划船。 2
    我坐赤水河下游的船是1972年初夏的事。1972年5月,我们顺利完成修建湘黔铁路的任务后,从谷陇从火车经赶水回习水。我和同连的许玉坤相约到重庆玩一趟再回习水。此行,我们到重庆玩了三天,从重庆坐火车到江津,又从江津坐船到合江(此段水域为长江中游)——赤水河与长江汇合处,再从合江坐船到赤水(此段为赤水河流域下游)。此行可说是绕了一大圈。
    这是我第一次坐机动船,而且是在长江中游。江津到合江用了半天时间,晚上在合江住宿,第二天上午坐合江到赤水的机帆船,用时也是半天。印象最深的是进入赤水河流域,河面较长江就显狭窄多了,因是上水,航速较慢,两岸风光便可细细欣赏。田间忙碌着夏收的农民,满眼所见是打好的秧田和刚栽下的禾苗;所见最让人难忘的是,农民家土墙青瓦房舍和点缀在房屋周围的丛丛翠竹,好一派川南黔北特色的田园风光。
    我坐大轮船也是1991年的事了。这年我受派到山东铝厂开电解铝节能工作会,与我同行的是本单位父辈老家在山东的同事。会议结束后,同事约我与其前往老家文登看看,然后从青岛坐轮船到上海。那年头船票十分难买,靠不相识的“朋友”才买到一张四等舱和一张统舱的船票。等到上了船,见到梦寐以求的大轮船,以及将要乘坐该轮船在海上航行,心里别提有多高兴。3
    轮船起航,驶向大海,海天相融,一望无际,顿感心胸开阔;又见轮船涡轮掀起的一片片白浪,以及追逐浪花的群群海鸥,情景真是美妙极了……..。外海的波浪伴着夜幕使心情一下灰暗下来,始料不及的晕船引起大脑异常昏沉,不会儿竟产生肠胃不适,人不但不能站立,就连动都不能动弹,大有生不如死感觉。次日上午轮船进入内海,风浪开始减弱,不适感觉才慢慢消退。后来我又一次乘坐轮船,是从大连到天津,有了上一次的感受,我是诚惶诚恐、提心吊胆地准备迎战渤海湾的风浪,谁知这一次却一点晕船的感觉都没有,真是谢谢“上帝”。
    这一年,是1995年,是我在长江上第二次坐船。起点是湖北宜昌,终点是重庆。明知上水船花费时间多,但为了一睹长江山峡风光,选择了一艘自称豪华快艇的船乘坐。乘坐这船虽然如愿以偿欣赏到美丽壮观的山峡风景,以及长江上第一座大坝——葛洲坝水利工程,也在船上体验体验伟人“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感觉,但却在船上整整花了48小时。还不如到忠县后改乘水翼快艇,后者尚可节约十几个小时。
    现在,对于乘船,我还有二个小小的心愿——就是想从重庆坐船至上海,以便观赏长江沿岸那美丽的风光;——想乘船跨过台湾海峡,看看阿里山的姑娘和日月潭的风光。就此足矣!
(作者:承上与启下)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8-9-3 13:39:18

几次坐船的经历描写得非常详细。尤其是海上坐船章节,生动形象。“老家文登”,您同事吗?

yxq一叶扁舟 发表于 2018-9-4 11:06:05

少时“乘舟”描写生动详细,风趣有味。壮时乘舟满眼风景一晕船,昏天黑地吐黄疸{:1_210:}。再次乘舟睹风景,记忆犹新坐船梦{:1_211:}老师可直接给文章叫《乘船记》呗{:1_203:}愿早日实现梦想!

上下游 发表于 2018-9-4 11:27:51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8-9-3 13:39
几次坐船的经历描写得非常详细。尤其是海上坐船章节,生动形象。“老家文登”,您同事吗?

同行为我的同事(朋友),父亲“南下干部”,老家山东荣成文登人。我是贵州遵义人,居住遵义市区。

上下游 发表于 2018-9-4 11:29:07

yxq一叶扁舟 发表于 2018-9-4 11:06
少时“乘舟”描写生动详细,风趣有味。壮时乘舟满眼风景一晕船,昏天黑地吐黄疸。再次乘舟睹风景 ...

谢谢阅评!谢谢鼓励!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8-9-4 15:21:39

上下游 发表于 2018-9-4 11:27
同行为我的同事(朋友),父亲“南下干部”,老家山东荣成文登人。我是贵州遵义人,居住遵义市区。

谢谢您告知。您文字的“文登”两个字让我倍感亲切,我也是文登人。拜读老师文章,也祝您秋琪,佳作频频!{:1_222:}

上下游 发表于 2018-9-5 10:07:30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8-9-4 15:21
谢谢您告知。您文字的“文登”两个字让我倍感亲切,我也是文登人。拜读老师文章,也祝您秋琪,佳作频频! ...

不是“秋琪”是“仲琪”!如此这般,我与“文登”算有缘。1 992年,我与你的老乡到山东参加电解铝节能工作会,借此机会去“文登”,当时的“文登”就比咱贵州发展快多了,至少差距在20年,至今印象较深的是“文登”的城镇化建设和街道的整洁,似乎觉得已经进入小康社会。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8-9-5 22:11:42

上下游 发表于 2018-9-5 10:07
不是“秋琪”是“仲琪”!如此这般,我与“文登”算有缘。1 992年,我与你的老乡到山东参加电解铝节能工 ...

感谢您对文登的印象这么深刻,这么好,{:1_214:}如若有时间,欢迎您再来文登观光旅游,1992年到今天,文登又发生了很多变化,相信您也会喜欢我们这座小城的。{:1_222:}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衣食住行之.乘舟行】